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十五章 出海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十五章 出海

    桓因向賀海龍要了一個月的時間,融入陰羅鬼火一事他還沒有完成,要的這一月就是用來做此事。√shuquge**く** **★.★**く**く** **.CoM

    桓因是雇主,賀海龍自然沒話說。更何況他們也是剛到不歸島,正好休整一番,有一個月時間是再好不過。

    一個月以后,桓因辭別了無絕和黃衣,踏上了賀海龍一眾行修的船,朝著正義島進。

    在最后的一個月中,桓因終于是將陰羅鬼火完全融入了自身,使得他能夠再一次的像人界那般隨心所欲的調用這種火焰了。不僅如此,這一次桓因無論是使用的火種還是吸收的火焰之力都比在人界時精純了太多,所以這一刻他能施展的陰羅鬼火將比在人界的時候還要強大。

    無絕在桓因走之前送了他一件至寶,名叫“無面”。據無絕所說,此寶乃是上一任的陰彧教會會長傳下,來歷莫測,內涵有強大的神通之力。這神通之力不能用來戰斗,卻能改變人的樣貌,還能掩蓋住自身的氣息,更模擬出六道之中任何一道的氣息。

    這樣的寶貝其實已經遠遠強于大多數的戰斗法寶了,畢竟有此物在,桓因就能夠隨時隨地掩飾自己的真實身份,甚至在需要的時候偽裝成其它生靈也是輕而易舉。最關鍵的是,無絕說此寶的幻化之力連他自己這個命神強者都辨別不出,更說是連普通的地修強者也可騙過。

    無絕能把如此強大的寶貝送給桓因,足見他對桓因的情意之深。一想到才入地獄就遇到了自己的師公跟師妹,桓因心情也是極為復雜。而一想起相聚不久又再度分離,不知何日還能再見,桓因的心情就更復雜了。

    “你是在想我的仙子了。”薛不平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

    正自出神的桓因被他說得一愣,又聽到他說:“你想也沒用,仙子此刻朝思暮想的是本老祖薛不平薛大哥,他根本不知道桓因是誰,哼哼。”

    桓因苦笑,又聽到后面一名老者的聲音傳了過來:“薛兄弟,前面怕是要起大風浪了,你進艙避一避吧。”

    說話的正是賀海龍,這些時日他們這艘船早就離開了不歸島不知多遠,桓因對這一隊行修也了解了不少。

    賀海龍是頭領,也是整個行修隊伍中修為最高的人。他在這修魔海上漂泊了足有五百余年,經驗及其豐富。就拿這修魔海上的風浪來說,每次賀海龍覺得要起風浪了都會來請桓因暫避。而每一次桓因避入船艙不久都一定會有風浪到來,從沒出現過絲毫偏差。

    除了賀海龍以外,整個行修隊伍三十余人,修為高到命掌后期,低也不弱于靈慧境界,個個精明干練,經驗豐富,相當不俗。

    想來在這危急四伏的修魔海上,恐怕也只有像他們這樣的隊伍才能夠保得自己不出意外了。

    桓因轉身對著賀海龍一拜到:“多謝賀大哥提醒。”說著,他轉身往著自己一直住的那個船艙走了過去。

    薛不平在這個時候對桓因傳音到:“這人很邪惡,你應該度化了他!”

    桓因回應到:“你看出來什么了嗎?”桓因孤身一人在別人的船上,要說不謹慎那是不可能的。要不是他修為高深,不弱于這一艘船上的任何一人,也不會如此大膽的上了船。

    薛不平說到:“他魔氣纏身,是壞人,本老祖以前就專門度化像他這樣的。”

    桓因一陣無語,傳音到:“把他度化了誰幫你找正義島?”心中所想則是:“地獄的魔修大多都是因前世作惡多端被投放下來,一百個里面恐怕九十九個半都是罪惡纏身,倒也沒什么需要大驚小怪的。”

    薛不平不依不饒:“那……那等我們找到了正義島你再把他度化了好不好?對了,還有這船上的所有人,都要一并度化了,二祖,這可是大功德一件!”

    這等卸磨殺驢的事桓因可干不出來,他一邊踏入船艙,一邊關門,回應薛不平到:“等你找回了魔體,是不是要把我也度化了?”

    薛不平驚聲到:“怎么可能?你可是本老祖親封的二祖,天上地下唯你一人。你是本老祖的得力助手,本老祖要帶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會度化你?”

    桓因哈哈一笑,將門“砰”的一聲關了個嚴實。

    “不對!”門剛一關,桓因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什么不對?”薛不平讓桓因的緊張給驚了一下,連忙詢問。

    桓因說到:“你不覺得這關門的聲音不對嗎?”一邊說,一邊就去拉門,想要重新把門打開。

    桓因在這船艙已住了好一陣,開關這艙門至少數十次,自然熟悉艙門開關的聲音。剛才他聽到艙門關閉的時候變得沉悶了許多,敏銳的危機嗅覺立刻就起了作用。

    果然,桓因拉不開門,就連他用上了修為之力也拉不開。

    薛不平急了,出口問到:“二祖,怎么回事,是不是他知道了本老祖想要度化他,所以先下手為強了?”

    賀海龍怎么可能知道薛不平的存在?桓因瞬間就把他的無稽之談拋在了腦后,大聲喊到:“賀大哥,請問有何見教?”

    桓因前世經歷豐富,應對過的情況多不勝數。他知道各種情況分別代表的是什么,所以此刻已是對目前的情況猜到了個七**分,怕是賀海龍這一伙人要針對自己了。于是他雖開口以詢問語氣說話,卻已有了幾分戾氣。

    “見教不敢,你只需交出薛不平來,我們就放了你。”賀海龍的聲音從艙外傳了進來。

    桓因聽他這么一說,瞬間大驚,薛不平則是急聲到:“他……他說的是你還是本老祖?他果然是要先下手為強嗎?”

    桓因沒想到賀海龍似乎是真的知道薛不平的存在,但也故作不知,問到:“賀大哥的話小弟怎么聽不懂,現在你把小弟關起來了,又要讓小弟交出自己去?”

    賀海龍厲聲到:“明人不說暗話,我說的薛不平乃是真正的薛不平,不是你這個冒牌貨!你要是喜歡裝蒜,那也沒什么,我就把你殺了,再慢慢找他好了!”

    薛不平驚叫:“他真的知道本老祖,他……他是怎么現本老祖的!這怎么可能?”

    桓因的腦中也盡是疑團,不過現在卻不是想這么多的時候。既然賀海龍已經把話都說破了,桓因只能開口回應:“好,那就賀大哥把這船艙打開,我將他交給你就是了!”

    薛不平大怒:“二祖,虧本老祖如此信任你,沒想到你一遇到危險就把本老祖給賣了,你你你!”

    賀海龍卻哈哈一笑,說到:“你把老夫當三歲的小孩兒嗎?你修為高深,不在老夫之下,老夫要是開了船艙,你便逃遁而出,我們也不一定能留得下你。”

    桓因的打算被賀海龍識破,又說到:“那又怎么辦?你既然要我交出去,需得讓我也出去才是。”

    賀海龍說到:“這個簡單,你只要將薛不平交出來給我看一看,若是我確認無誤,再由你親手送他回十**層地獄,我就放了你。”

    薛不平心神大亂,桓因卻厲喝到:“姓賀的,你既然這么狂,我就度化了你!”

    說完,他靈力一起,直接就朝著艙門轟了過去,打得整個船艙猛烈晃動,更是在艙門上留下了一個拳印。只是,桓因依然沒能破門而出。

    賀海龍哈哈大笑:“老夫試過了,我自己是破不開這道門的,你莫不是以為自己比老夫還要高明吧?”

    桓因冷笑,再次抬起了手,化拳為掌,口中低喝:“滅生!”

    巨大的滅生掌轟然而出,直接就壓到了船艙的艙門之上,更是猛力一按,那艙門轟然炸開,露出了外面滿是震驚的一群人。

    桓因的修為奇異,在賀海龍之上,加上他的滅生掌道法源自人界,哪里是賀海龍那些拙劣的道法可以比較?如此,賀海龍與桓因之間其實有著相當的差距,只是這種差距他理解不了罷了。

    “你!”賀海龍站在船艙外面,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桓因,像是遇到了怪物。

    薛不平在桓因的腦中猛力叫喊:“度化了他,度化了他!點化都不行,二祖,今日你一定要把他給度化了,把這一船的人都度化了!”

    桓因緩步而出,每往前一步,身上的氣勢就崛起一分,等他走到船艙的外面,包括賀海龍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不自覺的往后退了數步。

    “你們既找死,我便成全了你們!”桓因的聲音如同一陣寒風,吹得一船人瑟瑟抖。(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055401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