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卓金佐等人聽到這些,都很驚訝,在現代哪里有真正的無農藥啊,就是那些標著綠色蔬菜的或多或少都會噴一點,因為你完全不噴灑農藥的話,蟲子就會把葉子吃得一個個的眼,菜的賣相就不好看,只不過噴的少,在國家的標準之內罷了。現在真正無農藥,就說明這果子從來沒有被噴灑農藥,長得這么好,說明蟲子都是自己抓的,或者是用其他的辦法弄的。再說那高于葡萄水果的營養價值,味道又好,難怪價錢會定的那么高。

    趙奇不好意思的道:“那照你這么說,是我們小人了。”

    崔易則嘀咕:“那也不能就說明她人品可以啊,還有那飯菜的事也要交待呢。”倒是也沒揪著這點不放。

    “行了,錯了就認錯,崔易,你不能因為烏朵朵早上讓你吃癟,你就說人家的壞話啊!”趙奇想起早上的事,又想笑了。

    楊樂樂卻沒顧得上這茬,今天這事是自己招惹的,如果不說清楚,自己跟烏朵朵的交往會出現問題不說,楊樂樂也不希望自己的鄰居哥哥這般誤會烏朵朵,楊樂樂看著天真爛漫,也不是真的傻,自然能看出,烏朵朵就是容易心軟,人家對她好一點,她就對人家更好,跟人的交際也不行,很實在的人。

    所以,楊樂樂道:“這事也有緣由,朵朵她的同學很厲害,專門用山泉水澆灌果蔬,所以不光是朵朵的水果好吃,她的飯菜也是一絕,在公司,中午的時候,我經常跟朵朵一起吃飯,滿屋子的飯香中。朵朵飯盒那股清香的味道卻能久飄不散,十分的可口好吃。飯菜里面也沒有放什么好的調料,就是簡單的油鹽罷了,可是,那飯菜吃著就是香,可口。說明,那飯菜的食材原料有多么好!我也喝過朵朵那里的山泉水,清冽可口,十分的好喝!”

    楊樂樂自覺說的一點都不夸張,可是對面三人卻聽的很夸張。不過,三人也知道楊樂樂這么嚴肅,說的就不是假話。

    看來。這烏朵朵家世不怎么樣,但是有個好同學。

    崔易還是有點疑惑:“什么同學這么好,還這么送他東西,一天三餐都包了吧?”

    楊樂樂搖頭:“這我就不太清楚了,但是。我有一次聽烏朵朵提到,曾經對那個同學有大恩,加上他同學小時候因為遭遇大變,人變得很孤僻,沒有多少朋友,才對朵朵這么好。而且。朵朵的水果也不全是人家送的,朵朵也是半買。你們跟朵朵接觸少,不知道其實朵朵這個是人敬她一尺。她就敬人一丈,你對她好,她就加倍的對你好。對人不設防,也不善交際,所以你們的懷疑真是多慮了。不信。以后,你們自己觀察。”

    基本上。楊樂樂把自己都知道的全說了,連自己的分析,楊樂樂是覺得今天這場不愉快,誤解是自己帶給烏朵朵的,這才解釋這么多。

    誤會算是解釋清楚了,卓金佐手握拳,輕咳一聲:“好吧,以后我找機會補償一下烏朵朵。”

    回去的路上,楊樂樂和趙奇坐卓金佐的車,楊樂樂的車讓崔易開回去。楊樂樂好奇的問趙奇,崔易跟烏朵朵的瓜葛,等聽說了以后,楊樂樂笑得前仰后合的,實在太可樂了。

    卓金佐眼里也染上了笑意:看來這烏朵朵還真不是心機深沉之人!能讓崔易吃癟可不容易!

    卓金佐遺憾的道:“真可惜沒看到崔易的表情。崔易肯定郁悶壞了吧!”

    “哈哈,那不是郁悶壞了,崔易都快吐血了!”趙奇一想起崔易的郁悶心里就爽,這家伙,沒少拿自己當綠葉襯來著!

    出了公園,烏朵朵攔了一輛車,也沒有回公寓的打算,本來是打算回去的,不過那會兒是覺得公寓里,小白還在,如果不回去一趟把小白帶回家里,就沒人給小白弄吃食了,既然今天小白一起出來了,烏朵朵也就不多此一舉了。

    晚上回到家里,越云挽和烏山河很高興,烏山河這回給烏朵朵慷慨的倒了一碗酒,告訴烏朵朵想喝多少有多少。

    烏朵朵一邊哭笑不得,自己又不擅長喝酒,喝那么多干什么,烏山河這才訕訕一笑,把酒倒回一半進自己的碗里。一邊又奇怪,這回父親怎么那么大方了,越云挽給了答案,原來米酒已經釀好了,可以喝了,那一袋米全部用下去,第二袋正在等烏朵朵的空間水呢。

    烏朵朵表示自己知道了。

    烏朵朵端著碗,看那泛著光的酒,酒比上一次的清澈多了,烏朵朵估摸著應該是越云挽經過過濾,把那些渣滓都過濾掉。

    烏朵朵聞著,覺得這米酒確實是比市面上的酒好多了,好喝不說,聞著也很香。烏朵朵也喝了半碗,喝完都有些微醺了。

    小白在底下聞著酒味,急得亂轉,什么好東西啊,也沒有給自己一些。

    烏朵朵被小白的動吸引去了目光,見小白盯著自己的碗看,一笑,拿起酒壺也給小白倒了一些酒。

    越云挽在邊上心疼烏朵朵糟踏好酒,烏山河也覺得心疼,烏振飛倒覺得無所謂,反正這酒多的是。

    烏朵朵倒完才看到父母的眼,烏朵朵笑著說起小白今天大發威的事情來,當然也說了自己跟同事游玩,這段烏朵朵選擇性的講述,沒說跟同事鬧矛盾,而是說同事對自己嚴肅一點,小白就以為對方要對自己不利,要咬人來著,還說了小白之后大戰人狗組合,還獲得勝利。

    聽烏朵朵這么一說,越云挽和烏山河一點都不心疼好酒了,這么有靈性的狗,說是一個人也不過分啊,尤其是聽說小白還機靈的會維護主人,更是讓烏山河大拍大腿,直叫著:“好狗,好狗啊!”

    越云挽也一臉的笑意:“小白真是靈,有了小白,媽也能放心些了。還要酒嗎。我給你倒啊!”最后那句是跟喝完酒的小白說的。

    小白吐著舌頭,狂點頭:要啊,要啊!

    越云挽還真給小白倒了,最后,光是小白一只狗就喝光了一瓶酒,然后,小白就在那里直轉悠,確切的說是追著自己的尾巴。

    轉著轉著,烏朵朵還以為小白要轉個沒完沒了了呢,剛剛這么想的時候。小白啪的一下,突然終止轉圈,然后倒在地上。發出呼嚕嚕的聲音,睡著了!-_-|||

    烏朵朵又是好氣,又是好笑,自己也喝了點,頭有些暈乎的說。烏朵朵走上前,抱著小白就往自己的房間去。

    越云挽留在那里收拾東西,看到烏朵朵微醉的模樣,責備道:“不會喝,怎么喝那么多!女孩子家家的,這樣怎么可以呢!”

    烏朵朵回頭。傻傻的沖著自己的媽媽一笑,扭過頭去,繼續走著s形路線。-_-|||比起小白來。還真沒好上多少。

    晚上一醉,烏朵朵也忘了給家里弄水來著,也沒有進空間去,躺下就睡著了。

    第二天醒來,烏朵朵也沒有那種宿醉的頭疼。拿起手機看時間,都已經十點了。恰好越云挽去地里了。到廚房找吃的,就發現電飯鍋還插著電,粥還是溫的,上面有早上炒的菜,也是溫的。烏朵朵心里暖暖的,知道這是為自己留的。

    平常家里為了省電,一頓飯完,就會把電拔了的,現在這樣,不是很明顯么。

    烏朵朵連吃了兩碗粥才飽,然后開始給家里弄空間水,那么大的一桶弄下來,空間里的池塘水位都下降的很明顯。

    抓緊時間,烏朵朵又從空間里,拿了不少的菜出來,還有葡萄、蘋果、梨子、西瓜都有。

    中午吃飯的時候,烏振飛有事,沒在家吃飯,而烏山河和越云挽呢,在烏朵朵看不見的地方,互相使著眼色,推推囊囊的搞些小動。

    烏朵朵沒看見,等吃飽了,才發現爸媽的表情不對,烏朵朵道:“爸媽,你們這是怎么了?有什么話跟我說嗎?還是山泉水不夠了?那我再弄一些!”

    “不是,不是!”烏山河就先道,然后示意越云挽:你倒是說話啊!

    越云挽道:“啊,朵朵,是這樣的,以后你別給家里帶菜了,你看,媽也種了不少菜,你帶回來的話,家里的菜就不知道該拿去做什么了,水的話也算了,已經夠喝了。”

    烏朵朵驚訝:“爸媽,為什么不讓我弄菜回來了,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嗎?”

    烏山河道:“不是。朵朵,你老實告訴我們,你這么弄這些奇的蔬菜對你有沒有危害?需要你犧牲些什么嗎?”

    烏朵朵又驚訝了一下,隨即心里又暖暖的:“爸媽,哪有的事,你們瞎想什么呢,這些菜我是通過勞來的,根本不需要我犧牲什么啊,你們就放心的吃吧,你們吃了菜身體好,我吃了菜也好似力氣變大了呢!”烏朵朵這話是為了說服家里,卻沒想過自己隨口一說的話是事實。

    烏山河還是不信:“朵朵,你要說真話,要不爸可生氣了,家里就算沒你帶來的菜也過的好好的,我們不是非要吃這些東西的,菜再好,也沒有你重要!”

    ---

    謝謝su的平安符,謝謝午夜藍調3355的粉紅哈,天使現在果斷在新書粉榜第七名!謝謝大家的粉!咳咳,求大家以后時不時的給咱投上粉票,幫天使保住這個位置吧!謝謝大家!

    告訴大家一個不幸的消息:昨天開始存膏基本沒有,天使最近卡文厲害,本來就卡文,再加上的事兒,天使真的暈了。唉,以后盡量雙更,但是沒存稿的話,單更的可能性也不小。但是今天至少是雙更哈!

    謝謝大家的鼓勵啊,在變天的這會兒,你們的安慰真的是天使心中的支柱,不管是推薦票還是其他的訂閱,粉紅,打賞等等都是,天使謝謝你們!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099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