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體貼

    烏朵朵也就是在先自我練習一段時間后就要跟葉師弟對打,于是,鼻青臉腫那真是常事,要不是烏朵朵有奇的空間,泡空間的溫泉,只要半個小時就能讓烏朵朵身上受的傷好了大半,喝點空間水,第二天起來,烏朵朵的身體就變得正常了。

    當然,葉師弟是沒有懷疑烏朵朵什么,而是以為烏朵朵皮粗肉厚,就是耐揍型!―_―|||

    葉師弟一看烏朵朵恢復正常,沉吟了一下,點頭道:“嗯,一個多禮拜太長了,我就給你五天時間,之前你已經用去了四天,今天是最后一天,那你就自己去練習吧,不過訓練最后半個小時練習對打!”

    烏朵朵高興的答應了,歡歡喜喜的去換了練武專用的寬敞的服裝,然后在站在練武場地開始比劃。

    姜孟城這邊則都顧不上跟葉赫說話,見烏朵朵對著葉師弟燦爛如花的笑容,實在是有些刺眼的說,什么時候這丫頭能這么對自己笑過?哼!

    姜孟城心里不爽就想揍人,對著葉赫挑釁道:“走,咱倆練練去!”葉師弟畢竟是烏朵朵的師父,姜孟城還沒敢怎么著,否則就太明顯了,再加上,聽說這個葉師弟很厲害,比葉赫都厲害,學武才八載,在葉家打遍年輕一輩無敵手,就是葉赫父親的這一輩的,也僅有兩個沒打贏,這樣的怪胎,姜孟城就算是自詡是個厲害的,碰上這樣的人都要未戰先言敗。

    姜孟城很有自知之明,自己跟葉赫也就半斤八兩,要挑釁的話,怕自己打不過對方,就丟臉了。但是姜孟城可是想起來了,要不是葉赫這家伙長著一張北極冰的臉。能讓烏朵朵嚇得跑掉么?

    于是,柿子挑軟的捏準沒錯,姜孟城勾著葉赫去對打,美其名曰切磋武藝。

    烏朵朵這邊卻是一遍又一遍的專心練習葉家拳法第五招,每一個動都力求做到最標準,即使是這樣,都時不時的被葉師弟揪出了錯,要不就是敲腿兒,要不就是敲腰,要不就是用棍子挑著烏朵朵的胳膊肘。示意烏朵朵抬高了等等。

    總是就這么一遍遍的練習,固定,練習。再固定,盡管烏朵朵是經過仙氣改造后的身體不怎么愛流汗了,但是在一個小時后,烏朵朵的臉就開始紅了。

    這時的姜孟城已經跟葉赫溝通完了,很得意的略勝了葉赫幾招。兩個人一人拿著一瓶礦泉水在那里喝著,姜孟城問起烏朵朵的訓練情況。

    說實話,葉赫還真不大清楚,雖然姜孟城把烏朵朵托給了自己,但是由于姜孟城自己都沒有怎么問過,葉赫也就以為烏朵朵是姜孟城眾多的紅粉之一。后來遭到拋棄了,也就沒多管了!

    所以,葉赫一問三不知。姜孟城好一通把葉赫埋怨,葉赫很想翻個白眼,這人就不應該幫他。不過,畢竟這個動不符合自己的形象,葉赫只能在心里翻白眼了。

    姜孟城也就是說說。知道這事兒自己也有些理虧,不言語。葉赫這會兒卻是想起來葉師弟跟自己提過一句:“葉師弟好似說想收那個女孩子當徒弟來著,不過,當時葉師弟是說等觀察一段時間再說,后面的我就不知道了!”

    姜孟城一口水就這么噴出來:“收徒弟?你葉師弟多大了呀?夠資格收徒么?”

    “我們練武之人都是達者為先,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咱們什么時候看過年齡了?”葉赫道。

    姜孟城斜睨了一眼:“這話我怎么會不知道,我是說你覺得他有資格收弟子么?達者為先是沒錯,可你也別忘了,一般小的,誰打得過老的呀!除非那種絕世天才,否則,達者危險那就是一句空話!”最后一句說完,姜孟城不說話了,自己都說出了除非絕世天才了,那葉師弟這般的妖孽,不是絕世天才是什么?

    姜孟城忽然想去看看烏朵朵是怎么練武的,葉赫就領著姜孟城到另外一個練武場去,之前的那個是家族里的才使用的。

    而這會兒,烏朵朵的自我訓練也快結束了,整件訓練服已經濕了,都是汗給浸濕的,額頭前的一縷頭發緊緊的貼在烏朵朵的臉上。

    葉師弟正在指點烏朵朵的一個動,這個動是烏朵朵一直都沒掌握好,也是第五招里最難的一個,所以,葉師弟這會兒是手把手的教烏朵朵這個動是怎么比。

    自然是免不了肢體接觸的,并且因為這一部分的特殊性,手把手的教學使烏朵朵跟葉師弟都快貼上了,而葉師弟的手就好似放在了烏朵朵的胸前似的。

    姜孟城來的時候就看見這么一幕異常刺眼的畫面,遠看著就好象是葉師弟懷抱著烏朵朵,手還在猥瑣著,姜孟城甚至都來不及分析細想自己為什么會這么的生氣,一聲大喝:“你在干什么?”如果有可能,姜孟城恨不得把葉師弟那一只手劈下來,或者把葉師弟嚼吧嚼吧咽進自己的肚子里。

    葉師弟和烏朵朵同時抬頭看向姜孟城,烏朵朵的眼里還帶著疑問:怎么了?

    姜孟城也沒有說話,直接一個躍步就跳上了練武臺上,拉開烏朵朵,葉赫覺得姜孟城一定是白癡了。

    一分鐘后,姜孟城尷尬的干笑著,干巴巴的沖著在場的眾人解釋道:“我當時看見那么曖昧的一幕,以為朵朵被欺負了,一時沖動!”

    烏朵朵則趁機坐下歇息,對葉師弟道:“葉師父,讓我歇會兒吧,一會兒咱們再繼續好了!”

    烏朵朵心里其實是挺感激姜孟城的維護的,雖然今天的這場維護有些烏龍的說,她都沒明白姜孟城怎么會那么想,別說自己練得那么累,就是葉師父也是一心的教學,哪里會有這些齷齪的心思呢!

    哪知葉師弟卻一點都沒有留情,對姜孟城的話跟沒聽到似的,就是剛才姜孟城說他占烏朵朵的便宜,葉師弟連個表情都沒有給姜孟城一個,現在更是直接無視,對烏朵朵道:“不行,你還差十五分鐘,你那個招式還是做不到位,今天必須做好了,否則以后每天對打增加一個小時!”

    烏朵朵一下子來了動力,竄上練武臺上,站好了姿勢,又開始練習起來,許是葉師弟的威脅起了用,烏朵朵努力感受著葉師弟說的正確姿勢跟自己這樣些微的偏差的區別,后面的十分鐘,烏朵朵都做到位了!

    姜孟城之前還看不慣烏朵朵跟葉師弟那么親密,可是當烏朵朵跟葉師弟對打的時候,姜孟城的臉色卻更加難看了,心想還不如剛才呢,只見葉師弟一點都不憐香惜玉的,手勁也不輕點,可勁兒的往烏朵朵的身上招呼,幾乎每一下都打在了烏朵朵的身上,而烏朵朵呢,無力招架。

    好在,烏朵朵從一開始一下都招架不住到慢慢的能抵擋一兩下,可是,也僅是一兩下呢,姜孟城這會兒是后悔讓烏朵朵來這里學武了,瞧瞧這是怎么樣的一個變態呀,對著女孩子你好歹輕一些啊!

    見烏朵朵被打,姜孟城的心說不出的難受,還帶著一股怒氣,不過,姜孟城也不是不知道輕重的,雖有些不滿但也沒有說出口,反而想起以前烏朵朵是不是也這么跟葉師弟練習的。

    果然,姜孟城一問,才知道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葉師弟獨特的教學方法,這要是碰上了別人,或者是姜孟城自己,他都要贊一句果然是與眾不同,也不可否認這個方法確實是不錯;但是對上烏朵朵,姜孟城卻沒有那么平靜了。

    好不容易忍到烏朵朵跟葉師弟對打完,姜孟城載著烏朵朵走了,姜孟城本來想直接開車到醫院的,卻被烏朵朵看出路線不同,勸了回去。

    只能載著烏朵朵直接回家了,烏朵朵回到住所,把自己扔進沙發里,連動彈都懶得動彈一下,忙了一個下午了,烏朵朵其實很餓了,可是實在是懶得做飯了。

    小白汪汪叫著跑過來,現在的小白已經漲到烏朵朵的膝蓋高了,渾身雪白的樣子,還是很可愛了,當然這要限于小白不齜牙咧嘴的嚇唬人或者動物的時候。

    姜孟城去給烏朵朵倒水回來,就發現烏朵朵躺在沙發上,然后小白跳的烏朵朵的身上,應該說是在烏朵朵的腿部和胳膊上,用兩只前腿兒在那里跟烏朵朵踩啊踩的,算是變相的按摩吧。

    姜孟城的嘴角一抽,雖然心里萬分疼惜烏朵朵,可是見好好的一只藏獒愣是變成了居家犬不說,竟然還升級為按摩師,這讓姜孟城怎么能不無語呢!

    姜孟城走過來,體貼的抱起烏朵朵的頭部,要喂烏朵朵水喝,頓時讓烏朵朵有些不自在了,平常姜孟城不在的時候,自己都是等一會兒再去倒水的,這會兒讓姜孟城這么做,怎么都覺得不自在。

    烏朵朵連忙讓小白下去,自己用胳膊撐起身子做起來,然后接過杯子,有些不自在的道:“姜大哥,謝謝你,我自己來吧,又不是動不了!”這要是自己的哥哥或者是男朋友什么的,烏朵朵還沒有這么不自在,可是姜孟城畢竟是個外人,這么親密的舉動,烏朵朵是受不了的。

    姜孟城見烏朵朵喝了水,又道:“要不然我給你按按吧,我的按摩技術還是不錯的,你沒受什么傷吧?”

    ---

    感謝仙果花茶為本書貢獻第十一張粉紅,感謝gz的平安符!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04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