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第四一九章 我是惡毒大伯母6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一九章 我是惡毒大伯母6

    徐二丫心中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她那位大伯母分明就是個心思惡毒又尖酸刻薄的人,偏偏長的這么一副善良溫柔的樣子。

    而她的母親明明心地那么好,卻長的真不怎么樣,不只尖嘴猴腮的,還一臉苦相,一笑都跟哭似的,也難怪老太太看不上眼。

    徐二丫正出神的時候,安寧已經一把抓住她:“二丫來啊,這是好了嗎?哎喲,今天可顯的精神了好多。”

    徐二丫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

    安寧全當沒有看到,還是特別熱情的招呼她:“二丫趕緊坐,你大病初愈可別累到了,蘭姐兒,把你的座位讓給你二姐,你一會兒跟著你奶奶坐。”

    蘭姐兒趕緊答應一聲,把地方讓出來給徐二丫坐。

    徐二丫臉色顯的更難看。

    安寧就借機數落馮氏:“弟妹,不是我說你,你這也實在是太不關心孩子了,二丫大病了一場,你不該讓她這么早出來,你說她出來走動萬一著了風可怎么辦?娘不是那等刻薄的,孩子過不過來請安問好娘不會計較,你就是讓二丫在屋里多躺兩天,每天給她端飯進屋吃又怎么了?就非得拉著孩子出門,這萬一要是二丫有個好歹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娘虐待自己孫女呢。”

    老太太聽了這話立刻拉下臉來。

    “馮氏,我真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壞心眼,你這個敗家娘們,喪門星……”

    徐二丫眼中閃過冷意來。

    她就說文氏怎么那么好心照顧她,原來竟是在這兒等著呢。

    這個大伯母一天不欺負她娘幾回就過不去了還是怎么的。

    不過徐二丫也不忍讓馮氏被老太太罵,趕緊可憐巴巴的替馮氏說話:“奶奶,不是我娘讓我過來的,是我自己要過來的,我現在身體已經好了很多,該過來給奶奶請安的。”

    老太太這才不再罵馮氏,不過還是惡狠狠的瞪了馮氏一眼。

    “哎喲,原來我們二丫還是個孝順孩子啊。”

    安寧笑了笑,一邊給老太太盛飯一邊道:“既然身體好了,那就不能再躲在屋子里了,二丫啊,這幾天咱們家都沒人打豬草,不如從今兒起你就出去打豬草,等把豬喂肥了也好多賣點錢,你說是吧。”

    馮氏一聽就急了:“大嫂,二丫還沒好全,哪里能干活啊?”

    安寧笑道:“剛才二丫不是說身體好了么,這小孩子身體好的快,前腳還燒的不行,后腳就能活蹦亂跳的,我看著二丫還挺壯實的。”

    她掩了口輕笑幾聲:“再說,孩子多活動一下也是好的,我也沒讓二丫干重活啊,不過就是打豬草,又累不到。”

    徐二丫是真忍不了了。

    原先她忍著安寧,是不想起沖突,也不想讓老太太有借口發落她和她娘。

    可現在安寧一逼再逼的,她要是再退讓可就真是無路可退了。

    她氣恨的握緊拳頭:“既然打豬草不累,為什么不讓堂弟堂妹去?大伯母整天在家歇著,為什么不去?你一個成人都不去,好意思指使我這個孩子。”

    徐二丫認為她說出這番話來,別人肯定會覺得她說的在理,也會站在她這一邊支持她。

    卻沒想到她話才說完,老太太就氣壞了。

    老太太可不管徐二丫是不是剛病過一場,直接一巴掌扇在徐二丫臉上,然后又指著馮氏罵了起來:“你個臟心爛肺的人,我心腸怎么就這么黑啊,你就是這么教孩子的啊,我就說你平常老實本分都是裝的,如今看來一點都沒錯,你大哥沒了,你就容不下你大嫂和侄兒,這是活生生的逼著你大嫂和侄兒沒有生路啊……”

    徐二丫傻眼了,馮氏捂著臉低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安寧也冷下臉來。

    她上下打量徐二丫:“二丫頭,我真沒想到你竟然說出這種話來,我自問沒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對你也算照顧,你卻這么針對我,咱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自從你大伯故去之后,大房一直都是我撐著的,我沒白天沒黑夜的刺繡才能養活你弟弟妹妹,為了能夠做出好繡品,多接一些好活,我得好好保養這雙手,手上不能有繭子,更不能變粗,為此,我每個月都會多拿出一些錢來給你們二房和三房,為的就是讓你們多幫著做點活,有的時候買了好吃的也會給家里的孩子吃,不過就是為了讓你們多幫著照顧一下你弟弟妹妹,可是……”

    說到這里,安寧神色有些哀傷:“果然,你們這是容不下我們娘三個了,想著法的要趕我們走啊。”

    老太太看安寧傷心,就想起了早逝的長子。

    她最喜歡的就是長子。

    不是因為長子會讀書,而是因為長子真的很孝順,而且為人處事上沒一點毛病,還會哄她開心,自從長子去世,老太太幾乎沒有怎么高興過了。

    如今想到那個孩子,老太太也哭了起來。

    她拉著安寧邊哭邊道:“老大媳婦,你放心,有娘在呢,只要我在一天,就不讓別人欺負你們,為了你們娘三個,我和老頭子也要多活些時日,省的我們前腳去了,黑了心腸的老二和老三就作賤你們。”

    老太太都哭成這樣了,一直坐在一旁的老爺子也坐不住了。

    他起身過來安慰老太太,板著一張臉訓徐志勇:“老二,把你家的敗家娘們和孩子帶出去,省的你娘看以再氣壞了。”

    徐志勇臉上也挺難看的,那是又愧又臊又有些生氣。

    他過來就要拉徐二丫。

    徐二丫可不會跟著他走。

    她這要是一走,不敬長輩的名頭可就坐實了。

    她也吸吸鼻子哭了:“大伯母,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沒想到您的手不能做粗活的,我剛才也是口無遮攔,我給您賠罪。”

    安寧心下冷笑,心說這穿越女還真是能屈能伸呢,怪不得前世讓原身一家沒有好下場。

    她抬起頭,眼睛紅紅的看了馮氏一眼前:“我也沒和你一個小孩子計較啊,你知道什么啊,不過就是你娘前兒央我幫著繡個東西,那時候我著急給王員外家做繡活就給推了,我沒想到她記恨到如今啊。”

    安寧轉向馮氏:“弟妹,我沒有說不幫忙,只是說等把繡活做完了再幫你,你就那么等不及啊。”

    “我,我沒有……”

    馮氏向來有些笨嘴拙舌的,她想辯駁,可根本沒有安寧嘴巴快。

    “沒有就沒有吧,我也沒說怪你,只是以后你就是有怨言也不要當著孩子說了,這對孩子的心性可不好,你說咱們活這一輩子還不都是為了孩子嘛,孩子長的好了,咱們吃再多苦頭都愿意,孩子不好了,這不是剜咱們當娘的心嗎,你說是吧。”

    徐二丫心中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她那位大伯母分明就是個心思惡毒又尖酸刻薄的人,偏偏長的這么一副善良溫柔的樣子。

    而她的母親明明心地那么好,卻長的真不怎么樣,不只尖嘴猴腮的,還一臉苦相,一笑都跟哭似的,也難怪老太太看不上眼。

    徐二丫正出神的時候,安寧已經一把抓住她:“二丫來啊,這是好了嗎?哎喲,今天可顯的精神了好多。”

    徐二丫臉上閃過一絲不自在。

    安寧全當沒有看到,還是特別熱情的招呼她:“二丫趕緊坐,你大病初愈可別累到了,蘭姐兒,把你的座位讓給你二姐,你一會兒跟著你奶奶坐。”

    蘭姐兒趕緊答應一聲,把地方讓出來給徐二丫坐。

    徐二丫臉色顯的更難看。

    安寧就借機數落馮氏:“弟妹,不是我說你,你這也實在是太不關心孩子了,二丫大病了一場,你不該讓她這么早出來,你說她出來走動萬一著了風可怎么辦?娘不是那等刻薄的,孩子過不過來請安問好娘不會計較,你就是讓二丫在屋里多躺兩天,每天給她端飯進屋吃又怎么了?就非得拉著孩子出門,這萬一要是二丫有個好歹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娘虐待自己孫女呢。”

    老太太聽了這話立刻拉下臉來。

    “馮氏,我真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壞心眼,你這個敗家娘們,喪門星……”

    徐二丫眼中閃過冷意來。

    她就說文氏怎么那么好心照顧她,原來竟是在這兒等著呢。

    這個大伯母一天不欺負她娘幾回就過不去了還是怎么的。

    不過徐二丫也不忍讓馮氏被老太太罵,趕緊可憐巴巴的替馮氏說話:“奶奶,不是我娘讓我過來的,是我自己要過來的,我現在身體已經好了很多,該過來給奶奶請安的。”

    老太太這才不再罵馮氏,不過還是惡狠狠的瞪了馮氏一眼。

    “哎喲,原來我們二丫還是個孝順孩子啊。”

    安寧笑了笑,一邊給老太太盛飯一邊道:“既然身體好了,那就不能再躲在屋子里了,二丫啊,這幾天咱們家都沒人打豬草,不如從今兒起你就出去打豬草,等把豬喂肥了也好多賣點錢,你說是吧。”

    馮氏一聽就急了:“大嫂,二丫還沒好全,哪里能干活啊?”

    安寧笑道:“剛才二丫不是說身體好了么,這小孩子身體好的快,前腳還燒的不行,后腳就能活蹦亂跳的,我看著二丫還挺壯實的。”

    她掩了口輕笑幾聲:“再說,孩子多活動一下也是好的,我也沒讓二丫干重活啊,不過就是打豬草,又累不到。”

    徐二丫是真忍不了了。

    原先她忍著安寧,是不想起沖突,也不想讓老太太有借口發落她和她娘。

    可現在安寧一逼再逼的,她要是再退讓可就真是無路可退了。

    她氣恨的握緊拳頭:“既然打豬草不累,為什么不讓堂弟堂妹去?大伯母整天在家歇著,為什么不去?你一個成人都不去,好意思指使我這個孩子。”

    徐二丫認為她說出這番話來,別人肯定會覺得她說的在理,也會站在她這一邊支持她。

    卻沒想到她話才說完,老太太就氣壞了。

    老太太可不管徐二丫是不是剛病過一場,直接一巴掌扇在徐二丫臉上,然后又指著馮氏罵了起來:“你個臟心爛肺的人,我心腸怎么就這么黑啊,你就是這么教孩子的啊,我就說你平常老實本分都是裝的,如今看來一點都沒錯,你大哥沒了,你就容不下你大嫂和侄兒,這是活生生的逼著你大嫂和侄兒沒有生路啊……”

    徐二丫傻眼了,馮氏捂著臉低頭嗚嗚的哭了起來。

    安寧也冷下臉來。

    她上下打量徐二丫:“二丫頭,我真沒想到你竟然說出這種話來,我自問沒有對不住你的地方,對你也算照顧,你卻這么針對我,咱們家的情況你是知道的,自從你大伯故去之后,大房一直都是我撐著的,我沒白天沒黑夜的刺繡才能養活你弟弟妹妹,為了能夠做出好繡品,多接一些好活,我得好好保養這雙手,手上不能有繭子,更不能變粗,為此,我每個月都會多拿出一些錢來給你們二房和三房,為的就是讓你們多幫著做點活,有的時候買了好吃的也會給家里的孩子吃,不過就是為了讓你們多幫著照顧一下你弟弟妹妹,可是……”

    說到這里,安寧神色有些哀傷:“果然,你們這是容不下我們娘三個了,想著法的要趕我們走啊。”

    老太太看安寧傷心,就想起了早逝的長子。

    她最喜歡的就是長子。

    不是因為長子會讀書,而是因為長子真的很孝順,而且為人處事上沒一點毛病,還會哄她開心,自從長子去世,老太太幾乎沒有怎么高興過了。

    如今想到那個孩子,老太太也哭了起來。

    她拉著安寧邊哭邊道:“老大媳婦,你放心,有娘在呢,只要我在一天,就不讓別人欺負你們,為了你們娘三個,我和老頭子也要多活些時日,省的我們前腳去了,黑了心腸的老二和老三就作賤你們。”

    老太太都哭成這樣了,一直坐在一旁的老爺子也坐不住了。

    他起身過來安慰老太太,板著一張臉訓徐志勇:“老二,把你家的敗家娘們和孩子帶出去,省的你娘看以再氣壞了。”

    徐志勇臉上也挺難看的,那是又愧又臊又有些生氣。

    他過來就要拉徐二丫。

    徐二丫可不會跟著他走。

    她這要是一走,不敬長輩的名頭可就坐實了。

    她也吸吸鼻子哭了:“大伯母,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沒想到您的手不能做粗活的,我剛才也是口無遮攔,我給您賠罪。”

    安寧心下冷笑,心說這穿越女還真是能屈能伸呢,怪不得前世讓原身一家沒有好下場。

    她抬起頭,眼睛紅紅的看了馮氏一眼前:“我也沒和你一個小孩子計較啊,你知道什么啊,不過就是你娘前兒央我幫著繡個東西,那時候我著急給王員外家做繡活就給推了,我沒想到她記恨到如今啊。”

    安寧轉向馮氏:“弟妹,我沒有說不幫忙,只是說等把繡活做完了再幫你,你就那么等不及啊。”

    “我,我沒有……”

    馮氏向來有些笨嘴拙舌的,她想辯駁,可根本沒有安寧嘴巴快。

    “沒有就沒有吧,我也沒說怪你,只是以后你就是有怨言也不要當著孩子說了,這對孩子的心性可不好,你說咱們活這一輩子還不都是為了孩子嘛,孩子長的好了,咱們吃再多苦頭都愿意,孩子不好了,這不是剜咱們當娘的心嗎,你說是吧。”

    ()


  http://www.wjffjs.tw/txt/101833/2772799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