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俠士是怎么煉成的 >第84章 嘗試挑戰同齡人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84章 嘗試挑戰同齡人

    “最近因為某些原因,稍微研究了一下,說真的,鉆研程度比虎爪功還要高一些……”陳銘頗為無奈的說道。他的吐納法,若是不融入太極的理念,根本實現不了。

    “師兄不好好鉆研門派核心武學,真的好么?”話說當頭,張麟已經再次撲了過來。

    “話說,你最近都是在練輕功嗎?”陳銘不過剛剛調整身形,對方已經來到面前。連還手余地都沒有,只能被動招架。

    “十歲才能正式修煉虎尾剪,普通招式又已經掌握,不多學點別的太浪費時間了。”張麟連續三腿出來,邊打邊說。自然,這三腳都被陳銘擋了下來。

    不過,也僅僅是擋下來,想要還擊太難,對方出腿速度太快。

    “被動防御可是贏不了我的,師兄!還是說,你這是在打算練霸體?”張麟隨即變招,從上三路轉移到下三路。

    他主修的武術是虎尾剪,同時把卡波耶拉融入其中,甚至為此改良了虎形拳。到現在,雙腿變換自若,忽上忽下,迅猛無比,而且很難防御。

    所以他想不明白!為什么,為什么陳銘,居然都把他的招式擋了下來!?

    為什么?因為他的動作,在陳銘看來,還有些慢!身體素質的提升,連帶著神經都有所提升。于是動態視覺,還有反射神經都有了提升,幅度不大,但好歹已經提升了大半個月以上!張麟的缺點,就是他今年只有九歲,與陳銘相差了四歲!

    就算雙腿踢出再快,最后還是瞞不過他的雙眼。他沒有主動反擊,就是等著對方急躁。

    果然,在進攻無果的情況下,張麟有些急躁,到底是九歲的孩子。他迅速變招,打算用更刁鉆的角度來進攻,結果在變招的時候,出現了大概一到兩秒左右的破綻。

    “糟糕!”張麟在看到陳銘的手,朝著他抓過來的時候,就意識到要糟糕。

    不出所料,陳銘扣住他的關節,然后朝著他襠下抓去,同時問了句:“認不認輸?”

    “認輸,我認輸!”張麟當即選擇認輸,真給陳銘抓過去,那就算沒出事,也得痛上一段時間。男人在面對這個要害的時候,實在沒辦法淡定。

    “勝者,陳銘……”作為裁判的內門弟子說完,便別過頭去,再看下去估計會笑出來。

    “師兄,你不厚道啊!”陳銘松開手之后,張麟還是下意識捂住襠部抱怨道。

    “真的和別人打起來,首先進攻要害,這是基本中的基本。”陳銘回道,所以說正統武學和運動武學的差別就在這里。在正統武學里面,就有大量專門針對要害的招數。

    比如說聽到最多的《太祖長拳》,錘里面就有一招叫做‘黑狗打襠’的招數。更別說羅漢拳里面,直接就有一招名為‘黑虎掏心’。

    武功是弱者戰勝強者的技巧,是高效率的戰斗技巧,就說最初張麟那三腳,直接朝著他咽喉,眼睛和胸口過去,同樣是一點情面都沒有留。

    “好吧……”張麟嘆了口氣,“這次是師兄贏了,而且我贏得心服口服!”

    第一次比斗,陳銘完全是仗著年紀大欺負人,他心里不服。于是第二次小心對付,最終險勝,總覺得還有些糾結。第三次卻是堂堂正正被擊敗,不服氣都不行……

    “師兄的進步速度太快了,明明一個月而已,卻比上個月進步了那么多……”張麟也不由得抱怨起來,“繼續下去,估計都不知道要被你甩到什么地方去。”

    “我大你四歲,而且虎爪功繼續練下去,肯定能夠達到第一重。到時候再對上你,你就更加吃虧。但在同齡人里面,我估計還是墊底的存在,所以我沒什么好驕傲的。”陳銘搖了搖頭,打贏一個九歲的師弟,的確沒什么好值得驕傲的。

    尤其是現在,連擂臺積分都沒有,可以說之前那場完全是白費力氣。唯一的收獲,就是確認了,自己的實力,又有了明顯提升這點。

    “那接下來,可否與我打一場?”另外一個十歲的孩子出列,挑戰陳銘。

    “好啊!”陳銘是來者不拒,演武擂臺其實就是這樣,挑戰越多,領悟越大。

    有人不搞花哨的改良,把一招一式磨練到盡善盡美的地步;有些人加入了別的武學技巧,不斷改良自己的武學……他們的經驗,他們的理念,都會在擂臺上,與自己不斷碰撞,然后產生更多奇思妙想出來。

    五場下來,陳銘贏了三場,都是十來歲的內外門弟子。贏得還算勉強,而且年齡差了兩三歲,多少還有些以大欺小的感覺,不過至少沒有了前兩次演武,那種僥幸獲勝的感覺。

    “陳銘,贏得三場擂臺,月例翻倍,取消本月義務任務!”裁判正式宣布道。

    “總算……”陳銘聞言,嘴角微微抬起。說真的,連贏三場的實際利益,對他來說已經有些雞肋,畢竟銀行卡里面,還有六百萬在里面。

    當然,后續寄了十萬回去給老村長,同時又捐了五十萬給村子里的學校。然而五百四十萬,對他來說依然是天價。

    楊熊也問過,要不要買個地皮建一座小樓房什么的,這樣說不定可以順帶把書房和練功房給建設起來。這個他也在糾結,畢竟一塊一百平方米的地皮,外加建筑費用,沒有十來萬都搞不定。十來萬在如今這個世道,其實已經算是巨款了。

    “還打算繼續嗎?”楊熊走了過來詢問,他嘗試去打了幾場,贏了兩場,正打算找人再打一場看看。只要能再贏一場,那么他也打算減少一個門派任務。

    “嗯,不過不打算挑戰,年齡比我低的弟子了……”陳銘想了想。

    “別說年長的,同年齡的,你我能是對手?”楊熊覺得陳銘根本是在開玩笑。

    十歲開始,不考慮武器派系的弟子,內外門弟子,都開始正式修煉核心武學。十二歲,一般都已經達到一重境界,核心武功算是正式入了門。而他們兩個,現在都還沒有入門。

    “所以想要挑戰看看,反正我也沒什么損失……”陳銘回道。

    “要不先和我打一場看看?雖然我是耍槍的……”這個時候,走來一個手持長槍的弟子,“我叫任天行,五虎門外門弟子,主修虎膽破軍槍,今年十三歲!”

    “用長槍的啊……好啊,我們來比一場看看!”陳銘當即點頭,他之前找的,都是近戰肉搏類的弟子,器械類的還沒有對戰過。

    “事先說明,我可能會用到暗器,你是否要準備一下?”任天行詢問。

    “我還沒有深入鉆研過暗器,就不獻丑了。”陳銘搖了搖頭。
  http://www.wjffjs.tw/txt/109710/282346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