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九十一章 劇變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九十一章 劇變

    被一個接一個出現的詭異石碑輪廓給驚得不自覺的后退了幾步,桓因下意識的往右邊看去,赫然現在那里竟又有一個新的石碑輪廓出現,與之前的也是一模一樣。**一?中?文網?  **?**?**㈠.?**?**?**㈧**?.

    擦了擦額頭泌出的點點汗水,桓因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他朝著四周掃視而去。這一掃,桓因現自己的四周各個方向竟然都似乎有一個模糊的石碑輪廓存在,粗略一算,怕是不下七**個。

    這地獄之門內的世界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為何如此詭異?桓因感覺有些頭暈目眩,特別是他現在受傷極重,消耗巨大,全身的冷汗就不自覺的涔涔而下。

    “吼!”就在這個時候,一聲蛟龍的咆哮從遠處漆黑的世界里傳了過來,讓桓因頓時一個激靈,清醒了幾分。

    蛟龍追上來了!

    桓因被四周詭異的石碑迷得差點都忘記了逃命,這一聲咆哮,倒是讓他想起了此事來。

    靈力一起,桓因就想要從此地移出去。可是在他的目中,一個巨大的細長身影卻急而來,仿若一道犀利的術法,瞬間就要撞進這里。

    恐怕蛟龍在進入到這詭異莫名的世界之中以后也有了一絲緊張,所以不準備再與桓因玩什么追逐游戲,而是打算立馬沖上來吞了桓因,以免多生變故。

    巨大的壓力瞬間就襲到了桓因的身上,讓桓因想要飛起的身體驀然間如同被千斤大山壓住,再也不能移動半分。

    “糟了,這畜生來得這么快,二祖你可失算了!”薛不平的聲音在桓因的腦中響起,帶有一絲凝重和焦急。

    桓因的雙目也完全被凝重取代,他受的傷實在是太重了,才會行動如此遲緩,讓蛟龍這么輕易的就追了上來。

    右手極不情愿的按在左臂之上,讓那個“路”字亮起了詭異的光芒,桓因凝神戒備。若是再無絲毫轉機,他恐怕只能用此法滅掉蛟龍了。

    蛟龍的模糊身影很快就化作了清晰的身軀,桓因看到那一雙猙獰的龍目上此刻正兇光閃閃,直直的朝著自己盯了過來。

    現了桓因,蛟龍應該是松了一口氣,飛舞的身軀搖擺了幾下,顯露出有些得意的樣子,似乎是在告訴桓因:“這一場追逐是我贏了。”

    龍口猛然大張,蛟龍的度絲毫沒有減弱,朝著桓因沖了過來,作勢就要把桓因給一口吞下。可是,當蛟龍靠近桓因四周的石碑時,身子卻猛然一顫,突兀的停了下來,甚至還因為停得太過倉促,有些不協調的扭動了幾下。

    先是一抹驚異出現在了蛟龍的目中,然后慢慢的化作了遲疑。從這一刻開始,蛟龍竟然根本就再沒有看過桓因哪怕一眼,而是死死的盯著那些石碑,如臨大敵一般。

    “這畜生怎么了?”薛不平現了蛟龍的奇怪行徑,對著桓因傳音詢問。

    桓因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他看著蛟龍奇怪的樣子,搖了搖頭,回應到:“我也不清楚,不過好像它對這些石碑有些畏懼。”

    這一刻,整個世界就仿佛是靜止了一般,空中因遲疑而停下的蛟龍,地面上因被壓制而一動不動的桓因,還有那如同亙古不變一般的石碑。

    十息以后,四周的灰塵開始有些躁動了起來,仿佛是對安靜的世界有所不滿。這樣的躁動本不算起眼,可世界之中唯一還在動彈的它們,很快就從躁動變成了大動,乃至最后的暴動!

    一股塵埃形成的旋風漸漸成型,在桓因和蛟龍中間的空間急旋轉,讓蛟龍不自覺的退后了一段距離,遲疑漸漸又化作了畏懼,就連對桓因的壓制也放松了幾分。

    桓因早就被面前聲勢驚人的旋風給壓得透不過氣來,現在壓力一松,連忙后退了十幾丈,一雙眼謹慎的在蛟龍和旋風之間來回掃動。

    驀的,地面似乎輕輕的震動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旋風越來越過驚人所帶起的余威。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在桓因的心底滋生,讓他有一種想要逃離此地的沖動。若不是想要滅了蛟龍為桓書報仇的執念讓他留下來,他恐怕早就選擇謹慎的離去了。

    震動一起,與之前的旋風一樣,越來越大,越來越劇烈,到了最后,整個世界都在劇烈的搖晃,就仿佛是此地有一座巨大的火山正在噴一般。

    “吼!”蛟龍咆哮,將命神初期的修為悉數展露,仿若示威。可是,它不展露修為還好,這一展露,整個世界竟然晃蕩得更加猛烈,讓桓因有一種自己并沒有踏在地面上的錯覺。

    “轟隆隆”的巨響出現,那是什么東西正在崩塌的聲音。這世界太暗,桓因看不清楚到底是何變故,不過當他抬頭望向空中的時候,卻現整個灰色的世界竟然開始出現了白色的光芒――這世界要亮起來了!

    目中閃過一絲驚異,桓因連忙低頭再往四周掃視,便現世界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尤其是大片的塵埃都被那道旋風卷走,阻隔視線的東西就更少了。

    “二祖,你快看那些石碑!”薛不平出聲提醒,桓因連忙將目光轉向四周的石碑,便現一個個高大的石碑正立于自己的四周,與之前現的那根一模一樣,高大而簡單,如同用最普通不過的石料打造。

    石碑共有九塊,圍成了一圈,而桓因現在所身處的地方,恰恰就是九塊石碑的正中心。現在這些石碑自頂部開始,正有大量的石屑翻飛而下,看樣子剛才的崩塌聲音,怕就是這石碑要垮了!

    看著極高處的石屑砸落到身旁變成了一塊塊巨石以后,桓因駭然的站起身子,設法躲避。他知道這石碑的材質驚人,連自己的道法都完全撼動不了,若是被它們給砸一下,那今天怕是要交代在這里了。

    不斷的在場中竄動,桓因一直望天的雙目因為世界變得越明亮的原因在空中又看到了一個奇異的事物。

    那是一個巨大的球體,依然是與石碑一樣的材料打造而成。在球體的四周,有九根細長的石柱散射而出,分別連接到了四周的九塊石碑之上。此刻這球體和它四周的細長石柱也在不斷的崩落石屑,與石碑并沒有絲毫的區別。

    桓因的雙眼漸漸的瞇了起來,在越來越多的石屑崩落以后,他漸漸感受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從那球體乃至四周的石碑上傳來――龍的氣息!

    不過,現在出的龍之氣息并不精純,而是極為駁雜,就像是龍的旁系支脈所散而出一般。中間那球體還稍微的好了一些,四周那九塊石碑上所散的氣息,桓因幾乎可以肯定那不是龍本身的氣息,而僅僅是與龍有著密切的關系。

    遠處的蛟龍從口中出了一陣持續的低吼,巨目之中已經被大片的敬畏占據,再也沒有了之前那種囂張的樣子。很顯然,隨著石屑的崩落,隨著四周與龍有關的氣息散出,它也感受到了此地的奇異。

    龍以蛟為食,若是這里真的有龍存在,那這蛟龍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今天怕也是沒命活著離開了。

    全身繃得緊緊的,蛟龍開始謹慎的后退。可隨著整個世界不斷變亮,桓因現這個世界原來并不大,甚至可以說一眼就能望到邊緣。而在這個世界之中,就只有那九塊石碑和中間的巨大球體而已,再沒有什么別的東西了。

    這樣一來,那蛟龍除非能找出脫離此地的方法,不然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當蛟龍的尾掃到此地的邊緣以后,它碩大的身軀驀然的抖動了一下,顯然是被嚇得不輕。轉身去望,這才現自己已經退到了極限,于是才想到了到處看一看。這一看,蛟龍終于現了剛才桓因現的事實,頓時一臉絕望的表情,甚至顯露出一股慌亂。

    不管這里是不是真的有龍,但凡與龍有點兒關系的,除非是像桓因這般的待宰羔羊,不然蛟龍是一點都不想去碰的。

    現蛟龍的窘迫,桓因嘴角浮現出冷笑。雖然不知道這里到底是有什么與龍相關的東西,可是只要有,那他就有機會把蛟龍給拿下了。

    終于,隨著大量的石屑從空中崩落,整個世界出現了一種新的顏色。

    紅!血紅!

    血紅的光芒從桓因頭頂那顆巨大球體的石縫里隱隱透射而出,石屑每多崩落一些,那光芒就越盛一些。顯然那并不像桓因之前想的那般只是一個簡單的石球,而是在球的中心,石頭之中孕育了一些什么東西,或者說包裹了一些什么東西。

    一種極為熟悉的感覺瞬間沖到了桓因的身上,讓他的雙眼猛然睜大,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再看蛟龍,它的一雙巨目也在這個時候猛然睜大,直愣愣的盯著空中的血紅光芒,心中的畏懼再也掩飾不住,爆了出來,讓它拼命的擺動巨大的軀體,朝著這個世界的邊緣猛然撞去,想要轟開一條逃命的道路來。

    “是龍血……”桓因自言自語的一般的呢喃到。(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143966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