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桓因傳 >第五百一十五章 孩子的父母(中)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五百一十五章 孩子的父母(中)

    畫面之中,桓因和東皇鈺兒抱在一起睡了很久。看那樣子,怕是至少也得有五天以上。然后,第一個醒來的是東皇鈺兒。

    東皇鈺兒醒來以后發現了自己和桓因的狀態,先是大驚失色,猛的掙脫了桓因,然后又縮到了一旁,呆了很久。

    期間,她的目光不斷變換,更時不時看向桓因,明顯在經歷著某種極為激烈的心里斗爭。最終,她漸漸平靜了下來,穿好了衣服,然后深深的看了桓因一眼,走了……

    “她沒有殺我……”桓因看著東皇鈺兒離去的身影,喃喃了一句。

    桓因知道,若是當時東皇鈺兒選擇動手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反抗,只有死路一條。可是,她終究沒有這么做。哪怕明知道自己是被桓因玷污的,她也就這么默默的離開了。

    畫面到了這里也就結束了,不過之后的事情,桓因自己也大概知道了。當然,還有他醒來以后那些荒謬的推測,那些對東皇鈺兒的判斷,現在想起來,當真是對這個女子的一種莫大侮辱。

    嘆了一口氣,桓因本正準備繼續下去,心頭卻是又猛的一跳,隨即想起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問題——土源力!

    桓因的土源力是在東皇祖境之中得來的。之前在他想來,那是青袍大天王玷污了東皇鈺兒,得到了這種源力,然后自己再從青袍大天王手里奪過來的。可現在一想,這事兒跟青袍大天王還有半點兒關系嗎?

    桓因如今所得到的土之源力,完全是他從東皇鈺兒身上奪過來的。想他玷污了人家,奪了人家的源力,后來在西方八天還處處提防人家,現在看起來,桓因的種種行為似乎越來越像是一個負心漢了。

    “君上,我們繼續嗎?”玄武終于轉過了頭來,看著面色不斷變換的桓因說到。

    桓因默默的點了點頭,于是玄武繼續施法,另一幅畫面再次出現。

    這一次,畫面的內容很長,桓因卻也大都熟悉。畫面之中描繪的,正是東皇鈺兒回到西方八天以后經歷的種種。

    桓因清晰的看到了東皇鈺兒經歷的苦,當然他自己也在畫面之中頻繁的出現。所以,他也看到了自己當初對東皇鈺兒的態度。

    從始至終,那對于他來說都是一場交易與合作而已。他在利用東皇鈺兒,雖說也有付出一定的感情,可是,卻也掩飾不了他當初這對女人的不公平。

    熟悉的內容讓桓因的心中五味雜陳,卻也有著那么一些內容,桓因就連猜都沒有猜到過,卻更加震撼人心。

    連續的畫面之中,桓因看到了在某一天,東皇鈺兒終于發現自己懷上了桓因的孩子。于是,她經歷了極為長久的掙扎,最后,她竟決定要保住這個孩子,做一個負責任的母親。

    桓因知道,東皇鈺兒是有萬般理由舍棄這個孩子的。可是最終,這萬般理由都抵不過她的愛,若是沒有她的這一舉動,桓因也不會有這么一個孩子。

    后來又有一天,東皇鈺兒在巧合之下發現了桓因的身份。這對于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莫大的沖擊。原來,炎陽就是薛不平。

    可是,她竟然沒有點破,哪怕孩子的父親就站在她的面前,與她談論合作,她竟然都沒有動搖絲毫。她把一切都瞞了下來,在桓因的面前一次次強自保持鎮定,就像是往常那樣,就像是她肚子里根本就沒有孩子那樣……

    “難道,她是怕此事讓我分心,壞了我的大事?”桓因的心中有了屬于自己的猜測,他突然發現了這個女人的偉大和特別。只是,他卻更加的懊悔,懊悔就算是到了現在,其實東皇鈺兒都還不知道他的真名叫“桓因”,不是“薛不平”,更不是“炎陽”……

    留在西方八天的最后那一段時間,東皇鈺兒的身體狀況開始莫名的變得很不好,更時常干嘔,甚至是吐血。不過她都盡力的去掩飾,盡量不在桓因他們的面前顯露異樣。她甚至用上了道法,將自己一天天鼓起的肚子給偽裝起來。

    看到這些,桓因又想起來了,當初自己與東皇鈺兒分別前的最后那一段時間,東皇鈺兒似乎狀況不太好,原來是因為這個。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傻,孩子的母親就在自己的面前受苦受累,可自己竟然毫不知情,還談笑風生。

    最終,桓因離去,開始閉關,成就他從東皇鈺兒那里奪來的土源力。而東皇鈺兒終于發現自己還懷胎數年以后,孩子恐怕即將出世。于是,她選擇了不打擾桓因,獨自留書離去……

    “愿君安好,愿我無悔。”這是東皇鈺兒為桓因留書的內容。現在看來,這短短的八個字里,到底是承載了一個女子多少的勇氣和付出,又承載了多少的哀怨?

    “玉兒留,原來,她早就告訴過我真相了……”桓因將東皇鈺兒留下的粉色手帕給拿了出來,細細一看,分明看到落款的名字是“玉兒”。

    當初他根本就沒有在意這件事,可現在想來,當初她化名“顏鈺紅”,留下的名字怎可能不是“紅兒”,而是“玉兒”?

    這也說明她早就認出桓因了,所以用了真名落款。不過,或許她又怕太過明顯,卻把“鈺”字改成了“玉”。在這其中,是包含了一個女子多么復雜的心緒?

    卻可惜,桓因當初竟然根本就沒去思考這些。

    “君上,你還好吧?”玄武不傻,他也看了畫面,就算沒經歷那種種,也大概看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于是,畫面消散,當他發現桓因的雙眼已經有些微微的泛紅時,他小心翼翼的問到。

    桓因擺了擺手,說到:“應該還有吧,繼續吧!”

    玄武默默的點了點頭,然后大手一揮,第三幅畫面出現了。

    這一副畫面中所描述的事情到底是發生在什么時候已經不清楚了,不過可以看到東皇鈺兒竟然是在陰差陽錯之下來到了南方八天。

    而在南方八天,東皇鈺兒也終于是悄然臨盆,將肚子里的孩子給生了出來。

    是的,她是悄然臨盆,沒有一個人幫她接生。她孤苦伶仃女子一個,卻只找了一個僻靜的山洞,堅強的自己把孩子給生了下來,甚至是自己親手剪短了臍帶。

    看到這一幕,桓因心神震顫。而當他細細去看那孩子的臉時,分明看出這孩子就是自己眼前的這個孩子。

    “這孩子果真是我的……懷胎至少三年有余……”桓因喃喃了一句。

    孩子的身份已經確定了,而三年這個時間,只是桓因通過他與東皇鈺兒的接觸,以及畫面之中的情況進行的推斷。

    這個時間自然不準確,不過只少不多。

    人界的母親孕育孩童需要十個月,可天界不同。這里的每一個孩子都是被輪回眷顧的存在,他們生來就應當享受福報。而母親的肚子恰好是獲取福報最原始也最好的場所。所以,若是一個孩子在母親的肚子里待得越久,則孩子能夠得到的福報就越多。

    換句話說,若是一個母親懷胎的時間越長,那她生下的孩子最終也就越具有天然的優勢。而且這樣的優勢往往是后天彌補不起來的。

    當然,天界九成以上的情況跟人界是一樣的,懷胎十月。不過,這不是說這些孩子就跟人界的孩子一樣。他們依舊具有最基本的天界福報,自然也比人界的孩子有著更加得天獨厚的優勢。

    至于懷胎更久,那就不好說了。一般是按月計算,每多一個月,孩子的福報都會濃郁不少,而若是能夠多上半年,那生下來的孩子可就了不得了。若是再到了一年,那便是極其少有的天之驕子,在天界之中也屬于鳳毛麟角一類。

    至于更多……

    桓因的孩子就是更多的那一種,多到了讓桓因都感覺到震驚,多到了桓因簡直不敢想象自己孩子未來的前途和成就。

    這個孩子若是能有名師指點,再有優厚的條件,假以時日的話,那前途簡直不可想象。或許,這天界未來的金字塔頂端一席,他已默默的預定好了。而且僅此一席,不與第二人共享!


  http://www.wjffjs.tw/txt/44269/2524885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