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隨身幸福空間 >第九十一章 大結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九十一章 大結局

    姜孟城回來以后,在家里休息了好幾天就開始去上班了,在這幾天里,跟三胞胎還有烏朵朵過著一家人正常的夫妻生活,如同平凡的夫妻一樣,姜孟城白天幫著照顧三胞胎,跟三胞胎一起玩,在三胞胎蹲馬步的時候也陪著一起,還教他們幾招簡單的招事,又教三胞胎下棋,在這幾天,他就是一個慈愛又嚴格的父親,卻不會以暴力說話,而是跟三胞胎擺事實講道理。

    跟烏朵朵呢,白天也盡量忍著不親熱,晚上的時候就拉著烏朵朵進空間里,要求這樣那樣,最讓姜孟城欣喜的是由于小別勝新婚,咳,之前姜孟城一直想要嘗試的姿勢,烏朵朵之前死活不同意,覺得實在是太丟人了,這一次卻在姜孟城半推半就之下就依了,差點沒把姜孟城樂瘋了!o(╯□╰)o

    姜孟城高興壞了,于是,姜孟城這幾天顯得特別的忙活,白天上午跟下午的時候,對于姜孟城來說是親子時間,效果也顯然不錯,目前為止,三胞胎跟姜孟城的父子之情突飛猛進。中午的時候呢,姜孟城倒是沒有忙著找烏朵朵親熱,讓烏朵朵松了一口氣,不過中午的時候他也沒睡覺,有一次烏朵朵好奇的看了一眼,還以為是處理什么公務呢,哪里知道只見那網頁上打著幾個大字:古往今來令人難忘銷魂,高難度的姿勢???o(╯□╰)o

    烏朵朵當時就震驚了,指著那電腦問姜孟城:“你,你。這幾天就是在忙活這個?”

    “是啊。是啊!阿朵老婆。你過來了?快,你看看這個姿勢怎么樣,要不我們晚上試試?看著就讓人覺得不錯!”姜孟城還不以為恥,很高興的跟烏朵朵討論上了。

    當場讓烏朵朵羞紅了臉之余,落荒而逃,連指責姜孟城的話都忘了說,盡管再開放,烏朵朵也沒開放到這一步。

    那晚上的時候。不用說,自然是抓緊一切機會纏綿,還順便把自己從網上搜羅的姿勢磨著烏朵朵一個個的做一遍。

    這般充實的過了幾天,終于到姜孟城去報道的日子了,這一天早上姜孟城清氣爽的起床了,自去刷牙洗臉,還體貼的親了烏朵朵的額頭一下:“乖,你不用起那么早,早上我自己去做飯,你等著吃現成的好了!”

    烏朵朵可沒有心思要給姜孟城做早飯。只感覺渾身酸痛,她始終不明白一點。為什么同樣是兩個人的事,折騰了一晚上,姜孟城永遠能清氣爽的起床,還容光煥發,而自己呢,只能凄慘的躺在被窩里,眼窩發黑,渾身發痛,渾身沒力,連動一下都懶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要上班了,姜孟城想著以后沒有像今天這么逍遙了,昨晚真是狠狠的要了烏朵朵好幾回,最后一次還猛烈的讓烏朵朵昏過去,這才依依不舍的罷手。

    這還不是最可氣的,最可氣的是姜孟城事后還咂咂嘴,遺憾的道:“唉,真是不過癮!阿朵老婆,什么時候你的體力能好一點呢!”o(╯□╰)o

    當場讓烏朵朵拍死姜孟城的心都有了。

    姜孟城吃好了早飯就去報道了,對于京城公安局總局局長姜孟城倒是一點都不陌生,甚至對于一些業務還算是熟悉的了,因為以前這一塊是高褶家的人負責的項目,在那些旁支的被打壓下后,這個職位就一直空著,直到姜孟城自x師中出來,仿佛這個職位就是為姜孟城留著的。

    報道第一天,姜孟城本來是打算回家吃飯的,但是南宮茨、高褶等幾個兄弟非鬧著給姜孟城接風洗塵,見姜孟城要說話,還指責姜孟城,見色忘友,自從娶了老婆以后竟然對自己幾個兄弟視而不見,約會的事從來是能推就推。

    姜孟城卻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道:“小孩子瞎參合什么,等你以后結婚了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哼,出息,不說別人,要是我,肯定不會這樣!”南宮茨氣哼哼的道。

    幾個兄弟一起指責姜孟城,就算是姜孟城的臉皮再厚,也攔不住了,只能自罰三杯了。

    在業務上,姜孟城接手的很快,管理的也很順利,沒有人特意給使絆子,就是在官場上的交際,因為姜孟城離開的久了一點,忽然的有點不熟悉了。

    而在接了京城公安局總局局長之后,官場上的事自然是不可避免的要應酬了,每天都有人請,這個宴會那個宴席的,讓以前下班以后就沒有什么事干的姜孟城忽然的有些陌生了,在過了幾天這樣的日子后就開始適應了。

    與此同時,烏朵朵出去的時候也增多了,因為每一次參加宴會,姜孟城都把烏朵朵帶了過去,今天參加這個宴會,明天參加那個宴會,烏朵朵之前也是有參加過不少的宴會,對于這些應酬早就適應了,每一次參加宴會都沒有失禮的地方,相反,還讓京城上流社會的人認識到烏朵朵,都讓那些之前在背后好奇烏朵朵的人不禁在心里贊一聲姜孟城的眼光不錯,雖然這烏朵朵沒有什么出身背景,但是在這種場合還能應對自如,就可以看出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了。

    這一次,烏朵朵才算是真正的跳入上流社會的圈子,之前的話,也不能算是沒有進去,只是姜孟城不在,像這種有男人之間的觥籌交錯的宴會,烏朵朵是一概不參加的,畢竟姜孟城不在,總不能讓自己一個人去吧,所以,烏朵朵多是參加女生之間的聚會,這樣一來,京城勢力真正做主的人認識烏朵朵的就很少了。

    而隨著參加這些宴會的深入,烏朵朵也才發現了姜孟城之前告訴自己的事情果然一點都不夸張,沒有想到竟然真的在上流社會有這么多那么讓人觸目心驚的事,不過后來想想。烏朵朵也就釋懷了。上流社會那些不為人知的隱秘都不是少數。有時表面越是光鮮的,底下說不定就越是丑陋,這個世界上什么樣的人都有。

    而相對于平民百姓生活多在于為了生存掙錢養家,只為了追求物質需求,而這些上流社會的生來不會餓肚子,才有這花花腸子想寫亂七八糟的,正如那句話所說的:吃飽了撐的!

    烏朵朵此刻很能徹底理解了這句話,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上流社會這些亂七八糟的實在是讓人看了糟心。

    不過,這種事情看習慣就好了,小三小四的,包二奶的什么的都有,烏朵朵也開始麻木了,讓她有些耿耿于懷的就是別人說起姜孟城的排一排可以伸長到上下五千年的情史了,當然,別人拿姜孟城情史擠兌烏朵朵的時候,面上烏朵朵總是很大度的微笑道:“人都有不懂事的時候吧!”或者是驚訝的道:“是嗎?還有這種事,哎呀。我都不知道呢,阿城也沒跟我說過!”有時別人擠兌烏朵朵狠了。烏朵朵也不怕得罪人,轉頭就把姜孟城叫過來問一問,一下子就讓那不識趣的人白了一張臉,后面也沒有什么好結果,忽然莫名其妙的很倒霉了。

    姜孟城也沒有好過到哪里去,每一次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次后,姜孟城回去就要受罰,唉,今天跪搓衣板,明天就改不讓睡床,睡地板,讓姜孟城哭著喊著:“阿朵老婆,我還是跪搓衣板好了!”

    后來,烏朵朵還發現一招對姜孟城絕對有xx級殺傷力的招數,把姜孟城綁起來,然后呢,嗯,當著他的面,一件一件的慢慢的脫著自己的衣服,等到某人的小帳篷翹起的時候,還慢慢的走進磨著,然后就一直看著姜孟城求饒,欲火焚身而不得,沒把姜孟城痛并快樂死!

    這一招的殺傷力絕對是巨大的,姜孟城剛開始對那些不識相的還只是小懲大誡,后來這一次事件后,烏朵朵就發現了,在自己面前擠兌人的少了,而且漸漸的沒有了,她還覺得奇怪呢。

    后來,有一次跟一個比較好的閨蜜聊天才知道,原來自那次之后姜孟城發狠了,再擠兌自己的阿朵老婆,那可就不是小懲大誡了事了,姜孟城直接嚴重處罰,輕則被離職,重則把那人的罪證搜羅呈給法院,再施壓,這樣一來,不開眼的人就沒有了。

    烏朵朵在心里笑的要死,對于能報復姜孟城,她很得意,發展到后來,烏朵朵只要想起有那么一段情史,她就要懲罰姜孟城一回,醋勁越發的大了。

    而姜孟城呢,面對烏朵朵這般強烈的占有欲,反而樂在其中,每次都非常的配合!因為那可以看見烏朵朵不同的一面。

    其實,那次姜孟城那么嚴懲那些人,卻不是烏朵朵想的理由,而是他第一次意識到原來烏朵朵這么在意他的過去,所以,他自然是不能讓這些過去影響自己老婆大人的心情了。更何況,姜孟城猖狂的心想:我姜孟城的媳婦,你們也敢惹?真是不想活命了!

    在官場上,姜孟城過的很順利,烏朵朵也把三胞胎送去學武了,自然是送去姜家的內部學習姜家的武功了。烏朵朵打算等孩子們學好了以后,再來學習葉家的太極。

    葉家已經在京城開了第一家武館了,自然是姜孟城幫忙找的了,有時烏朵朵沒事的時候就去葉家武館教學,更多的是去那里聯系武功。這源于葉師弟對于烏朵朵武功的退步很不滿意,在京城開武館的時候也跟著過來當總教練,狠狠的訓斥了烏朵朵一番,最后讓烏朵朵在有空的時候就過來練武,晚上不行就上午,上午不行就下午,反正一個禮拜至少要學三次。

    烏朵朵自然是不敢有異議的遵守了。

    而烏朵朵空間的人參跟何首烏等多種名貴的藥材也有兩百年的藥齡了,這一次,姜孟城在官場上的經營,升職的事就全靠這些東西了。

    只見那兩百年藥齡的人參,正宗野生的,都快有了人形了,開的人參果個大紅艷,吃一顆,那增加的功力頂十年呢!就算是人參的效用也很大。反正空間的人參不少。每次給家里燉湯的時候。烏朵朵就會切一兩片放進湯里跟著一起燉了,結果,家里的每個人的面色紅潤,元氣十足。

    于是,只要碰上要送禮的,姜孟城就從空間里挑,送人,送給誰。都有定數的,姜日瀾都已經給姜孟城規劃好了,連對方喜歡什么,應該送什么都給查的清清楚楚,等于就是把溝渠挖好了只需要最后引水進去就可以了。

    所以,在在京城公安局總局局長做了一年的位置后,姜孟城又升職了,成了國家公安局里的一名副局長。

    這一天,京城的機場,一名拉著時尚的輕巧的行李箱的一個人走了出來。身穿高跟長筒靴,一雙修長筆直的長腿顯得優雅迷人。披著一頭金色卷發,一張秀氣的瓜子臉,微微一笑的時候,那大大的眼睛仿佛會說話一樣。

    這個人就叫做白韻琪,此時她一邊往外走,一邊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跟著對方不知道在說著什么呢。

    白韻琪不經意的抬頭一看,只見那播放著新聞的大屏幕上出現一個她熟悉又陌生的人,白韻琪的手不小心一松,啪嗒的掉在地上,滿腦子里只剩下剛才大屏幕上播報的話:“目前,姜孟城成功任職國家公安局副局長,今天新官上任三把火,憑著過人的才能,姜孟城精辟的對當前國家公安問題指出了兩個問題。”

    如果姜孟城在這里,就會發現這個女人也很熟悉,在美國執行任務的時候,他跟她還有一面之緣!

    白韻琪吃驚的看著電視上面那一臉剛毅的男人,怎么,怎么會坐上了國家公安局副局長?他才多大?三十三,三十四?還是三十五?總之沒有四十歲!

    這時,掉在地上的手機傳來喂喂的聲音,白韻琪回過,趕忙撿起手機,用美式英語說道:“嗯,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嗯,好了,我知道了,我不會出現在你媽面前的,我知道我自己的身份,嗯!”

    白韻琪掛掉電話后,出了飛機場去打車去一家酒店,等明天再開始找房子住,不過,現在白韻琪顧不上這個了,進了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聯網上百度,輸入姜孟城三個字,一下子,關于姜孟城的消息不少就跳了出來。

    當看到姜孟城的那些履歷的時候,白韻琪呆坐在凳子上,怎么會?怎么會這樣,難道他不是屌絲嗎?他家不是很窮嗎?他不是連份禮物都買不起嗎?怎么會成了姜家的嫡孫?

    對于姜家,白韻琪還是知道的,京城幾大世家,最有名的就是姜家、南宮家、高家、胡家等等,對于白韻琪這個立志找個高富帥的來說,自然是知道姜家代表的是什么了,那是她一輩子都無法觸手可及的領域,就連她現在攀上的富二代都無法接觸上的,對方頂多就算是二流的世家罷了,跟姜家一比,簡直是不值一提,可是,怎么會,姜孟城怎么會變成了姜家的嫡孫?

    白韻琪在昨晚回來之前還在想,如果,如果自己當時不跟姜孟城分手,一起奮斗一輩子的話,那么,是不是現在的生活會完全不一樣,他們會平淡而幸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自己是個被人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人,對方還吊的不可一世,實際上,也不過是個富二代而已!

    白韻琪有那么一瞬間的后悔,但是隨即就否定了自己的瞎想,心想:如果真的跟姜孟城在一起的話,自己豈不是要干活干粗了自己修長而美麗的雙手,整天跟人討價還價,過上白骨精忙碌繁雜的生活?豈不是什么悠閑的時間都沒有了?而看看現在的自己?想要出國旅游就出國旅游,不用掙錢就有錢花,在美國留學了那么久,現在認識的這個人也是自己最看好的了,對自己也算是最好的,只要自己再努努力,嫁入他們家,就成了貴婦太太了,從此什么都不用做,也不用擔心什么了。

    但是現在,白韻琪的話,真是后悔了,整個人如同被雷電擊中了一樣,這時的她才后悔,為什么,當初沒有跟姜孟城有同甘共苦的心,如果,自己能堅持下去,那么,是不是他現在身邊站著的人就是自己?是不是自己連去國外奔波都沒有呢?

    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官二代的話。那么。自己豈不是就可以嫁給自己心愛的人,還可以過上想要的生活?

    想到這里,白韻琪摩挲著自己的手機,里面有姜孟城的電話,想了想,白韻琪摁下了撥打鍵,然而,卻是傳來一陣忙碌的忙音。

    白韻琪掛掉電話。手都是抖的,原來,原來,這個手機號碼他還沒有換掉,他還用著這一個?幸好,幸好!

    幸好什么?白韻琪其實當時為了怕姜孟城糾纏自己,耽誤自己找金主,就把電話號碼給換了,并且所有的同學都通知了,就沒有通知了姜孟城。

    還怕姜孟城會來問自己的好友。特意叮囑了不能跟姜孟城說,要說白韻琪對姜孟城自然也是有真感情的。當時分手,白韻琪也狠狠的哭了兩三天,但是她卻知道,愛情不能當飯吃。

    然而,現在,白韻琪后悔了,此時的她想起了她們在一起的時候甜蜜的日子,一起去看日出,一起去做陶泥,一起在街上遛彎,就是很少有花錢的項目,因為姜孟城當時沒錢,穿著一身洗的發白的夾克,早上還要去趕著給人送外賣,那是窮人才會干的事情。

    姜孟城開完會后走出來,拿出自己的手機,覺得有些奇怪,自己這個手機怎么會有陌生的號碼打進來呢?還沒有顯示名稱?要知道自己的這個手機自高中就沒有再換過號碼了。

    因為這種是私人的手機,跟公務上的手機是分開的,所以姜孟城確定這個手機只有比較親密的人才會知道。

    姜孟城也沒有多想,就回撥了過去,這時的白韻琪正在回憶,忽地手機鈴聲響起,嚇了她一大跳,一看手機上顯示的更是手都在發抖,摁了接聽鍵,她的聲音不自覺的柔和,溫柔著:“喂,孟城!”

    “誒,你好!”姜孟城奇怪,這個聲音怎么感覺有些耳熟呢,但是他還真是想不起是誰了,而且,對方喊自己這么親熱,偏偏自己不記得是誰,姜孟城更是覺得奇怪。

    “孟城,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一起喝個咖啡怎么樣?這么久沒見了,也不知道,你過的怎么樣了!”白韻琪聲音溫柔,和風細雨的道。

    姜孟城想了想,道;“唔,這幾天我都沒什么時間,要不這樣,等我有時間了我再給你電話!你的電話是現在的這個?為什么我聽你的聲音有些耳熟,但是手機上卻沒顯示呢?”

    白韻琪的手頓時一緊,隨即又放松了,緩了口氣的道:“我是白韻琪,你不記得了嗎?”聲音里含著失落,那甜美的嗓音居然含著悲涼的感覺,讓聽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安慰一下。

    姜孟城此時卻沒有這個感覺,只是一驚,隨即又笑著道:“哦,原來是白韻琪啊,怎么你好像換手機號了?”心不在焉的說著話,記憶卻回到了那個屈辱的時刻。

    當年姜孟城跟老爺子打賭,要自己證明自己的能力,不靠家里,他一樣能生存的好好的,甚至連生活費都不用家里出。

    就是在那時,姜孟城碰上了他的初戀情人,對于白韻琪來說,這是一段甜美的回憶,對于姜孟城來說卻是屈辱,那時,姜孟城滿心的以為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共度一生的,就像老爺子說,可以跟你同甘共苦,不在乎你的家境的人,結果,卻在他躊躇滿志的想要打電話跟家里介紹白韻琪的時候,她提出了分手,盡管她說的再好聽,姜孟城卻也不是傻子,沒有忽視她說她想要找的是個高富帥,不是他這樣的屌絲,跟他在一起的感情很美好,但是,愛情不能當飯吃,所以她要分手,并且要求姜孟城以后都不得去找她。

    從小到大,姜孟城被誰嫌棄過啊,還嫌棄的這么狠?在白韻琪來看是和平又真心的為姜孟城著想的分手,在姜孟城看來卻是屈辱,他也不否認自己確實是有個美好的初戀。

    后來,姜孟城有一段時間頹廢了,跟老爺子認輸,重新回到姜家,又過了半年醉生夢死的生活,隨即想不過去,自己跑去了f省當起了一名小小的武警干部,從小開始做起,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

    白韻琪卻不知道姜孟城在想著什么。有些失落的道:“我已經換了好久的號碼了。你都不知道嗎?”

    姜孟城。無可無不可的嗯了一聲。

    隨即,白韻琪又道:“孟城,那,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我們能出來見見嗎?”

    “啊,隨便,不過我這幾天都忙,呵呵!”姜孟城道。

    白韻琪不放棄。想到網上說的他已經結婚了,白韻琪開玩笑似的道:“喲,就是朋友見一下,你還顧忌這么多?是不是嫂夫人不愿意你出來見面啊?”

    “這不關她的事,我是覺得就光我們兩個人,有什么可以聊的?”姜孟城有些不客氣的道,想到自己那段時間的痛苦,他就想把這些都還給白韻琪。

    不過,對于現在的姜孟城來說,白韻琪早就是路人了。現在想想,姜孟城都覺得自己真是瞎了眼。當時付出了那么多真心,卻換來一句分手,還嫌棄自己家沒錢,真是瞎了眼啊,幸好,我找到了自己的阿朵老婆,她那么可愛,又好,全世界最好的老婆就是阿朵老婆了!

    想到烏朵朵,姜孟城的心里一片柔軟,連帶著說起她時,都放輕了聲調。

    白韻琪自然聽出了其間的區別,變了一下臉色,隨即委屈的道:“孟城,你一定要這么跟我說話嗎?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可是,……”

    姜孟城被糾纏的有些無奈,他倒是想放放狠話,但是面對初戀,那種復雜的心情,真的很糾結。

    所以,姜孟城沉默了一下,道:“好,你說吧,你什么時候,什么地點?”

    白韻琪一喜,心想:果然姜孟城還是有我的,否則不會自己只是委屈一下,他就妥協了,看來大家都說的沒錯,人對初戀都是難以忘懷的,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

    白韻琪含著喜悅的笑道:“阿城,我就知道。你看你什么時候有空?我這段時間比較清閑。”

    姜孟城道:“就今天吧,我抽出一個小時的時間,你看要在哪里見面,就晚上八點的時候吧!”

    白韻琪連忙道:“好,好,好!那就在xx酒店!”白韻琪報了自己酒店的地址,下意識里,覺得如果以后姜孟城想要來找自己的話,方便多了,還不用暗示什么。

    姜孟城掛掉電話,發了會兒呆,隨即撥了個電話給烏朵朵,道:“阿朵老婆,你正在干什么呀?哦,這樣啊,嗯,是有事,不是宴會,也是吧,晚上我們九點有個歡迎會,六點我會準時回家吃飯,主要是八點的時候,我想跟你一起去見一個人,順便,跟你說點事!”

    烏朵朵驚訝的道:“見什么人,還這么鄭重其事的啊?”

    姜孟城道:“倒不是什么鄭重其事的,主要是對方想要見見我,我正好呢,想要出一口心里的惡氣,又怕你誤會!”

    “哦,是個女的?”烏朵朵一聽這話就明白了,有些兇巴巴的問道:“好哇,你竟然還背著我偷偷答應別的女人的約會了,是不是想要睡地板啊?”

    姜孟城聽著烏朵朵兇巴巴的語氣,心情就好的不得了,笑著道:“瞧瞧你,一說就急,我這不是要跟你一起去嗎?你要是沒有時間,我們改時間吧!之前,我一直沒跟你說過,只是覺得沒有必要說,不過,看來那個人是想要攪亂我的生活,我自然是要跟你說一下了,我今天剛剛報道,你也知道,這樣,晚上我們邊吃飯的時候,我邊跟你說,可好?”

    烏朵朵點頭:“嗯,那你回來再說吧!”

    烏朵朵也不以為意,盡管心里吃醋,但是對于姜孟城這種主動坦白的行為,烏朵朵覺得值得表揚,心里還甜滋滋的,看姜孟城這么在乎自己,知道自己對于那些事會吃醋還主動匯報,其實如果姜孟城不匯報的話,自己不會知道。

    烏朵朵絕對不會主動的去問,就算是會問,也就是偶爾一兩次,否則,會把夫妻的關系弄的太緊繃了。

    晚上的時候,烏朵朵就做了一桌的好菜,安安、樂樂、康康三兄弟拿著筷子,自己吃東西,夠不著的就自己站起來夾菜。

    整個飯桌上都沒有發出一點聲音,等到吃了飯以后。姜孟城就拉著烏朵朵還有三胞胎進了空間。讓三胞胎自己去玩。自己跟烏朵朵說事情,一邊說,一邊幫著摘菜。

    烏朵朵道:“說吧,什么事還這么隱秘?”

    “也不是隱秘,就是一點小事,你不是曾經好奇過為什么我以前會那么花心嗎?”姜孟城緩緩的說道:“……”

    烏朵朵聽得吃醋,一張小嘴使勁的撅著,等到姜孟城說完以后。就用自己的手去扯著姜孟城的臉:“好哇,原來你還有跟別人這么浪漫刻骨銘心的一段往事!”

    然后,忽的放開了姜孟城的手,撲進姜孟城的懷里,悶悶的道;“阿城老公,我吃醋了,怎么辦?你當時跟她那么甜蜜,就連現在說起的時候都懷著淡淡的悲傷,我心里難受,阿成老公。不要想著她,想著我好不好?我喜歡你。不是因為你的身份,也不是因為你的錢,你知道的,我喜歡的是你的人,雖然,我很氣你那么花心,我以前也不敢投入的喜歡你,因為你那么的花心,可是,我還是控制不住喜歡你,她不喜歡你,我喜歡你,你不要為了她傷心好不好?不要為了她生氣!你為了別的女人生氣,為了她傷心,我心里好委屈的,你只是我一個人的,永遠只是我一個人的。”

    聽到這些霸道的宣言,姜孟城怎么能忍得住呢,懷著滿心的喜悅,緊緊的抱住烏朵朵:“傻瓜,阿朵老婆,瞧瞧你說的傻話,我怎么會為了別的女人生氣傷心呢,那都是以前,我只是恨自己當時沒有睜眼看清那個人,后悔怎么沒有早早的讓我遇見你,后悔我當時為了她頹廢的歲月卻讓你受到別人的擠兌,后悔有哪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影響了你的心情!阿朵老婆,我愛你,愛你勝過愛我自己!你這輩子不但是我的,就是你的下輩子,下下輩子都是我的,如果真的有來世,不管是哪一世,你都被我預定了,以后我不再看別的女孩子一眼,你也不許再看別的男孩子一眼!”

    說著,再也忍不住,低頭擒住了那櫻桃小嘴,深深的吸吮著,手也不自覺的在烏朵朵的身上動來動去的。

    烏朵朵動情的回應著,沒有發現衣服不小心被退下了一件,夫妻倆可以說非常的投入,投入到打雷下雨都影響不了他們。

    不過~~咳,只見三個閃亮亮的電燈泡站在倆人的邊上,一邊還配著音,這就算是睡著的都能給吵醒了。

    烏朵朵更是一跳起來,快速的把衣服穿好,紅著粉嫩的小臉,顯得更加的誘人了,讓姜孟城忍不住咕咚一聲,吞咽了一口口水。

    盡管孩子們在,烏朵朵忍著羞意,還是沒有忍心把自己的手從姜孟城的手掌中抽出來,夫妻倆應付著三胞胎,手卻舍不得分開,時不時的相視一笑,甜蜜自在心中,經過剛才倆人類似告白的霸道宣言,姜孟城跟烏朵朵都覺得彼此之間的心貼的更近了,一根幾乎可見的紅繩緊緊的牽著兩顆心。

    美好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姜孟城跟烏朵朵都感覺自己沒有干什么啊,怎么會就七點半了呢。

    想到一會兒要見姜孟城的初戀情人,盡管姜孟城沒有說過那人的樣貌,烏朵朵也覺得很美麗,所以,下意識的她要全副武裝起來。

    穿上近期新的一條由空間絲綢做的高檔禮服,配上了那套金絲紅翡的首飾,無名指上帶著的是那碩大的紫色珍珠的戒指。

    盡管珍珠是空間產出的,但是這個戒指卻是姜孟城親手打造的,不是用的白金,而是用的銀制品,姜孟城一點點的制造出來的,含著他無限的心意。

    頭發呢,烏朵朵也沒有弄個發型綁起來,而是散批在肩膀上,在燈光的照耀下,更加顯得那烏黑亮麗的秀發,比做秀發廣告的頭發發質還要好。

    看到這樣的烏朵朵,姜孟城不禁在心里搖頭,笑嘆著:唉,阿朵老婆的醋勁果然很大!不過,他的心里暖暖的,這代表著什么?代表著她在乎自己。

    臨走前,孩子們自然是交給已經過來接孩子的越云挽跟烏山河了,否則讓孩子們自己呆在家里,盡管有小白他們在。他們也是不放心的。

    盡管姜孟城不認為白韻琪有這分量值得讓自己夫妻倆大幅武裝的對待。但是姜孟城一邊開著車。一邊心想:既然阿朵老婆堅持要對對方宣戰,那自己也不能泄氣了,嗯,一會兒自己要變現的更好!

    其實,平常的時候,姜孟城已經表現的很好了,現在要表現的更好,不過是顯得更刻意一些罷了。

    很快就到了飯店。見烏朵朵要自己走出來,姜孟城忙道:“阿朵老婆,你等等,今天讓我表現一番怎么樣?其實,我是覺得我們沒必要這么全副武裝的,還顯的我們多在乎她似的,不過你愿意的話,阿城老公可是會陪著你一起的!”姜孟城也不是隨口說說的,說完了以后,就先出了車門。跑去給烏朵朵開門。

    正好,白韻琪坐在臨近窗口的位置。看到這一幕,頓時一愣,隨即有些氣悶,想當初,自己跟他交往的時候,怎么沒有這一面呢?

    烏朵朵挽著姜孟城的胳膊,走進酒店,然后由小弟帶領著,到白韻琪說的那一個位置上。

    白韻琪輸人不輸陣的站起身,沖倆人笑道:“孟城,你好準時啊!對了,這位就是嫂夫人吧?你好,我是白韻琪!”說著,伸出自己的手握了握烏朵朵的手!

    白韻琪不自覺的打量起了烏朵朵,一看上面的東西,心里妒忌的要死,那覺得如果當時自己不分手的話,那些東西都是我的,瞧瞧那一身不知名材質的高級禮服,那手上套著的,就是金絲紅翡的手鐲,脖子,還有耳朵,這明顯是一整套的首飾,還有手上的戒指,天啊,那碩大的珍珠要多少錢才能買到啊,還是高貴的紫珍珠!

    烏朵朵微微一笑:“嗯,白小姐好,我今晚聽阿城說起過你。”

    白韻琪一聽,心里一緊,面上卻嬌嗔道:“唉,孟城也真是的,我只是跟他簡單的跟他見一面,瞧他就緊張的向你匯報,弄的好像我們之間有什么,不過,嫂夫人的醋勁可是有些大哦,瞧瞧孟城都有些怕你了,就是見個朋友又要向你匯報。”玩笑似的話語,但是如果在沒有完全了解詳情的情況下,光是這幾句話就能讓和睦的夫妻吵翻了天。

    姜孟城聽的臉色一變,有些失望,有些氣憤,當然更加的為自己不值了,緊張的看著烏朵朵,生怕烏朵朵相信白韻琪的話。

    烏朵朵自然知道姜孟城看自己是什么意思了,拍拍姜孟城的手,跟他對視一笑,然后對白韻琪道:“呵呵,白小姐說的也對,也不對。對的是,我確實是善妒的,可不想要我丈夫整天對著別的女孩子笑,我要他滿心滿眼的都只有我一個人,希望我的所有都占滿他的身心。說錯的是,阿城并不是怕我。阿城也跟我說過你們的過去了,白小姐也不用行挑撥離間的事了。”

    姜孟城對烏朵朵道:“阿朵老婆,其實白小姐說的都對,我是怕你,怕你生氣,怕你不理我!我確實是怕妻子,因為太愛你,所以怕,因為太在乎你所以怕,所以,白小姐也說的沒錯!”

    白韻琪聽的臉色又是一變,又開口道:“哦,是嗎,真是羨慕起你們現在的感情啊!嫂夫人,你說笑了,挑撥你跟孟城的感情對我又沒有好處。呵呵,孟城,其實,想想以前咱們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很甜蜜啊,難道你不這么覺得嗎?人家都說初戀是糾結的,呵呵,不知道你相不相信,反正我是信了,分手后,其實,我時常想起了你!”

    ……

    一番言語的刀槍劍影,烏朵朵深深覺得比做什么都累,不過,好在最后成功的把對方給打發走了,也不會再有什么念想了,白韻琪沒有什么收獲,卻讓姜孟城跟烏朵朵的心貼的更加的緊密了,對于倆人來說,這是意外的驚喜了。

    在后面的日子里,姜孟城的升職跟做火箭似的,嗖嗖的飛的老快了,直到坐到了國家主席的位置總共也就花了十一年的時間,至此,姜家的權力達到了巔峰時刻,成為了名副其實的第一世家。并且,這個名頭顯然要持續很久,因為這一年的姜孟城也就四十五歲,正值壯年!

    這背后。自然是少不了烏朵朵空間里的藥材運了。還有那些珍珠。藏紅花,燕窩,用來交好貴婦是最好的選擇了。

    而在姜孟城官場節節攀升的時候,烏朵朵的生活也是愜意而充實,每天除了練武,跟朋友逛街,就是回家鼓搗起自己的柴米油鹽醬醋茶,她的目標也開始實現了。所有的東西,自產自銷啊!

    而在一次折騰葡萄酒的時候,烏朵朵才終于又發現了那些被堆積了不知道幾年的米酒,打開一聞,真是聞一下都要醉了的感覺。

    烏朵朵搬出一壇酒,自己先倒了一杯嘗一嘗,喝著一點都不辣喉嚨,而且酒香四溢,含著稻米的清香,喝一口。一股暖氣從胃里一直蔓延到全身,回味甘甜無窮盡啊!

    凡是喝過這酒的就沒有不喜歡的。姜家人自然是自己每天享用了起來,每天一小杯,不是他們不想喝多,而是只是一杯,他們就醉了,會想要睡覺,睡完了以后,精非常的好,渾身有使不完的力氣!

    有跟姜家交好的,其他世家的老爺子,也曾有幸分的一杯,自此后,每次見到姜濤都要討酒,跟他討不成就拉下臉來跟小的討,奈何姜日瀾也是個小狐貍,最后,老爺子找到了烏朵朵這里,終于討到了一瓶酒,這才都眉開眼笑的離去!

    姜家的小包子呢,卻在十歲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學習高中的知識了,經過仙氣開發過的大腦,那真是全世界頂級的高智商腦子了,表現出來的聰明讓人覺得可怕,自從六年級開始他們每天去練武上學了以后,學習上的進展是飛快的,一年的時間,兄弟三人就學完了小學課本,兩年的時間就學習完了初中的課本,而且是科科滿分,這都不算什么,過目不忘那真是小意思,關鍵是太聰明了,什么東西,只要解釋一遍三胞胎都能理解了,就算是再難的,也沒有超過三遍,理解了以后,還會自動的跟以前學習的相關知識連接起來,融會貫通了。

    不但如此,就算是這段時間,三胞胎還抽空跟烏朵朵學英語,現在已經能操著一口流利的英語跟英國的小朋友對話了。

    三胞胎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規劃,一個打算以后畢業了子承父業,進部隊里去,一個是打算在官場上混出個人樣來,一個呢,則是打算在商界打造出自己的商界帝國!所以,一致的目標是爭取在兩年后把高中知識學完,再花兩年學完大學,然后出國去逛一圈,呆個幾年再回來,正好,他們到時十六歲,正是成年的時候啊,他們就要開始實現自己的目標了!

    烏家在京城也是徹底站穩了腳跟,有烏朵朵的一些東西做輔助,又有資金上的支持,烏振飛在不依靠姜家的情況下,也做到了國家發改委委員的職位了,蘇友仁呢,也做到了副董事的位置,烏小貝在京城有名的學校上學,成績優異,雖然不如三個表弟那么高的智商,在一般人的眼里,也是變態天才的存在,也經常跟三胞胎一起玩,感情很好,彌補了他沒有兄弟姐妹的缺憾。

    烏山河跟越云挽也徹底在這里安家了,天天都有朋友邀著去爬山,釣魚或者跳舞什么的,生活多姿多彩。

    蘇家在京城的公司也已經發展成了一流的大公司,在整個國家數一數二的。

    郝百勝在姜家的關系庇佑下,更不用說,發展成了京城第一大房地產商,信譽優良,甚至在其他三個省市都成功的開了分公司,并且經營良好,每一個分公司都拿下來幾個大項目。烏朵朵的荷包也越發的鼓了,分紅是多多啊!

    中和的董事長退休了,就被卓金佐接替過來,管理著中和鐵礦廠,而f省的那一家,已經關門了,在卓金佐的帶領下,中和走向了世界五百強之列。

    楊樂樂就專心的在家當起了富太太,不過卻不甘寂寞,自己開了家美容店,本意是想專門為自己服務,哪里想到卻生意興隆。

    錢明終于又遇到了一個心愛的女子,娶了對方過上幸福的日子,并且還把錢家帶領的蒸蒸日上。

    葉師弟也娶老婆了,對方比葉師弟大三歲,因為完美的誤會,在一起,倆人整天過著兩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日子,感情呢,卻是越吵越好!

    每一個人都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未完待續……)

    ps:感謝maryane的兩塊平安符!

    最后章推兩個好友的文哈:

    上古花妖重生到清朝耿府,為了吸收龍氣增進修為給雍正當側室。

    在雍正的后院養花種草,修身養性,生包子。

    雍正小老婆,鳳輕輕

    這是一個牛逼特工在異世的偽修仙故事,踏步青云路,一人一劍笑花間!
  http://www.wjffjs.tw/txt/43042/65412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