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初談心事

    “王爺有心事?”謝扶搖踟躇著開口。

    “太子被抓了,在紅玉樓和他的黨羽被金羽衛抓了個正著。”衛景曜面色如水,平淡的陳述著事實。

    謝扶搖有些疑惑,按理說這應該是好事才對,為何衛景曜會滿臉愁容,直覺告訴自己這一切應該和太子的事有關。

    “臣女應該恭喜王爺,在奪嫡之路上更近了一步。”

    “可是本王卻高興不起來。”衛景曜苦笑道。

    黑暗中謝扶搖看不清他的容貌,唯一能看到的只有那顆璀璨如寒星的眸子,帶著凜冽而不可侵犯的氣息。

    “為何,因為那所謂的兄弟之情嗎?”謝扶搖對上了衛景曜的眼神,眸子里是淡然和通透。

    “本王只是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對不對!”衛景曜微微搖頭,吐了口氣。

    自己和太子從來都是逢場作戲罷了,就算太子失了儲君之位也不會怎么樣,有皇后在,他依然能做一個閑散王爺。

    “那王爺為什么會有這樣的困惑?”

    謝扶搖的問題正是衛景曜心中的疑惑,為什么會難受,自己也說不清,只感覺一種莫名的情緒在心底盤旋縈繞。

    “如果不是本王,太子現在還應該安安穩穩的坐在儲君的位子上,因為我才讓這一切走向了不同的軌跡。”

    衛景曜喉嚨中發出的聲音干澀而又顫抖,他緩緩地將自己心中的感受敘述了出來。

    “王爺無須自責,太子性情乖張,殘暴不仁,這是他自身的問題,就算沒有王爺,還會有其他人,只要太子一日不改,周圍潛在的危險便不會消退。”

    謝扶搖出言安慰,她大概有點明白衛景曜的惆悵了。

    “拉太子下馬,就能找到更適合的人成為儲君嗎。”衛景曜漸漸打開了心扉。

    “現在水患剛退,民不聊生,如若儲君之位空懸,一定會引起社會動蕩,動搖國之根本。”

    謝扶搖有些驚訝,她沒想到衛景曜竟然會思考這些。

    上輩子自己被情愛沖昏了頭腦,也不管衛崢是不是適合當一國之君,只是為著自己的喜好,幫他拉下了一個又一個皇子。

    這一世,自己為復仇而生,為了報復衛崢,而選擇了各方面都還不錯的衛景曜。

    以天下為局,以皇子為棋,來完成所謂的復仇計劃,卻沒有想過,這些變數對于百姓和國家而言意味著什么。

    “王爺會是一個好的儲君。”謝扶搖展開了笑容,這么多皇子中大概只有他會思考這個問題吧。

    “是嗎?本王都沒有這個自信,謝姑娘但是對我難得信任。”

    衛景曜扯了扯嘴角,笑的牽強,他深吸了一口氣,用著略帶蒼涼聲音道,“或許本王會成為下一個太子。”

    “不會,你和衛玦不是一類人,王爺生性純良,心懷天下,一定會成為一個好太子,一個好的君主。”

    謝扶搖目光堅定,他有著其他皇子所沒有的那份悲憫之心,所以衛景曜注定是不同的。

    衛崢救自己是為了謀求算計,只因能給他帶來利益,而衛景曜不同,他救人只是因為他的善心。

    “本王知道自己不應該想這些有的沒的,應該專注一致去爭奪太子之位,可是那些無家可歸的災民,本王忍不住質問自己。”

    衛景曜舒了一口氣,把憋在心里的話都說了出來,就暢快多了。

    在奪嫡這條路上走了太久,以至于自己都不知道為何前進了。

    為了心中凌云之志,也為了天下百姓,這條路無論再難,也會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王爺,如果之前你問我這個問題,或許我還會猶豫,可是王爺今日所言,讓臣女知道,自己選擇沒有錯。”

    謝扶搖起身從旁邊拿起了一盞替換的蠟燭,燭火漸漸驅散了陰霾,房間變得明朗起來。

    在燭火的映襯下,衛景曜的面容逐漸清晰,清亮的眸子中似有萬千璀璨光華。

    皇宮。

    夜色將明,太子被外面細細碎碎的聲響給吵醒了,本就做了一個噩夢,現在越發煩躁了。

    殿中沒有人前來掌燈,到處都是幽黑一片,只有門口那一盞燈火,帶來了一小出光亮。

    隨著燈火漸漸臨近,太子才看清楚了眼前的面容。

    “殿下,皇上召見。”常公公還是賠著一張笑臉,跪坐在太子身邊。

    “父皇召見我可有沒有說什么!” 太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心中著急道。

    “這個老奴就不知道了,這陛下的心思,我這個奴才的怎么敢猜,您呀,還是快去吧,別讓陛下等急了。”常公公一臉為難。

    太子的眼眸中一片灰暗,任由常公公將自己扶起。

    常公公一直跟隨在父王身邊,有什么事,他最清楚不過了,如今他不說,顯然不是什么好事。

    去往重華殿的道路并不遙遠,太子卻感覺,自己像是走了好久,一路的忐忑和不安,折磨著自己的內心。

    望著前方燈火通明的重華殿,太子卻感覺自己的腿像是重了千斤,怎么也邁不動了。

    “殿下,老奴就不進去了。”常公公站在原地沒有再動,太子點了點頭,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的。

    “兒臣給父皇請安。”看到龍椅上那么明黃色的身影,太子直直的跪倒在了地上。

    “起來吧。”

    皇上沉默了良久,久到太子甚至都以為皇上不會再開口搭理自己。

    “父皇,兒臣是被冤枉的,兒臣沒有結黨營私,兒臣召集大臣在紅玉樓里,只是……只是為了……”

    “為了商量一個對策,保全你的太子之位。”皇上的聲音沉如洪鐘。

    “兒臣該死,兒臣……”太子頭腦一片混亂,撲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好像自己怎么解釋好像都是錯的。

    “你是朕從小看著長大的,從你一生下來,就是當朝儲君,朕教你養你了整整二十年,就是為了讓你明白如何為君,可是你呢,你都做了些什么!”

    皇上滿含失望與悲憤的聲音,在空曠巍峨的重華殿中陣陣回響。

    “名為治理水患,實則玩劣不堪,絲毫沒有將百姓的疾苦放在心上,你讓朕將來如何把江山交給你,你以為有了那石碑預言你就真的能坐上龍椅嗎!”
  http://www.wjffjs.tw/txt/103424/277273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