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隨身幸福空間 >第六十三章一個吻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六十三章一個吻

    “我是姜孟城,你現在在哪里?我去接你,你就站在那里別動,告訴我位置!”姜孟城心想:這要喝多少才成這副模樣啊!姜孟城其實本來是心里有事,身體又受傷,來烏朵朵這里找安慰的,卻不想,烏朵朵的公司晚宴辦到快十一點,還沒有結束。

    想到烏朵朵一個喝醉酒在外面,上次還在外面不小心遇到流氓,姜孟城就有些不放心,畢竟是個女孩子,還這么晚了。

    烏朵朵叫了聲:“呀,姜大哥,你回來啦,呵呵,哈哈!”就是沒有說自己在哪里,直接把這句問話忽略掉。

    姜孟城不得已再問了一遍,偏偏烏朵朵在那里只會嗯,姜孟城本來這次出去完成任務,卻被家族里的人陷害,差點回不來受傷了,想起有烏朵朵這么個淳樸的女孩子,來這里求安慰,不想碰上了烏朵朵當酒鬼的時候,心里的火氣本來就不小,這會兒讓烏朵朵弄得更火大了。

    姜孟城在心里告訴自己:對方喝醉了,不是故意的,自己不能生氣,不能發脾氣。可是,在問第三遍,烏朵朵還是嗯的時候,姜孟城的火立馬就竄上來了。

    一邊坐電梯下樓,一邊就要發火了,烏朵朵這邊的楊樂樂看不過去了,楊樂樂拿起烏朵朵的手機,看上面顯示的是姜孟城的名字。

    楊樂樂道:“你好,我是朵朵的同事,烏朵朵現在喝多了。我們現在在xx酒店,嗯,就在二樓,是,行,我等你來!”

    楊樂樂心想:等朵朵醒來一定要她交待,對方到底是誰這么關心她不說。還挺體貼的。說不定是烏朵朵的男朋友呢!竟然還瞞著自己,實在是過分!

    楊樂樂卻也不想想,正常情況下不是應該先懷疑一下姜孟城可信不?崔易卻是跟烏朵朵不熟,見楊樂樂這樣,以為烏朵朵有男朋友了,還心里帶著些嫉妒。

    姜孟城上了自己的法拉利,臉面無表情的開著車,思緒飄到了這一次出行的任務,這一次姜孟城本來是去執行一個秘密的任務,但是姜孟城沒有想到關鍵時候家族有人派人暗殺姜孟城。結果本來順利完成任務,不該受傷的姜孟城帶著一身的傷。

    姜孟城很快就到了酒店,此時。楊樂樂已經拉著烏朵朵到酒店門口等姜孟城來了。

    姜孟城開車到酒店門口,看見門口站著幾個人還特意看了一眼,不是認出烏朵朵,姜孟城還以為烏朵朵還在樓上呢,而是看站著的人中其中有兩個美女。一個臉都喝紅了,因為皮膚好,看著就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樣。

    看了一會兒,姜孟城怎么覺得喝醉酒的美女有些面熟,不過,想到烏朵朵還在樓上等著自己。姜孟城掏出手機,打電話給烏朵朵。

    幸好姜孟城先打電話確定位置才打算去停車,否則還要白跑一趟。烏朵朵可不就在眼前么!

    烏朵朵的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姜孟城就知道眼前的人有一個是烏朵朵,頓時在心里大吃一驚,難道是自己看著面熟的那個?姜孟城不大確定的下了車,試探著喊:“朵朵?”

    烏朵朵現在醉的有些發傻。聽見有人喊自己,反射性的應了聲:“唉。誰叫我?”

    姜孟城仔細瞧著烏朵朵未施水粉的臉,這下確定了,還真是烏朵朵。

    楊樂樂一看從一輛法拉利下來一個長得很俊的美男子,都看得有些呆了,姜孟城就是那種健康的小麥膚色,怎么曬都曬不黑的那種人,稍微偏白一些,五官端正俊秀,還帶著股書生的斯文氣質,不明就里的人還以為姜孟城是個文弱書生呢。

    也正是姜孟城長得俊,從小到大引得不少女孩子倒貼過來,姜孟城的性子也是來者不拒,跟崔易這個花花公子,兩個人的功力高低還真不好分。

    要是平常,見到美女,姜孟城還會有心情勾引一下,尤其像這種沒有女伴的階段,不過,剛剛經歷一劫的姜孟城現在可沒有了興致,下車就把烏朵朵塞到副駕駛上。

    楊樂樂看烏朵朵安穩的坐在副駕駛上,看姜孟城還挺細心的,楊樂樂把烏朵朵放運動鞋的袋子,放在車后面,又把剛才怕烏朵朵弄丟掉的紅包遞給姜孟城,楊樂樂是不放心烏朵朵這副模樣還拿紅包,怎么著都是十萬塊錢呢。

    楊樂樂也不怕姜孟城會貪這些小錢,開玩笑,能開得起法拉利的會在乎這么點小錢么?雖然楊樂樂對車沒什么研究,但是也知道這款法拉利價值也要上百萬,就楊樂樂的估測。

    果然,姜孟城看也沒看直接放在座位上,給烏朵朵系好安全帶,就開車走人了,臨走前還替烏朵朵謝謝楊樂樂。

    在姜孟城眼里,烏朵朵勉強算是自己人,所以這聲道謝說的理所當然的,在楊樂樂看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一個英俊體貼溫柔的美男子竟然替烏朵朵說謝謝,那不是代表兩個人關系很親密嗎!

    再說烏朵朵坐在副駕駛上,從開車開始,烏朵朵就不老實,先是在座位上來回的扭動,還叫著:“放開我,誰把我綁架了!好難受啊!”-_-|||

    姜孟城開著車,一頭的黑線,見烏朵朵沒個消停,忙喝止道:“丫頭,安靜點!”姜孟城表示很無語,一個平常很溫和的人,怎么一喝酒就變了副德性啊!

    烏朵朵很聽話的安靜了,卻很委屈的撅著嘴,覺得姜孟城是個壞人,嘴里嘟嘟囔囔的詛咒姜孟城。

    姜孟城哭笑不得,還不如說著話呢,嘟嘟囔囔的算什么樣子,不過想到跟一個酒鬼計較,實在是有失顏面。

    烏朵朵說了一會兒,就自己覺得沒意思了,干脆趴在車前的那塊地方,忽然道:“哇,那些樹竟然倒著走!”

    姜孟城又是一頭黑線,老大,不是樹倒著走,是你往前走好不好!

    見姜孟城還沒有理自己,烏朵朵倒是能自娛自樂,忽然唱起歌,用的是閩南語唱的,姜孟城一點都聽不懂。

    好不容易進了小區,姜孟城到了烏朵朵住所樓下,讓烏朵朵下車,偏偏烏朵朵有些困了,坐在車上竟然還覺得挺舒服的,就不想下車了。

    姜孟城看著在那里固執的坐著不下車的烏朵朵,恨得牙癢癢的,真不知道平常看著挺好的一個人,一喝酒就變得這么固執了呢。

    因此,姜孟城又威脅烏朵朵來著,烏朵朵本來笑嘻嘻的嘴忽然拉下了,一下子嚎啕大哭起來,哭得姜孟城肚子里的火又熄了,而且三更半夜的,生怕別人看見以為自己欺負人呢!

    姜孟城只能哄道:“乖,別哭了,你該下車了,回到你家再睡好不好?”

    烏朵朵抽抽噎噎的,非常委屈:“你這個壞人,剛才威脅我,現在還威脅我,大壞蛋!”

    姜孟城都想笑了,心想:要是有自己這么好的大壞蛋,世界就和平了!

    事實上,姜孟城還真笑了,看得烏朵朵更是氣憤不已,覺得這個大壞蛋欺負人不說,還嘲笑自己,以為自己不會反擊么,反擊,對,咬死他!

    于是,烏朵朵眼珠子轉了一下,想到主意,先裝做乖乖的下車,嘴上還道:“那我下車,你不許再罵我,不許再威脅我!”

    “好,好,不罵你!”姜孟城還能怎樣,一個頭兩個大,原來酒鬼都是這么難伺候啊!天知道,姜孟城從來都是別人伺候他,何時他伺候別人了,更別說是這么溫柔的哄著一個人,雖然是個酒鬼,但是如果讓姜孟城的朋友看見,絕對摔碎一地的眼鏡。

    于是,烏朵朵乖乖的讓姜孟城解開安全帶,本來烏朵朵是想著出去才能咬到對方的,不過,現在嘛,眼看著姜孟城近在咫尺的臉,烏朵朵腦袋都沒法思考,嘴就湊了上去,張大嘴咬上姜孟城的臉,偏偏姜孟城要轉到另一邊給烏朵朵解開,于是,就咬上姜孟城的嘴了。

    本來,姜孟城就被烏朵朵今晚的打扮驚艷了一下,心里有所觸動,當給烏朵朵解開安全帶的時候,一股水果香的酒味就撲面而來,同時還帶著烏朵朵淡淡的體息。

    烏朵朵自從得了空間以后,喝的是空間水,吃的是空間菜和米飯,仙氣不但改造了烏朵朵的身體素質,也讓烏朵朵的體息變得清冽芳香,那是烏朵朵特有的體香,被仙氣改造后的身體變得更加的芳香了,香氣淡而幽長,不靠近烏朵朵的人還真聞不出來。

    不過,如今烏朵朵喝了酒,身體的血沸騰,體息就變得濃烈了些,讓姜孟城沒有怎么靠近烏朵朵就聞到了這股體香。

    姜孟城被這股芳香包圍著,心思就不純凈,身子都有了些微的反應,忽然被烏朵朵一個襲擊,咬上了嘴,這下,姜孟城的身子徹底蘇醒,眼里冒出了欲火,看烏朵朵一點就撤,哪里容得烏朵朵逃離,趁機吻了上去,加深這一個吻。

    烏朵朵只覺得自己想要窒息了,來回的扭動。好在,姜孟城還是有些理性,知道場合不對,給烏朵朵解開安全帶。

    就扶著烏朵朵下車,而烏朵朵早被姜孟城吻得沒力氣了,又穿著高跟鞋,渾身軟的跟癱爛泥似的,靠在姜孟城的身上。

    ---

    感謝書友100626125538447為本書貢獻第一張粉紅,感謝高山風為本書貢獻第二張粉紅,感謝格林海的平安符!

    想說什么又忘了,哦,對,愚人節快樂!咳咳,昨天忘了!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0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