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九十二章 打臉穿越種田女29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九十二章 打臉穿越種田女29

    安寧回到家中,還沒進屋就碰到了趙三丫。

    趙三丫扶著丫頭的手來看安寧。

    安寧看到她,臉色就有點不好:“身子這么重了還到處亂走什么,該好好安胎才是。”

    趙三丫笑的甜甜的:“知道太太心疼我,可我也不能不管事的,太太如今清閑了,可府里一大攤子事都得我管呢,如今我還能挺著,再過些時候肚子又大了可怎生是好。”

    “那你是什么意思?”

    安寧一邊往屋里走一邊問趙三丫。

    “我的意思是先讓妹妹管家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趙三丫眼瞼低垂,遮住了眼中閃過的恨意。

    她摸了摸肚子,想到找王太醫看診的結果,越發的下定決心要把管家的事務甩出去。

    安寧擺手:“你妹妹還小,又是小孩子心性,哪里能管得了家,你且先勞累著,等過些日子實撐不住了,我接手就是了。”

    趙三丫停下腳步:“太太是好意,只是我怎好意思勞煩太太,還是讓妹妹試著管管吧,畢竟妹妹是要嫁人的,總不可能一輩子不學吧。”

    安寧笑了一聲:“等等再說吧。”

    趙三丫有些急。

    不過她也沒有再催什么。

    安寧明白趙三丫的小心思。

    王太醫給她診過脈,說她肚子里這胎懷象不太好,胎兒很容易流產的,叫她小心些。

    趙三個丫知道這個,再加上這幾天她身上一直不太好,她是有意要把這個孩子流掉的,當然,孩子不能白流,得發揮一點作家。

    趙三丫都已經安排好了,如果齊文絹管家的話,她就會讓齊文絹背黑鍋,整成齊文絹故意害她,導致孩子沒了的。

    她這些心思不可謂不毒。

    不過安寧都看穿了,自然不會叫她如愿。

    安寧為了齊文絹不遭算計,到晚上的時候就說病了,拘了齊文紹和齊文絹在身邊侍疾。

    趙三丫聽說之后氣的不行。

    她要去探望安寧,可安寧派了青梅去見她。

    青梅是個能言善辯的,見了趙三丫就直接道:“大奶奶放心,太太沒什么大病,只是有些著了風,如今有二爺和大姑娘守著呢,想來很快就好了,太太知道大奶奶一片孝心,就怕大奶奶過去看望,特意叫我跟大奶奶說一聲,您懷著身孕,萬事以孩子為重,可千萬別過去探望,萬一過了病氣可不好。”

    安寧把所有的路子都堵死了,趙三丫給整的滿肚子的火沒處發泄。

    她瞧著安寧有防著她的意思,一氣之下,就讓齊文維尋了齊瑞,只說齊文紹是庶子,如何能記名為嫡子,這不是亂了綱常禮法么,是萬萬不可的。

    趙三丫的意思是齊家有嫡子在,是絕對不許庶子搶了嫡子風頭的。

    而且,趙三丫知道齊文紹鄉試中了解元,再過兩年就要進京趕考,以他的學問,有極大的可能中進士,甚至還有可能進士及第。

    趙三丫再想想齊文維,心里就更加不痛快。

    她趁著安寧裝病的時候,開始叫人怠慢齊文紹,苛扣齊文紹的吃穿用度。

    一連好幾天,齊文紹的飯菜質量在一點點下降,后頭都是冷菜冷飯,根本吃不得,他的衣飾什么的,也一直都沒做出來,就連伺侯齊文紹的下人都受了挺多委屈。

    齊文紹冷眼看著,并沒有理會趙三丫。

    安寧心知肚明,不過也縱容她這最后的瘋狂。

    照安寧的意思,和一個快要完蛋的人計較什么,且叫她先得意兩天。

    晚上的時候,安寧和安心說起這件事情,笑著調侃了一句:“愿天下有情人終成兄妹。”

    這話把安心逗的不行。

    安心就問安寧:“寧寧,你是不是因為聽了這句話,所以才布了這個局的?”

    安寧想了一會兒,還真是這么回事呢。

    她笑著點頭:“正是。”

    安心一陣無語。

    過了一會兒安寧就跟安心說:“趙三丫用了她空間的生子丹,她這胎懷的可不怎么好,只怕胎兒有異。”

    安心還愣了一會兒呢:“怎么會呢?那丹藥?”

    安寧冷笑一聲:“過了期的。”

    呃?

    安心真不知道該怎么說趙三丫了,這丫的膽子忒大了,甭管是哪兒來的藥吧,拿到之后總該先試驗一下看看有沒有毒再吃吧,結果這姑娘拿著當糖豆嗑了。

    本來過期的藥都有可能吃死人,更不要說空間里的神藥了,趙三丫現在還活蹦亂跳的,那是她命大。

    安寧母子三人躲著趙三丫,不管趙三丫如何,都不理會,還約束著下人們別起沖突。

    就這么幾天過去,趙三丫越發得意了。

    她認為安寧怕了。

    知道她是康樂郡王的女兒,所以不敢得罪她。

    甚至于,安寧怕她報復,所以就先服了軟。

    只是,趙三丫可是個記仇的,安寧服了軟,她還是不會放過安寧母子三人的。

    她鬧了一通,因為身份尊貴,弄的齊家族人也沒有辦法,只好將齊文紹的名字在族譜上劃了,在下邊又添了一筆,改為庶子。

    趙三丫看到她不過說了幾句話,威脅了幾句,齊文紹就又變成了庶子,心里高興的不行。

    她又高興了幾天,就發現齊文維對她似乎有什么不同。

    晚上睡覺的時候,趙三丫因為挺著大肚子睡不踏實,很容易驚醒。

    有幾次她醒了過來,就發現齊文維定定的看著她,眼中滿是仇恨。

    趙三丫嚇的不行,問齊文維為什么盯著她看,齊文維就安慰她,說是怕她晚上有事情,所以擔心的睡不著覺。

    趙三丫想相信,可齊文維那樣的眼神太嚇人了,她不可能自欺欺人。

    趙三丫不明白齊文維為什么對她不如早先好了,就開始留意打聽。

    只是周貞娘的事情多數的下人都不知道,趙三丫又還沒有把所有的下人都收攏過去,自然做了無用功。

    時間一點點過去,過了十來天,康樂郡王就又登門拜訪了。

    這次,康樂郡王不只要見齊瑞,還要見安寧以及齊文紹等人。

    等齊家的人到齊了,康樂郡王才對齊瑞道:“我想問你一件事?”

    齊瑞點頭:“王爺但說無妨。”

    康樂郡王就問:“當初你府上的白姨娘也是在郊外產子吧?據說,二公子和容兒是同一天出生?”

    齊瑞想了想:“倒是有這么回事。”

    康樂郡王沉思一會兒:“本王這段時間左思右想,皇室血脈不容混淆,本王若認女兒,不能只憑著一塊玉佩就認定了,因此上書皇兄,皇兄命白公公親自來給本王和容兒滴血驗親,好驗證一下容兒是不是本王的女兒。”

    齊瑞沒多想,倒是趙三丫嚇了一大跳。

    她忍不住道:“滴血驗親,這能驗出個什么來?”

    安寧拉下臉訓了趙三丫一句:“不懂就別亂說,皇家自有秘法,滴血驗親靈的不行呢。”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610334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