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烏朵朵一看不妙,拔腿就跑,這時,也就距離姜孟城說的出口沒有多遠了,烏朵朵這才有把握,直接跑掉,她是不會演戲,但是她功夫好啊,跑個幾千米,就是兩個劉翔都趕不上。

    就在這時,對方反應也很快的開了一槍,烏朵朵憑著直覺閃過這時,從另一邊沖過來一個要幫忙的,幸運的是這個人手上沒有帶槍。

    說到這里,烏朵朵都忍不住驕傲一下,只要對方沒有帶槍,她還真不怕對方,美國也就仗著自己的武器先進,要真是單打獨斗,別看是大塊頭,輸的都不一定是誰呢,z國可是臥虎藏龍啊,隨便拉一個人來,說不定都習過武的,更不用說中國的功夫精深,派別林立,各種功夫那真是爭奇斗艷,百花齊放。

    所以,別看對方大塊頭,過來一個照面,就被烏朵朵摔暈了,而后面的人也沒有想到烏朵朵竟然這里厲害,本來還以為有對方幫忙,自己能輕松一點,就這么一松懈,就讓烏朵朵徹底逃出去了。

    跑出去了以后,烏朵朵也沒有松口氣,反而更加的緊張了,看看迎面而來的一輛的士,烏朵朵隨即上了的士,付了幾百美元,讓對方把自己從這邊送到另外一座城市,開了幾個小時,又是走高速,又是走山路的,終于到了城市。

    烏朵朵下了車以后,又換了一輛的士,繼續走,又換,又走,直到一天一夜以后。烏朵朵終于停了下來。中間。烏朵朵也沒有跟另外的人匯合,烏朵朵直接跑到機場去定飛機票。

    也是湊巧,就在離烏朵朵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就有一架飛機要起飛,烏朵朵訂飛機票的速度很快,立刻就走進去了。

    而美國卻已經亂成了一團,都在找烏朵朵,可是。這個可不大好找,畢竟烏朵朵又沒有受傷,他們只能憑著印象,弄了一張四不像的圖片,找烏朵朵,鑒于z國人的臉型跟美國人的臉型不一樣,在他們看來,所有的z國人都長得差不多。

    所以,依照著這圖像要找出烏朵朵很難不說,頂多多了一個烏朵朵是z國人的信息。現在美國人已經憑著烏朵朵的心虛,斷定了烏朵朵肯定知道姜孟城的下落。或者是根本就是跟對方在一起。

    因此,,美國人要找可以的人,一個個子矮小o(╯□╰)o,且皮膚白凈,五官精致的女人,身邊有可能跟著一個男人。搜尋的方向再一次出現了偏差

    就在這樣的巧合中,烏朵朵終于踏上了回國的路,在美國還在四處尋找姜孟城時,卻又覺得奇怪,姜孟城就像是憑空蒸發了,而烏朵朵還是有跡象可尋的,畢竟又要拿身份證,去坐飛機,只是那會兒美國人已經知道的晚了,烏朵朵甚至都已經下飛機了,他們才把烏朵朵的行徑查出來,讓他們不解的是,烏朵朵是一個人坐飛機回去的,那么說明之前來取情報的人還是在這邊,可是,卻愣是讓他們找不到人,又或者,烏朵朵根本就不是那個取情報的人的同伙,難道方向又錯了?

    fbi第一回碰見這么詭異的事件,一時間搜索的方向全都亂了。

    烏朵朵卻在踏入中國的土地時,心情就開始放松下來,直到打車回到家里,烏朵朵才興奮的跳起來,跑進空間里,把姜孟城拉出來。

    這幾天在空間里專心的休養身體,姜孟城的元氣大有好轉,面色也開始紅潤起來,不再看著能嚇死個人的慘白。

    見烏朵朵跑進來,姜孟城就知道已經安全到家了,摸了摸烏朵朵顯得有些風塵仆仆的臉,心疼的道:“阿朵老婆,這一次實在是辛苦你了!”

    烏朵朵紅著眼眶道:“不用說了,只要你以后能平平安安的,就算是我再辛苦一點也沒有什么。”

    姜孟城不禁緊緊的抱住烏朵朵,烏朵朵興奮的給姜日瀾打電話,道:“爸,你知道嗎,我已經到家了,阿城也回來了!”聽著那邊的聲音好似有些噪雜,但是回家這種獲得新生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讓她忽略了那邊噪雜的聲音。

    烏朵朵還道:“爸,你有空嗎,要不,我帶阿城去找你?”

    姜日瀾忙道:“朵朵,你先別帶孟城過來,你們現在在哪里?”說話的時候,姜日瀾還壓低了嗓音。

    烏朵朵還是沒有多想,雖然不明白,但是她覺得大人物考慮事情都比較全面,聽他們的沒錯。

    掛掉電話以后,烏朵朵又給自己的父母打電話,之前烏朵朵就想先給自己的父母打了,第一個想起來的就是烏山河跟越云挽,但是因為姜孟城回來的事情不是小事,還涉及到國家的一些問題,之前姜孟城跟烏朵朵有提過一點點,就這都能讓烏朵朵明白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烏朵朵忍著想給自己父母先打電話的念頭,先打給了姜日瀾。

    烏山河大松一口氣,連連道:“平安回來就好,平安回來就好!”

    越云挽在一邊上聽著,心里也很安慰,跟媽祖感謝,真是媽祖保佑啊!

    眼看著越云挽就要高興的四處去嚷嚷了,卻被烏山河制止了,斥責道:“行了,你瞎嚷嚷什么?那嘴巴捂嚴實點,你也不想想,女婿是怎么回來的?那回來的法子能公開嗎?朵朵打電話來跟我們說一聲,那是不想要我們擔心,但是這件事還沒有解決呢,女婿現在不能露面,要等親家他們安排好了以后再說!聽見沒?”

    越云挽聽的一驚,順從的點頭,也是有些后怕,好在老頭子提醒的快,否則自己這張嘴,可不就是沒把門么!

    烏朵朵也不是傻的,在掛掉電話后,就開始若有所思。不一會兒就想明白了關鍵之處。現在姜孟城不能露面。好在這棟房子里都是可靠的人,否則,這一次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關心則亂,平常烏朵朵真沒這么不淡定,可是面臨姜孟城的這些問題,烏朵朵如何能淡定的了呢!

    而就在姜濤的宅子里,一陣哭天震地的喊聲傳遍了整棟別墅,姜濤痛心疾首的聽著大哥姜世年的控訴。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的兒子,自己不是告訴過他們嗎,不能這么對待他們的大伯,孩子們這是怎么了?難道是自己老了?

    算計了人一輩子的姜濤忽然覺得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家的孩子了,有一種被人背叛了的感覺,甚至對自己的人生觀產生了懷疑,打擊太大了,一時姜濤都有些承受不住。

    胡琳緊緊的抓住姜濤的手,反倒是一臉的鎮定,時不時的拍著姜濤的手。說著從姜世年的投訴開始就一直在說的一句話,不管是對姜日瀾。姜日玨,還是姜世年,胡琳都異常堅定的道:“我信我的孩子不是這種人!”

    也就是這句話,讓姜濤的情緒一直得到控制,狼告訴他,應該聽雙方之言,而不是單聽一人之語。

    可就算是這樣,姜濤的情感上也受不了,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照拂下,哥哥姜世年還被孩子們這么打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受到了那么多的欺負與侮辱?

    大家沒有看錯,從來只是講究小人之策的姜世年用了一回明謀,不過,姜世年沒有想到自己的弟弟還會這么淡定的聽著,難道平常說的那些話都是假的?哼,說什么兄弟情深,一旦涉及自己的子女,這話就大打折扣!

    姜世年也不想想,就算是他自己,不也是一樣嗎,有哪個父母不是護短的?姜濤能為了他這么生孩子們的氣已經很不容易了。

    姜日玨跟姜日瀾也沒有急著辯解,反倒是都緊張的看著姜世年,一個勁兒的告訴姜濤:“爸,你別生氣了!爸,你別急!”很害怕姜濤有個什么,一邊關心姜濤,一邊也在心里恨的不行,哼,都說狗急了還跳墻,這話真是不假,這姜世年被逼到這份上了,竟然不顧臉面在那么多人面前哭起來,被父親聽見了,否則自己都安排好了,就算是他來父親,也萬萬見不到父親的面,真夠不要臉的。

    為什么兄弟倆這么怨念呢,為什么姜世年這么不顧臉面呢,這還要從打壓姜世年所有參與的產業開始,本來,兄弟倆以為這一次姜世年根本就沒有打探到關于姜孟城的消息,也只打算一點點的,慢慢的蠶食姜世年的勢力,把他們主要的房地產業務交給郝百勝,正好郝百勝的名譽也不錯,其中又有烏朵朵的股份,這個巧合的太妙了,讓他們簡直有種不肥水不流外人田都不行。

    但是,在姜孟城受傷的消息傳來,兄弟倆猜測是姜世年派心腹去了美國,害得姜孟城差點死了以后,兄弟倆一邊心急如焚的等待著,一邊自然也是沒有忘記部署,不管姜孟城有事沒事,這一次,倆兄弟再也不能容忍他們一家的行為了,他們一直以來針對姜孟城不是跟他有仇,而是跟整個姜家有仇,誰落單了,誰身上有空子可以鉆,他們就要殺了姜家的誰。(未完待續……)

    ps:書名:顛覆玄黃

    者:愛就差那一點

    簡介:修煉至極,資源匱乏,致使戰連綿,終是戰得天崩地裂,玄黃盡散,五界龜裂,各自隱于混沌之中,靈氣匱乏,修煉一途一片蕭條

    誰說天地崩裂便不可修煉!靈氣匱乏能如何,不能人修先魂修!

    陰魂——吞了,凝凝魂!

    靈尸——滅了,取點尸丹聚聚靈!

    大冢——這玩意兒好,掘了,撬撬棺槨弄點尸血煅煅體!

    陰地——闖吧,最好能撈點陰寶奇材沖沖筋脈伐伐骨髓

    魔經如何!妖典怎樣!人經何為!魂札哪般!最終不都盡掌在手,修過才知,亦不過如此,還是混在一起練吧,看看能整出個什么新玩意來

    天地崩裂?小事!費點手腳凝煉一下即可!

    玄黃散了?那就讓它散了吧,回頭抬手顛覆了便是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2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