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十章 為什么?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章 為什么?

    在劍閣一行人往南剛剛進入徐州的時候,馮嘯出現,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八★一★shuqugeW wW.81zW.CoM

    當然,這個時候的馮嘯一身黑衣,甚至連那黑衣都是法寶,能夠遮住他周身上下的氣息,讓七絕子根本分辨不出來他到底是誰。

    “閣下是何人?”七絕子冷然開口,察覺到了馮嘯身上的敵意。

    馮嘯并沒有立即開口回答,而是在觀察劍閣眾人。這個時期的馮嘯修為比七絕子低了一層,只有極境初期,他如此謹慎觀察就是為了確定現在劍閣的戰力如何,七絕子到底又傷到了什么樣的程度。

    只是,七絕子之強非同小可,馮嘯單憑觀察又哪里判斷得出來自己到底敵不敵得過?

    也不知是他覺得自己有把握了還是決定孤注一擲,終于森然開口到:“殺你的人!”

    七絕子眉頭皺起,露出了一副遭遇意外的應有表情。可若仔細觀察,可以現他并不如何吃驚,就像是預料到了馮嘯會出現一般。

    “閣下口氣不小,當真不把我等放在眼里嗎?”七絕子狂傲開口,乍一聽這言語倒是符合他的性格。

    可是如今在這徐州之內,劍閣一行人人生地不熟,更不知道突然出現的這黑衣人到底是何來歷,有什么背景。大家全都重傷的情況下,七絕子作為閣主豈有上來就露出鋒芒之理?至少他也應該多套問出一些對方的情況,拖延些時間,將一切看得更清楚,也給自己一些時間盤算如何應對才是。

    所謂當局者迷,劍閣眾人自然都沒有注意到閣主的異樣,更沒注意到他的言語就像是在叫陣一般。

    馮嘯狂笑:“哈哈哈,看來你是等死等得不耐煩了!”

    七絕子雙目一凝,對著身后的劍閣眾弟子喊到:“滅了這個狂徒!”

    他這一喊來得極為突兀,畢竟現在劍閣眾人都是身負重傷,誰也沒想到路遇一個陌生修士,照面沒說兩句話便要主動殺上前去,所以眾人都是愣了一下。

    莫說是劍閣的人了,就連馮嘯也是明顯吃了一驚,后退兩步,像是有些后悔挑釁了七絕子一般。

    馮嘯是了解七絕子性格的,他雖然為人霸道了一些,可卻極為理智,不是什么瘋狂之人。他不知道七絕子在兗州做出的一系列瘋狂決定,所以更想不到此刻七絕子如此“果斷”下令轟殺自己的理由。

    最先反應過來的還是劍閣的弟子,閣主有令,三位閣老當先而起,朝著馮嘯沖殺了上去。接下來便是其余的幾名弟子,也一樣追隨閣老而上。

    劍閣閣老之中修為最高的也就是極境初期的樣子,還有兩個只是天沖境界。如今個個受傷,元氣大損,哪里可能是馮嘯的對手?他們憤然沖上,自然也是想著閣主就算不身先士卒,也會與他們一并殺敵。

    反觀馮嘯,他倒有些像是被迫接戰,一邊出手,一邊留心七絕子這邊。因為他知道,自己真正的大敵乃是七絕子。

    馮嘯出手狠辣,狀態又好,短短十息之內就在場中轟殺了一名劍閣的弟子,讓所有劍閣的修士都是大吃一驚。

    他們驚的不是馮嘯的厲害,不是馮嘯的狠,而是七絕子竟然到了現在都還沒有出手,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劍閣的弟子死去了!

    要知道七絕子身為劍閣之主,一向都是以珍重同門、忠于宗門著稱的。他平日對于無量門中非劍閣的同門都是處處禮讓,更莫說對劍閣的弟子了。

    當年段云總是教導桓因不可與同門正面沖突,哪怕受辱也當盡量忍讓,造就了桓因對于同門近乎“愚蠢”的真摯感情,無論何時何地,對于同門都看得極重。其實,段云這樣的教導方式正是學自他自己的師傅七絕子。七絕子當年不僅在教導段云的時候將同門的地位放得極高,教導其他任何一名弟子的時候也都是如此!

    甚至當年馮嘯也曾說過,桓因與他的師傅一樣蠢,與七絕子也是一樣蠢,劍閣“蠢”了三代,就是由于七絕子在某些問題上固執的堅持。而這些問題當中,對于同門感情的珍重就是被七絕子視為原則問題之一。所以就連馮嘯都知道,想要在七絕子的面前殺了他的同門根本就沒有半點可能,除非先殺了他!

    馮嘯想不明白七絕子為什么還不出手,不過既然已經開戰,他便會抓住一切機會削弱劍閣一眾人的力量,最好叫七絕子在其他人死完以前都不要出手,那才叫好!

    所以馮嘯出手更是快狠辣,讓震驚的劍閣弟子越措手不及,眨眼間再死兩個!

    至此,七絕子的臉上終于露出了悲哀的神色。不過他的悲哀表情很就快變得扭曲,像是要努力讓自己變得不去悲傷一般,似乎就這么冷眼旁觀自己劍閣弟子的死對他來說才是正確的。

    “閣主,你怎么還不出手!”一名閣老正與馮嘯對戰,力有不支,急聲開口。

    七絕子根本就沒有去看他一眼,他的雙拳死死握住,面部表情依舊扭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們的閣主也活不過今天!”馮嘯再次給出雷霆一擊,其他兩位閣老眼見情況極度不妙,立馬就搶上前去,想要幫助那名正在遭受馮嘯攻擊的閣老。

    可他們沒注意到的是,此刻還有一人反應迅,竟不在兩位閣老之下。他完美的繼承了七絕子的愚癡,明知自己根本不可能擋下馮嘯的攻擊,卻也奮不顧身的沖了上去,想要用自己的身體幫那位閣老擋上一擋。

    這個人是段云!

    當段云出現在了三位閣老與馮嘯之間的時候,三位閣老大驚失色,同時都選擇了放棄出手往前轟擊,而是一齊將段云拉了回來!

    可是這一次馮嘯的術法卻太快了,更何況他的修為比段云高出太多,段云哪怕沒有被馮嘯的道法轟個正著,卻也在被拉回的時候碰到了一點。

    就是這微不足道的一點,讓段云一大口鮮血噴出,瞬間有了快要死亡的感覺。可段云這邊還沒完,馮嘯的道法就繼續沖到了三名閣老的身前。

    三名閣老再無法顧忌段云,順勢一拋,就將段云往自己的身后甩出,讓他自一個懸崖上落入了深淵之中。

    當年段云對桓因說自己乃是被師傅和三位閣老挺身相救,才保住了性命,卻修為盡失,想來就是剛才生的這一幕所致。不過顯然他所說的七絕子挺身相救卻是根本就沒有生過的,恐怕是為了在桓因面前保全自己師傅的顏面,才如此添加進去。

    為了救下段云,三位閣老將對抗馮嘯的最佳時機錯過了,這時候他們再直面馮嘯的雷霆一擊,只能硬受。

    若是換了平日,以他們三人的修為自然是可以勉強抵抗的。可是現在他們都戰到了力竭,更身負重傷,還哪里抵擋得住?

    于是,大長老一連就死亡兩人,還有一人也被打落地面,想再動彈都難了。

    “師傅,你怎么了師傅!”一名余下的劍閣弟子看到如此情景,對著七絕子大呼,滿臉都是疑問和痛苦的神色。

    七絕子身子一顫,終于望向了說話的人,這時候馮嘯正好沖向了那名弟子,出手便殺!

    七絕子臉上的痛苦表情再也不能抑制,絕望的低下了頭,留下那名弟子一臉不解的站在原地,氣絕身亡。

    到了這個時候,劍閣的修士已經所剩不多了,加上三名閣老戰力的喪失,馮嘯想要屠滅劍閣一眾再無壓力。

    七絕子自始至終都沒有出過手,而是死死的站在原地。劍閣的弟子在馮嘯的狠辣手段之下,于七絕子的身邊一一倒下,一直到了最后,場中終于只剩下了七絕子和馮嘯兩個人。

    馮嘯沒有立即對七絕子出手,而是站在原地死死的盯著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可以出手了,我不會反抗的。”七絕子突然抬眼望向了馮嘯,說的話竟然是這樣,與平時霸氣凌厲的他判若兩人。

    馮嘯依然沒有出手,半晌才沉聲問到:“為什么?”

    七絕子從開始到剛才都一直是處在一種極度消沉的狀態之中的,甚至親眼見到同門慘死馮嘯手下也只是痛苦而已,再沒有其它任何反應。

    可現在,當他聽到馮嘯的問話以后,卻突然露出了極為震驚的神色,失聲開口到:“你是誰?”

    馮嘯深深的看了七絕子一眼,伸手將自己的蒙面黑紗摘下,露出的卻不是七絕子認識的馮嘯的臉,而是一張他完全沒有見過的陌生面孔――桓因的本來面容!(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004857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