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十二章 打臉年代重生女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二章 打臉年代重生女

    安寧考了狀元的事情很快就在小溝村傳開。

    小小的山村里一片沸騰,不知道有多少人跑來林家看熱鬧。

    林九根和伍盼妮兩個老人也笑的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

    伍盼妮更是拉著安寧舍不得撒手。

    縣里和鄉里的領導來了,之后又是省城的記者來采訪。

    記者采訪這一天,林家所有的人都到了安寧家,所有的人都穿上了最新的最好看的衣服,打理的整齊干凈,記者問他們的時候,他們就一個勁的夸安寧。

    什么安寧懂事啊,從小就愛讀書。

    安寧孝順,才會走路就知道幫父母干活。

    安寧對誰都和氣,這么多年從來沒有和人吵過架。

    反正是只要能夸的都夸了個遍,夸的安寧都有些臉紅。

    后頭記者還拍了好幾張照片,尤其是給林家拍了一張全家福。

    等記者走后,林九根大后一揮讓林愛民去買鞭炮,又說要去祖墳上轉轉,給老祖宗說一聲。

    因為高興,再加上忙亂,林家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林安杰跑了。

    安寧倒是知道,可她沒說。

    又隔了兩天,林家才安生下來,而這個時候,上邊來人通知安寧去縣城領獎金。

    前一天,鄉里的領導給安寧送了二百塊錢,鎮中學校長也來了一遭,給了安寧一百塊錢,這次又是縣里獎的錢,想來肯定比鄉里給的還要多一點吧。

    安寧去縣城的時候,還聽說市里也給了她一筆獎金。

    她現在倒是賺了不少錢,手里不缺錢用,可是,送上門的錢不拿白不拿,安寧自然高高興興的去領錢。

    而且,她去縣城還有一個目的。

    那天林安杰跑的太匆忙,而且她跑的時候臉色有點不太對勁,安寧注意到了。

    她猜測林安杰肯定是又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她這次去縣城就是想搞明白她的猜測對不對。

    安寧去縣城的時候是薛峰帶著她去的。

    薛峰去縣城是要買東西的,這次高考薛峰考的也不錯,他考了五百九十多分,差一點就上六百分了,在鎮中學所有的畢業生中,算得上考的特別好的了。

    這個分數薛峰上一所好點的大學是十拿九穩的,薛家的人也非常高興,這次讓薛峰去縣城是想讓他買幾件衣服,順帶再買一些喜歡的東西,算是給薛峰的獎勵了。

    這時候天氣已經非常熱了,薛峰和安寧要避過熱的時候,就一大早出了門。

    在去縣城的路上,薛峰還是沒忍住跟安寧說:“你分數下來那一天,你姐姐的臉色有點不對,而且她趁著你們不注意帶著大包小包的跑了,她沒回蘇家,也沒跟人打招呼,跑的匆匆忙忙的,我老覺得這里頭有什么事。”

    安寧坐在車后座上,她神色未變,可語氣中卻帶著幾分慌亂和猜疑:“我大姐嗎?她是不是又闖什么禍了?”

    薛峰搖頭:“我不知道,你們最好還是打聽一下吧。”

    安寧跟薛峰道了謝。

    到了縣城,薛峰去買東西,安寧去教育局領獎金。

    這次市城發下來三百塊錢,縣里也獎了安寧三百,加上鎮上和學校獎的,安寧光獎金就拿了九百塊錢。

    這在八十年代初期,可是一筆巨款呢。

    安寧拿著領來的六百塊錢去商場轉悠,她想給家里買點東西。

    當她走到一個賣男裝的柜臺時,就碰到了郵遞員小張。

    小張是經常去小溝村的郵遞員,比安寧大幾歲,和安寧倒也熟悉。

    他看到安寧就一臉笑意的走過去:“林同志,恭喜啊。”

    安寧笑了笑:“謝謝啊。”

    “你啥時候去京城啊?”

    小張笑著問了一句:“你姐前幾天替你把通知書給領了,那上面應該寫開學時間了吧?”

    這么一句話,讓安寧立刻神色凝重起來。

    她也顧不上看衣服,一雙眼睛深深的望向小張:“張同志,你……你是說我的通知書前幾天就下來了,我姐替我領了?”

    她問這句話的時候,在心里想著果然猜對了,林安杰這個沒腦子的貨真的拿了她的錄取通知書,想害她讀不成大學。

    小張點頭:“是啊,前幾天的事了,我也不明白咋回事,分數都沒下來呢你的錄取通知書就來了,正好碰到你姐,你姐就替你領了,說要回去給你一個驚喜。”

    安寧皺眉:“可是……這么多天了,我姐沒跟我說通知書的事啊,她回來一聲都沒吭,現在又跑了,我都不知道她去哪了?”

    隨后,安寧著急起來:“這可咋辦啊?我的通知書還在她手里,要是找不到她我……”

    安寧急的都快哭了。

    小張一聽也急了:“這是咋回事啊?那是你姐,她說替你送回去,我就……”

    小張看安寧急的直哭,也跟著著急,又覺得愧對安寧。

    要不是他把通知書給安杰,也不至于出這種事啊。

    但是,他下鄉這幾年讓人捎信捎東西的事情多了,同村捎,親戚捎,還從來沒有出過事呢,誰知道林家就出了這種事啊。

    安寧擦了擦眼淚:“這事也不怪你,你也認得我姐,她說要拿,你也沒法的不是,只是……我沒想到她這么狠,一心想要毀了我。”

    安寧哀求的看著小張:“張同志,我……我得先回家找我爹說說這事去,那啥,以后你還得給我做個證明啊,證明是我姐領了通知書。”

    這事當然要說清楚的,小張很鄭重的答應了:“你放心,我會實事求是的。”

    安寧神色特別不好的從商場出來。

    她也沒去找薛峰,而是去了一個同學家里。

    這個同學家以前是鎮上的,讀初中的時候她和安寧還是同桌,后來一家搬到了縣城。

    安寧直接找了這個叫古月的同學,跟她借自行車騎一下。

    古月是個熱情又熱心的女生,一聽安寧要借自行車,啥都沒問就把自行車給她了。

    安寧騎著自行車就緊著往家趕。

    這個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太陽特別強烈,空氣都是熱辣辣的樣子,地面更是被曬的都快冒白氣了。

    騎車走在回村的路上,安寧被曬的皮膚干的不行,人也有些眼暈,而且,她看著遠處的時候,就覺得一片白茫茫的。

    好容易頂著大大的太陽回家了,安寧人都快被曬成肉干了。

    她把車子騎到院子里,進了屋連水都沒有喝一口就喊了起來:“爹,娘,爹……”

    安寧喊著的時候都帶著哭音,叫人心里聽的酸乎乎的。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541765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