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一九六章 打臉綠茶太后13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九六章 打臉綠茶太后13

    安寧在莊子上住了幾天就帶著一雙兒女回去了。

    她現在和康王鬧翻了,就更要回去。

    她怕她出來時間長了,失去對康王府的控制。

    還有就是她也得回去讓賀振宇和康王那些手下聯絡感情。

    在回去的時候,賀蘭芷和安寧說不要再給她相看人家了。

    安寧很快就明白了賀蘭芷的意思。

    賀蘭芷不愿意進宮,但是又怕安寧給她相看了人家康王也要搞破壞,就想把這些事情先放一放。

    她不想讓安寧再因為她和康王打架。

    她寧可當一個老姑娘,永遠不出嫁,也不愿意家里鬧的雞飛狗跳的。

    還有,賀蘭芷怕康王一個忍不住想辦法把安寧給殺了。

    安寧想了想,現在確實不是給賀蘭芷相看的好時候,這事還真得放一放。

    回去之后,安寧就找了太醫給賀蘭芷瞧病,只說賀蘭芷在莊子上受了風寒,現在臥病在床。

    之后,安寧就讓人傳出消息,說賀蘭芷的身體一直都有點不好,往后要好生在王府內修養。

    之后,賀蘭芷還真就不出門了,一直就在王府后宅悶著,安寧也不是那么熱衷于社交了。

    原身經常出去做客,那是為了給康王拉攏人心,現在康王這個樣子,安寧才不費那個勁呢,有和別人交際的功夫,不如多做點實事。

    比如,她開始在自己的陪嫁莊子上培養高產作物。

    再有,她開始研究牛痘。

    更主要的是,安寧開始教賀振宇和賀蘭芷習武。

    安寧曾做過神醫,對于人體結構經絡研究的相當透徹,她更曾經修過仙的,對醫藥學的知識也不是旁人比得上的。

    再加上王府庫房內好藥材多的是,安寧就琢磨了一種藥方,她親自抓藥,親自熬藥,每天都讓賀蘭芷和賀振宇進行藥浴。

    不出半個月,這倆孩子就脫胎換骨了一般。

    當然,安寧也給她自己琢磨了一種配方,她也每天進行藥浴來提高身體素質,好在練武的時候進境更快一些。

    等到倆孩子藥浴泡的差不多了,安寧就教他們修習內功。

    她教導倆孩子的內功功法是不一樣的,是針對他們自身進行了修改的。

    因為功法是安寧特意給他們改編過的,所以,倆孩子修煉的時候進境特別快,簡直就是一日千里。

    而安寧研究的牛痘也有了成果。

    在這個時空,人們并沒有攻克天花,天花還是一種十分可怕的疾病,每年死于天花的人真的是數不勝數。

    而這種病又是傳染病,真的是讓人聞花色變。

    遠的不說,就是近的,小皇帝的皇祖父就是死于天花,宮中也有好些皇子皇女都死于天花,不說尋常百姓,就是皇家也特別害怕得了天花,宮中不管是誰,只要得了天花,就會立刻送出宮去,任其自生自滅。

    不說牛痘,這個時空就是人痘都是沒有的。

    安寧把研制好的牛痘的粉末放在桌子上,她叫人喚來賀振宇和賀蘭芷。

    等倆孩子來了,安寧就指指包著的牛痘粉末:“我叫人弄了這個,是用來防治天花的一種藥粉,現在我要在自己身上實驗一下,這幾天你們都不要到我這里來了,還有……一定要好好的看著你父王,我怕他趁著我虛弱的時候害我。”

    她這話一出口賀蘭芷就急了。

    她急急忙忙上前就想要把那些粉末給扔了。

    “母親,你瘋了么,你怎么能以身犯險。”

    安寧手更快,直接就把粉末藏到懷中。

    賀蘭芷都快急哭了。

    賀振宇倒是比她冷靜一點:“我知道母親心系萬民,可是,母親真的不必要以身犯險,若要實驗這種藥管不管用,倒不如去牢中找一些未得過天花的死囚,反正他們也是要死的,倒不如在臨死前做些于國于民有利的事情。”

    賀振宇說的這個辦法其實是挺好的。

    要是平常時候,安寧肯定會這么做的。

    可現在卻不能這樣做。

    安寧摸了摸賀振宇的頭:“宇兒啊,母親何嘗不知道這些,可是,母親這次必須以身犯險。”

    賀蘭芷哭的眼睛都紅了:“母親若有個好歹,我們要怎么活啊?”

    安寧笑了笑:“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賀振宇還是有些不明白:“母親為何非要如此?”

    安寧看了看他,又看看賀蘭芷,還是耐著性子把事情掰開了揉碎了講給他們聽。

    “天花自古以來便是叫人聞之色變的重癥,自古至今,因此病而死的有多少人?不管是民間還是皇家,只要得了天花,那就是九死一生了,若是我們能攻克這種病,自此之后讓天花不再困擾整個大雍,那可是萬家生佛的好事,我若是再以身犯險,不顧生命安危親自實驗,更是會大刷名聲,不管以后出什么事情,我們母子的性命都會保得住……而且,我就算是和你父王打架打的再兇,他也不敢把我如何了。”

    賀振宇明白了。

    敢情安寧是想要刷好名聲的。

    畢竟,她研制出了治天花的藥,和她以身犯險,親自實驗這種藥給人的沖擊力是不一樣的。

    要是讓民間知道康王妃為了百姓,竟然親自犯險,自己得了天花去實驗藥物,那么,整個大雍朝都要念著她的好,只要她不謀反,誰也不能拿她怎么樣。

    想明白了這些,賀振宇還是不讓安寧去實驗。

    “要是想刷名聲,沒有比兒子更合適的了。”

    賀振宇如是說。

    可安寧卻擔憂:“母親怎么讓你去犯險呢,母親已經是成人了,便是真的因此死了也不怕,可是……我兒還年幼啊。”

    賀振宇緊緊握著安寧的手:“母親還要坐鎮后方,給我們穩定局勢,母親若有個什么,我們三個都要完的,倒不如讓兒子來試,兒子就是病了,有母親在,想來也能保兒子安康。”

    安寧看賀振宇已經下了決心。

    她又想了想,反正她也知道自己弄的那個牛痘的粉末挺安全的,賀振宇頂多就是病上幾天,不會有生命危險。

    再說,有她這個神醫在,便是賀振宇真得了天花,她也有辦法救活。

    因此,安寧點了點頭:“也罷,若是你來做這事,刷的名聲比母親更好。”

    母子兩個商量定了,賀蘭芷想勸也沒辦法勸。

    這兩人一個比一個倔強,她就是有千言萬語,可那兩人不聽,她也沒辦法。

    安寧是個果決的人,行動力也超強。

    她當場就讓賀振宇卷起衣袖,拿著消過毒的刀子在他胳膊上劃了十字刀花,再灑上藥粉……

    賀蘭芷在一旁看著,她自己都替賀振宇疼,更心疼這個年幼的弟弟。

    安寧給賀振宇種了痘,之后就讓人送他回房。

    安寧又囑咐賀蘭芷這幾天不要去找賀振宇玩。

    賀蘭芷表面上聽從,內里卻想著若是賀振宇真得了天花,她是一定要好好照料的。

    頭一天,安寧給賀振宇種了痘,第二天他就發起了高燒。

    安寧知道這是必然反應,倒也不急,她讓丫們婆子都不要靠近賀振宇的院子,賀振宇飲食起居一應都是她親自照顧。

    第三天,安寧就給蕭元傳了信,讓他開始往外散播康王世子舍身成仁的消息。

    很快,京城的酒樓里,各種坊市內都開始流傳起來。

    據說,康王世子一直在潛心尋找治療天花的方法,一次偶然的機會,知道了一種能夠防預天花的辦法,康王世子念著百姓疾苦,又想著天花的危害,下定決心一定要搞明白這種方法可不可行。

    他又不忍心讓百姓來舍身實驗,可又著急想要結果,于是,康王世子便拿自己來做實驗,以千金之軀不顧生死安危,只為了讓百姓不再受天花之苦。

    這種傳言才開始傳播的不是很厲害,只是一些在坊市玩樂的人嘴里說了說,可不過一天的功夫,整個京城的百姓都知道了。

    之后,就是快速的向京城外邊傳播。

    很快,離京城很近的幾個城市也都得了消息。

    不只民間百姓,朝中大臣那里也得了信。

    就有好多人開始打聽這個消息屬不屬實。

    然后,康王府的下人在買菜的時候,或者出門交際的時候,別人問起,他們都會一連聲的嘆息,只說王妃把世子的院子給封了。

    王妃怕下人伺侯世子傳染上天花,不忍心讓下人無辜喪命,就親自照料世子的飲食起居。

    還說世子已經發了兩天燒,可王妃并沒有找太醫來治,就連郡主都不讓靠近世子的院子。

    王府下人們都有致一同的這么說,那么,傳言應該是真的。

    這下子,滿朝轟動。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66397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