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俠士是怎么煉成的 >第56章 貿然嘗試受內傷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56章 貿然嘗試受內傷

    第二天晚上,陳銘嘗試在宿舍里面,把《龜息法》融入到吐納法里面,龜息法的原理和養生太極的呼吸法門類似,但效果更為極端。與鐵老給出的呼吸頻率,可以說是兩極分化的存在。

    “噗哇!”于是不出所料的是,他被體內的內力猛地沖擊了五臟六腑,形成了內傷。隨即覺得舌頭根處一甜,噴出一口鮮血。

    “阿銘!”楊熊連忙上前,把他從藥浴里面拉出來,上一次沖穴,都只是震暈過去,這次沒有嘗試沖穴,只是融入新的呼吸法門,反應居然那么強烈?!

    “沒事……大概……”陳銘好不容易緩過勁來,因為呼吸紊亂,內力得不到補充,于是慢慢逸散出去,他說話的時候,體內已經沒有內力的痕跡。至少,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二次傷害。

    深呼吸了幾次,他這才感慨起來:“真好奇,那些武俠小說里面,最初創造出內力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個時代沒有科學,沒有各種計量儀器,為什么可以把內力創造出來?

    “你是不是陷得太深了?”楊熊沒好氣的說道,“都說以前根本沒有內力這玩意,那些武俠大師,包括金老爺子,作品里面其實根本沒有介紹真正的行氣法門不是么?最多算是狂想,沒有任何實際操作,純粹對內功的狂想!”

    “你說,若是有朝一日,我們把那些武俠小說里面的武功和內功創造出來……”陳銘饒有興致的說道。

    “得了吧!”楊熊搖了搖頭,“就一個《基礎吐納法》,你都差點出問題了!”

    “不不不,失敗也是一種重要的經驗!”陳銘回道,“你猜猜我之前有什么感覺?”

    “有什么感覺?還能有什么感覺?看看地上那一灘,看著我都覺得疼……”楊熊指了指地上那一灘東西,沒好氣的說道。

    “那你知道我為什么會這樣?”陳銘笑吟吟的說道,他其實還真有點小激動。

    “說來聽聽,根據你回答的內容,我決定要不要揍你一頓。”楊熊沒好氣的回道。

    “我通過鐵老給出的呼吸頻率,借助藥浴,在中丹田形成內力,然后輔助龜息法的理念,降低體內的消耗。最后的感覺……大概就是體內成了一個牢籠,封住了內力的所有出路。內力無法逸散,但卻在不斷壯大……于是它不滿足于被束縛在我體內,開始沖擊我的身體……”陳銘回憶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這不是當然的么?鐵老都說了,經過藥浴和呼吸法門創造出來的內力太猛,而彭師伯也說了,我們的體質,還不足以馴服內力!”楊熊都不知道怎么說陳銘好一些。

    自從得到鐵老的資料后,他仿佛入了魔一樣,對內力的研究充滿好奇。這玩意,就算是博士出身的彭燁,都沒有能完全吃透,他們兩個十二歲的小屁孩能做什么?

    “籠子雖然不堅固,但籠子的確已經形成!”陳銘卻直接反駁道,“馬匹的引進,馬匹的限制已經做到,剩下就是引導和馴服,也就是說還要引入兩個步驟!”

    “你從哪里知道這種東西的?莫非是鐵老的……”楊熊有些詫異,下意識想到鐵老的資料,說到一半立刻閉嘴,他擔心別人聽到。

    “不是,我只是根據馴馬的過程來考量。”陳銘回道,“首先我們得有馬,哪怕是一匹野馬,否則馴馬就無從說起;有了馬匹,我們還要限制住它,避免它逃走,所以韁繩甚至是雙腳去夾住它的腹部都好;馬匹一開始體力足,所以它的野性和自尊不允許被馴服,于是我們需要消耗它的體力,消耗到一定程度之后,馴服它,讓它成為一匹家馬!”

    畢竟現階段的內力不是自發形成的家馬,而是從藥浴和呼吸法雙重刺激下產生的野馬。所以如何馴化這股狂暴的內力,才是關鍵。否則只能先把體質提升上去,讓自身的生物能充盈到一定程度,然后再輔助呼吸法,創造出家馬。

    家馬肯定比野馬要容易馴服,但以兩人的體質,沒有三五年的,估計達不到那個程度。陳銘不相等到家馬誕生的那一天,所以他只能冒險去馴服野馬。

    “內力可不是真的馬!”楊熊嘆了口氣。

    “馴化的原理,其實都是差不多的。”陳銘反駁道,關鍵不嘗試,永遠沒有結果。就如同鐵老所言,把失敗的道路全部走完,那正確的路也會出現在自己面前。

    “先不說那些!”楊熊指了指陳銘,“穿好衣服,跟我去衛生服務中心!”

    “我真的沒事……”陳銘反駁,但還是乖乖穿好衣服,畢竟有礙觀瞻。

    “都噴血了你說沒事?”楊熊直接拽著他過去。

    “內傷!練功雖然努力沒錯,但拼命也是不好的……我給你開點溫補的藥方,你過去抓藥,最好一天內不要練功。”到了那邊,值守的醫生檢查了一下,就已經了然。類似這樣的情況,門派里面沒少發生。

    主要是修煉虎威霸體什么的,沒錢買內服溫補藥,結果硬撐把自己熬成內傷。嚴格來說,虎爪功和虎尾剪,同樣會有這樣的情況。

    外功這玩意容易練,日積月累就行。但代價也很明顯,那就是費藥。沒有足夠的滋補溫養,固本培元的藥物輔助,內傷暗傷絕對是一大堆的。

    “聽到沒有!”離開服務中心,楊熊少不得調侃起來。

    “是是是……”陳銘還能說什么,醫生剛才都說了,內傷這玩意不好好療養,會直接惡化,惡化到一定程度,內出血姑且不說,內臟衰竭才重要。

    醫學上常說的傷肝,腎虛,其實也算是內傷的一種。他剛才修煉,內力沖擊五臟六腑導致損傷,說是內傷還真沒有錯。

    “現在可好……一天不能練武……”陳銘嘆了口氣。

    “都這樣了,你還好意思說正好。”楊熊直接吐槽起來。

    “不不不,的確是正好!”陳銘回道,“我正好打算抽出時間看看書,你知道的,之前一直在鍛煉,所以都沒時間好好看書……說不得條件允許,我打算預習一下初二的課程。”

    “所以說,你這是在向我炫耀是吧?”楊熊笑罵道。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陳銘有點疑惑,這怎么就是在炫耀了?愛學習有錯么?!
  http://www.wjffjs.tw/txt/109710/279167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