世人常說,世上有劍仙,無風可扶搖,一身裹青衫,處處留人心。

    世人聽說,書生意氣白衣郎,字定江山口懸河。

    世人想說,平平安安就很好了。

    神州天下戰亂四起,百家齊鳴,各處既有人崛起稱雄,最后一分為六,各持一地。

    仙俠修士如雨后春筍般頻頻現世,治國安邦,融于朝野。

    北有野心勃勃,兵強馬壯的興神國。

    中有四面楚歌,深陷重圍的龍武國。

    東有與世無爭,畫地為牢的灤東國。

    西南有女子當道,男如豬狗的西柔國。

    西北有如墻頭草般的烏云國。

    南有書生遍地,萬物浩然的崇陽國。

    更有風言風語傳出,天有十萬八千里,過了一道坎,便能見九天。

    地有三萬六千丈,過了一道門,便可見十八。

    不知是人心血來潮,胡編亂造。

    還是真有此事,空穴有來風。

    但都不得而知了,因為關系不大,不如先掃門前雪。

    ————————

    崇陽國,三三三年,春末。

    此時在崇陽國都城太安城上空,烏云籠罩,雷音轟鳴,整座城池猶如被一雙巨手籠罩,壓的人喘不過氣。

    正坐在那張萬人之上龍椅的垂暮老人,老臉枯皺,黯然神傷。

    他長噓嘆氣后,起身走向大殿前方,慕然抬頭,不由的再是連連嘆氣。

    “不該如此啊,幾日前你我還晝夜促膝長談,怎得...”

    頭戴帝王冠冕的白發老人微微點了點頭,“是了,輔佐周家三代,你老了,我也老了。”

    他雙手放于腹部,略為佝僂的腰桿緩緩彎下,如宣法旨般朗聲說道:“周鳶,恭送圣人。”

    此聲之后,便是數百聲,數萬聲“恭送圣人”,一時間如驚雷炸響,一聲聲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話語如海浪奔襲般,回繞城頭再直直通上云霄。

    而太安城云海上空,那個渾身金光滿溢如烈日驕陽般的白發老人,看著身上一滴滴金色雨露不停滴落,手臂如枯枝般漸漸失去最后的光華,

    只是緩緩搖了搖頭。

    只是一息時間,大如星斗的金色光輝瞬間砰然碎裂,云海中先是傳來一聲驚雷,接著便是群雷滾滾而下。

    太安城今日下起了金色雨露。

    一滴滴金色光源隨意傾灑,所有人肩頭滿光。

    有人莫名其妙由低境攀高境,有人苦苦困擾的難題迎刃而解,還有人哭的滿臉淚水,哽咽不停。

    最主要是有人以后再也見不到了。

    太安城一處墻角有個身背鐵劍的高大漢子,趴在地上哭的像個淚人。

    他有時起身一拳將附近墻頭打個粉碎,有時不停掌摑自己耳光。

    漢子拔出鐵劍,一劍一劍向地上揮去,一道道金色劍氣如海浪瀑布倒泄地面,沖出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他滿臉淚花,跳入深坑中準備繼續揮劍,嘴中不停喃喃道:“先生,你不是告訴我天上有天,地下有輪回嗎,那我就要去把你找回來,誰攔我都不行!”

    站在帝王周鳶身前的一個發絲如雪,臉色蒼白的老宦官往前走了一步,嗓音十分尖銳,“周皇,您看?”

    頭戴帝王冠冕的老人擺了擺手,“算了,今天由他去吧。”

    站在深坑中的漢子再次高舉鐵劍,一股股浩然劍意如大江拍岸四處涌動。

    只是他下一刻不僅沒有揮劍,而且直接將那把奇異半仙兵隨手擲到了地上,伸手接下了從空中飄下的一塊純白佩玉。

    上面刻了四個小字。

    “邪不壓正”。

    尤其是那個正字,亮如金斗,耀眼至極。

    漢子接下玉佩,便緩緩跪倒,仰天長嘯,聲音哀鳴婉轉,入耳驚心。

    “先生,先生!”
  http://www.wjffjs.tw/txt/101827/2524406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