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零九章 灰姑娘的逆風翻盤54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零九章 灰姑娘的逆風翻盤54

    安寧現在都沒有再關注過任佳瑤的事情了。

    她知道,任家倒了,任佳瑤再也翻不起什么大風大浪的,根本影響不了自己,而且就任佳瑤的性格,她的日子以后肯定也好過不到哪兒去。

    她現在正在頭疼顧爸。

    顧爸現在甭提多高興了,非得嚷著要擺酒請客。

    他就覺得吧,自家姑娘拿了四個全國第一,這是多光榮的事情,就得好好的請請客。

    安寧一個勁的勸。

    只是顧爸這會兒倔勁上來了,安寧的話他也不太能聽。

    主要是顧爸窩囊了半輩子,甭管是顧安寧的奶奶那邊,還是她姥姥這邊的親戚都瞧不起顧爸來。

    顧爸就想著這會兒安寧給他長臉了,他也要揚眉吐氣一回。

    顧媽也有點順著顧爸的意思。

    安寧就跟顧爸說了:“爸,這才哪到哪兒啊,才拿了全國第一,還早著呢,要不,等我出國轉一圈,捧幾個金獎回來咱再請客行不行?要不,等我高考拿個狀元,咱大擺宴席好不好?”

    顧爸沉默著。

    安寧只好繼續往狠了說:“你看,我現在還得學習呢,咱不能進了國家隊之后再被刷下來是不是,這會兒咱得一門心思的支持我學習,別的什么都不要管,你說你這非得大擺宴席,這不是拖我后腿嗎,爸,我早早晚晚都得給你爭了這口氣,您說,您就差這么幾天功夫?”

    顧媽覺得安寧說的在理。

    她拉拉顧爸的衣袖:“當家的,咱聽寧寧的成不,別給孩子添亂,咱孩子真不容易。”

    顧爸想到安寧跟著他們受了那么多年的窮,去了圣哲讀書還被欺負,真的是拼命的咬著牙學習,一步步掙出來如今這樣的局面,這心里也早就軟的什么似的。

    最后他長嘆一聲:“行,爸這回聽你的,只是你要真拿了金獎回來,你得聽爸的,必須得請客,最起碼得請你們學校的老師和校長。”

    “那是一定的。”

    安寧笑了笑,挽著顧爸的胳膊撒嬌:“您就等著吧,我肯定能拿金獎回來,到時候不定有多少記者要采訪您呢,您啊,就跟他們說,什么,怎么教育孩子的?這個我真不懂,我家就是放養的,我沒費過什么心,你說,這得有多少人羨慕你。”

    說的顧爸也笑了。

    安寧就要把這回市里還有學校給的獎金交給顧爸顧媽。

    顧爸就擺擺手:“錢你自己拿著,別給我和你媽了,我們現在不缺錢。”

    顧媽也說:“你自己拿著錢添幾件衣服啊包包什么的,我聽說那些名牌包包可貴了,咱現在有錢了,你也添幾個,對了,媽改天給你再添幾件首飾。”

    安寧就只好把錢又收了回來。

    她起身背了書包,才說要去實驗室做實驗去,就聽到門鈴響了。

    顧媽趕緊去開門。

    門一開,就看到二姨朱秀梅和二姨夫劉裕站在門口。

    朱秀梅一臉的怒氣:“姐,你們這也太不地道了吧,搬家都不告訴我們一聲,是不是生怕我們這些窮親戚占你家便宜啊。”

    “你們怎么來了?”

    顧媽現在對這個親妹妹真的已經膩歪透了,對著朱秀梅兩口子沒點好臉色。

    朱秀梅全當看不見,直接就帶著劉裕進門坐在沙發上。

    “我這不是打聽到的么,我上自己姐姐家,還真是難呢,打聽了不曉得多少人才找著你們家的,這也沒誰了。”

    劉裕臉上帶著笑,一直沒怎么說話。

    顧媽一屁股坐下:“我敢跟你說嗎,我跟你說我們買了新房,你不得嚇壞了啊,恐怕得生怕我們跟你借錢,倒不如這樣,大家都清靜。”

    “這話怎么說的。”

    朱秀梅臉色瞬間不好:“我是那樣的人嗎。”

    安寧坐在一邊笑了一聲:“二姨,當初我在圣哲都快被欺負死了,實在沒辦法想要借錢轉到一中去,那時候您是怎么說的?就差指著我媽的鼻子罵我媽事多了,錢一分沒借著,結果還落您一頓埋怨,這事您不記得,我可還記得清清楚楚呢,在您的心里啊,就是錢最重要,比什么都重要,親外甥女的命都不值什么。”

    安寧這話說出來,朱秀梅還沒怎么著呢,劉裕就顯的很尷尬了。

    他搓了搓手,干笑兩聲:“寧寧啊,這……我是真不知道這回事,我要是知道,肯定讓你姨借錢的,你說那時候你咋不跟我說呢。”

    安寧這回是真給氣笑了。

    這兩口子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配合的還真好,而且也是真不要臉啊。

    她就指指朱秀梅:“您是姨夫,姨夫是什么意思,有我姨呢,您是姨夫,要是沒我姨,我跟您啥關系,我跟我親姨都借不出錢來,還能指望您不是?我們那時候被數落了一頓早就怕了,還就怕再給您罵一通,您說我們家那個時候是窮了點,可我們也不犯賤啊,我們至于那么上趕著找罵?”

    “你這孩子。”

    劉裕笑的特別不自然:“我可不是那樣的人,再怎么說都是親戚……”

    “行了,你們有啥事,趕緊說吧。”

    顧媽板著臉,自始至終都沒給這兩口子面子。

    朱秀梅把臉扭到一邊沒說話,劉裕則是笑道:“這不,聽說寧寧參加奧賽了,我們就來看看孩子,那個,就想問問孩子錢夠不夠花,不夠的話你們只管說,咱們家這么些親戚,到現在也就出了寧寧這么一個出息的,甭管怎么著,咱得把孩子給供出來,不能讓孩子受了委屈不是。”

    顧媽一聽臉色好了一點。

    顧爸也沒那么生氣了。

    安寧卻知道劉裕的心思。

    不過是看她出息了想要投資罷了,想著現在緩和一下兩家的關系,等以后她真成了什么厲害人物,稍微拉拔劉家一點,他們就受用無窮。

    雖然安寧知道劉裕的心思不太單純,但也沒有再懟他。

    畢竟人家是陪著笑臉來的,又不是求她的,她也犯不上臉不是臉鼻子不是鼻子的。

    再怎么著還是親戚,大面上得過得去。

    顧媽笑了一下:“我們現在錢夠用的,而且寧寧這次得了不少獎學金,完全夠她花的了,真用不上你們的錢。”

    顧爸就跟劉裕道謝:“你們有這個心思就好,我們承情。”

    劉裕也笑了。

    顧家能給幾分面子他就已經很知足了,他怕的就是那么多年兩家關系不太好,到現在就算他們登門示好,顧家也是油鹽不進的。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717019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