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姜日瀾見父親還等自己答復呢,能讓父親這么寶貝的東西,肯定是不錯,因此,姜日瀾也顧不上謙讓,直接道:“爸,不用了,剛才是我有眼不識金鑲玉,我錯了!這酒還是留著我自己喝吧!”認錯很快,沒辦法,從小被姜濤訓到大,姜日瀾已經學會了,只要老爺子說的對,趕緊認錯。

    姜日瀾其實讓姜濤說的也有些愧疚,這話是沒錯的,送對的,那是送給自家人的,送貴的,送個名的,那是送外家人的,而且,自己這一回,是真的忘記準備東西了。

    高丹珠也習慣了丈夫一碰上公公,就變成了孫子,姜濤這要是生氣起來,可不管是誰照樣訓斥,高丹珠也被訓斥了不少次,已經習慣了,而且聽了公公的話,也覺得可能冤枉了烏朵朵。

    姜孟城見父母都聽進去了爺爺的話,這才適時的接過話茬,自夸的道:“爸媽,你們不相信我的眼光,也要相信爺爺奶奶的眼光吧?事實證明,我的眼光還是不錯的!我還是希望爸媽你們能喜歡阿朵的,其實她真的很不錯,你們就會發現了。對了,明天早上的話,爸你說不定可以跟她打一場,武品跟人品還是有一定的關系的,你說是吧?”見大家都認同,姜孟城這才松開了緊握的手。

    這話不光是姜日瀾贊同,高丹珠也贊同,高丹珠也是個好孩子,知錯就改:“孟城,你也別怪爸媽苛刻了,要是她真的是不錯,我們不會反對的,就是擔心是些趨炎附勢的女孩子,你也知道,你以前交的那些。實在是讓人不放心!剛才的話,確實是媽媽失禮了,你一會兒打個電話給小姑娘吧,就說爸媽很喜歡她,剛才是我們失禮了,明天爸媽把見面禮補給她。我也看出她很緊張了,說來,當年媽媽的表現可比她差多了。”高丹珠推己及人,想起了以前自己丑媳婦見公婆的時候,都準備了一星期了。還是手忙腳亂的呢,這么一對比,烏朵朵的表現可以說很好了。又因為之前有那段視頻做奠基。剛才自己又失禮了,高丹珠愿意愛屋及烏,因此,高丹珠愿意嘗試著為兒子接受烏朵朵,至少不帶任何偏見的。

    高丹珠的這一點也是姜濤最滿意兒媳的一點了。

    姜孟城后面打電話給烏朵朵。果然她心里忐忑著呢,聽姜孟城說他父母愧疚沒有送自己見面禮,心下安心了,當即就笑著道:“阿城,你沒跟伯父伯母說,沒關系嗎?”

    倆人又笑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烏朵朵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早上,姜日瀾就跟姜濤、姜孟城一起去外面跑步鍛煉。姜日瀾果然跟烏朵朵對打了一場,本來烏朵朵是不想的,但是長輩有命,她曾聽說姜日瀾的武藝了得比起姜孟城的還好,因此。倒是有一種不能讓人看扁的感覺,烏朵朵使出了全力跟姜日瀾對打。

    卻忘了。當時姜孟城說這話還是在前年的時候,不說現在的姜孟城根本就沒有跟姜日瀾交過手,就說姜孟城天天的在部隊訓練,武藝能有所進益,姜日瀾卻是身居高官,功力如果沒有退步已經是非常不錯了。

    而姜孟城跟烏朵朵的對打,好的一點就是刺激了他,讓他進步很快,人人的進步不同,現在的姜孟城只要使出九分力就能打贏姜日瀾了。烏朵朵跟姜孟城只是略差一籌,因此,烏朵朵使出全力的結果是顯而易見的,姜日瀾落敗了。

    烏朵朵贏的那一瞬間頓時尷尬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這,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本來想要好好表現的,哪里知道竟然贏了對方。

    想到這里,烏朵朵又有些怨姜孟城,不是說他父親的功夫比他更好嗎?害的自己?烏朵朵使出全力的本意是不能輸的太難看了,哪里知道,這,對方的功夫跟自己想的相差甚遠,這下慘了,自己是要把伯父伯母都得罪一個遍嗎?

    烏朵朵尷尬的道:“那個,伯父,那個,啊,謝謝你謙讓了我!”難得急中生智了一回,就是不知道亡羊補牢,管用不?

    本來,姜日瀾是覺得很沒面子的,被個小輩贏了,但是見烏朵朵尷尬無措的樣子,再多的郁悶也只能擱在心里,哈哈一笑道:“行,看出你的功夫很好,你真的只學過兩三年?看著都不像啊!”

    “是啊,伯父,我只學了兩年!”烏朵朵笑著說道。見姜日瀾哈哈笑,估計是不在意,烏朵朵一邊暗自松了口氣,一邊佩服姜日瀾的心胸寬闊,實在是跟常人不一樣,這一放松說話的語氣也正常了。

    姜日瀾跟烏朵朵的對打退下,姜濤看著手癢,也要跟姜孟城對打一番,姜日瀾趁機跟烏朵朵聊了幾個話題,比較休閑的,好似說到哪里就聊到哪里。

    烏朵朵本來昨晚的時候覺得姜日瀾就是典型的高官,一見面的時候,烏朵朵就覺得他很有威嚴,不說話坐在那里板著一張臉的時候,就很有氣勢的感覺,真正是氣場強大,霸氣測漏啊!

    而高丹珠呢,僅僅是隨便往那里一坐,就是一副貴婦的模樣,跟自己的階層感十分的明顯,讓烏朵朵一看就不由生怯。

    但是,當今天姜日瀾穿著一身練功服,跟自己對打,又像是鄰家的伯伯一樣的聊天時,烏朵朵又覺得姜日瀾很和氣,說話也隨意很多了。

    而姜日瀾通過跟烏朵朵的聊天,心里對烏朵朵的分數就一直往上加,一點點的加,姜日瀾的聊天范圍很廣,可以說天南地北,有時問家里的情況,有時問工的情況,不一定就是下一秒問到哪里,而是說到哪里就問到哪里。

    也就是通過聊天,讓姜日瀾對烏朵朵有一定的了解,烏朵朵不緊張時的行為舉止還是非常可看的,說話語速不快不慢,吐字清晰,又加上嗓音不錯,讓人聽在耳里有一種很愉悅的感覺。面對顧客多了,又經過郝百勝的培訓,這兩年多不是白過的,就是個傻子都能成才了,更何況是烏朵朵,在對答上要是不能交份滿意的答卷,烏朵朵也不用活了,笨到這個份上。

    因此,姜日瀾在跟烏朵朵一番交流后,有幾分感受:言語得體。這是姜日瀾的第一感覺,誠實善良是第二感覺,感情真摯聰穎是第三感覺。精明干練是第四感覺。

    越聊,姜日瀾越覺得跟烏朵朵很投緣,烏朵朵的一些想法跟見解不但新穎而且實用。因為烏朵朵知道的東西不少,當然,這些烏朵朵還真沒能耐自己悟。都是郝百勝把自己的一些東西盡量教給烏朵朵的,然后烏朵朵再加上自己的看法,形成自己的觀點。

    回去后,姜日瀾對高丹珠大夸特夸起烏朵朵來,心里對這個兒媳婦已經從不合格進化成百分之九十的滿意的程度了。

    姜日瀾還建議高丹珠,跟烏朵朵多相處幾次。他道:“我現在是真信那丫頭緊張了。可真是緊張辦壞事了!今天早上,我跟那丫頭聊了兩句,沒有想到還挺有見地的。關鍵是謙虛誠實!所以你跟那丫頭相處一下就知道了!”看看,看看,連稱呼都變了,丫頭是多么親昵的稱呼啊!

    而姜孟城事后也遭到了烏朵朵的譴責,烏朵朵埋怨道:“你還告訴我說。伯父的功夫比你好,我就想著那我肯定會輸。就是怕輸的太難看了,伯父會不喜歡,結果,害我贏了伯父,好在伯父大肚,不計較!都怪你。”末了,烏朵朵琢磨了一下,還是忍不住輕聲問道:“阿城,你說,伯父伯母到底對我什么看法?會不會覺得我配不上你?我家世清白,說白了就是農民,你們家卻是豪門!說實話,我也覺得自己配不上你。”

    一句簡單的抱怨,卻道盡了烏朵朵心里忐忑的心酸,烏朵朵的忐忑嚴格來說跟姜孟城有些不一樣,盡管姜孟城不想要承認,但是因為自己的家世從小到大的驕傲,姜孟城一直都是天之驕子,當初討好烏山河跟越云挽,那也是基于他們是岳父岳母的份上,潛意識里,姜孟城的底氣十足,覺得自己這樣好的男子漢,條件優秀任是誰都不會嫌棄的,而討好,只是為了讓人家更加的滿意自己罷了。

    而烏朵朵不一樣,家世跟姜孟城的天差地別,父母除了以前經商過,現在就是實實在在的農民,也就自己的哥哥跟二哥好一點,但是也就是一直在這個崗位上,如果沒有勢力,說不定就這么當個職員一輩子,盡管烏朵朵想要驕傲一下,但是等級觀念,別說是別人,就是烏朵朵都有的。

    所以,烏朵朵心里的忐忑可想而知,因為在乎所以在意,因為在意,所以自卑,生怕有人說自己配不上姜孟城。

    因此,姜孟城一時愣住了,第一回知道烏朵朵這么的難安,心里又是高興,又是心酸,高興的是烏朵朵第一次這么明白的表現自己的在意,對自己的在乎,心酸的是話語里的卑微。很想要安慰烏朵朵,卻不知道說什么,最終只是緊緊的抱住烏朵朵,道:“阿朵,你別擔心,一切有我!放心吧,我爸媽都很喜歡你的,不說別的,我爸就很喜歡你,我媽是沒跟你相處過。跟你相處一下,也會喜歡你的。放心吧,放心吧,我不騙人的!”心里卻想著:回頭真的要探探父母的想法,最好能讓他們喜歡阿朵,喜歡的不得了。

    ---

    感謝♀可可樂♀為本書貢獻第十七張粉紅,感謝仙果花茶為本書貢獻第十八張粉紅!

    感謝珍珠2880105的粽子,感謝凱泠的粽子,感謝忻伈的四塊平安符,感謝jessiewu的平安符,感謝開心珞巴的平安符,感謝暗翼の的兩塊平安符!

    唉,感冒一直沒好,貌似有加重的趨勢,嗚嗚,嗓子疼,沒胃口,渾身難受,腦袋有些暈!所以暫時單更,大家見諒了!更可悲的是,今天端午節,還要加班!

    都忘記說了,祝各位讀者大大,端午節快樂,多吃幾個好吃的粽子哦!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1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