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四十四章 這樣的福氣我不要2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十四章 這樣的福氣我不要2

    白安寧可以說是樣樣都好,唯獨一樣不好。

    她溫柔善良又聰慧,還心靈手巧,家里家外的活打理的特別好。

    可偏偏她生下來時臉上就帶著一大塊胎記,到了成年的時候,胎記不但沒消,反倒越長越大,半邊臉都被紅色的胎記遮住,看起來著實嚇人。

    因為這個,就算白安寧有千種好萬樣巧,可還是沒有人愿意娶她。

    她一直長到十八歲才有人登門提親。

    提親的是離白家溝不遠的榆錢村的錢秀才。

    這個錢秀才名叫錢都,他幼時喪父,是寡母辛苦養大的。

    錢都從小就聰明伶俐,十六歲考中秀才,也算是年少有為的。

    可是,錢都家里太窮了,他考上秀才之后需要去府城參加鄉試,這就需要一大筆銀子,另外,他母親年邁,家里家外的也需要人照料。

    錢家需要大筆銀子,也需要能干的女主人。

    可這十里八鄉的也沒幾個富戶,就算是有,人家也不愿意把閨女嫁到錢家受苦。

    錢家沒辦法了,想來想去,錢母就逼著錢都去求娶白安寧。

    白家有家底,再加上白德勝種的一手好瓜,這些年攢下來的銀子可不少,另外,白家只有白安寧一個女兒,錢都娶了白安寧,白家的家財豈不都是錢家的了。

    錢都原來不愿意,后來被逼的沒辦法就上門求娶。

    白德勝正愁安寧的婚事呢,錢都就上了門,白德勝考察了一番,覺得錢都挺有能耐的,就定下親事,幾個月之后,安寧帶著大筆的嫁妝嫁到錢家。

    然后,錢都有錢去參加鄉試了。

    這一次,他是一舉高中,中了第十名,成為舉人。

    之后,錢都趁熱打錢,又和安寧要了銀子去京城參加春闈,也不知道他是運氣好還是怎么的,又叫他中了,成為進士。

    錢都中了進士,這心思就活絡了。

    他開始嫌棄安寧出身不好,嫌棄她長的丑,直接寫了封休書將白安寧休回娘家。

    而安寧穿來的時候,就是白安寧被休回娘家,一氣之下臥病在床之時。

    白安寧被忘恩負義的渣男休棄,白德勝和張月梅都給氣壞了。

    他們又氣又悔,氣的是錢都不講誠信,悔的是那時候沒有仔細看清楚錢都的為人,輕易把女兒許配出去。

    兩個人坐在安寧的屋里,望著床上養病的安寧長吁短嘆,一時罵錢都,一時又后悔。

    張月梅拽拽白德勝的衣服:“老白,你再去請個大夫吧,咱家寧寧不能老這么著啊。”

    白德勝嘆了口氣:“好,我去把回春堂的于老請來給寧寧看看。”

    他才站起身,安寧醒了。

    “爹,不,不用請大夫了,我沒事。”

    她掙扎著要坐起來,張月梅趕緊過去扶她:“小心點,你這都躺了好幾天了,身上沒勁,可別累著了。”

    安寧輕輕笑了一下:“我真沒事,就是,就是原先心里過不去那個坎,我自己鉆了牛角尖,沒想開。”

    安寧抓著張月梅的手:“娘,你放心,往后我都會好好的。”

    白德勝坐過去,他仔細的看了安寧幾眼,發現安寧神色真的好了許多,也沒有前幾天那樣死氣沉沉的樣子了,心中大松一口氣:“想開了就好,想開了就好,不就是個男人嘛,他不要咱,咱還不要他呢,往后啊,你就在家,有爹娘在,保管讓你好好的。”

    張月梅扭過身悄悄擦了擦眼淚:“寧寧,餓了吧,娘給你做飯吃。”

    張月梅出去之后,白德勝坐了一會兒也跟著出去了。

    倆人進了廚房,白德勝燒火,張月梅煮菜。

    她一邊煮飯一邊嘆息:“咱們寧寧命是真苦,沒想到遇到那么個狗東西。”

    白德勝咬了咬牙:“往后咱倆得再辛苦點,咱們好好干,給寧寧多攢錢,往后就是咱倆沒了,也不至于叫寧寧吃苦受累。”

    “嗯。”

    張月梅點頭:“以后我多接點繡活。”

    白德勝道:“我再多種點瓜。”

    屋里躺著養病的安寧這個時候卻在疏理白安寧的記憶,以及思索她的那些愿望。

    在白安寧的記憶中,應該是一個多月之后錢都就又來白家請罪,跪在瓜田里請求白安寧原諒。

    錢都一個進士跪在瓜田里,真的是造成了轟動,白家溝這邊的鄉親都來看熱鬧。

    大多數的人都在勸白安寧原諒錢都,說什么一日夫妻百日恩,還說浪子回頭金不換。

    村子里多數的大姑娘小媳婦還特別羨慕白安寧有福氣,有一個進士及第的丈夫,而且這個丈夫為了哄她還給她跪下,白安寧應該知足了。

    那么多人勸著白安寧和錢都重歸于好,一言一句的都在說她有福氣,說她命好,白安寧也給弄的六神無主。

    再加上錢都把死的都能說成活的,白安寧心里就有些原諒他了。

    另外,白安寧還考慮錢都畢竟是進士,以后是要當大官的,如果不原諒他,把人得罪死了,說不定還會連累爹娘。

    可以說,白安寧是給輿論和恐懼逼迫著原諒了錢都,跟著他又回到錢家。

    然而之后呢?

    在錢都派官帶著白安寧上任之后,就對她冷淡之極,一直把她關在后院里不讓出門,管家理事不讓她插手,家里的奴仆下人也不聽她號令。

    后頭,錢都把他的表妹帶回來納為良妾,一年之后,那位表妹生了一個兒子,他們一家三口恩恩愛愛,而白安寧形單影只。

    她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理會,吃的和下人差不多,穿的也都是舊衣,在后院中清清冷冷,孤寂無助的死去。

    一直到白安寧死去之后才知道錢都為什么寧愿給她跪下也要和她復婚。

    原來,錢都在中了進士之后一直等不到派官,而且運氣一直都特別差勁。

    有一天,錢都碰到一個道士,那個道士告訴錢都白安寧是有大福氣的,錢都之所以能夠中舉人中進士,都是因為他娶了白安寧,而現在他拋棄了白安寧,自然這福氣也就沒了。

    錢都想到他娶了白安寧之后那詭異的好氣運,就信了道士的話,然后他就拼盡一切讓白安寧原諒他。

    但是白安寧真的跟他回家之后,他又嫌棄白安寧長的丑,不愿意看她。

    放手是不可能放手的,真要恩恩愛愛也是不可能的,錢都就冷漠的把白安寧丟在后院中,只讓她頂著錢夫人的名號,別的什么都不給她。

    而他則納了真正喜歡的人為妾,一輩子和那個女人恩愛有加。

    還有,錢都為了怕白德勝和張月梅知道白安寧的遭遇生出異端來,在赴任之后不久就想辦法讓那兩位老人故去。

    被關在后宅之中消息閉塞的白安寧一直到死才知道爹娘早就去世了。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56127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