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我有一間茅草屋 >第二十五章 墨子夜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十五章 墨子夜

    公子哥愣了,從常玄的表情分析,他竟然有點怕自己?

    怕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常玄怕了!

    他覺得脊背發寒,菊花一緊。

    常玄覺得必須義正言辭的表明自己在取向方向的正常:“我對男人沒性興趣,你別再纏著我了。”

    公子哥總算明白過來這眼神的含義,渾身也是一顫,如遭雷擊,呆立當場,最后苦逼著臉說:“別這么看著我,我取向也很正常……”

    常玄看著他,半信半疑。

    公子哥無語,咬牙說道:“算了,以后你就會知道的。小弟墨子夜,敢問……兄……師兄大名?”

    墨子夜總算想起因為叫常玄兄臺而挨了一頓胖揍,急忙改口叫起了師兄。

    “我叫常玄。時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常玄冷冷的說。

    墨子夜機靈的領悟到常玄目光中的威脅之意,拱手道:“常師兄好生安歇,小弟告退。”

    常玄打發走墨子夜,回到床上盤膝而坐。

    如果排除這廝的取向問題,那他跟著自己的目的也就剩下一個,招攬拉攏自己。

    在麓山城走了一圈,常玄發現這里的修士境界都不算很高,大部分都在練氣境。

    想想也是,哪來那么多高手,尤其是蠻荒山脈這等偏僻之地。

    這世界終究是實力為尊,自己也不能太短視了,早晚也要走出莽荒山脈,努力修煉才是正道。

    常玄不再多想,專心修煉起來。

    天明時,常玄睜開眼睛。

    一夜修煉,將消耗的靈液補回了三分之一。

    常玄剛打開門,就見到門口站著的店小二和準備敲門的牛皮糖墨子夜。

    “常師兄,早!把東西放里面你就退下吧。”

    這廝準備了一桌早餐又來套近乎,伸手不打笑臉人,常玄有些無奈的閃身讓店小二把東西送進了房間。

    墨子夜完全不把自己當外人,坐下后奇怪問道:“不吃嗎?”

    “我說你想要干什么?”常玄坐下沒動,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可不想欠這家伙人情。

    墨子夜郁悶說道:“我欣賞常師兄,只想跟師兄交個朋友。師兄為什么對我一直充滿了戒心?”

    “有句話叫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常玄悻悻的說。

    “那是因為常師兄完全不了解我的為人,不管你怎么看我,我都把你當朋友。”

    墨子夜追憶往昔,默默的說:“我家在麓山城也算有頭有臉,可我不喜歡那種安逸的生活。從小就羨慕能騰云駕霧的仙人手段,自己也學了點皮毛,這不前兩年離家出走……不是……出外游歷,拜訪了幾處仙山、高人,可又覺得修行太過辛苦,自己也沒那個天賦,遠不恣意花叢來得逍遙快活。可看到高手呢還是忍不住想要結交一番,師兄在齊天樓的膽識和氣魄很對我胃口,常師兄更是個高手,師兄,我敬你一個。”

    常玄望著端著米粥敬自己的家伙哭笑不得,對這小子也算有點了解,一個游戲紅塵的風流人物。

    想想自己若不是有系統在身,大抵也會跟這小子一樣,怎么瀟灑怎么快活怎么來。

    對方沒有惡意,就算有他也不怕,常玄干脆也豪邁的吃了起來。

    解決了早餐,常玄就問這地方哪有賣糧食的地方,如今境界不足,還是得吃五谷雜糧的,糧食自然是首要解決的問題。

    墨子夜在這活了十幾載,比常玄要熟悉的多,自告奮勇帶著常玄走出客棧。

    兩人剛出客棧門口,就見不遠處墻角跪著一個中年婦女和一個小女孩在乞討。

    “老爺,行行好吧!施舍我們點銀幣,讓我給可憐的女兒買口飯吃。”中年婦女一邊對著行人磕頭,一邊苦苦哀求。

    兩人身上都是破破爛爛,臉上更是臟兮兮的一片,路上行人都嫌她們臟,唯恐避之不及,更沒有人施舍。

    小女孩似乎是餓極了,把臟臟的手指頭放進嘴里吸允著,大眼睛里閃著淚花。

    墨子夜瞇著桃花眼走回了客棧。

    不大會店小二端著些吃食送了出來:“能做活嗎?”

    “只要管飯,再苦再累都沒關系。”中年婦女不斷的點頭,把吃食放到小女孩身前。

    “先吃吧,一會去洗個澡,去掉身上的味道,再買身新衣服。以后就在我們店里做工。”店小二摸出幾個銀幣交給了中年婦女。

    “謝謝!謝謝!”

    中年婦女哽咽泣聲,不斷磕頭道謝,以后終于不用再乞討流浪了。

    常玄看了眼身邊標準的富家子弟:“看不出你還挺有同情心的,為什么不給她們一筆錢財,讓她們安家置業?”

    墨子夜含蓄笑道:“看見了能幫就幫一下,就當行善積德。若是給她們大筆錢財,她們孤兒寡母只怕守護不住,倒不如給她們一份工作,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常玄點了點頭,對墨子夜的印象有些改觀。

    眾生疾苦,不管在哪個世界都是如此。

    接下來在糧店常玄買了很多糧食,尤其是各種調味料,他可是受夠了茅草屋的乏味了。

    墨子夜又帶常玄領略了下麓山城的盛景,最后來到城南一處府前,笑嘻嘻的說道:“這就是我家了,咱們進去打個招呼。”

    常玄抬頭看了看門匾上掛著墨府兩個金光燦燦的大字,這小子家世真是不俗。

    兩旁是一對足足兩人高的石獅子,門口的家丁衣衫鮮亮,而且是修煉有成的修士,雖說境界不高只有練氣境一二階,可能聘用修士,這墨家肯定不簡單。

    “墨少爺,您回來了。”一名家丁趕緊跑過來行禮。

    墨子夜點了點頭,詢問道:“我父母在家嗎?”

    那名家丁應道:“家主和主母都在,我這就讓人進去通報。”

    墨子夜擺了擺手道:“不用了,我自己進去見他們。”

    常玄跟著墨子夜走進墨家,一路上青磚綠瓦的樓臺亭榭,假山流水,倒是一路美景,間接證明常玄猜測。

    這時一個服侍過墨子夜的丫鬟從院子里經過,見到墨子夜驚喜行禮:“少爺!”

    墨子夜審視少女輕笑道:“你是翠兒,好久不見,長大了。”

    翠兒無語凝噎,有些哽咽道:“虧得少爺您還記得翠兒,您都兩年沒回來了,翠兒可不是長大了。”

    墨子夜搖頭笑道:“我不是說你年紀長大了,我是說你那里長大了。”

    翠兒順著墨子夜視線低頭一瞥,頓時鬧了個大紅臉,羞惱道:“少爺,您又欺負翠兒。”

    墨子夜哈哈大笑:“還是回家好啊!”

    常玄撇了撇嘴,與這個品行不端的登徒浪子保持一定距離,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模樣。

    “怎么樣,我這個丫鬟水靈不?”墨子夜問常玄。

    “你想說什么?”常玄疑惑的看著墨子夜。

    “我不是你想的那樣啊!”墨子夜調戲自己丫鬟竟是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

    “……”

    常玄覺得不能以常人的思維來理解這小子行為。

    很快兩人來到墨家大廳,這里竟已坐了不少人,除了墨子夜的父母墨天明和李妍柔,墨家的高層也都在其中。

    “父親,母親,子夜給你們請安了!見過諸位叔叔、伯伯!”

    墨子夜朝首座上的父母叩拜下去,起身后又對眾人拜了拜。

    墨天明只是微笑點了點頭。李妍柔卻有些神情激動,走下來把他扶起來,好好看了看自己的兒子,嘴里念叨著:“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常玄卻發現這大廳的氣氛有些壓抑,看墨子夜想要介紹自己,對他搖了搖頭。

    墨子夜也瞧出不對,掃了一眼大廳,墨家的高層一個個愁眉苦臉的模樣,顯然有什么大事發生。

    這時,墨子夜的堂叔墨天元咳嗽了兩聲說道:“家主,汪家忽然搞出來的氣血丹已經壓制了咱們的氣血散,如今我們墨家在坊市中的人氣已經大為下跌,如果沒有對策,只怕以后難以在麓山城立足。”

    汪家和墨家是麓山城最大的兩個家族,明爭暗斗多少年了,尤其是在藥材生意上。

    因為麓山城靠近莽荒山脈,不少傭兵或者宗門弟子都會進山獵殺兇獸,出行之前好的療傷藥自然是必備之物。

    本來兩家手下藥師的水平都差不多,可前些日子汪家不知從哪請了個高人,能煉制出氣血丹,比墨家的氣血散功效要大上很多。

    如今汪家藥材鋪門庭若市,而墨家幾乎無人問津。這對墨家來說著實事件不小的打擊。

    墨天明皺了皺眉頭,沉聲問道:“不知二弟有什么主意?”

    墨天元心中早有定計,沉吟道:“如今只能重金聘用煉丹師,小弟跟麓山城煉藥師公會的陳長老見過幾面,可以去問問他有沒有合適的人選。”

    藥師和煉丹師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藥師是為普通人看病的醫師,懂得岐黃之術,配制氣血散還可以,要說煉制氣血丹卻是做不到。

    墨子夜對于家族的生意沒什么興趣,聽了也只覺得頭大,反正已經請完安了,雙手背在身后,對常玄擺著手,偷偷的溜出了大廳。
  http://www.wjffjs.tw/txt/101851/2524885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