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五十三章 這樣的福氣我不要11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十三章 這樣的福氣我不要11

    安寧無奈的看著又來田里幫忙的蕭元。

    蕭元這兩天每天都來幫忙,且他還自帶干糧,晚上到了吃飯的時候他也不留下吃飯,自己騎馬回去。

    蕭元在田里一干就是一天,卻再也沒有說過什么喜歡安寧的話。

    他每天悶頭干活,休息的時候會趁機看安寧兩眼,但又不會說輕佻的話。

    這讓安寧對他的印象還不錯。

    安寧也曾和蕭元說過讓他不要來幫忙了,蕭元卻說不為別的,他就想看到種出來的糧食產量會有多高,他為的是天下黎民不受饑荒。

    安寧還能說啥?

    只能由著他了。

    除了在田里幫忙,安寧還煉成了解毒丸。

    她身體里的毒素堆積太多,不敢一次性解毒,那樣效果是好,可因為藥性太猛太剛身體是受不了的。

    安寧就先開始補身體,提升這具身體的各項素質,等到身體養的棒棒的,才開始一點點的解毒。

    然后,蕭元就看到安寧臉上的胎記一天比一天淡。

    幾個月之后,安寧臉上的胎記全部沒了,她恢復了本來的面目。

    而田里的小麥和水稻也要收割了。

    蕭元天還沒亮就到了白家的田里,啥都沒說,直接就拿著工具幫安寧收割水稻。

    當東邊的天際出現第一縷陽光,天邊被染成了紅色的時候,蕭元直起腰來擦了擦汗。

    他就看到一幕美好的讓他終身難忘的畫面。

    金黃色的稻田里,安寧穿著一身樸素的灰色衣裙正彎腰收割。

    她黑亮的長發挽起,只用一根木簪子固定住,整個顯的十分樸實無華。

    可她那張臉卻又艷比百花綻放。

    因為干活累了的原因,安寧白嫩的臉上滾了幾滴汗珠,晶瑩的汗珠順著她的臉頰滑落下來,掉到金黃的稻田里。

    那樣精致完美到極點的一張臉,臉上是滿滿的肅穆莊重。

    再加上金黃的田地,以及天邊紅霞,這一幕,比世上最好的畫還要打動人心。

    蕭元捂著胸口,只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來。

    他心跳的快要蹦出來了。

    安寧將一捆稻子綁好放在一邊,拿了一塊帕子擦擦額上的汗珠,繼續埋頭苦干。

    蕭元口干舌燥,將腰間帶的水壺解下來灌了一大口水,接著彎腰拼了命的干活。

    在天色大亮之前,兩個人已經把稻子割完了。

    緊接著便是把稻子運回白家的場院里,然后進行脫穗。

    這一天,蕭元都沒有離開。

    一直到晚上,當一畝地的稻子脫完穗,產量出來之后,蕭元才歡喜無禁的看著安寧:“恭喜。”

    安寧也在笑。

    她笑容燦爛明媚,比天上的月亮更加照耀人心:“同喜。”

    白德勝和張月梅也笑的開懷。

    這一畝不算肥沃的土地竟然被安寧種出了六百多斤稻米。

    這可是六百多斤啊,要知道,早先白德勝和張月梅也是種過地的,肥地一年頂了天也不過能種二百來斤稻米,這等于一畝地產量多了三倍,這……絕對是天大的功德。

    安寧笑了一會兒才對蕭元道:“你在我家吃些東西再走吧。”

    就這么一句話,讓蕭元高興的快要飛上天了。

    比剛才產量稱出來的時候他還要高興。

    他激動的連連搓手:“好,我……”

    竟是緊張到說不出話來。

    張月梅看了看白德勝,兩口子相視而笑。

    晚上,蕭元走后,張月梅去尋安寧。

    安寧彼時才剛洗過澡,正坐在院中的躺椅上梳理一頭長發。

    張月梅拿著凳子坐到她身旁:“寧寧,那個蕭元還不錯,娘看著他對你有意,你是如何想的?”

    安寧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望了望天邊的明月,輕聲道:“娘覺得如何?”

    “我和你爹都想著你若是覺得還行,就,就應下他吧。”

    張月梅看著安寧,滿臉的慈愛:“我和你爹年紀大了,不可能陪你一輩子,若是我們兩個走了,你一個人孤伶伶的沒個人照顧,蕭元他對你一片真心,又是個能吃了得苦還重情重義的,你跟他在一起大富大貴不敢說,可粗茶淡飯一世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

    張月梅心里真的是沒底的。

    他們一直在關注京城的情形。

    田貴妃如今越發的放肆,而且升平帝對她也越來越言聽計從。

    聽說田貴妃幾次三番的要謀害太子,還是好多大臣想盡辦法才保住了太子性命的。

    張月梅真的不知道再這樣下去,皇后和太子會不會早早的就被田貴妃害死,而安寧會不會一輩子都沒有可能認祖歸宗。

    她和白德勝做了最壞的打算。

    如果皇后和太子早早的故去,他們是絕對不會讓安寧去京城的,更不會說出安寧的身世。

    那么,必然得給安寧尋一個去處。

    兩個人觀察了好多天,方對蕭元放了心。

    安寧側頭看著張月梅,看出了她臉上的愁苦,她淡淡一笑:“爹娘覺得不錯,那便是不錯,我聽你們的。”

    張月梅一喜。

    她明白這是安寧答應了。

    “好。”

    張月梅歡喜的抹著淚:“一會兒我和你爹說說,趕明讓蕭元找媒人來提親。”

    第二天蕭元又來幫安寧割麥子的時候被白德勝叫到一旁。

    當他聽到白德勝說讓他找媒人的時候,心中的歡喜和激動幾近不能形容。

    他忙不迭的點頭:“岳父大人放心,我,我回去便尋最好的官媒登門提親,一定會備上厚厚的彩禮……”

    白德勝一擺手:“婚事未成,哪來的岳父大人。”

    蕭元干笑兩聲:“是,岳父大人說的是。”

    等到官媒上門的時候,安寧已經把田里的麥子也收割了,產量也記錄下來。

    麥子的收成也不錯,一畝地也有五百多將近六百斤。

    張月梅和媒人去談婚事,安寧則在房間里整理著最近幾個月的觀察記錄以及最終的產量。

    蕭元在窗后輕輕的敲著窗子。

    安寧推窗望去,就看到某人巴巴的蹲在窗下,整個人可憐如一只搖尾巴的小哈巴狗。

    安寧被蕭元逗笑了,整了整衣服悄悄的出了門。

    蕭元在桂花樹下站著,緊張的不住張望。

    安寧緩步過去,他趕緊又是整理頭發又是整理衣服,手忙腳亂的拿出一個盒子:“這是,這是送你的。”

    安寧接過盒子打開看了看。

    盒子里裝著一個玉雕的芙蓉花的簪子,玉很不錯,但是雕工卻并不算太好。

    她看看簪子,又看看蕭元:“你雕的?”

    蕭元的臉瞬間就紅了:“嗯。”

    安寧笑了,手指撫過玉簪:“我很喜歡呢。”

    她把頭上的木簪子取下,將玉簪遞給蕭元:“替我簪上吧。”

    蕭元接過簪子,拿著簪子的手在安寧頭上比劃了半天也無從下手。

    最后還是安寧指導著他把玉簪簪上的。

    等簪好了簪子,安寧才問蕭元:“本地的知縣官聲如何?為人品性如何?”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58184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