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俠士是怎么煉成的 >第5章 社會價值的起點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5章 社會價值的起點

    “摸底考試,那么重要嗎?”陳銘聞言,想到肖遙的那番話,下意識問了句。

    “重要嗎?重要,而且很重要!”蕭彧回道,“這個學期你的價值,甚至你這三年的價值,都從這一次摸底考試開始……”

    “人的價值,通過一次摸底考試來決定?”陳銘皺了皺眉頭。

    “人的價值,當然不能只依靠幾張薄薄的試卷來決定。但扣除這樣,如何直觀的反映出,你的價值?考試只是你價值的參考,但大部分人都認為,這就是你現階段的價值,看得見,摸得到的。”蕭彧回道,“學校不會在乎你豐富的想象力和被埋沒的才能,或者說,這個社會只會看你,實際創造過多少價值,現階段有多大的能耐!”

    “所以學校就是社會的縮影,對吧?”陳銘回了句。

    “你能明白這點,那就最好。”蕭彧停頓了五秒鐘,然后才回答道,“兩年前,我若是能明白這個道理,現在我也不會那么辛苦了。”

    “師兄這兩年,過得都很辛苦嗎?”陳銘試著問了句。

    “這個……我說不準,我到底是辛苦,還是不辛苦。”蕭彧回道,“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很懊悔,但沒用,這個世界不相信眼淚,也沒有后悔的機會……”

    “我明白了,多謝師兄指教。”陳銘回道。

    “都是同門,沒必要那么客氣……”蕭彧說完猶豫了一下,補充了句,“今天下午你做的是……很給我們五虎門漲面子,謝謝!但,請務必以學業為重!”

    “我是五虎門弟子,維護門派是分內的事情。”陳銘回道,沒想到消息傳遞那么快,下午的事情,蕭彧居然已經收到了消息。

    也是,學校就那么大,發生一些什么事情,很快就能知道。

    晚自習,陳銘也只是默默來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打開書本開始學習。兩節課的時間,自行安排學習,隨便學習什么都行,甚至看無關緊要的書籍也可以。只是不許來回走動,不許交頭接耳,不許大聲喧嘩……說到底,就是吵到別人學習。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安靜而壓抑,把所有的同學集中在一個教室里面,打著‘自習’的名義,把大家分割成個體。摻雜在整體之中的個體,給人一種自相矛盾的感覺。

    “鈴鈴……”下課鈴響起,當監督的老師離開,壓抑的氣氛消失了。

    整個教室變得嘈雜起來,各種動靜都有,仿佛在這一瞬間,一切都活了過來一樣。同學們交頭接耳,果然不知不覺,‘朋友’這種關系,已經開始陸續確立起來。

    “準備得怎么樣了?”韋寧,蘇瑞和肖遙湊了過來。

    “準備?哦,明天的摸底考試?說起來……你們的學長,應該也都給你們提醒了吧?”陳銘很快反應過來,然后反問了句。

    “提醒?不需要提醒……”肖遙搖了搖頭,“我們三個都是從初中直升上來的,這里什么情況,基本都清楚。”

    “也是,難怪我說從進來這個教室開始,就有種若有若無的疏遠感。”陳銘自嘲道。

    “大家來到這個班之前,其實多少都會有些陌生。”蘇瑞笑了笑,“不過你這兩天,其實也沒有主動找人搭話,不是么?”

    “我并不否認,只是我不是那種擅長主動搭話的類型。”陳銘回道,以前在門里也是那樣,基本上都是別人主動和他搭話。

    “話雖如此……”肖遙回道,“也有句老話‘多一個朋友多條路’,對吧?”

    “大概,是這樣吧。”陳銘點頭,一副虛心受教,下次還這樣的態度。畢竟多年養成的習慣,可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改變的。

    主要還是身份不同,沒打算和普通人扯上關系。畢竟誰也不保證,以后會不會連累到對方。甚至按照蕭乂的說法,基本上各門派的擇偶對象,也是以武林中人為主。

    轉眼上課鈴再次傳來,大家回到各自的座位,然后開始第二輪的自習。據說內宿生可以多自習一節課,不過到時候老師就會回去,到底是人數不多,吵鬧一些也沒什么。

    “打算留下來,上第三節自習不?”肖遙來到陳銘面前問道,至于韋寧和蘇瑞,兩人都是走讀生,第二節自習之后,就收拾東西回去了。

    “如果你留下來的話,那我留下來也沒什么。”陳銘回道,“你既然是從初中升上來的,那么明天的摸底考試,應該多少有些概念吧?比如出題類型和范圍……”

    “主要是一些初中的常見題型,不過涵蓋初中三年的課程。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啻于考了一場中考。”肖遙想了想,“大概,是這樣吧?畢竟,還沒有開始考。”

    想了想,補充道:“摸底考試的內容,其實也就是語數英,一天內考完。”

    “以前的摸底考試試卷,能弄到不?”陳銘追問道。

    “你不求教一下,你那些師兄看看?”肖遙沒有直接回答,只是問了句。

    “我也是剛剛,意識到這個問題。”陳銘看向肖遙,“我沒猜錯的話,你應該有。”

    “你猜對了!”肖遙回到抽屜里面,然后拿出三疊試卷,涵蓋了六年多的時間,每一年高一入學摸底考試,語數英三門課程的試卷,都在這里,“借你?”

    “稍微參考一下。”陳銘點頭。

    “也只能參考而已。”肖遙回道,“出題類型很隨意,沒有規律性,或許有里面的題目,但具體是哪道題不清楚,也有可能是變形了的題目。要背下來,可不容易。”

    “嗯,的確,那么多張,可不是一節課可以背下來的。”陳銘點頭。除非他能做到真正意義上的過目不忘,否則要在一節課的時間吃下這三疊試卷,也不輕松。

    “所以也有學長和我說過,還不如不要看,這樣心情放松一些,說不定能考出一個好成績。考試,主要還是小學六年,外加初中三年的累積。若是哪里追不上了,只能用額外的時間,去拼命追趕。”肖遙感慨道。

    “但同樣,站在最前面的那批人,也會用額外的時間,拉開和別人的距離。”陳銘翻看著試卷,隨口回了句。

    “這個社會不就是這樣么?”肖遙看著天花板,“優秀的永遠就那么一小撮。”

    “很諷刺。”陳銘回道,“其實從我們踏入小學校園那一刻,起點已經開始有差異了……”
  http://www.wjffjs.tw/txt/109710/2851606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