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答謝

    姜孟城本來是不想來的,這事對自己來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但是烏朵朵說材料都買了,還一直強調著,是為了答謝。

    要不說烏朵朵不會說話呢,你說一遍就好了,可以用別的方式讓姜孟城點頭,偏偏要一直強調是為了答謝姜孟城救命之恩,這就給姜孟城很不好的感覺了,一個是烏朵朵有點強人所難的意思,另外一個是烏朵朵很功利,又讓姜孟城懷疑起烏朵朵的用意來了,會不會是個想要攀高枝的女孩兒。

    要不是烏朵朵說話柔聲細氣的,姜孟城心里的憐香惜玉祟,姜孟城都不想理烏朵朵,而且,覺得烏朵朵好沒有誠意啊,一般請吃飯不都是在外面請嗎,誰會在家里請啊。姜孟城倒不是計較這么點小事,而是在這個以各種禮品為人情的社會,你還真就能從禮品的好壞來衡量一個人的真心了。最終,姜孟城倒是答應下來了。

    姜孟城答應了,烏朵朵就開始忙活了,第一樣就是先把冰箱填滿,西瓜拿出一顆來,切成兩半放進冰箱冰鎮,葡萄拿出一堆來,還有新鮮出來的梨子,也從另外一棵果樹上摘了好些,烏朵朵趁機給自己正名,多摘些水果,誰知道自己有多少呢,也放進冰箱里了,保鮮的放不下就放進冰凍的里去。

    然后,烏朵朵開始整理菜,正好之前的菜地到了收尾的時候,幾樣菜,烏朵朵都給收起來,然后把枯黃的菜根踩進地里,過一晚上,這些就能自動消失了。

    還有烏朵朵新種的那塊菜地,菜也成熟了,烏朵朵把各樣菜都摘下來,拔了一棵白蘿卜。這白蘿卜一樣是跟現實中的蘿卜大一圈,一顆就夠用了。

    烏朵朵把菜都收好,就開始洗菜,切菜,比如說白蘿卜需要切,等忙完了,烏朵朵才想起一件事,沒有買排骨熬高湯,壞了,這可是重要的問題啊。

    眼看著時間剩下不多了。烏朵朵立刻飛奔到樓下去買了一副排骨回來,加上白蘿卜,枸杞、空間水。用高壓鍋燉了。

    然后,烏朵朵才開始調麻醬,調好了麻醬,烏朵朵又開始仔細想細節,對。烏朵朵的菜空間里還有一些,因為怕時間不夠,剛剛烏朵朵只拿出了一半來,這會兒有時間,干脆把所有的菜都拿出來好了,要不萬一菜不夠呢。

    放哪里也是個問題。烏朵朵想了想,一會兒西瓜估計要吃,那還是先把西瓜拿出來吧。如果他要吃冰鎮的就吃冰鎮的,自己的話,其實吃常溫的就可以了。

    一番調整后,高湯也燉好了,烏朵朵開始在飯廳擺桌。把需要的菜一一的放上,羊肉片。烏朵朵打算等人來了再裝盤,否則不好吃了。

    小白看主人在忙活,也跟著在一旁瞎搗亂,主要是難得看見主人買肉啊,肉啊肉啊,小白都眼冒綠光了,沖著烏朵朵嗚嗚叫著。

    叫得烏朵朵都心軟了,終于醒悟過來一個事實,原來,小白也是要吃肉的!烏朵朵愧疚了,平常有了空間菜,自己又為了省錢,根本就沒有買過肉,頂多就是買點雞蛋,也忘了狗狗,尤其是藏獒這種狗狗,光吃素是不行滴!

    烏朵朵不禁給小白開小灶,先弄了三塊排骨放小白碗里,讓小白先嘗嘗味,多了沒有。

    有三塊排骨,小白就滿足了,主人啊,對咱真好!

    六點鐘,門鈴準時響起,烏朵朵已經在那里等著了,打開門,姜孟城就聞到一股排骨的香味。

    烏朵朵笑道:“你來了啊!趕緊坐下吧,時間剛剛好!本來是打算請你在外面吃的,可是外面的東西,我總覺得食材一般,我有一個同學現在精通種菜,菜都是山泉水種出來的,味道特別的好,我就想著還是在家里吃比較好,恩人別見怪啊!”

    烏朵朵把電磁爐打開,為了防止湯涼了,烏朵朵一直就用小火溫著,電磁爐一開,沒一會兒那高湯就滾沸了,烏朵朵順手拿了羊肉片過來。

    別說,聞著香味兒,姜孟城就坐在椅子上,聽烏朵朵的話,道:“你還是叫我名字吧,別叫我恩人了!”聽烏朵朵的解釋,姜孟城對烏朵朵印象好一些了,要說姜孟城也是個好吃的,烏朵朵的這個理由很好的拿住了姜孟城。

    姜孟城心想:若是這個緣由,也說得過去,自己還要嘗嘗這個食材有什么不錯,山泉水用來種菜啊,嘖嘖,也是有夠奢侈的。

    姜孟城不客氣的先開動了,先挑了肉進鍋里,翻滾,熟了撈上來,然后趁機放菜。

    烏朵朵剛剛拿起筷子,門鈴就響了,烏朵朵開門,原來是郝百勝剛剛回來,惦記著烏朵朵的水果,不想再跑一趟了。

    烏朵朵自然不能讓郝百勝拿了梨子就走啊,極力邀請郝百勝留下來吃飯,郝百勝家里還有菜,不過聞著烏朵朵這個味道挺香的,感覺比家里做的還好吃。這丫頭真是個寶啊,做飯的手藝這么好,郝百勝在心里想,也不客氣的留下來吃。

    郝百勝不知道,烏朵朵哪里有什么好主意啊,也就能炒炒家常的菜,這都是仗著空間水的福氣,才能硬是在味道上更勝一節。

    郝百勝還以為姜孟城是烏朵朵的男朋友呢,烏朵朵向郝百勝介紹:“郝叔,這是姜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姜先生,這是郝叔,也是住在小區里的!”烏朵朵這才發現自己對郝百勝一點都不熟悉。

    郝百勝吃驚的問烏朵朵:“救命恩人?朵朵,你出什么事了?”

    在烏朵朵的心里,郝百勝也就像是一個長輩一樣,這會兒,郝百勝的關切讓原本以為自己的傷口已經好了的烏朵朵眼眶又是一紅:“郝叔,也沒有什么啦,就是上個禮拜,我回來晚了,在小區口那里,碰上了流氓,要不是姜先生救了我,我估計,估計……”

    “別說了,郝叔知道了!”郝百勝慶幸:“好在你沒事。那報警了嗎?”

    “報了,警察把那三個人都帶走了。不過,不知道為什么,警察也沒打電話給我。”烏朵朵道。

    姜孟城這會兒接話了:“哦,這事我忘了跟你說了,后來那警察打電話給我了,那三個人已經進監獄了,強奸未遂,并且對你施暴,判了幾年的刑!”事實是姜孟城后來找了警局的朋友,用了點權力把三個無靠山的無賴判的重一些!

    烏朵朵不懂得其中的彎彎道道,雖然奇怪怎么警察不給自己打電話反而打給自己的恩人,不過,那三個人進了監獄的消息反而更令烏朵朵關注,也就忘了這奇怪的地方了。

    郝百勝倒是知道一點,看了姜孟城一眼,決定回頭自己查查這男的什么來歷,郝百勝趁機跟姜孟城打招呼。

    吃了東西,郝百勝就走了,那袋梨子自然也沒忘了拿,這可是主角啊。

    烏朵朵不知道的是郝百勝回去就打電話了解情況,聽說那三個流氓已經有人照顧了,郝百勝思索著,一邊給保安的下命令,多招一些人。

    這次的事情也提醒了郝百勝,小區的話,不應該只有在小區里安全,在小區外也應該確保用戶的安全,至少在過了橋的地方也應該巡邏一下,一邊,郝百勝讓保安帶些慰問品給烏朵朵,補償烏朵朵的損失,雖然烏朵朵沒說話,郝百勝還是能看出烏朵朵身子好似清減了不少。轉念一想,郝百勝又讓保安不用去買慰問品了,因為這事烏朵朵肯定是不想提起的,還是要

    姜孟城很少吃的這么愉快了,肉類倒是很少吃,主要是吃菜,姜孟城就沒吃過這么清香的菜,口感果然不一般,姜孟城心想:難怪這個美女要留在家里吃,確實是不錯!

    姜孟城心情愉快的道:“好了,謝謝你的招待,果然好吃!”

    聽到姜孟城這么說,烏朵朵松了一口氣,開心的道:“姜先生是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姜孟城自然是點點頭,看見烏朵朵這么開心,姜孟城敏銳的察覺到烏朵朵跟剛才有點不一樣了,在心里有些好笑:原來剛才這人一直很緊張,怕招待不好自己啊!看來還是個單純的女孩子。

    對烏朵朵的戒備之心放下不少,姜孟城看著烏朵朵不自覺皺著的眉頭,沉吟一下:“其實,烏小姐不用那么擔心,小區里的防衛也很好,只要以后別單獨走在那條路上就可以了。特別是晚上的時候,白天還好。”

    烏朵朵勉強笑著,感激的道:“嗯,謝謝救命恩人的提醒。”不過,姜孟城這么一說,烏朵朵一想,覺得姜孟城說得很有道理,心里的包袱放下了一半,還剩下一半是那天晚上留下的陰影。

    姜孟城也走了,排骨湯還剩下很多,烏朵朵又燒了些湯,燙了很多的菜、火鍋料還有羊肉片,最后拌上麻醬給小白吃。

    周日的時候,烏朵朵又專注的看教材,資料也看,因為兩者有相對的部分,必須一個部分一個部分的看,晚上的時候就去侍弄一下空間的菜園子,順便再把另一棵最底層低垂下來的梨子摘下來。

    ---

    額,第十張粉的貢獻者米有出現!

    咳咳,看咱出新招:打滾求粉啊!第十張粉的貢獻者你在哪里?奴家以身相許啦~!

    今天又要上班,第二更不是在中午,就是在晚上,請大家見諒哈!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09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