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隨身幸福空間 >第二十三章米酒引發的血案(上)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十三章米酒引發的血案(上)

    烏朵朵還以為越云挽是有事出去呢,見越云挽一副大包小包的回來,烏朵朵想要埋怨一句越云挽買了這么多東西的,可是,口里的話卻沒有說出口,兩斤重的排骨在烏朵朵的手中卻重若千金,烏朵朵感受到沉甸甸的母愛,不免的又想起那個晚上。

    烏朵朵也不知道是不是離家久了,人就變得有些嬌氣了,淚腺也稍微發達了一下,眼淚嘩啦啦的就這么不經意的流了下來。

    嚇了越云挽一跳:“朵朵,你這是怎么了?誰欺負你了?啊?”一下子慌了手腳,烏朵朵的淚珠一顆顆的滴在地上,卻仿佛砸在了越云挽的心里,心疼極了。

    烏朵朵道:“沒什么,媽,我就是想你了,你對我真好!”說著,還把腦袋擱越云挽的懷里蹭了蹭,一副嬌兒的模樣。

    說得越云挽放下心來,推推烏朵朵:“今天是怎么了,這么嬌氣?想我了?想我了,這么長時間也不回來看看?媽可不信你!”

    “才不是呢,媽,我這不是工忙么?”烏朵朵說著這話也覺得有些心虛,其實,除了忙活空間的事兒自己也挺清閑的。

    越云挽拍拍烏朵朵的手,就把東西拿到廚房放著,看見那么多的菜就知道是烏朵朵拿來的,當即驚訝的道:“呀,朵朵,你又拿這么多的菜回來?”

    “是啊,媽,我這不是順便嘛,省的爸爸再跑那么一趟!”烏朵朵立馬就道,以為越云挽沒有想通其中的關鍵,還以為是自己帶回來的呢。

    不過,越云挽下一句話就讓烏朵朵蔫兒:“咦,那我剛才怎么沒有看見你拿回來啊?”

    烏朵朵低著頭,對著手指,裝傻的道:“哎呀。媽,我就是那么拿回來的,你忘了么?”

    越云挽也估計不對勁了,看了烏朵朵一眼,想到女兒有秘密了,心里是既心酸又欣慰,心酸的是女兒長大了,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了,欣慰的是女兒終于長大了啊!

    越云挽也不問,就去做飯了。烏朵朵趁機跑回自己的房間呆著,小白這時也玩兒夠了,就要往烏朵朵屋里去。結果被烏朵朵看見那一身的泥土,雖然烏朵朵也不是個愛干凈的主,但是這廝也太過分了吧,一身的臟污就要往自己屋里來,這還得了!

    當即。烏朵朵一聲大喝,看著嚇住了自家的小白,飛快的飛奔上前,一把操住小白,把小白抱了起來,沖到外面去。

    小白嚇壞了啊。主人這是怎么啦?小白全身繃得緊緊的,直到被主人放在水龍頭下,才發現主人的奸計得逞了。不禁想哭:主人喂,您想讓我洗澡就直接說一聲嘛!不知道人嚇狗,嚇死狗么?主人絕對是有預謀的啊!

    這點小白倒是冤枉了烏朵朵了,烏朵朵也就是為了躲越云挽,本來心里就發虛。生怕越云挽發問,回到自己的房間顯得生硬了一些。好似硬要逃避什么似的,正好有小白這個借口在,烏朵朵也就是順勢為之,甚至用一些夸張的行為來掩飾自己的心虛。

    所以,這會兒烏朵朵給小白洗澡的時候,不禁夸小白是個好孩子啊!能不好么,救烏朵朵于危難之中。

    小白典型的忠犬啊,好了傷疤忘了疼!被烏朵朵一夸,就美的忘了東南西北在哪里了,渾身濕漉漉的難受感也沒有了,歡樂的搖晃著自己的尾巴,心都快飛了,覺得自己好幸福啊,主人夸自己了呢!

    晚上烏山河看見烏朵朵回來也很高興,把摩托車騎進家里,晚上就不打算出去了,斟了二兩的小酒,自斟自酌,很自得其樂的模樣。烏振飛沒有回家,跟著同事出去不回來吃飯。

    現在家里有烏朵朵帶來的菜,家里的菜不用煩惱,米面也不用操心,這些都省下了一大筆的錢,而身子的逐漸硬朗更是讓烏山河沒有了以往的暴躁脾氣,人也變得從容很多。

    烏朵朵聞著酒跟以前喝的酒很不一樣,有一股米香,還有一股清香,很熟悉的味道啊,也不像那些酒一樣,烏朵朵雖然會喝,但是感覺酒不好聞也不好喝,從來都沒有好感。難得聞到清香的酒,烏朵朵很好奇:“爸,你這是什么酒啊?聞著還挺香的!”

    哪知這問話卻給烏山河一個信號似的,烏山河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酒,戒備的看著烏朵朵,然后又反應過來,知道是自己敏感過度了,訕訕一笑:“朵朵,這是用你拿回來的米釀的酒,味道很好哦!你要不要來一杯啊?”話是這么問,手卻沒舍得動!

    烏朵朵看著烏山河的動,本來不怎么好奇的,結果被烏山河一弄,烏朵朵還真是有心嘗一嘗:“爸,那你給我倒一點吧,我嘗嘗味道,看看是不是真的好喝!”

    烏山河萬分不舍的往烏朵朵碗里倒了一些,手上的動是慎之又慎,慢之又慢,生怕自己的手不小心抖一下,就浪費了一滴滴,這酒沒剩多少了,都快沒了,每一滴都是自己的血,一滴滴的酒留進烏朵朵的碗里,烏山河的心也在滴血啊!

    要是烏朵朵是個會喝酒的,烏山河還真沒這么舍不得,關鍵是,瞧瞧烏朵朵,拿著剛剛吃完飯的碗,讓烏山河倒酒,碗里還帶著紅燒肉留下的汁水,這樣讓烏山河倒酒,豈不是要了烏山河的命啊,這酒給烏朵朵那真是~~牛嚼牡丹,不懂風流啊!

    越云挽看不過眼了:“山河,咋那么小氣呢,這酒是用女兒拿回來的米釀的酒,女兒喝幾口你就舍不得了?你給自己的大哥倒是大方?你不是還給了烏二叔了嗎?也沒見你這般心疼!”

    這話說得烏山河趁機收回自己倒酒的手-_-|||,人也一下子跳起來:“是我愿意給的嗎?你說,我樂意給嗎?誰知道那兩個家伙非逼著我應承給他們酒啊!不給還分外糾纏,偏偏每次都擱咱們吃飯的點,我不給行么?”說著,烏山河都要發火了,痛心疾首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古人誠不欺我也!

    越云挽冷笑:“你也別跳,沒人讓你給,甚至也沒人知道,還不是你自己非要出去顯擺你自己釀了一種好酒嗎?又不是我說的,你沖著我嚷嚷什么?為了釀這酒,你還讓我把山泉水弄了,你沒忘那兩天咱們都沒山泉水煮飯喝水,最后只能用家里的井水,結果飯就難吃多了!”

    烏山河讓越云挽說得有些下不來臺了:“我那不是故意的啊,就是不小心說漏了嘴,再說了,那不就是一點山泉水嘛,我用點釀酒,釀出來的酒大家都可以喝啊!”

    “別,我可沒這么個福氣喝,看你剛剛給朵朵倒酒的模樣,都快吃了朵朵,我要是敢喝一口,還不讓你吞了啊!我就奇怪了,你怎么給別人那么大方,給自己的女兒那么小氣?”越云挽說話帶著火氣。

    烏山河惱羞成怒,好不容易女兒回來一趟,烏山河也不想發火的,可是這婆娘也太不識趣了吧,說話太難聽了,烏山河忍不住了:“……”

    烏朵朵都傻眼了,這,就這么一會兒的功夫,父母竟然吵起來了,這會兒烏朵朵深深后悔自己的好奇心,好奇心殺死貓啊!

    烏朵朵急忙喊道:“爸,媽,別吵了。爸,我這酒不喝了,別吵了!”烏朵朵這話完全沒有抓住重點,自己說完就發現這個問題了。

    果然,兩口子本來聽見烏朵朵的大喊,都已經停下了,結果聽烏朵朵說完,越云挽更加的生氣了,覺得烏山河也太偏心外人了吧,吃女兒的,還不允許女兒吐一點出來。

    “看吧,你說你還有良心沒有?朵朵為家里忙里忙外的,連口酒你都不給她喝一口,給外人倒是愿意了!”越云挽惱怒的道。

    烏山河覺得自己跟這婆娘完全沒有共同語言,暴跳如雷:“都說了不是我自愿給的,給了我也心疼啊!當時的情況,你也不是沒有看見!你還要我怎么樣?我大哥都那么開口,你說我能不給嗎?二叔在邊上順便開口了,我也不能拒絕吧?我也不是不想給女兒喝,關鍵是他不懂得喝啊,我這不是心疼嘛!這可是難得的好酒啊!我這不是心疼這好酒了嘛,你說你講不講理啊?我哪里不疼朵朵了?”

    “什么?你竟然說我不講理!……”越云挽深深覺得自尊心受創啊!這個沒良心的,光顧著自己快活不說,自己這幾十年來為了家里忙里忙外的,吃好東西也是緊著他和孩子來,結果現在得到這么一個評價,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心里的委屈也可想而知啊!

    烏朵朵也是忙中出錯,眼看著父母兩個人還要吵,烏朵朵忙又大喊道:“爸,媽你們先別吵,聽我說!那個,媽,爸肯定不是那個意思啊,現在不是氣上頭了,說了昏話嘛!爸也沒說錯,我是不會喝酒啦,我就是嘗嘗味道。”烏朵朵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09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