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七章 打臉年代重生女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章 打臉年代重生女

    雖然說如今已經是八十年代,可小溝村地處偏僻,還保持著一些古老的民風。

    比如說,一個人獨了錯,有可能會連累一家人。

    哪一家出了作奸犯科的人,整個家族的名聲就會毀掉。

    誰家的閨女作風不好,和他家沾親帶故的姑娘都會被帶累。

    林安杰被安寧一提醒,恍惚想起一件事情來。

    前幾年小溝村有一個姑娘未婚先孕叫人知道了,她家里的所有的女性同胞都倒了霉,就連她那個老實厚道的侄女都被人退了親,理由就是侄女肖姑,姑姑不學好,侄女肯定也不是什么老實人。

    林安杰看看安寧,忽然間身上冒出了冷汗。

    如果……

    安寧真的提著那個包出來,把一件明顯不是她爸或者她弟穿的男式襯衣掉到地上給人看到,那對于安寧不是什么好事,可對于安寧的姐姐來說,也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情。

    到時候,說不定蘇志強都要和她退親的。

    這么想著,林安杰一陣后怕,幸好,幸好安寧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不然,她們倆都得玩完。

    心里是這么想的,林安杰卻死不承認這件事情是她做的。

    她眼里流著淚,小聲的哭著:“我真的不知道這件事情,真不是我弄的,我陷害安寧對我有什么好處?我能不知道安寧不好我也跟著倒霉嗎……”

    她哀求的看著林愛國:“爸,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那樣的人。”

    林愛國分明從林安杰眼里看到了心虛,可轉瞬間,林安杰就把這絲情緒掩藏好了,讓林愛國一陣膩歪。

    “行了,這事誰也別提了。”

    林愛國拍拍桌子,這件事情算是落了幕。

    他看看王翠花:“你去給安寧收拾一下,等會兒讓安平騎自行車送安寧上學。”

    王翠花答應一聲,她起身把烙好的餅裝了,再給安寧裝了一些咸菜還有一點待客剩下的肉和香腸,裝好了之后就催著林安平去送安寧。

    安寧提著包從屋里出來,林安平急著騎自行車,已經在院子里催了。

    安寧臉色有幾分不好,提著包慢吞吞的跟著林安平出去。

    等到安寧走了,林愛國瞪向林安杰:“剛才安寧和安平都在我不好說你什么,現在他倆走了,我得和你說清楚,你馬上就要嫁到蘇家去了,這段時間給我消停點,你要是再敢鬧騰,我就叫你大伯和小叔過來把這事好好的嘮嘮。”

    林愛國說話的語氣十分嚴肅,帶著幾分警告,讓林安杰膽怯了。

    她小聲的答應著:“我,我知道了。”

    王翠花看著大閨女忍不住嘆了口氣。

    這個姑娘都叫她給慣壞了,這么大歲數了啥也不會做,性子也不好,不知道嫁到蘇家以后能不能受得了,只怕在婆婆手底下得吃虧的。

    想著蘇志強的娘柳二妮那潑辣的性子,王翠花更加擔憂林安杰了。

    林安平騎著自行車把安寧送到鎮中學,彼時正好是學生們放假返校的時間,在門口就看到好多學生提著大包小包的進了校門。

    安寧提著外跳下自行車,回頭對林安平擺手:“行了,你趕緊回吧,別等著天黑路不好走。”

    林安平笑了笑,笑出一口白牙來:“那行,我先走了,你要是有啥事讓人幫著捎個信。”

    安寧點頭,看著林安平騎著自行車遠去這才進了校門。

    她提著包先去了宿舍。

    這個時候天氣已經很冷了,不過外邊還有太陽的余溫,倒是比屋里還暖和一點。

    因為放假,宿舍有一天多的時間沒有生火,進去之后就感覺冷的跟冰窯一樣。

    就連安寧都忍不住打個哆嗦,狠狠的跺了跺腳想讓身體暖和一點。

    看著別的同學還沒來,安寧就找了引火的東西開始燒爐子。

    這個時候還沒有暖氣,不管是教室還是宿舍為了取暖都是燒的土爐子,這種爐子并不好燒,一個不注意就會滅掉,另外,燒的時間長了會有味,煤味會熏的人頭暈眼花,晚上睡覺的時候不注意還會中煤氣。

    雖然土爐子有這樣那樣的不好,可為了取暖,又不得不用。

    安寧把外邊套的大棉衣脫下來,找了一件耐臟的罩衣穿上,拿了些碎紙還有引火柴點著了火,等著火燒的旺了的時候,開始往里邊添加一塊塊的煤泥。

    這個時期煤對于小山村里的人來說還是很貴的,冬天取暖可燒不起煤塊,大家都是買的煤面和上土做成煤泥,能節省好多煤碳呢。

    學校也是如此,每年入冬的時候就讓學生在勞動課上做煤泥,在入冬天要做夠一冬所需要燒的煤泥,然后每個班級都會把自己班里的煤泥存起來節省著燒。

    安寧生火很快,沒多長時間煤泥就燒著了,點點火星崩出來,讓整間屋子多了幾分暖意。

    火是燒著了,可因為引火讓屋里多了一些煙火味,還多了許多灰塵。

    安寧就趕緊往地上灑了點水,把地掃了一遍,又把自己的床鋪整理一下,收拾干凈之后換下罩衣用爐子上燒的熱水洗了手臉。

    她這一番動作之后就有些餓了,便把從家里帶來的香腸和餅用筷子串上在爐子上烤熱將就著吃。

    香腸是自家做的,用料很足,餅也是才烙不久還帶著些余溫,這么放在火上一烤,很快香氣就在屋中彌漫。

    正好有同學推門而入,看到安寧在吃好吃的,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她別開臉,把包放下,拿著水壺打了熱水,把冷硬的餅子放到熱水里泡了泡,就著咸菜狼吞虎咽。

    安寧拿著香腸坐到一旁慢慢吃著,一口香腸一口烙餅,吃的別提多香甜了。

    她吃了一半香腸,又吃了一張餅,把剩下的放到自己的柜子里,全程都沒有讓同學嘗嘗的意思。

    那個同學低著頭,眼中閃過一絲爐意。

    安寧全當不知道,整理好東西拿了書坐到床上開始讀了起來。

    之后,陸續就有同學進來,每一位同學都從家里帶了吃的,可誰也沒有說過一句讓別人嘗嘗的話。

    這個時期大家都不富裕,很多人家都還吃不飽飯,食物對于大家來說是很珍貴的,就算是同學,也不會慷慨的把自己的食物分出去。

    安寧正因為明白這一點,所以,剛才才不會讓那位明顯家境不太好的同學。

    安寧看了一會兒書,就有同學湊過來問她:“安寧,這次考試的成績下來沒?你考了多少分?”

    安寧笑了笑放下書本:“還沒下來呢,明天應該會發成績,我考的應該還行吧。”

    說實在話,安寧真的不知道原主會考多少分,她只知道原主成績很好,每次考試都是第一名,可這所學校只是一所偏僻的鎮中學,就算是第一名,只怕分數也不會高到哪里去。

    安寧低頭淺笑,已經拿定主意她要趁著這段時間提高成績,要一點點的展露自己的不凡。

    既然原主想要上大學,那一定要上一所好的大學,安寧決定,她要在高考的時候一鳴驚人。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52445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