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瀟瀟無情煙雨空 >第二十七章 中毒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十七章 中毒

    王潼涵只覺得后面有人來了,轉過頭不禁心跳加速。

    云西嵐看也沒有看王潼涵一眼,雙眼就是緊緊地盯著床上昏睡過去的王子塵。第一天見到他的時候還覺得他看上去神采奕奕的,不知道為何竟然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云西嵐給周知意使了一個眼色,周知意明白了母親的意思,悄悄走到王潼涵身邊,在他耳邊道,“元瞻伯伯,可否讓阿娘單獨和子塵哥哥待一會兒?”

    王潼涵眼神還在閃爍,聽到了這句話便點了點頭,喚著屋里的其他人,都退了出去。周知意輕輕關起了門,只留下屋內昏睡的王子塵和一臉擔憂的云西嵐。

    “塵兒。”云西嵐坐到了王子塵的身邊,握住了他的,手掌傳來了透心的冰涼。只是王子塵聽不見邊上的人的叫喚,他有些昏昏的仿佛失去了知覺一般。“你怎么會這樣呢?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沒有好好照顧你?我不該走的.....塵兒都怪嵐姨,都怪我.....”云西嵐不知怎的眼淚就不爭氣地流了下來,弄濕了早晨擦上的胭脂粉,臉龐上迅速留下了一條淚痕。

    王子塵還是沒有什么動靜。云西嵐握住他的手,只希望自己的體溫能夠溫暖他。“塵兒,會沒事的,阿姐一定在天上保佑你呢。會沒事的.....不能有事,不能有.....”云西嵐抽泣著。她的內心是全部對自己的責怪。這是阿姐留下來的唯一的孩子啊!雖然他們一直都在瞞著他,雖然她也跟著他們一起瞞著他,怕他卷入當年那些是是非非中。可是......這是阿姐唯一的血肉,她是他最親的家人了,本該是她護著他的。可是她卻服從了他們的安排,把他交給了王潼涵那個禽獸,自己去了南城,一去就是八年......

    王子塵微微有了些動靜,云西嵐大喜,趕忙擦去了眼淚,摸摸他的額頭。雖然還是有些燒,但是比她剛進來的時候仿佛已經好很多了。

    王子塵緩緩睜開了眼睛,但是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他本以為睜開眼第一眼看到的會是自己的侍女,像往常每次發病一樣。但是他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嵐姨,不知怎的他好像在她臉上看到了些許余淚。王子塵心里有些疑惑,但是他實在是沒有力氣想這些,微微張了張嘴,有些歉意地露出了一個嘴形,卻沒有聲音傳出,“嵐姨”。

    云西嵐看見王子塵醒了,溫和地笑,道,“塵兒別動,你現在還很虛弱。我去叫你爹進來。”

    ##########

    王潼涵從兒子的房間里走了出來以后走到了府里的墻角。墻角前立了一個人,像是等待他多時。

    “解藥呢?”王潼涵的語氣充滿著威脅。

    “大人與師父約定好的難道還能單方毀約?拿傾月換解藥。”墻角前的人卻仿佛不著急一般。

    “我助你們找傾月已經兩年。如今也未見傾月,如何怪我?我護著你兩年,至少你該給我解藥。”王潼涵道,雙眼放出了凜冽的光。

    只是墻角邊的人倒是不這么著急,反倒微微一笑,“大人以為,如果沒有我,少爺能每每病發卻不致命?”

    “告訴你師父,如果塵兒出了什么意外,別說找什么傾月,就是你,也得為塵兒陪葬。”王潼涵惡狠狠地丟下了一句話后就轉身離開。

    他走了良久后,原本還微笑著的墻角的人不知不覺閉上了眼睛,蹲了下來,用自己的胳膊包裹住了自己的頭。

    #########

    云西嵐走出了房間,終于抬起了頭看了一眼王潼涵,“我警告你。塵兒不得有事。”

    王潼涵心里仿佛被針這里一下一般的疼痛,但是也只能笑笑說,“一定。”

    王潼涵走進了房間,王子塵已經稍微清醒了很多。

    王子塵有些疲憊。這個奇怪的病是從他十歲的那年開始的。一開始他也沒有在意,就是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容易染上風寒,王潼涵也以為是因為周宥岐去了南城,少了一個能和他一起習武玩耍的人,兒子的體質變差了。可是隨著年齡的增加,他的病越來越嚴重了,已經不再是風寒的癥狀,而是突然冰冷至極,又突然仿佛被火灼燒一般。

    王潼涵這才開始把這件事放到了心上,開始每次王子塵發病的時候都特別緊張。

    但是在全京城所有的名醫都來為這位赫赫有名的王家少爺診斷后露出疑惑的表情后,王潼涵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眉毛越皺越深,從此再也沒有大夫踏入過王家的大門。

    此刻王子塵看見父親走到了自己的床邊坐下。父親多了些蒼老的氣息,作為京城第一大世家的家主,他不僅僅要照顧家里的事情,更要照顧整個京城的事情。本來作為王家的獨子,王子塵也身負這種重擔,但是他的身體時常要吃不消,王潼涵便也沒有太讓他插手這些繁瑣的事情,只是時不時的慢慢培養他繼承家主位子的能力。

    “塵兒,沒事的,爹在。”王潼涵溫和地笑了笑,慈愛的給王子塵蓋好了被子。

    王子塵只覺得自己的眼眶有些發紅。

    王潼涵喚進了小紅,讓她去煮些黃芪枸杞水來給王子塵喝,盡管不能完全地根除王子塵奇怪的病,但是好歹能讓王子塵稍微緩解一些。

    “嵐姨剛剛來了。”王子塵不知道父親和云西嵐已經見過了,只是喉嚨干澀地說了一句。

    “嗯。你嵐姨一直都是最擔心你的。”王潼涵道。

    “她好像哭了。”王子塵把被子向上拉了拉,盡量讓自己的身體不要暴露在空氣里。

    王潼涵愣了一下,但是沒有說話。王子塵看著父親每次提起嵐姨他都好像有很多話卻又一言不發,心下不禁有些疑惑。心里多了些思緒,王子塵不禁咳了起來,索性的是沒有痰也不再有血。

    王潼涵見兒子咳嗽不禁又露出了關懷的神色,正巧小紅走了進來,手里捧著一碗黃芪水。

    “我來吧。”王潼涵平靜地從小紅手里接過了黃芪水,一勺一勺地喂兒子。

    ###########

    “世子!不好了!西境大軍來了!”帳營里傳來一聲驚呼。
  http://www.wjffjs.tw/txt/109211/2772735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