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六國仙俠錄 >第三十八章 喜歡的姑娘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八章 喜歡的姑娘

    夕陽西下,朝霞卷云,侵染半邊天際。

    那處清澈靜宜水潭之上,一位大袖拂動的青衣老道人正帶著一位不停向某處揮手的少年跨山遠去。

    一個面帶喜意,一個面生憂愁。

    而此時也正有一位剛彎腰行禮,緩慢走出小竹樓的白衣少年同樣仰頭揮了揮手,行步于山野之間。

    于之前不同之處便是白衣身后多了一個由灰布裹挾的長劍,其上有人以金線刻有“清風”二字。

    少年醉眼朦朧,搖搖晃晃緩慢前進。

    不知走了多久,一炷香,一個時辰,還是幾個時辰。

    直到滿天星辰點綴高空,少年才止步盤膝坐下,可這山野之間卻并不是一副燈下黑模樣。

    在少年視線可及最遠處竟有一座燈火輝煌,巍然建立山頭的富麗堂皇府邸。

    少年晃了晃腦袋,瞬間酒意全無,視線盯于一線,喃喃道:“這人跡罕至的地方為何會存在這樣一座府邸,不會是妖物鬼怪吧,可為何莫前輩剛才沒與我告知一番?”

    姜懷略微有些生疏的握起背后長劍,更掏出白色宣紙寫下一道行渡符,藏在袖間,若真有意外發生,盡量不至于慌手慌腳。

    他藏于樹影而行,踮起腳尖于數十丈前止步。

    可眼前之場景讓少年更加生疑。

    富麗門前更有兩位瘦弱身影對杯換盞飲酒守夜,說說笑笑,很是歡喜。

    姜懷壓下身形,略微催動浩然之氣融于耳膜,側首聆聽其交談之話。

    只見其中一人舉壺痛飲,兩手做了一個揉捏某物的手勢,賊兮兮道:“府主剛請來的那婦人真若仙女般,不僅媚態橫生,尤其胸前那二兩肉,真是大的嚇死個人。”

    另一人笑道:“瞅你那沒出息樣兒,最好把眼睛里的鉤子給去掉,那女的一看就非同常人,生的那么水靈不說,其身旁跟隨那漢子,只是瞥了我一眼就如墜深淵,再說此地可離那青竹劍仙沒多遠,我們修行不易,若因為一時眼快變成那裙下鬼或者劍下魂,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那人點了點頭。

    姜懷聽聞那二人的談話難免有些樂呵。

    他分明從二人身上感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奇特氣息,雖未仔細查看,可應該是妖氣無疑,但后者之談吐和眼界明顯高上不少。

    之后平靜。

    姜懷轉身欲走,可推門聲響飄入耳邊。

    一位姿態婀娜,裙擺只到大腿的妙齡婦人翩翩而出,少年只是看了一眼便羞紅了臉,真如二人所說,胸前大的嚇死個人。

    兩名守夜低下了頭,那女子猛然抬眼,似察覺一絲偷窺目光,其身后一位肌肉猙獰的高大漢子,立即踏步而出,拳如沙包,似猛虎奔襲,在黑夜中展現其魁梧身姿,一躍便是朝那一抹暗影處狠狠砸下。

    頓時煙土齊飛,可卻不見一絲身影。

    那高大漢子緩緩蹲下捧起一手泥土,嗅了嗅,又揉捏一番,收拳而立,遙望遠處,臉上露出一絲懷疑之色。

    富麗府邸門前,一位面如冠玉,身襲墨色衣袍的公子哥從門內走出恭敬問道:“上仙可是還有未交代的事情?”

    可下一刻就被那高大漢子一手攥住衣領懸空提起,怒斥道:“你這小妖竟敢在我們面前耍花樣!”

    墨衣男子連連擺手,神色緊張,“兩位交代的事情,小人都一一記下了,可不敢耍花樣。”

    妙齡女子瞇起雙眼,嫵媚一笑,柔聲道:“算啦,依我看那人可能只是一個路過的山澤野修而已,至于我交代給你的事情,一定要給我辦牢嘍,不然...”

    嫵媚婦人揉捏了那墨袍公子的耳垂,嘴唇輕啟嘟囔了幾句法訣,那低頭不敢抬視的兩位守夜瞬間面目猙獰,由內爆炸,血肉蕩飛滿天。

    男子一身墨袍滿是血腥,其冠玉臉龐其內更白。

    反觀其余二人,一塵不染,若無事般,只是那婦人除了胸前波濤,兩條大腿在月光襯托下,明晃如潔玉,當真誘人。

    婦人嬌笑道:“妖族內屬你們鼠類數量最多,遍及也廣,讓你幫我留意何出有那蛟龍一族,應該不算難事,只是你一個小小鼠精為何能在一位元嬰劍修身旁安營扎寨,而且還活得如此逍遙?”

    墨袍男子不敢抹去一臉血水,低聲說道:“那位老前輩身前有條黃狗,我于他有兄弟之情,并發誓不行惡事,才能居住如此。”

    婦人掩嘴笑道:“都說狗拿耗子,你這交情也算出奇,在此清凈不說,還能得到庇護,倒真是聰明。”

    婦人和漢子轉身離去,在那條富麗府邸大燈籠映照下的一條小路上,逐漸消失身影。

    之后便有人癱軟在地,那燈火輝煌的府邸轉而消失于山野之間。

    肌肉猙獰似山丘起伏的高大漢子龍行虎步于婦人并排而行,揉了揉鼻子,對那股刺鼻香味有些不耐。

    他目視前方望著那月灑山野的寂靜光景,冷哼一聲,質問道:“為何不讓我宰了那個白衣少年,莫不是又春心蕩漾,想要找小白臉滋陽補陰?”

    嬌美婦人踩著悠閑步伐,其胸前微微顫動。

    她二指捏出一朵蘭花,戲虐道:“你啊,就算化成了人,腦子里也全是漿糊,那府邸門前被我設下幾道障眼之法,若無人助之,憑它一個三境儒生何來那么大的能耐。”

    漢子雙手攏袖,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那位青竹劍仙出手故意讓那少年目睹此景,可這又中間又有什么深意?”

    婦人搖了搖頭,柔聲一笑,“我哪能猜得到,估計是那個老家伙讓他看好的后輩懂得一些道理,比如美人最毒心。”

    數千米外,連須使出三道行渡符的背劍白衣少年,在夜幕下急速奔走。

    他邊拍胸脯,邊若有所悟呢喃道:“常自在說的沒錯,短裙姑娘果真都不好惹。”

    少年不管身后光景如何,只是一頭向前猛竄,以劍拄地,飛躍而行。

    直到夜幕下消去那微弱燈光,才氣喘吁吁放慢步伐。

    少年輕拍貼身虛空袋,拿出一壇由那位老人送出的私釀花雕酒,皆開泥封,仰頭就灌,一陣豪飲之后抿了抿嘴,重新將那把長劍系回身后,繼續向前。

    夜走漆黑小路真不算什么快意之事,可想起那漢子勢如疾風的一拳,總比被人抓住打個半死,或者還未成為真正的劍仙便已夭折好的多。

    何人能想到一個不過十幾歲的少年竟獨自走下一夜,偶爾喝酒,偶爾把玩身后長劍,于抬頭之際終見光明。

    可少年面前再無土路,山林也全隱于身后,一條廣闊大江橫拍兩岸。

    姜懷蹲下身捧水清洗面龐,伸手攪了攪江水,抬頭放目遠望。

    天際微微泛白,徐徐微風吹打面龐之上,扶平了少年眉頭,也卷起了江面水花。

    不知這江水之中可有那于滄瀾江一般的黑色大蟒,又是否心性為善,不會惡意傷人。

    一陣嘹亮歌聲打破了少年的沉思。

    那江面之上,一頁孤舟劈江而行,水面順著船頭劃為兩半,帶起水波再歸于平靜。

    一位蓑衣老漢一手搖船槳,一手提酒壺,又唱著略微難懂的方言歌謠,站立小舟之上。

    在其身后還有數千魚群徘徊而游,仿佛托舟而行。

    讓人膛目結舌。

    少年蹲在江邊,一手托腮微微皺起眉頭,“這人莫不是真如那滄瀾江黑蟒一般,是為妖物,要不就是某些道行高深的修士。”

    那蓑衣老漢瞇了瞇眼,轉而爽朗笑道:“娃子,起這么早,急著過江啊。”

    姜懷起身點了點了頭,高聲問道:“前輩可是專門載人過江,又要收多少銀兩?”

    老人揮了揮手,滿臉笑意,“專門做船只生意算不上,可白花花的銀子誰會介意呢,五兩銀子我便帶你過江,你感覺如何。”

    少年扭頭就走,五兩銀子?那我不如繞些路好了。

    腳力苦頭,我還吃得住。

    老人連忙改口道:“三兩銀子行不行?”

    “二兩,二兩!”

    少年轉身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最多一兩銀子,前輩做不做。”

    老人露出慘淡笑意,將小舟停靠岸邊,自嘲道:“老夫堂堂一位...親自撐船竟然連五兩銀子都掙不到,真是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啊。”

    又搖頭道:“罷了罷了,上來吧。”

    少年快步躍上小舟,坐于船板之上,指了指身后魚群,笑問道:“老前輩,這魚群是緊跟于你,還是緊跟這船?”

    老漢撐起船篙用力一推,小舟掉頭往江面行去,自言自語道:“得道之人,四方來迎。”

    少年爬在船尾疑問道:“那你這船尾拖入水中的可是那魚餌之物?”

    老漢一個踉蹌差點沒站穩腳,嘖嘖道:“行啊小子,眼神活絡啊。”

    少年嘿嘿一笑,算是明白為何會有如此多魚群緊隨而之,從懷中拿出一兩銀子,思慮片刻又掏出五枚銅板放于小舟一角,待老漢看到后笑道:“老前輩能否講上一些雜事,又或者過了此江又到哪里?”

    老漢從銀子之上收回視線,望著那無邊無際的畫卷之水,愜意道:“此江名為沖霄江,江頭兩端錯落有致,遞增而上,雖察覺不到,可從一頭行至另一頭無形中已拔高了數十米, 所以賦予沖霄二字,更有氣魄也可見兩岸之人對此江的喜愛。

    “至于到了對岸,沿著山嶺走上十幾里路, 便會行到高海縣,此名于沖霄江有些關系,至于過了高海縣其后又是何出,那我便不得而知了。”

    老漢坐于船中,緩慢收起銀子,雖未搖槳,小舟亦是快速前進,不知真是那緊貼船尾的魚群推行,還是那如那老漢所說,“得道之人,四方來迎!”

    蓑衣老漢喝了一口酒,抽出腰間煙桿,擊打火石,吧唧吧唧抽起了濃煙,打趣道:“小子,你來的正是時候,高海縣正值夏日魚潮之際,哪怕是那平日貴上五兩銀子一尾的龍須魚,現在也不過幾百文便能買上一條,你要有閑錢倒可以去嘗嘗。”

    可見那白衣少年既沒點頭也沒搖頭,只是拎出酒壇喝起了酒。

    老漢露出一嘴黃牙又笑道:“高海縣為魚米之鄉,其內姑娘也是個個生的極為漂亮,唇紅齒白,細腰脯大,你要有閑錢,也可以去試試。”

    少年不知是酒意上頭,還是被那細腰脯大羞紅了臉,更是如撥浪鼓般連連搖頭。

    老漢頗為認真想想,嗤笑道:“你這娃子莫不是還是個雛兒吧,像我們那般年紀的時候,有錢人家不過十幾余歲便妻妾同堂,更甚者已經能帶娃下水摸魚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啊。”

    姜懷看著那人一臉壞笑,嘆了口氣,后知后覺般從懷中再取出兩枚銅錢輕輕放到老人身前。

    老漢捏走銅板,吐了口濃煙,認真問道:“真沒打趣你,你小子到底喜歡什么樣的姑娘,無妨說說看,老夫說不定以后還能當會月老牽線,成全一樁美好姻緣。”

    老漢挑眉笑道:“是喜歡溫良賢惠,性感潑辣,乖巧玲瓏,還是那端莊嚴厲的高貴婦人,亦或是那大氣無畏的女中豪俠?”

    少年驚慌失措,只得咕咚咕咚大口喝酒,臉頰緋紅如火燒。

    老漢撇了撇嘴,一手私下二指捏緊,瞇眼半刻,露出一抹壞笑,嗤笑道:“你小子可真不是省油的燈,又想那黑發三千,彈琴蒙面的花樓姑娘,又想那胸脯碩大,嫵媚露腿的短裙婦人,行啊,有老夫當年的風范。”

    出門在外的白衣少年第一次真正陷入這種手足無措的窘迫局面,哪怕是在那富麗府邸門前面對那漢子雷霆萬鈞一拳,也只是有些慌張,可也不至于心境如孤舟入海,深陷其中又不知如何倒舟。

    怕說了別人不信,又怕說了毀了別人清白。

    少年心最淳樸,白如紙張。

    撐舟老漢微微一笑,如教導晚輩般,柔聲道:“讀書人,沒關系,喜歡什么就要大聲說,而且不僅要讓自己知道,更要讓世人全都聽到,別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句雖萬千人五吾往亦,你啊,應該先學會綻放心中桃花,成為某人心中的萬古長青。”

    少年聽的入神,竟破天荒點了點頭,又連忙搖頭道:“老前輩說的在理,可我真不喜歡那兩位姑娘。”

    老舟子“哦?”了一聲,問道:“那你喜歡什么樣的?”

    少年不知自己已經步步走入圈套,臉上生出一絲向往之意,呢喃道:“不需要長得多么漂亮,最好有一雙如秋水般的眼睛,不是很嫵媚的那種,就是讓人觀之就喜,她開心你也會開心,最好還能吃點苦。”

    少年越說聲音越小,最后更是細若蚊蠅。

    老舟子哈哈大笑,揉著眼中淚花贊賞道:“眼光不錯。”

    老周子又轉而問道:“如果別人喜歡你,你卻不喜歡她,你可知道要如何拒絕且不會傷了那人的心。”

    少年搖頭。

    老舟子淡然道:“比如你是個好人,又比如有位書寫趣文的寫書客說的,你長得很美,就不要想的很美。”

    “你是個好人?”

    少年輕聲嘟囔了一遍,羞愧的趕緊大口喝酒,怎么可能會有人喜歡自己呢。

    老舟子看破少年心思,抽煙而笑,“你啊永遠不知道自己在別人心中的模樣,不過如此也好,狹窄小路未必不能遇見一位眼如秋水的姑娘,只是有一句老夫要提醒你,如果,我說如果你以后真碰到一位讓你心生向往的姑娘,記得千萬不能讓她哭,弄臟一身衣服容易,走過數千里山河也容易,可要是傷了某個人的心,你拿什么賠!”

    少年這次是異常堅定的搖了搖頭,“肯定不會!”

    老舟子笑問:“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郎正襟危坐,沉聲道:“我叫姜懷,來自上德...千平縣!”

    老舟子滿臉笑意的點了點頭,瞄了少年身后長劍,接著便是大手一揮,聲音蕩傳江面。

    “起船!”

    此聲之后,那船尾密密麻麻布滿魚群,助水推行,江面之上此頁孤舟所過之處劃出一道不起眼的溝壑,浪花泛起席卷兩旁。

    之后便是更為洪亮的一聲回繞少年耳前。

    “起身握劍!”

    姜懷愣了愣,隨即長身而立,拔出身后刻有清風二字的三尺長劍,雙手持之,舉在胸前。

    之后有宏大嗓音回傳少年心湖之中,來回震蕩。

    “催動浩然之氣覆于劍刃之上,就如你書寫字符那般,輕輕揮出便可。”

    少年舉清風長劍過于頭頂,劍刃之上一縷縷金色氣息由上而下纏繞全身。

    接著便是輕輕向下一揮。

    一道肉眼可見的金色絲線由劍刃激發,在江面鋪開劈水而去。

    沖霄江之上,小舟之前,有江面切開一道淺溝。

    少年收劍而立,繼而回頭,那頁小舟已消逝不見,而自己已經站在那對岸滿是捕魚撈魚的高海縣。

    白衣少年持劍于身后,朝那廣闊無垠的江面彎腰行了一禮,低聲呢喃道:“如果真能碰到非常向往的姑娘,我會如老前輩所講一般,不僅要說,而且要大聲的說,如果有人讓她流淚...”

    少年高舉長劍,朗聲道:“那便如前輩教我練劍一般,讓那淚水倒流而去,以此沖霄!”
  http://www.wjffjs.tw/txt/101827/252441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