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越云挽很贊成這一點:“嗯,你說的沒錯,要那種上沒有婆婆,下沒有小姑子的!”越云挽說著,瞄了了一下時間,拍了烏山河一下:“哎呀,這都九點多了,快起來,快起來,老頭子都怪你!”

    烏山河卻很得意,是啊,誰還能在六十二歲的時候大展雄威呢!雖然這改變是由于外來的助力,但是也不可否認自己正當壯年呢!

    再說烏朵朵上了郝百勝的車,忽然就覺得不好意思,總感覺自己要干什么都是別人開著車,載著自己,自己真是應該買輛車比較方便,嗯,回去問問爸媽,店里掙了多少錢了,要是合適拿出來給自己,哥哥,父母都買一輛車,再有錢,。那回家建房子去。

    烏朵朵知道父親要強了一輩子,就是輸在了晚年,一直遺憾著不能起棟漂亮的房子,現在自己有錢呢,怎么說也不能讓父親的愿望實現不了!

    郝百勝通過后視鏡不知道烏朵朵在想些什么,也就沒有打擾,直到到了目的地,郝百勝告訴烏朵朵到地方了。

    烏朵朵才回過,不好意思的下了車,烏朵朵看見外面那一堆的人,一人邊上還有一條藏獒,樣子嘛,烏朵朵怎么看都沒有自己家的小白好看,不是黑不溜秋的就是渾身厚厚的鬃毛,眼睛都掩蓋在那堆毛里面,都快看不出來了,而且毛色的光滑也不如自己的小白漂亮,烏朵朵也給小白剪過幾次毛發,特別是夏天的時候,這種天氣熱的不行,小白的毛發因為營養足,甚至都泛著銀色的光澤,十分的好看。

    烏朵朵心里還是很得意的。夸了小白道:“小白,原來我還嫌你長大以后不夠可愛,但是現在才發現,你長得還是很漂亮的嘛!”

    小白在心里翻了個白眼:自己本來就很漂亮好不好?在狗里面,自己怎么雖然不一定當上第一美狗,但是怎么也能當上第二名第三名吧!也就主人嫌棄自己,別人可是夸的很呢!

    郝百勝下車聽見烏朵朵的言論,特想跟烏朵朵說:“沒關系,你要是嫌棄小白不可愛,我拿我的黑豹跟你換!”

    能買的起藏獒的都不是什么沒錢的人。舉行藏獒比賽的是在一個俱樂部里,這個俱樂部還是很大的,一應東西俱全。畢竟是全國性的比賽,來參加的人還不少,俱樂部早就做好了準備,并且設了獎金,第一名有十萬的獎金。及免費的一年護理藏獒的金卡一張,第二名有五萬的獎金,及免費的一年護理藏獒的銀卡一張,第三名獎金兩萬,及免費的一年護理藏獒的銅卡一張,所有獎項只有一個名額。至于特等獎則是在比賽的三項中獲得勝利的,不但有二十萬的獎金,還有一張終身免費護理藏獒的金卡一張。

    別看這些獎項設置的大。錢也多,這個藏獒俱樂部也掙了不少,不說通過這次宣傳,自己這邊會接到多少的訂單,就單單是這幾天從全國各地來的藏獒選手就特別多。來這里,自然是要給愛狗做做護理什么的。連住的地方,俱樂部都有,這里面的住宿可不便宜,再加上伙食費,給藏獒的護理費等等東西,加起來,幾天的時間就能掙了一年的銷售額,而且這些個款爺各個大方的不行,小費給的整個俱樂部的服務人員一看見這些人就眉開眼笑的,態度好的不行。

    看著這樣的烏朵朵,郝百勝忽然想到一個問題,自己貌似沒有跟烏朵朵說過藏獒比賽的規則,當時是以為烏朵朵懂,但是現在看來,自己還是先問問比較好。

    郝百勝道:“朵朵,你知道藏獒是怎么比賽的嗎?”

    果然,烏朵朵搖搖頭:“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嗎?”

    郝百勝無語,然后道:“嗯,我現在跟你說一下比賽規則,這個藏獒比賽主要是比三場,第一場比的是藏獒跟主人的默契程度,進行打分,第二場是狩獵,看哪知藏獒在規定時間內獵的動物最多,第三場就是藏獒之間的拼斗了!主要的規則有……”

    郝百勝說了一堆,烏朵朵聽了半天,嗯嗯啊啊的總算是明白了,其實,烏朵朵很想說,這個比賽規則好似不應該說給自己聽的吧?畢竟自己不是真正參加比賽的人員,應該找個懂狗語的給這群藏獒講講,給藏獒主人講這些貌似沒用吧!―_―|||

    虧得郝百勝不知道烏朵朵心里想的這些,否則還不氣吐血了?

    烏朵朵沒有想過要給小白什么壓力,本來自己就是過來打醬油的嘛,拍拍小白:“小白,沒事,一切以安全為主,別為了贏比賽受傷啊!”尤其是第三場,看著怎么那么危險呢!

    烏朵朵卻不知道小白聽了一堆話后,燃起了自己的斗志,難得有一次能夠跟同類交流并且證明自己實力的機會,小白怎么會不珍惜呢,所以很是興奮的看著一堆同類,看過以后,小白又有些鄙夷了,怎么感覺都很弱的樣子?

    八點半比賽正式開始,烏朵朵拉著小白到有圍欄的賽場上,按照對方的指示,讓小白做動,比如說讓狗站著,坐下,讓狗做些動等等的。

    依小白的聰明程度,這一場比賽自然得分不低了,得了這一組的第一名,也是以小白這么通靈,不得第一沒天理了。

    第二場是比賽狩獵,小白真沒有狩獵過,就是有叼過飛盤,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小白失了不少的分數,好在后面熟悉了,特別是見了血以后,小白更是興奮,追逐起獵物來一追一個準,這才把前面丟失的分數拉回來,不過這一回的小白得了不低的分數,卻沒有第一名。

    第三場的藏獒打斗,都是來真實的,小白在這一方面完全沒有經驗,仗著靈活性,雖然輸了,分數卻也沒有低多少。

    三場的成績加起來,小白排在了第三名,恰好領了一萬塊的獎金和銅牌的卡,烏朵朵卻很不稀罕,烏朵朵不認為這個卡自己用得上,試想有什么護理比得上空間的護理呢!

    不過一萬塊可是意外得來的,烏朵朵還是很高興的,更高興的是別的藏獒有受傷的,但是小白卻一點傷都沒有,烏朵朵夸道:“小白,你果然好厲害啊!”

    小白卻很沮喪,嗷的叫一聲,眼睛濕漉漉的看著烏朵朵,讓烏朵朵大吃一驚:“小白,你這是怎么了?”等見小白瞪著那個第一名的藏獒時,烏朵朵才明白,拍拍小白的腦袋:“小白,你已經很厲害了,他們都經過訓練,那么多都還輸給你了,更何況你是個沒有經過訓練呢!他們贏了也不光彩!”

    郝百勝跟小白一樣,有些遺憾,特別是聽了烏朵朵的話,是啊,別的藏獒都是有經過訓練,要是小白經過了訓練肯定比他們好,可惜烏朵朵舍不得,也沒有時間。

    賽后,俱樂部也組織了一場交流會,讓各位愛狗人士可以討論一下,其中一個端著酒杯的中年男子過來找烏朵朵,烏朵朵不認得他,對方卻認得烏朵朵的,烏朵朵手里的小白還是自對方手里買的呢,那也是老陳在狗屆做的第一筆或許還是最后一筆虧本的生意了。

    老陳道:“小姑娘,不知道你還記得我嗎?”老陳剛開始看見烏朵朵的時候都不敢認了,因為虧本,所以把烏朵朵記得特別的清楚,但是那時的烏朵朵皮膚雖然不錯卻也沒有現在這么好,顯得水水靈靈的,說是十八歲的少女估計都有人信。

    直到看到那只雪獒,老陳又找了郝百勝問了才知道原來竟然是那只雪獒,見到小白長得這么好,并且有靈性,老陳還是很欣慰的,看來自己當初虧本賣藏獒給這小姑娘,是賣對了,至少這只雪獒不但活過來了,還活得這么好!

    烏朵朵隱約覺得老陳有些熟悉,就是想不起來是誰了,道:“你好,那個,不好意思,我不記得了!”

    老陳嘆了一口氣,道:“呵呵,小姑娘記性可不怎么樣啊,當時你還是從我手里買的雪獒,可是忘了?”

    啊了一聲,烏朵朵經老陳提醒,還真是想起來了,不好意思的道:“對不起啊,那么久的事情,我還真是忘了呢!還沒有謝謝您那么便宜賣給我小白呢,現在小白都成了我的親人了!”

    老陳聽到烏朵朵這么說,還是很欣慰的:“嗯,不客氣,看得出來,你把雪獒照顧的很好!不過,你說的小白不會就是雪獒吧?”

    “是啊,有什么問題嗎?”烏朵朵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起的名字有什么不對,倒是覺得為什么每個人剛開始知道小白的名字的時候,都這么奇怪呢!

    老陳嘴角抽搐了一下,繼而才道:“沒事,沒事!”見烏朵朵不信的樣子,想起自己貌似在對方的眼中印象不好來著,又違心的夸道:“嗯,我是覺得吧,這名字挺好記的!”可不好記唄,有那么一只悲摧的蠟筆小新的小白,誰會說不好記啊,就是這給人的聯想不好啊!

    老陳覺得讓自己違心夸這么一句已經很不容易了,見烏朵朵還在等著自己的下文,老陳轉而夸起烏朵朵把小白照顧的很好了,皮毛光滑啊,很有靈性啊,小白活潑可愛啊,這要找出的優點實在是太多了。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10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