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奮斗在古代 >第十二章 無妄之災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十二章 無妄之災

    店老板給陳思燁搬了個凳子讓他坐著等,又吩咐一名幫工去請捕快。

    可能是花錢了的緣故,沒等多長時間,幫工就帶著一個捕快來了,這捕快高高瘦瘦的,一雙死魚眼,店老板忙迎上去,“馬爺,您怎么來了。”

    這捕快沖著店老板笑了笑,“老董啊,又來生意了啊,沒辦法,小的們都有事。”

    店老板湊在陳思燁耳邊輕道:“這是馬捕頭,不知今日怎么親自來了。”

    陳思燁心領神會,忙站起身來,拱拱手道:“馬捕頭好,辛苦您了。”

    馬捕頭打量他一眼道:“沒事,職責所在。那咱們就出發吧。”

    店老板準備了一口薄棺和一套很薄的壽衣裝上車,吩咐兩名幫工拉車,還帶上了鐵鍬等工具,這才出發。

    眾人一齊出城,陳思燁在前面帶路,兩名幫工跟在后面拉著車,馬捕頭走在最后。

    今天天氣晴朗,能見度高,路也比較好走,一路無話,眾人走了大概三四十分鐘,那幾間茅屋就近在眼前了。

    一馬當先快步走到茅屋前,尸體果然還在,陳思燁扭頭道:“就在這里。”

    兩個幫工拉著車停在茅屋旁,等馬捕頭過來驗明正身。馬捕頭一邊嘟囔著吃力不討好之類的話一邊朝茅屋走去,眾人都是當沒聽到不敢接話。

    馬捕頭進屋一看,一具裸體男尸直挺挺躺在地上,下意識捂上口鼻,不過現在天氣寒冷并沒有味道。湊近仔細一瞧這死尸面目,馬捕頭似有發現,眼睛微瞇扭頭問陳思燁:“你是何時發現這具死尸?”

    “前日夜里來此避雪,無意中發現的。”他早已想好說辭。

    “這么巧?那你認識他嗎?又為何要安葬他?”

    陳思燁納悶不就是看看通緝不通緝嗎?問這么多干嘛,“我不認識,也沒想太多,只是心中不忍。”他沒說扒衣服的事兒,男人嘛總是愛面子,中午跟秋菊說是因為秋菊知道他之前穿的什么樣兒。

    馬捕頭不言語,從腰間抽出一根畫筒,又從中抽出一疊畫,仔細翻找。陳思燁有種不詳的預感,不會這么巧吧?

    然而現實總是這么打臉,馬捕頭找出一張畫,“不錯,梁州境內海捕文書,采花大盜寇文,就是他。”

    陳思燁湊近一看,尸體果然和畫上的男子面目相似,而且脖子上的痣位置一模一樣。心道不會是店老板和馬捕頭合起伙來玩自己的吧,想坑自己的二兩銀子,不過轉念一想又不太可能,這尸體放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誰知道會不會被人發現,發現了還一定會安葬,安葬了還一定去他家棺材鋪?心中有些惴惴,可別好人沒做成,再惹一身騷。

    馬捕頭可沒注意到他的心理斗爭,轉頭沖他笑道:“小兄弟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這寇文雖然已死,不過這尸體上繳了也是功勞一件,你也不必給他安葬了。”

    一聽這話陳思燁頓時心中一松,看樣子跟自己關系不大,只要不惹上什么事兒就行。

    卻聽馬捕頭又說:“不過你要隨我回衙門一趟,查清你的籍貫,證實與這寇文無關才可以離開。”

    陳思燁傻眼了,籍貫哪的他自己都不知道,大季朝的地名都沒了解過,到時候肯定答非所問,那可就慘了,而且身體的原主人到底跟這寇文有沒有關系他也不確定,要是真有關系,不就完了嗎。

    心中焦急不已,可不能跟他回衙門,便說:“馬捕頭,我以前從未見過這寇文,真的是出于好心才花錢安葬他。”

    誰知馬捕頭淡笑著問一旁的幫工:“你會花二兩銀子安葬一個陌生人嗎?”幫工連連搖頭,省著點花二兩銀子夠他花上大半年的,怎么可能花到一個陌生人身上。

    馬捕頭又看向陳思燁,說道:“跟我走一趟吧,有無關系去了衙門自然明了。”說完招呼兩個幫工把尸體抬上車。

    陳思燁哭笑不得,這可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啊,沒辦法只得搬出明月樓的名號,也不知對這馬捕頭有沒有用,堆笑道:“馬爺,不是小的不跟您去,而是小的還要回明月樓干活,不然小的的月錢就要被扣光了。”

    只見馬捕頭臉色一變道:“你是在耍我不成,這江夏府誰人不知明月樓沒有男子?”

    看到馬捕頭色變,陳思燁暗道有戲,繼續道:“馬爺有所不知,前兩日承蒙樂萱姐姐看得起,將我留在明月樓,您不知道實屬正常,不如我們回去時先到明月樓讓我和諸位姐姐交待一聲,再隨你去衙門如何?”

    他緊盯馬捕頭眼睛,在說到樂萱二字之時,馬捕頭瞳孔一縮,這證明他是知道樂萱的,并且樂萱在他心中地位不低。若是無關緊要的人物,定然不會有這等反應。頓時心中定下了七八成,只要馬捕頭對明月樓心有忌憚,再確認了他是明月樓的人就肯定不會再為難他。

    果然如同陳思燁所料,馬捕頭思慮片刻,答應道:“也好,去了明月樓就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你可別耍什么花樣。”陳思燁連道不敢不敢。

    眾人又朝原路返回,與來時不同的是此時車上的棺材里多了具尸體,陳思燁暗嘆自己的二兩銀子要不回來了,有些心疼。

    進了城,馬捕頭吩咐兩個幫工拉上車去衙門門口等他,而他則和陳思燁前往明月樓。

    回到明月樓,頓覺回到了家,陳思燁快步上前推門,卻沒推開,應該是里面上了門閂。尷尬回望一眼馬捕頭,陳思燁拍門大喊:“秋菊姐,我回來了,快開門呀。”至于為什么喊秋菊,可能是秋菊會武功,讓他有安全感吧。

    拍了好一會,只聽秋菊喊道:“別拍了!煩不煩吶!”聽到秋菊聲音,陳思燁心中一喜,站著不動等著開門。

    門應聲而開,秋菊瞪了他一眼,又看見他身后站了一個皂衣捕快,頓覺不妙,又狠狠瞪了他一眼,才道:“原來是馬捕頭,不知有何貴干?”

    馬捕頭回了一禮道:“秋菊姑娘,多有叨擾,還請借一步說話。”

    陳思燁很高興,原來都是熟人啊,那就好辦了。

    秋菊點頭,和馬捕頭走到一旁,嘀嘀咕咕說了半天,他一句沒聽見,就看見秋菊掏出一塊令牌一樣的東西給馬捕頭看了一眼,然后就聽馬捕頭道:“那我就不叨擾了。”然后二人都走過來,馬捕頭沖著陳思燁呵呵笑道:“陳兄弟真是上天眷顧,不僅入了明月樓,還能無意間發現通緝已久的采花大盜。這寇文的賞金有你一份,改日我派人給你送來。”

    陳思燁暗道真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不過面上功夫還是要做足的,大義凜然道:“不敢當不敢當,作為一個遵紀守法好公民,維護社會安定,為國家出一份力也是應該的。”

    這句話聽得馬捕頭半懂不懂,不過也沒好意思問。跟馬捕頭道別,陳思燁和秋菊進了屋,秋菊關上門,轉身面無表情的盯著他眼睛問道:“說吧,你跟這寇文有關系沒有。”

    陳思燁哭笑不得,應付完馬捕頭還要應付你,只得委屈解釋道:“秋菊姐你是知道的,我根本不認識這個寇文啊,只是想做件好事,誰成想他居然是個通緝犯,若我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會這樣自尋麻煩。”

    聽他說的可憐兮兮的秋菊一個沒忍住笑出了聲,敲了一下他的頭嗔道:“你就是個掃把星,說了讓你別惹事,還是惹了一堆麻煩。”

    陳思燁捂住頭唯唯諾諾不敢說話,不過心里還是有些開心的,關鍵時刻秋菊還是靠得住的。

    “多謝秋菊姐解圍,我以后再也不惹事了。”

    “我才不信你,回去歇會,晚上還要你干活呢。”

    陳思燁應了聲,朝后院走去。

    “哎等下,”秋菊喊住他。陳思燁回頭,心中忐忑,難道秋菊又要整我?

    秋菊小跑著跑到他身邊,抬頭往樓上看了一眼,神神秘秘的湊到他耳邊悄聲說,“臘月初一是翠云的生辰,記得給她備份禮物。”

    感受著秋菊在自己耳邊吐氣如蘭,他只覺對秋菊的好感度劇增,暗道秋菊真是可愛又可恨啊。
  http://www.wjffjs.tw/txt/101850/252486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