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俠士是怎么煉成的 >第26章 緊要關頭虎爪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26章 緊要關頭虎爪出

    “那么,現在進行……他們叫什么名字來著?”百虎院的長老,雖然多少有些抱怨,掌門擅自加戲,不過作為司儀,還是打算讓一切順利進行。奈何要念那兩人的名字時,忘記他們叫什么了。

    “左邊的是馬京,右邊的叫李翎……”王曦當即來到他的耳邊,低聲說道。

    “哦哦……那么,現在進行馬京和李翎,與陳銘和楊熊的比斗。你們可以自行挑選對手,比斗的規則是一對一。勝負的條件,是一方失去繼續戰斗的能力。好了,你們可以自行挑選對手了。”百虎院長老緩緩宣布道。

    一開始馬京和李翎自然都選擇陳銘,可這樣當然不行,最后干脆拋硬幣決定。李翎最后對上了陳銘,而馬京對上了楊熊。

    “那么,開始吧!”看到雙方各就各位,百虎院的長老當即宣布。

    之前的考核已經耽誤了各個長老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所以這場比試自然也能慢慢的來。再說那么多人看著,同時進行倒也沒什么。

    四人主要的武藝都是虎形拳,換言之招數和套路其實都一樣,關鍵是看誰更純熟,其實更多是看誰懂得變通。

    虎形拳有三十多個變招,這可不是一蹴而就,是經過五虎門近兩百年的時間,弟子一點點添加上去,然后經過測試核準之后,才寫入虎形拳變招之中的。

    于是問題就來了:既然別人能夠變招,那為什么他們四個不能變招?!

    武藝這個東西,可不是‘繼承’就算的。初學者依靠模仿完成前期的累積,但要成為真正的武者,還要靠后天自己的努力。一個出色的武者,首先要學會‘發揚’。

    “楊熊似乎已經找到自己的路子……”戒律院長老,看向場中。楊熊這邊,他完全放棄了虎形拳里面規避躲閃的技巧,依靠自身素質硬抗對方的進攻,只是重點護住自身的要害,然后給予反擊。

    他的力氣比同年齡的人要大,甚至比一些十三四歲的孩子還要大。又泡了一個月的藥浴,后續也在努力打熬筋骨。

    “你怎么完全不躲閃?”馬京越打越驚,自己的進攻,楊熊有時候根本不躲避,但是挨了一招之后,一個反擊能把他打得七葷八素的。

    “你輸了,我就告訴你……”楊熊嘴角微微抬起,繼續朝著馬京殺過去。

    為什么不躲避?因為他不擅長躲避啊!真正學會虎形拳的時間,來來去去也就十幾天,能記住多少招數?最后陳銘索性給他出個主意,讓他干脆專門修行進攻的手段,反正他的反應能力,學會躲避的招數也未必躲得開。

    “那豈非真的成了一頭熊了?”當時楊熊這樣抱怨過。

    “換個思路!”陳銘反駁道,“我能把虎形拳練成貓形拳,你為什么不能走出自己的路子?再說老虎那么多的品種,你就不能把自己想象是上古巨虎或者劍齒虎么?!”

    “哦哦!”那么一說,楊熊似乎明白,思想豁然開朗。

    另外一邊,李翎和陳銘卻是打得難解難分。李翎的天賦的確不錯,虎形拳學得非常純熟,關鍵是也懂得靈活變通,走的也是敏捷的路線。

    好在陳銘的身體素質,經過一個月的藥浴,可相當于別人半年的苦練。李翎本身沒有下苦功夫打熬身體,結果兩人的差距就變得明顯起來。十多招下來,居然已經是陳銘隱隱占據上風!

    “孩子到底是孩子……”長老看著下面的四人,搖了搖頭。

    “所以沒必要那么強求。”蕭閆笑了笑,換了他們這些成名的武者,真正戰斗最多三招內,就可以擊敗對方。戰斗又不是賣藝耍帥,自然是越快擊敗對手越好。至于弱于自己太多的對手,還非要打那么長的時間,那就是貓戲老鼠,有傷武德了。

    若對手是偏門邪門的弟子,說不得對方還會趁松懈的時候,來上一招,然后反殺。

    話音剛落,李翎卻是突然變招,一記飛踢過去。陳銘有些詫異,下意識回避,卻不想對方突然來上第二腳,第三腳,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將其擊飛出去。

    落地之后,李翎已經換了起手的姿勢,雙腳小碎步左右移動,隨時做好進攻的姿態。

    “你還會其他的武藝?”陳銘緩緩站起來,看向李翎。

    “入門前,我在跆拳道館學習了三年!”李翎得意一笑,“三年下來,我已經沒什么好學的,所以在知道江湖的存在之后,央求了家里好久,才把我送來這里。”

    隨即看向觀眾席,主要是看向長老和掌門,說道:“我從小就天資聰穎,什么東西都是一學就會。若能成為外門弟子,那絕對能夠把五虎門發揚光大!各位,要不要改變主意,現在還來得及!”

    “呵……”蕭閆淡淡一笑,沒有說話。學無可學?來華夏傳藝的外來道場,幾乎不會把真正的武藝傳授下去。甚至一些核心招數也是改得面目全非,目的是不讓‘外人’學去。

    百日筑基之法不會傳授,殺招也不會傳授,教授最多的,就是‘本門武藝遠勝華夏各門各派’的理念,挑動門內弟子到處惹事情。

    別的不說,就說李翎入門這七個月,虎形拳的熟練度還不如陳銘三個月高,同時對門內的訓練任務,也是敷衍了事。基礎不好好去打,只想著走捷徑變強。如此就能看出,在那三年里,他都接受了怎么樣的思想灌輸。

    當然,所謂的武館政府已經取締,也就是說,實際上現在華夏本土各大所謂的‘武館’,都是興趣班一樣的性質。不少開設者本身,都是學藝歸來的再傳弟子,甚至三傳弟子,武道思想出現偏差也不奇怪。

    “就你這學了幾手三腳貓功夫的家伙,也好意思說,能把五虎門發揚光大?”陳銘緩緩站起,“剛才若非占據偷襲的便宜,那花哨的踢擊根本打不到我。”

    話雖如此,那三連踢可是夠快夠狠,否則他也不會完全擋不下來。

    “這是比斗,又不是切磋,打贏才是關鍵!”李翎卻是不以為然,“你若有本事,也可以用虎形拳以外的手段對付我!”

    “這可你說的……”陳銘笑了笑,然后一個虎躍山澗朝著李翎鋪了過去。

    “哈,到頭來還不是虎形拳!”李翎一笑,當即施展出踢擊進行應對。脫胎于花郎道,逐漸融入跆跟和手搏。近代更是融入空手道的理念,逐漸發展起來的,便是跆拳道。

    李翎這一腳,正是沖著陳銘的顏面過去,就這一招的剛猛程度,一腳下來可不了得。大家都覺得陳銘要遭的時候,后者一個蜷縮翻滾避開,隨即雙手呈爪狀,一爪抓出……
  http://www.wjffjs.tw/txt/109710/277265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