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隨身幸福空間 >第七十六章 亂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七十六章 亂局

    錯了,應該說是自知道家里人要在這里定居以后,烏朵朵的心情就很晴朗。

    三胞胎的奶也斷的很成功,因為三胞胎已經能聽懂大人說什么了,所以,烏朵朵好言好語的跟三胞胎擺事實講道理,就成功的斷奶了,雖然偶爾三胞胎趴在烏朵朵的懷里,有時下意識的會想要掀開烏朵朵的衣服,但是比起其他孩子斷奶的招數,不得不說三胞胎最是省心了。

    也讓烏朵朵松了一口氣,本來烏朵朵是打算如果孩子說不通,那么久按照尋常的招數,比如說不讓孩子看見媽媽啊,或者是在rutou上抹風油精,讓孩子吃奶的時候嚇到了,但是不管哪一種都對孩子不大好。

    三胞胎的飯量最近又增大了不少,原來吃兩小碗,現在要吃三小碗了,相對的,這力氣也增加了,破壞力就更強了,不管是在現實里的,還是在空間里的花花草草沒少受到他們的禍害,更讓烏朵朵生氣的是三胞胎竟然會欺負雪獒,也就是小白留下的兒子們,氣的烏朵朵在他們的屁股蛋子上狠狠拍了兩巴掌,原以為三胞胎會就此悔過,哪知道三胞胎把自己的褲子一提,不說哭都沒有,還笑嘻嘻的樣子,讓烏朵朵很是無語。

    按說烏朵朵雖然沒使勁,但是也能讓三胞胎那白嫩的小屁屁紅上一天啊,誰知道人家根本就不當回事,讓她都不禁懷疑不是會孩子們不知道什么叫痛吧?

    三胞胎自然知道什么叫痛,可是這會兒家里只有媽媽跟他們三個,就算是想要找人維護自己都沒得。哭的話沒有好處。他們才不會那么丟臉呢。就選擇笑嘻嘻的揭過了,然后等到外公外婆,舅舅舅媽或者是太爺爺、太奶奶,爺爺奶奶來的時候,再選擇告狀。

    于是,在這個教育問題上,烏朵朵受到了所有人的批評,除了姜孟城。讓烏朵朵委屈的不行,側面證明了自從辛苦生了三個孩子以后,家里人不但沒有把自己當是功臣,而且自己的地位直線下降。再狠狠的瞪三胞胎一眼,竟然敢跟自己耍心眼?膽子也太肥了吧!

    三胞胎被看的背脊發涼,忽然覺得自己真不應該告狀的,老媽不會趁沒人的時候再收拾自己吧?于是,等到大人走了以后,急忙討好烏朵朵,弄的烏朵朵連生氣都生不了多久就被三胞胎逗的破功了。

    自從三胞胎周歲后。姜濤跟胡琳也就偶爾會住在這一邊,大多是回自己家住。想孩子了,再過來看看,畢竟,烏朵朵家現在就烏朵朵在,烏山河跟越云挽又去賣水果了,老兩口也不好意思住這里,也要避嫌不是!

    所以,烏朵朵的別墅就稍顯冷清一些,不過,這種感覺也僅止于三胞胎睡覺的時候,如果他們醒了,家里就永遠消停不了,讓她一點都不覺得寂寞冷清。

    烏朵朵這邊悠閑的過著有兒萬事足的生活,卻不知道除了她的丈夫以外,還有不少跟她有關的人正過著劍拔弩張的生活。

    話說郝百勝自從得了烏朵朵的兩個億,很快就把合同送來了,股份是百分之四十九,給烏朵朵的。

    這一次,資金充足,完全不需要借款,郝百勝自然準備放開手腳的大干一場,不但再重新在官場打點了一下,郝百勝還奇怪一點,怎么這一次自己打點的時候,竟然這么容易就放行啊,趁著花這筆錢的機會,郝百勝又把一些剩下的手續都辦齊全了,就算是有人來找麻煩,一個漏洞都沒有,不但所有場地的建筑材料都讓官方給自己打了證書,連建造的工程都讓專家幫自己重新勘測,頒發更加完整的證書說明。然后又在黑道上,也再花了一筆錢,這一次不但是讓黑道不要搗亂,甚至請他們幫忙看著自己的工地,如果有什么事,他們要幫忙出出力。

    然后,又把烏朵朵送過來的保鏢安排下去以后,郝百勝又做了一些調整跟布置,至于銀行那里,郝百勝雖然不再需要對方了,但是擔心有人再使新的招數,讓自己防不勝防,還不如自己主動露出一個破綻,所以,他還繼續接觸銀行,讓他們懇請給自己貸款,給人強弩之末的感覺。

    果然,按照郝百勝所想的,對方很快就出手了,先是銀行那邊,正是如郝百勝所料,本來已經再次有些意動的銀行,經過對方的施壓,再次拒絕了郝百勝的要求,不但如此,不管哪一家銀行都堅決不允許郝百勝貸款。

    但是,令對方奇怪的是,明明看著郝百勝都后力不濟了,怎么這個項目還一直開展下去呢?哪里來的錢?

    對方通過關系一查,這才發現郝百勝竟然不知道弄來了兩億的存款,之前跟銀行的接觸不過是誤導自己罷了。頓時氣的對方把桌子摔了個稀巴爛。

    這招不行,換一招,對方想了想,卡不住你的錢,那是你有本事借到,但是,官場上,你沒人了吧?就算你收買了,我就不信,官場上的人還能不給我面子,同樣是做房地產的自然是知道其中有哪些漏洞可以鉆,哪些漏洞可有可無,但是卻可以拿來利用的。

    卻不知道郝百勝同樣也能想到這一點,提前都把這些漏洞補上了。

    于是,郝百勝的項目迎來了一批批的檢查人員,一會兒是什么工商部門懷疑工地施工不正常,一會兒是什么部門覺得工地的質量不合格等等,郝百勝自然是都好言好語的請了人吃飯喝茶,一切按照對方的要求辦事,要營業執照給他們拿營業執照,要證書給證書,要許可證給許可證,那資料齊全的就是當地最正經的房地產開發商都沒有這么齊全的資料了,這些部門自然是無功而返了,不過。這些部門也沒有生氣。反正好吃好喝有得拿。而且,后來這些部門才聽說這個項目是有人照著的,反過來要擔心郝百勝找碴,至此,在這個項目上,不敢給予刁難,還給了不少方便,讓不知道緣由的郝百勝省心了不少。

    當然。這樣一來,對郝百勝的項目還是有影響的,畢竟你一會兒來一個部門檢查,知道內幕的人好說,知道郝百勝是得罪人了,不知道的人卻是以為郝百勝開發的這個項目的質量是不是不合格啊,偷工減料啊,等等的。不過,郝百勝也想了個辦法,以群眾的名義向報社透露了一條新聞:某一個項目近期迎來了一批負責的工人員。檢查工地的實施情況,卻驚訝的發現不但其中的材料上等。就是各種所用材料的相關證書都非常齊全,不管你要什么證書都有,讓人可以預見,未來能對這一工程的放心,并且聽說,隨時歡迎大家來這個場地參觀,該工地打算實行透明制度化,最后,又說了一下,據說這個項目開發的目的是為了給那些買不起房的外地工人們有房子住,該項目的負責人希望能打造出質量好,安全性高,價格實惠的住房。

    而且,還有記者去采訪了相關的部門,得出的答案竟然跟上面說的一致,一下子就引起京城市民的關注,因為有那么多的證書,一下子質量好,安全性高,價格實惠的住房印象深入人心,在看到那個地段,那個價格以后,確實是物美價廉,堪稱京城屌絲高級住房了,因此不少人還為此撥打了上面的熱線電話紛紛問這個房子什么時候能夠開放,能不能提前預訂等等。

    讓郝百勝的項目提前火了一把不說,還不用付任何的廣告費,對方一聽說自己還為郝百勝的項目做了一次嫁衣裳,再一次的把自己的書桌砸了個稀巴爛,也埋怨了那些被自己吩咐過的部門一把。

    卻沒有體諒一下這些部門確實是按照他的吩咐行事,但是什么東西都沒查出來,總不能說查出了什么吧,總不能說郝百勝的這條新聞不對吧,好,如果有哪里不對的話,他們豈不是要把對方抓起來,這明顯不符合嘛。

    所以,這些部門就算是想要借此給郝百勝的項目抹黑都沒機會了。

    這招不行,對方又想出了新招數,明的不行我來暗的,找了一個自己熟悉的幫派,讓自己去把對方的地盤搗亂,本來呢,他是找的這個項目管轄區域的幫派,不想這個幫派還挺守信用的,一聽說是要給郝百勝的項目搗亂,那個頭頭頓時就搖頭拒絕了,說江湖要講道義,他們可是已經接受了郝百勝的錢財,也做出承諾不去搗亂,甚至還要保護一下對方的地盤!

    對方沒轍,只能找另外的一個幫派,可惜的是這回沒找對對象,而且這個計劃本來就爛的可以。因為他竟然找了之前幫派的死對頭,兩個幫派挨著,本來就又利益沖突,兩個幫派水火不相容,對方來這邊搗亂,這不是不給地頭蛇面子嘛,簡直就是挑釁,新仇加舊恨一起算上。于是,本來還不打算出太多力的這個幫派,狠狠的跟對方打了一架,由商業糾紛變成了兩個幫派爭奪地盤,并且,還是郝百勝的靠山贏了,等到消息傳到對方的耳朵里時,那會兒他的心情本來就不好,一聽說這個消息,當即血液翻涌,這一次,對方不再找桌子出氣了,一張臉漲的通紅,面部表情陰暗的不行。

    這一次,對方也跟郝百勝算是不死不休了,還從來沒有人能讓他這么吃癟過,現在他就算是不要那塊地,那個項目,都要郝百勝死。

    對方拿出了錢在道上買通了幾個殺手去暗殺郝百勝,然而,卻聽到傳回來的消息,派去的三個殺手,死了兩個,還有一個落在了對方的手上,正要嚴刑逼供是哪個人指使的,頓時就讓對方心慌了一下,這個殺手可是自己安排人接觸的,不會順手就摸到自己這里來吧。

    不過,隨即就釋然了,就算是這樣又有什么關系,到時隨便找找關系就可以過去了,雖然是這么安慰自己,心里卻還是有些惴惴不安,不再想著要如何弄死郝百勝,而是擔心那個殺手會不會招供等等。

    其實。三個殺手是都死了。之所以會傳回這個消息。只不過是讓對方消停一些罷了,郝百勝要是不反擊,覺得對方真是拿自己是病貓呢!

    但是郝百勝根基不深,自然是不能跟對方硬碰硬了,自然只能用這個假消息威懾一下了。

    果然,這個消息傳出后,對方消停多了,郝百勝也松了一口氣。

    姜田風只覺得最近什么都不順。本來以為新來的這個項目在自己的操縱下,信手拈來可以得到,哪里想到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也不知道是誰這么大手筆,竟然資助了這個新來的這么多錢,兩個億啊,還害的自己浪費了一條人情。

    沒錯,看到這里,大家都明白了吧,其實就是姜田風跟郝百勝之間的斗爭。姜田風窺視郝百勝的項目,本以為可以得到。哪里知道,在自己動用了關系,實行了一系列的手段,不但沒有把對方擊垮,反而把自己弄的焦頭爛額的,讓他當即就一口血吐了出來。

    然而,姜田風不知道,他的不順還不僅止于此,應該說從此以后,他們姜世年這一家開始非常的不順了。

    在姜日玨的別墅里,姜日瀾、姜日玨及姜孟池相對而坐。

    只聽姜日瀾道:“大哥,事情你都安排好了嗎?我這邊是軍方的,能動用的力量有限,所以這一次的事情要多靠你了!”

    “說的哪里話,這本來就是我們兄弟倆的事,也不光是你的事,說這些話干什么!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以后大伯一家想要開發房地產可沒有那么容易了,就是競標什么的,哼哼,要是能投上一個,那算我白做了這么多年的市長了!”姜日玨冷笑著道。

    姜孟池卻有些擔心:“叔叔,爸,這不會讓爺爺知道吧?要我說,其實直接把事情告訴爺爺好了,省的咱們家還要受對方的氣!”

    “這個問題,我們不是討論過了嗎,你還說那么多干嘛!”姜日玨橫了自己兒子一眼,能告訴自己老爸早就告訴了,還用他說嗎。

    其實,姜日玨跟姜日瀾也有些后悔,早知道,之前就應該把事情告訴父親,之前姜世年一家是有動,但是動比較小,姜日玨跟姜日瀾看在是大伯的份上也就忍了,而且,小事嘛,哪里好告訴自己的父親,他們都是做大事的人,不像姜世年一點小事都斤斤計較,緊抓不放。

    可是,等到后來,姜世年等人做的事情越來越多,越來越過分時,有的甚至可以用觸目驚心來形容,按說可以跟老爺子說了吧,可是,姜日玨跟姜日瀾也就試著提過一次,卻沒有想到父親不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姜世年一家做的事越來越多,有些甚至讓人不敢相信這是手足發生的事,兄弟倆也掌握了證據,本想揭發的,可是一來考慮老爺子年紀大了,二來恰好老爺子有一次不明原因的心臟休克,這下就慘了,盡管沒醫生說受不得刺激,倆兄弟哪里還敢把證據拿出來給老爺子看啊,沒必要為了這件事要賠上老爺子的生命啊,那多不值得啊!

    光是嘴上說幾件無足輕重的小事?那老爺子又會訓斥他們大驚小怪,不是不信,就是讓著些,久而久之,就造成了現在的情況,讓姜日瀾跟姜日玨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

    直到最近,姜世年的計劃,依舊針對了孩子們的姓名,已經讓姜日瀾跟姜日玨忍無可忍,這才決定要出手。

    姜孟池接收到老爸的白眼也不覺得尷尬,反而說起另外的一個問題:“爸,打壓他們的產業沒有問題,不過,這樣一來,京城的房地產局面不會有什么太大的變化吧?別因此影響了京城的經濟,那就得不償失了!”

    “放心,老爸做事還用你教嗎?還是去做好你的事吧!雖然現在還沒有找到新的房地產開發商,但是,先打壓了再說,日久生變,還是不宜拖太久,我們已經忍很久了!現在大伯一家做事已經有些喪心病狂了!”姜日玨道,前面是對兒子姜孟池說的,后面是對姜日瀾說的,還冷哼一聲。

    對于這一點,姜日瀾也很贊同,道:“大哥。你說的沒錯。我們真的不能再忍了!”又對姜孟池道:“小池。大不了讓京城的房地產商平分了他們這塊肉,也就是最差的結果了!不管怎么說,我們現在要打壓下去,你們還不知道吧,前陣子,他們一直在打探x師在執行什么任務,想要從中知道孟城的消息!”說著,姜日瀾聲音含著無限的恨意。多少次了,一直針對他們的孩子的生命,這才是姜家無法忍耐的!

    姜孟池大吃一驚:“什么?那沒探聽到什么吧?”有些擔心的。

    姜日瀾道:“自然是探聽不出什么,但是這幾天卻沒有再打探,反而開始打探起m國發生了什么事,我真是擔心!”

    姜孟池不以為然道:“那有什么好擔心的,只要弟弟不是去執行m國的任務,那就沒有事了唄!哎呀!”

    話剛說完就挨了姜日玨一個爆炒栗子,姜孟池委屈的捂住自己的腦袋:“我說錯什么了,爸。你怎么能這么暴力呢?我要是被你敲傻了怎么辦?”

    姜日玨冷哼一聲:“你已經夠傻的了,我是看能不能把你敲聰明一點!”說完。見兒子還是迷惑不解的,姜日玨一拍桌子:“你還不好好想一想,這兩者有什么關系?x師都是執行的什么任務?條條都是國家大事,什么樣的事算是國家大事?整治毒梟?搗毀黑社會?保護政府要員?那都有特種部隊來干!那什么樣的事算是國家大事?”

    經過姜日玨一提醒,本來沒有往深里想的姜孟池一下子恍然大悟,想通了關鍵,什么叫做國家大事?那必然大多是要涉及到國家與國家之間的了,這樣的才能動用到x部隊,那么,近來m國有大事的話,既然姜孟城被派去了,說明就是去執行這個任務了。

    再聯想到自己近來得到的消息,頓時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他們不會突然變聰明了吧?那孟城豈不是有危險?啪,這幫忘恩負義的家伙,爸,叔叔,你們沒有說錯,我們真的要快點行動了,省的他們還有精力,做這做那的!”

    姜日瀾點頭道:“沒錯,對了,孟池你行動的時候,也別忘記跟南宮、高家、毛家、胡家聯系,想來他們也要行動了,他們那些旁系的蹦跶的也夠久的了,我之前已經跟他們聯系過了,不過具體如何實施,你們還是再聯系一下,別到時沖突了,最好能跟咱們一起行動,事半功倍,還呢個省心省力!”虱子蹦久了,都忘了自己是虱子了,還以為自己是螞蚱呢,要是不清除掉,真讓自己這些一流的領頭世家真是泥捏的不成。

    姜孟池點頭道:“嗯,叔叔,放心吧,我知道了!”

    既然商量定計劃,姜日玨跟姜孟池的行動速度自然是不慢,沒過半個月,就發現京城的世家旁系不知道得罪了誰,不管是做什么項目,都有這樣或那樣的因素干擾,真要查找原因吧,還找不出來,看著都像是非人為的跡象,倒像是意外居多,就是姜世年一家也在一些項目競投上,竟然失去了先天的優勢,往往以一分之差的弱勢輸給了別人。

    讓姜世年一家險些氣吐血,而姜田風已經氣吐血了,發現最近真是諸事不順,姜世年也做出了一系列的措施,首先就是讓姜田風去查探到底是誰做的,自己家得罪了誰,又讓姜田山繼續負責打探美國的情況,這個千萬不能松懈下來,姜世年隱隱有種預感,說不定就是姜家做的,因此,他想要來一招圍魏救趙。

    姜孟城在m國的幫派里,自然是對家里的行動一無所覺了,在混了幫派一個月后,姜孟城憨直的形象深入人心,幫派底層都知道新來的一個小弟熱心不說,功夫也不錯,還很仗義。

    一些活動也喜歡帶人參加,唯一一點讓人覺得不好的是,這個小弟竟然不沾女人,這讓人產生懷疑,可是偏偏每次找女人,姜孟城都是一副又激動,又害怕,又討厭的表情,總之十分糾結,更讓人心里犯嘀咕了,問他,他也不說。

    后來,一次喝醉酒后,姜孟城才“酒后吐真言”:自己在逃出來之前,不但虐待自己,還把自己弄的不舉,從此對于女人的軀體就是又害怕。又討厭。當然。心里還是很渴望的,可是,奈何那東西硬不起來,他也滿腹的心酸啊!

    姜孟城的話得到了不少底下的人的同情,這些幫派底層,什么國家的人都有,也有不少,由其他地方偷渡而來的。對于同樣是偷渡而進來的姜孟城頓時充滿了同情,言語中維護了不少,也不再硬逼著讓姜孟城去睡女人了。

    不枉姜孟城犧牲自己的名譽,保住了貞潔啊,心想:阿朵老婆,我為了保護貞潔,可真是犧牲大發了,等以后回去,你一定要好好補償我啊!

    當然,姜孟城的說與不說。自然是故意為之的了,他也算好了。想要讓自己贏得這個幫派更多的信任就是讓人先懷疑自己,自己再解惑,這樣一來,這些兄弟在帶著愧疚后,得到真相,自己就容易贏得信任了,再這樣的懷疑來個兩三次,最后,自己就更能成為可信之人了。

    所以,姜孟城這一行動真是一舉多得,演技也不錯,沒有大咧咧的告訴人,畢竟這種事,哪里好意思直接說啊,只能酒后吐真言了!

    事后,正如姜孟城所料的,大家對他比之前更是親近了不少,以后要執行任務什么的,也會帶著他去,讓姜孟城樂的不行,要知道,即使是在幫派里,也要表現好才有可能得到提拔啊!

    而這期間,姜孟城是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樣了,反正,他是沒有聽過最新的情報,也不想聽,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樣,自己還沒有成功混進去呢,也幫不上什么忙!

    所以姜孟城不知道的是,美國黑客帝國已經把超級病毒的軟件研究出來了,就算是殺毒軟件也將要在一個月內完成。

    而在殺毒軟件也完成以后,姜孟城也已經通過了戰功,升了一級,成了小頭頭。

    而超級病毒軟件和殺毒軟件在完成后要交接的時候,正如姜孟城所想的,這一次發揮用的是一些之前已經取得了一定成績的探子,有一個國家的探子接觸的最深,在臨交割的前一晚,冒死把兩個軟件偷出來,就要跑掉的時候,卻被發現,開始遭到追殺,不得已,而其他的探子也不過比這個探子酮道幾分鐘的功夫,跟著一起追殺。

    在躲了兩三次以后,探子試圖聯系本國的人,卻不知道為什么聯系不到,風聲也太緊,最后,這個國家的探子為了安全,把這兩個軟件分開存放在安全的位置上,在最后一次逃跑,卻沒有跑成功,這個探子就死掉了,至此,線索斷了,各國的探子包括惱羞成怒的美國,全城戒備的搜查,間諜與反間諜的行動也開始實行,美國在知道這一次搗鬼的國家不少,下定決心清理這些國家探子。

    一眨眼,六個月過去了,姜孟城已經成為了這個幫派的二把手,以狠厲出名,雪獒是他的標志,人稱白面閻王,并且深得幫派老大的信任。

    要說他能這么快的成為二把手,還是有一個契機的,這一天,姜孟城所在的幫派跟另外一個幫派起沖突,要搶奪對方的地盤,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老大帶著一幫弟子過去,兩幫人對立站著,拿刀拿槍的,眼看著談不攏,兩個老大一聲令下,開始斗毆。

    姜孟城就站在老大的不遠處,一邊要放著刀劍,要放著子彈,另外一邊,還要抽空分看一下自己的老大,希望能找到一個表現的機會。

    當然,姜孟城也就是在沒有什么人圍著自己的時候會關心一下老大,現在對他來說,最主要的是活命,意思都馬虎不得。

    姜孟城帶著小白在廝殺中,無往不利,小白這段時間在這里,也鍛煉出了血性,咬人特別準,一跳上去咬住脖子動脈,精準無比,咬完立刻就跑,不會停留給對方砍自己的機會,趁機撕扯拉大傷口,在這種時候,誰會去止血啊,所以,往往被小白咬重的人都一咬斃命。

    所以,在多次的打架中,小白跟姜孟城是出了名的狠厲,于是,很快這一塊空出了一塊地方,一些其他小嘍嘍都不敢過來,只敢跟別人打,也是,跟別人打,還有活命的機會,跟姜孟城打,不說他功夫好,就說他有危險。那只雪獒就會幫忙。真是太恐怖了。

    但是。盡管姜孟城跟小白再出色,團體的群毆,自然不是一個人的事,除了姜孟城這邊無人敢打外,其他人卻是死傷不少,并且對于他們來說,形式對于他們這一邊非常的不利。

    姜孟城自然要幫忙其他的幫派,否則。這個幫派輸了,他豈不是還要重新開始嗎,所以,自然要幫忙其他的人解決一下對手了,再說,光是閑站著就太顯眼,所以,一邊顯示自己的相互道義,姜孟城就一邊關注他們的老大了,忽然。就發現有一個小嘍嘍竟然趁著自家老大跟對方老大打架的時候要偷襲,另外的幾個嘍嘍也要上去。姜孟城把前面的一個人捅了,飛奔過去,用英語喊了聲:“啊,老大,小心!”

    然后,手上的飛刀扔了出去,接著,就趁勢站在老大邊上給他護衛了。

    這一次的斗毆以慘烈的結局獲勝,地盤自然也是順利接收過來了,姜孟城的老大也注意到了姜孟城,對于姜孟城有好感,開始慢慢的信任他,提拔他。

    直到現在,姜孟城已經在幫派里坐穩了,多次的爭斗中,也立了大功,在幫里很有威嚴,這時的姜孟城,這才第一次取出一個特殊的芯片,融入到自己的手機中,接聽最近的消息,才知道,在這段時間,發生太多事。

    姜孟城聽完了消息,立刻就把這芯片重新塞好,吐口氣開始在腦子里思考分析。

    好消息就是那兩個軟件沒有被找到,最后的消息就是那個探子接觸的人全部都找過了,可是,一無所獲,不過,姜孟城卻注意到自己一個同胞最后說的一個消息,他感覺到某一處的不對勁,并且通過手段拿到了兩個袋子,里面裝的就是那兩套軟件,不過被他藏在了xx地方,所以,姜孟城現在就是要找機會去那邊,把兩個軟件取回來,這才是。

    另外,壞消息就是在美國,各國的探子不少都被殺害了,其中也有華人的探子,就目前來看,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幸存者,那個取得軟件的同胞也被殺了。

    事實上,姜孟城的謹慎讓他躲過了不少的事情,因為抓了不少的探子,一些手段還是知道的,比如說這信息的獲取,姜孟城這么短的時間接收到這么多的信息后立刻斷開,讓本來察覺異樣的美國人以為是意外,就沒有在意。

    姜孟城覺得,時機成熟了,自己可以利用機會到xx地方去,找回那個軟件回國。

    卻不想,瞌睡就有人送枕頭,姜孟城的老大想要讓他去xx那里去,最近成交的一批買賣,要運過去不得有閃失,鑒于姜孟城以往無往不利的表現,就決定派姜孟城去了。

    而姜孟城不知道是國內的市場也發生了不小的變化,在這半年來,一流世家的旁系世家全部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打壓,各個產業都有一定的收縮,給其他弱勢群體讓出了不少路子,其中最慘的就要姜世年一家了,房地產的勢力慢慢的萎縮不說,被郝百勝占了不小的份額過去,各項競標都投遞失敗,所做的餐飲業也因為出現了有毒事件,蟑螂事件被迫停業。

    要說郝百勝能這么快的發展新的項目,還真不是郝百勝的功勞,正當姜孟池、姜日玨煩惱想要找個替代姜世年的人,接管這一塊的房地產蛋糕時,姜孟池自然要查一查有誰比較合適,于是,就驚訝的發現其中的一個新來的房地產開發商的公司,里面竟然有自己堂弟妹的份額,再一問烏朵朵,知道她投了錢以后。

    姜孟池頓時眉開眼笑,找到了接收的人了,就開始暗中資助郝百勝,讓郝百勝在京城站穩腳跟,自然,也因此,無形中損傷了姜世年一家的利益了,這自然也是姜孟池安排的了。

    而姜世年一家沒有了姜家的幫助,各種打壓下來,姜世年就越發的要把圍魏救趙這個招數做好了,因此,即使是這么困境中,都沒有想過放棄尋找姜孟城的計劃。(未完待續……)

    ps:感謝oxos為本書貢獻第38張粉紅!感謝南閑隱士的兩塊平安符,感謝水星的蒙面超人的香囊和平安符!

    天使現在腦袋真的發硬,九千字,昨晚又沒休息好,真的是閉著眼睛在碼字。如果文里面的邏輯不對,明天再修改哈,請大家見諒!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2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