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隨身幸福空間 >第四十八章以勢壓人(三)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十八章以勢壓人(三)

    “是啊,還是早點送上去吧,公司雖然沒有損失什么,但是出了內奸事情可不小,盛嘉琪拿出了證據,烏朵朵卻沒有證據,這誰是誰非不是很明白么?”又一個被收買的人!

    這時,公司的高層分成了兩派,一派是以卓金佐、何碧霞為代表的相信烏朵朵的人,其中還包括崔易等人,一派是以林副總為代表的被收買的人,堅持要把烏朵朵送入監獄的!

    盛嘉琪在那里坐著,面對何碧霞的迫問,一副梨花帶雨的道:“何經理,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想要為我這照片辯解什么,如果烏主管能夠現在拿出證據來,我也同樣有嫌疑,為什么烏主管拿不出證據來?那就是因為這事不是我做的,所以她拿不出證據,也找不到證據!”

    烏朵朵對于卓金佐等人還是很感激的,心里暖暖的,但是,烏朵朵確實是拿不出證據來,且不說,找點證據,不是這么三兩天就能完成的,就說烏朵朵還找不到頭緒,而對方卻這么利索的找到了證據!

    就在這時,盛嘉琪又提出了另外一份證據,道:“我這里還有另外的一份證據,是烏主管的賬戶被轉入大筆錢的記錄,還有被轉出的記錄!”

    烏朵朵冷笑,這真是荒繆,自己都設了短信通知,如果真有的話,怎么沒有通知自己呢?想來也是對方的栽贓,但是烏朵朵偏偏說不出什么來,同樣是因為沒有證據,烏朵朵的心一片冰涼,難道就只能這樣了嗎?難道自己就這樣敗了嗎?

    因為對方有權有勢,所以就可以這樣隨意的捏造罪證?就可以這樣的威脅自己?烏朵朵握緊了拳頭,恨不得把盛嘉琪和另外一個人打死。

    而這時,在外面的馬雪莉卻焦急的在辦公室轉悠。自己要說還是不要說?聽說盛嘉琪拿出了證據了?可是,自己不說的話,烏主管豈不是要被陷害了?可是,說的話,嘉琪又跟自己是好朋友,自己說了,豈不是嘉琪要倒霉了嗎?

    周星有些奇怪:“雪莉,你轉什么呢?”

    馬雪莉搖頭道:“沒什么!對了,周星,你覺得咱們烏主管怎么樣?像是做這件事的人嗎?”

    周星搖頭道:“不像。如果從動機上來說,烏主管是最沒有可能做這件事的人,反倒是盛嘉琪最有可能做這件事了。你記不記得有幾次咱們對烏主管特別的生氣就是在盛嘉琪假意勸說我們以后,從發現了那件事后,我就不相信盛嘉琪了,這人太陰險了,而且經常拿咱們當槍使。我早就發現了。也就是你,我當時都沒好意思說,有幾次,你都被盛嘉琪唆使了,你太笨了,盛嘉琪一直就拿你當槍使。你竟然還當她是朋友?我都不明白你了!相反,烏主管這個人挺好的,很正派的一個人。唉,可惜我們沒有看到那時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如果有看見什么,能幫上烏主管就好了!”

    馬雪莉道:“你說什么?盛嘉琪拿我當槍使?什么時候的事?”這時的馬雪莉只是要得到驗證,自己不愧疚的證據罷了。

    周星道:“還有什么時候。真不是我搬弄是非。有一次我聽見盛嘉琪跟她朋友嘲笑你笨來著,我沒告訴你就是不想說!而且。你以為盛嘉琪一直表現的對我有好感,我為什么不接受?我這人可最是喜歡憐香惜玉的了!就是盛嘉琪不是一般的陰險,特別喜歡算計人,我都怕被她賣了還幫她數錢呢,所以我都是對她敬而遠之!你就看看,咱們來公司多久啊,新來的基本上被她策反的差不多了,都是反烏主管的,你就能想象盛嘉琪有多陰險了。”

    馬雪莉聽的氣憤,感情對方一直都沒有拿自己當朋友,既然這樣,自己也沒有必要替對方遮掩了,當然,馬雪莉的內心也免不了松了一口氣,失落是沒有的,可能潛意識,馬雪莉也知道盛嘉琪的危險,就是感覺不用左右為難的感覺真好。

    聽到周星說自己憐香惜玉,馬雪莉還有功夫取笑周星:“喲,你還說你憐香惜玉呢,我記得以前你不是還對主管憐香惜玉的嗎?”說著,馬雪莉就站起來,道:“周星,陪我上去一趟吧,我有事要說。”

    周星見馬雪莉后面難得嚴肅,道:“行,那咱們走吧!”

    馬雪莉跟周星到時,兩派正在對峙呢,一個要求立刻把烏朵朵扭送公安局,一個要求盛嘉琪解釋照片的漏洞,還有為烏朵朵爭取時間,一時兩派就對峙著,而整個公司的人就烏朵朵跟董事長最淡然了,董事長其實也心里有數,看烏朵朵的模樣就知道不是她干的了,要知道一直都是壞人囂張的多啊。

    但是,這種情況下,董事長也不好為烏朵朵辯解,這其中牽扯的不少,又瞇眼看向對峙的雙方,卓金佐他們的心思,其實董事長能明白,烏朵朵確實是個人才,他們很惜才。

    其實,在場的都知道,所謂的兩個證據不過是借口罷了,因為如果有些想要拿到這兩樣證據不難,尤其是相片的漏洞太大了,而那個記錄也是可以造假的,找個電腦高手就可以偽造了這么條記錄了。

    兩派的區別在于,一個是對烏朵朵無所謂的,完全吃人嘴軟,拿人手短,就要以勢壓人,讓烏朵朵認罪,一個就是對烏朵朵有惜才之心,愿意為烏朵朵爭取,這一派的人是真的為公司好,另外一派,董事長眼中寒光一閃,意味深長的一笑,有些錢不是那么好拿的!

    就在氣氛僵住的狀態下,突兀的敲門聲顯得那么的重要與明顯,卓金佐離門邊最近,一個人開門,董事長就率先道:“你們有什么事嗎?不知道今天是公司處理大事的日子嗎?”

    馬雪莉對上董事長,刁蠻性子一去不復返,見眾人又都看著自己,聲音弱弱的道:“董事長,各位領導,我是突然想到一件事,跟烏主管有關的,想要來證一下!”

    烏朵朵現在已經麻木了,掃向馬雪莉跟周星的目光是那么的漠然,也是,面對這樣的情況能不漠然?自己輸了也是活該,誰讓自己的權勢沒有對方的大,沒有對方有錢呢!

    馬雪莉心驚烏朵朵的眼,不禁也有些怨恨盛嘉琪的咄咄逼人了,周星倒是沒有怨恨,自己以前仗勢欺人的事兒沒少干,但是對盛嘉琪越加的厭惡,嫌惡的看了盛嘉琪一眼,真是個垃圾!

    董事長道:“哦?有什么情況你說來!盛嘉琪,暫且就聽聽你同事怎么說吧。”

    盛嘉琪要說的話,就這么被堵在了嘴里。

    馬雪莉聲音有些弱,繼而堅定的道:“我記得那是半個月前的一天,那天,烏主管因為有事早走了,那會兒還沒有下班,后來,我去了一趟廁所,但是因為忘記帶紙,就出來拿,出來的時候就發現盛嘉琪起身往烏主管的辦公室去,用一串鑰匙中的一根開門。不一會兒,就聽見辦公室傳來復印機響起的聲音,我當時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就沒有出來,直到不一會兒,盛嘉琪從烏主管辦公室走出來,并且還鎖上了門,手上還拿著一些紙張,當時我也不以為意,以為是烏主管讓盛嘉琪做些什么,直到發生了這件事后,我才猜到,可能是盛嘉琪用鑰匙開了烏主管辦公室的門!”

    一下子,真相大白了,盛嘉琪有一瞬間的慌張,隨即又傷心的看著馬雪莉道:“雪莉,我知道你是被烏主管蒙蔽了,我不怪你,可是,你怎么能說假話呢?我們的關系也不錯啊,你為什么要幫著烏朵朵假?難道你也被她收買了?”

    盛嘉琪的父親也陰惻惻的道:“是啊,小姑娘,東西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盛嘉琪又道:“好,如果說這事是真的話,我問你,這事光是有你一個人說話,不算證據,還有其他人看到嗎?”盛嘉琪也記得那會兒自己剛剛出來沒多久,馬雪莉就出來了,沒有想到她還躲著偷看,不過,盛嘉琪也不怕,她可記得當時周星是出去辦事的,是后面才到的,盛嘉琪還不信了,周星能給她做偽證?

    果然,馬雪莉搖頭道:“沒有,當時周星是出去辦事了,根本就沒有在!但是我為什么要給烏主管做偽證?還要冒這樣的風險?不是我說,對于烏主管,我既沒有要求她的地方,也沒有要她幫忙的時候,再說了,如果真要說背景,我可能還要求你的地方比較多。”

    盛嘉琪冷笑,一副果然如此的,盛嘉琪的父親也嚷嚷了:“我說小姑娘,這你一個人看到的事真的很容易讓人懷疑啊!而且,既然能求我們的地方比較多,為什么要偽證?”盛嘉琪及他父親自認信心十足了。

    哪里想到,話音落下,周星看不過去了:“好了,你們這么逼一個女孩子有意思嗎?再說了,雪莉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那天我確實是辦事去了,不過,當天下午我就回來了,我不知道盛嘉琪有沒有進烏主管的辦公室,我也沒看見。但是我看見盛嘉琪當天下午帶著一份資料從公司出去,用信封包的嚴嚴實實的,我當時看見了還開玩笑說:嘉琪,你這么認真的回家復習啊?要知道,盛嘉琪以前從來不會帶資料回家里學習的,但是盛嘉琪那會兒回我是啊!”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09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