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二零章 我是侯府老太君9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二零章 我是侯府老太君9

    侯府這邊大辦老太太的喪事。

    家里停靈之后,唐定國兄弟又去寺庫給安寧做法事。

    一直過了七七之后,才算是消停下來。

    原先宋氏在靈堂上還裝模作樣的,沒出什么大的差錯。

    可后頭宋氏就不耐煩了,時常不去哭靈,更是借著管家理事之由躲懶,甚至于后來開始裝起病來。

    這讓唐定國很是生氣。

    只是宋家如今起來了,再加上宋氏有兒有女的,唐定國為了兒女,也不能把她怎么著。

    而楊氏倒還算是盡心盡力。

    這一切唐保國看在眼里,回頭對楊氏更好了一些。

    等辦完安寧的喪事,唐保國一家徹底的搬到了忠義侯府,之后兩府各自生活,除非有什么大的節日或者家里父母祭日,否則輕易不會登門的。

    宋氏是不稀得登忠義侯府的門。

    而楊氏則是不愿意去忠勇侯府找氣受。

    妯娌兩個互相看不對眼,自然就不愿意來往。

    而唐定國和唐保國一來是忙,二來對于后院的事情也不怎么關注,便由著兩府一日日的感情淡了下去。

    安寧這個時候早已帶著忠仆返鄉。

    她當初忽悠唐保國說她是前朝國師的后代,其實還真是。

    只是原身的父親當初并沒有教原身什么看風水面相之類的。

    安寧這次回鄉,是記得當初原身父親好似是在家鄉的老宅子里存了什么東西的。

    她這次過去就是想找一找。

    這次安寧回鄉可是帶了不少的好東西。

    她帶了幾萬兩的金票銀票,還帶了好些珍奇異寶,回鄉之后,她把這些東西存在了她在鄉間建的一個庫房里。

    要說起來,原身是真的太精明了。

    她深知狡兔三窩的道理,再加上當年跟著太祖起兵造反的時候,她也不能確定太祖能不能成事,已經做好了實在不行就帶著自家老公撒丫子跑人的決心,因此在征戰的時候,很注意發戰爭財。

    她在天下還未平定之時,就已經在老家這邊秘密建了一座庫房。

    原身的父親雖說沒有教她玄學,可教了她武藝以及一些奇門遁甲之術,若不然,原身也立不下那么大的功勞。

    而原身在老家建的這個庫房就擺了陣法,一般的人輕易打不開。

    這里存放著原身存了多年的好物件。

    這也是安寧直接就把京城那座庫房給唐保國的原因。

    安寧回鄉之后就把帶來的東西收好,之后開始時不時的去山間修煉。

    要說起來,這邊的環境真的很不錯,尤其是山間,靈氣比京城可足的多。

    安寧又不能操心這個擔心那個的,一門心思的修行,再就是鉆研這個時空的法則。

    安寧的功法十分高明,她又是不知道修煉了幾世的人,再次修煉起來,那真的是熟門熟路的,不只修行速度快,而且還沒有心魔更沒有瓶頸。

    不出一年的功夫,安寧已經修煉有成。

    之后,她就一邊修煉,一邊四處試探,想要看看她的猜測是不是對的。

    如此,又過了幾年,安寧總算是有了丁點和那個家伙對抗的能力。

    而這個時候,一件突出其來的事情讓原本還打算閉一次死關的安寧不得不放棄閉關。

    原來,四年前唐柏娶妻,唐柏娶的妻子是清貴之家的小姐,是個很精明干練,但為人很通情理的大家閨秀。

    而宋氏對這個長媳十分不滿意。

    宋氏原先想著讓唐柏娶她娘家侄女的。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唐柏不愿意,唐定國也不樂意,她拗不過那爺倆,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唐柏的妻子姓李,李氏進門,宋氏就開始給她立規矩,讓李氏苦不堪言。

    后頭唐棕也娶了媳婦,而唐棕的媳婦張氏則是宋氏親自挑的,是和唐家關系很親近的張家嫡女。

    宋氏對張氏那好的沒邊了,讓李氏時常為此落淚。

    后頭還是唐柏發了狠,和宋氏吵了一架,宋氏才不去那么苛責李氏。

    李氏進門沒幾個月就懷孕了,后頭生下長子唐沛。

    這是侯府的嫡長孫了,唐沛出生之后,唐定國十分喜歡,成天抱著唐沛不撒手,便是后頭唐棕家的長子唐潤都退居一射之地。

    這讓宋氏和張氏十分忌恨。

    只是唐定國護著長子長孫,這倆雖然很氣,可也沒辦法。

    偏這個時候,唐定國出事了。

    他一日進宮見駕之時,不想宮中有人行刺,唐定國替建元帝擋了一刀,回去之后就臥病在床,沒幾個月就雙眼一閉去世了。

    而建元帝也追查刺客是怎么進來的,查來查去,查到了太子身上。

    這刺客竟然是太子派的。

    太子想要登基,可建元帝卻老是不死,再加上建元帝對太子母家十分不滿,讓太子心生慌恐之感,一時想岔了,就派了刺客行刺。

    而且,太子在宮中也有勢力,那些忠于太子的人給刺客行了方便,如果不是唐定國以身擋之,建元帝只怕是真死了。

    建元帝查出是太子動的手,卻不能宣揚。

    畢竟這是皇家丑聞,如果讓人知道,實在是太難堪了。

    因此,唐定國這番救駕卻是一點功勞都沒有的,對外只是宣稱他是病死的。

    本來唐定國死的時候,安寧是有感覺的,她原想去救自家這個傻兒子,可她還沒動身,那壓制又來了。

    這次壓制之力很大,饒是安寧修煉了幾年,也沒辦法扛得過。

    她只能恨恨的任由傻兒子不甘愿的咽氣,同時,更加不分晝夜的鉆研那個壓制之力的來源。

    她心里明白,如果沒有與那個東西勢均力敵的力量,只怕是今后只能眼睜睜看著兩個侯府煙消云散,看著那些兒孫一個個的去世。

    而唐定國死后,宋氏沒人壓制,便把長子唐柏一家趕到了后院的馬棚邊上去住,讓次子一家搬到正房里。

    唐保國聽說此事十分生氣,上門與宋氏理論,可宋氏一副不服的架勢,只說是分家另過的,哪有叔叔還想管著嫂子的道理。

    這事把唐保國氣個半死。

    后頭唐柏去義忠侯府找唐保國哭訴母親偏心,對他多有不滿的時候,唐保國就不滿著了,直接就跟唐柏說:“你奶奶臨走的時候和我說過,你并非宋氏親生。”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72153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