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三四二章 我是侯府老太君31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四二章 我是侯府老太君31

    還沒等安寧進宮呢,忠勇侯府就熱鬧起來了。

    宋氏不知道為什么,把她娘家侄孫女接到了府里。

    宋氏的娘家侄孫女叫宋靜曼,這個宋靜曼還未出生父親就亡故了,她母親生下她來沒多少時間也撒手而去,她一直跟著叔叔嬸嬸長大,雖然命苦了些,不過這孩子倒是挺活潑可愛的。

    除去宋靜曼,張氏的妹妹小張氏也帶著子女進京了。

    因著張氏的兄長外調任巡撫,一家子都赴任去了,因此,小張氏便和張氏說好了先借住在忠勇侯府。

    小張氏嫁的是皇商蔣家,她生了一子一女,兒子名喚蔣昆,女兒名喚蔣寶珠。

    小張氏一家來了,張氏忙著給他們收拾院子,將忠勇侯府西北角上挨著院門的那個院落收拾了出來。

    那個院落在侯府算得上挺大的,是兩進的宅子,一溜二十二房子,足夠蔣家三人住下的。

    而宋靜曼來了忠勇侯府便跟宋氏住在一處,幾乎是和唐溶同進同出的。

    安寧看宋氏這么安排,也忍不住嘆氣。

    只是她也不好再說什么。

    原是安寧想著再過一段時間就找個時間尋人跟張氏那里挑撥幾句,讓張氏想辦法把唐溶從宋氏房中移出來。

    只是她還沒有去辦呢,宋靜曼就先鬧出事了。

    這姑娘來了之后就有點不太原意答理唐溶,后頭得知要和唐溶住在一處,便鬧騰著要家去,還說什么男女有別,直刺刺的直指宋氏要壞她的名聲。

    這下子可把宋氏給氣的喲,直捂著胸口喊心疼。

    與此同時,小張氏從張氏那里回來,進門就叫了蔣寶珠過來,拉著蔣寶珠的手笑道:“我和你姨媽說好了,且再等兩年就定下你和溶哥兒的親事,你那個金項圈無事的時候也戴出來,好讓人知道你和溶哥兒是天定的金玉良緣。”

    蔣寶珠微微瞇了一下眼睛,隨后就笑道:“姨媽是怎么和母親說的?”

    小張氏道:“你姨媽說你和溶哥兒十分般配,這又是親上加親的好事,她又喜歡你,自然就想定下來,我也覺得是這么個理兒,這侯府的富貴你也看到了,再者,你進了門之后,婆婆便是親姨媽,她肯定疼你,也不會為難你,尋常人家的婆媳問題你不會遇到,這可真是四角俱全的好事。”

    蔣寶珠微微垂頭:“母親以后別這么說了,女兒不樂意。”

    小張氏愣住。

    過了好一會兒才喃喃道:“如何就不愿意了?”

    蔣寶珠坐到小張氏跟前低聲道:“母親難道還看不出這府里的情形么,原母親說侯府里二房得勢,將來許是要襲爵的,二房只有溶哥兒一個嫡子,爵位肯定落到溶哥兒頭上,可如今呢?大房長子回歸,且還是以狀元身份回來的,一下子便把大房撐了起來,如今大房勢頭正足,這爵位是萬萬落不到二房頭上的,那么,溶哥兒也不過就是一個五品官的嫡次子,這在京城一抓一大把,以我們蔣家的財富,我想要嫁到五品官員家并不難的,為何非得吊死在溶哥兒這一根繩上?”

    小張氏聽住了。

    蔣寶珠趁機道:“再者,我看著溶哥兒也不像是上進的樣子,他一心只知憐香惜玉,也沒個擔當,將來分家二房只能得到三層的家產,而溶哥兒還是二房的嫡次子,只能分到三層中的三層,母親想得有多少,將來他只怕自己都養不活自己,如何還能供養妻兒,我若是嫁給他,以后怕是要受罪的。”

    小張氏耳根子軟,以前張氏說唐溶是好的,她就信了。

    如今蔣寶珠給她一層層的分析,她就又信了蔣寶珠的這些話。

    “幸好我問了你,要不然還真讓你姨媽給誆騙了去。”

    小張氏十分慶幸:“我的兒,咱們以后該怎么辦?”

    蔣寶珠笑了笑:“我瞧著母親很該去大房走動走動,鳳姐姐可懷著孕呢,母親做為她的親姑媽,是不是該照顧一二,且等著鳳姐姐這胎生下來,以后也能帶著我去那些勛貴家中坐坐,想來,也能讓我認識不少人。”

    小張氏聽的眼睛亮了:“這倒是個好主意。”

    蔣寶珠坐了一會兒又問小張氏:“姨媽跟母親要錢了沒有?”

    小張氏嘆了一口氣:“你姨媽拉著我一直訴苦,說你瀅姐姐在宮中如何受苦,如何花銷大,我不忍心,就借給了她五千兩銀子。”

    蔣寶珠氣的一口氣都沒喘過來。

    她便知道會是這樣的。

    她這個母親最是心軟,又最沒主見,且花錢如流水。

    她覺得再不能這樣下去了,回頭便和蔣昆商量著家里的一財讓她管著,萬不能再過小張氏的手了。

    晚間休息了,蔣寶珠躺在床上還有些睡不著。

    她實在沒想到都死了的人竟然還能再看到這個世間,竟然還能再活一次。

    想到前世她的生活,蔣寶珠便嘔的不行。

    她前世便是聽從小張氏的安排,一直和唐溶拉近關系,且還把那個金鎖明晃晃的戴出來,讓滿府的人傳什么金玉良緣。

    而她也分明知道唐溶一直喜歡的是許婉,卻當做不知道,想方設法的嫁進忠勇侯府。

    后頭唐瀅封妃,張氏終于如愿以償的壓過了宋氏,她和唐溶的婚事提上日程。

    而聰慧的許婉也早就看出來了。

    她那個時候應該也知道侯府挪用了許家留下的錢財建了那個園子,為著活命,便說想要為父母祈福,想在廟里住一段時間。

    后頭許婉住進一個很清靜的小廟中,結果碰到了在這邊打獵的康王。

    許婉本就長的好,康王見到之后自然心生歡喜。

    后頭康王求娶許婉,許婉嫁進康王府做側妃。

    等到康王繼位之后,許婉封為貴妃,一直獨寵后宮,后來皇后病故,許婉封后,一世富貴。

    而她蔣寶珠各方面都不比許婉差,卻在嫁給唐溶之后受盡苦難。

    唐溶立不起來,又一心念著許婉,根本就不和她同房。

    后來唐家獲罪,抄家滅族。

    那個時候康王還沒有登基,許婉也說不上話,雖然心急,卻也救不下那么許多人,只能救下幾個女眷。

    而蔣寶珠就是被許婉救出來的。

    她獲救之后只能靠著許婉的施舍度日,而唐溶早已棄她而去,不知道去了哪里,蔣寶珠一輩子過的孤苦無依,最后凍死在寒冬之中。

    她再睜開眼睛的時候,便是到了金陵家中。

    得知自己重生之后,蔣寶珠哭了好幾天。

    之后,她下定決心,再不會和唐溶有任何的牽扯,這輩子怎么都不會嫁給唐溶,她要想辦法接近康王,想辦法做康王側妃。

    唐溶不是一心念著許婉么,許婉先前不也是喜歡唐溶么,既然兩個人有情,那就成全他們又如何。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72866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