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一百零三章 融火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零三章 融火

    靈力與鼎中的火紅剛一接觸,桓因就不自覺的打了個哆嗦。**一?中文??網  **㈠**?**?.?**?******.天外流火實在是太過霸道,竟然用這種方式去接觸也會讓人產生強烈的灼燒感。

    抹了一把額頭上流下的汗水,桓因周身的藍色光芒又更亮了幾分,慢慢把傳到他身上的不適感覺軀離。

    “還好我有陰羅鬼火。”桓因心中暗嘆,若非如此,此次他想要獲得天外流火,恐怕在這才開始的階段就要感到無比頭疼了。

    雙目一凝,目光射向了火紅的深處,在那里,一抹血紅若隱若現,正是桓因此刻靈力準備探入的地方。

    血紅,乃是天外流火真正的核心之處,其溫度之高,非常人所能想象。若是修為低了,哪怕就像桓因這般的隔空以靈力探入其中,也會被火焰灼傷了道基,輕者重傷,重者就直接命隕了。

    深吸了一大口氣,一臉凝重的桓因體內靈力不斷翻騰,迅的把他自己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然后,一股精純至極的命涅修為之力從桓因身上射出,沿著他原本探入火焰的路線,沖向了火海!

    “轟”的一聲,下方的火海被突如其來的力量給掀動得翻滾了幾下,似是對莫名的外來者感到排斥。不過,桓因畢竟乃是命涅修士,他全力催動的力量之強,也不是天外流火想驅逐就驅逐的。

    眨眼間,桓因新激出的靈力就已經沖到了剛才的位置,更是毫不猶豫的急而下,徑直探入了血紅之中!

    “啊!”一聲凄厲的嘶喊從桓因的口中傳了出來,與此同時,可以見到桓因的臉頰突然變得通紅,其上更是冒起了絲絲的白色煙氣,更有一道道細微龜裂出現。就仿佛此刻桓因的臉正被烈火炙烤,受到了燒傷一般。

    桓因覺得自己已經做了很充分的準備,可這來自天界的火焰還是大出了他的意料,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好在桓因修為夠高,又有陰羅鬼火在身。只見得桓因周身藍色火焰突然暴漲,頓時一股刺骨的森冷之意從他體內散而出,很快就與傳到他身上的天外流火炎力形成了分庭抗禮之勢。

    在兩股火焰的交鋒期間,桓因的臉色極為難看,雙拳更是一直緊握,全身汗流不止,將他的整個衣衫完全浸透。一直到過了約莫三十息時間以后,桓因臉上的紅色才慢慢暗淡了下去,他體內的狂暴炎力也終于逐步消退。

    重重的喘了一陣粗氣,桓因嘆到:“差點就著了這猛火的道。”

    細細查探之下,桓因現自己體內并無大礙,只是受了一些輕微的小傷,并不要緊,這才略微放下了心。不過,此刻他的臉上依然有龜裂存在,而且已變得極為明顯,這是他剛才險些被天外流火燒傷的直接證據,也是那異火強悍的最好說明。

    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回過神的桓因又一次小心翼翼的將自己的靈力往著血紅的深處探去。這一次,桓因的陰羅鬼火之力再不敢節省半點,不過也讓他的靈力順利的越走越深。

    如此一探,桓因才現了鼎中天外流火的雄厚。桓因原本以為天外流火外圍的火紅應該才是火焰的主體,因為畢竟血紅溫度太高,就像是精髓一樣,不可多得。可是,現在他才知道,其實真正的主體反而是內里的血紅火焰,其深厚程度少說也是外圍火紅的兩倍。

    血紅的雄厚加大了桓因尋找火種的難度,好在桓因意志堅定,始終沒有放棄努力。當桓因的臉色都微微有些蒼白了的時候,一個紅得有些黑的巨大圓球出現在了他的神識范圍之內。

    面上掠過一抹驚喜之意,桓因知道自己已然找到了天外流火之種。沉寂片刻,從桓因身上傳出的靈力再一次的爆,很快就直沖而下,讓靈力的末端終于是觸碰到了那火種之上!

    極度的炙熱瞬間傳出,比血紅的火焰還要猛烈。好在桓因這一次準備得極為充分,陰羅鬼火不斷護住軀體,讓他才不至于再吃虧。

    “這第三種火焰,今日我便收下了!”桓因微微有些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了笑意,輕聲開口說到。

    融火,對于桓因來說已經不是第一次進行了。所以現在該做什么,他是再清楚不過的。隨著桓因靈力的引動,從火海深處那火種之上驀然有一條血紅的線條出現。這線條與周圍的血紅乃是同一顏色,可是卻不知怎的,不能與周圍的血紅融為一體,仿佛其自成一脈一般。

    血紅的線條不斷拉長,自火種而起,順著桓因的靈力一路往上,進入了火紅,之后又沖破了火紅,朝著鼎外奔了過來!

    看著沖來的血紅火焰,桓因的激動與興奮再也掩飾不住,大笑著站了起來,雙掌幾番揮舞,猛的朝血紅火焰一招。

    只見那火焰就像是突然找到了目標一般,在空中拐過一個輕微的弧度,快的涌向了桓因這邊。

    看著直沖向自己身體的天外流火,桓因不閃不避,體外藍色光芒暴漲,大喝一聲,一步踏前,用胸膛迎了上去。

    “轟”的一聲,血紅色的火焰徑直就撞到了桓因的胸膛之上,讓桓因瞬間面色慘白,身體更是劇烈的抽搐了幾下。

    “瘋了,你瘋了是不是,你想燒死自己,本老祖可不給你陪葬!”薛不平的聲音在天外流火沖入桓因身體的瞬間冒了出來,滿含驚慌和畏懼。很顯然的,天外流火進入桓因的身體,附在桓因身上的薛不平也受到了影響,很不好受。

    桓因此刻哪還有工夫來理會薛不平的抱怨?只見他緊咬牙關,身外的藍色光芒不斷變強,死死堅持著不讓好不容易引過來的火焰給斷掉。

    若是細看,可以現此刻桓因的周身有淡淡的煙氣冒出,而之前一直沒有任何異樣的陰羅鬼火光芒現在已經變得有些閃爍不定。

    終于,桓因的牙縫之中開始有鮮血緩緩流出,而薛不平的咒罵已經快變成了尖叫。桓因面上狠色一閃,左手一把按向自己的肩頭,頓時一個虛幻的身影從他的身體之中被拋了出來,正是薛不平。

    被拋出的薛不平靈體全身上下冒著白煙,一張虛幻的臉上更滿是萎靡與驚恐。現自己終于擺脫了那恐怖的火焰,薛不平先是重重的喘息了一陣,之后臉上慢慢浮現出一種劫后余生的驚喜。

    不過,當薛不平轉向桓因,現桓因此刻正在將天外流火引入自身的時候,頓時一臉錯愕的喊到:“二祖你在做什么,瘋了是不是?”

    桓因努力的從牙縫之中擠出了三個字來:“別……管……我!”然后,他繼續堅持著吸收火焰。

    融火,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過程。想當初桓因無論是吸收地火還是陰羅鬼火,都是費了好大的勁,吃了不少的苦頭才終于成功。而現在,這源自天界的天外流火似乎還要難以被接納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辨別出了桓因乃是最下賤的地獄道眾的緣故,所以桓因需要作出的犧牲就更多了。

    莫看此刻正有大股火焰源源不斷的朝著桓因身體涌入,可其實現在桓因連一絲天外流火都沒有接納到。因為桓因這才是第一次接觸此種火焰,現在正做的不過是不斷對其加強熟悉而已,又哪有資格真正的去接納呢?

    就算是等桓因熟悉了,這大股的火焰之中,他一次能接納的也遠遠不到半成。這就是為什么融火是一個極為艱苦的過程,也是為什么說煉器一道極為艱難的原因之一。

    桓因就這樣一直站立的堅持著將天外流火足足引了約莫十來個時辰的時間,在他對火焰之力極為熟悉的情況下,他終于是對天外流火有了些微的了解,那種強烈的灼燒感覺也隨之漸漸的平緩了一些。

    一直握緊的雙拳終于慢慢的松開,下意識的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桓因小心翼翼的盤膝坐了下來。

    “就是這種感覺了。”桓因心中暗暗的思忖,他現在的狀態,才算是真正進入了持續融火的狀態。不過,每當桓因的目光掃過下方火海的時候,都會出現一抹明顯的遲疑。

    融火,那是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少說也要數年的時間。想當年桓因不論是融入地火亦或是陰羅鬼火,都沒有絲毫例外。雖然現在桓因對火焰的把控能力又更上了一層樓,雖然現在他的修為更高了,可顯然天外流火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搞定的。

    那么問題來了,桓因在這地獄之門中,可還有幾年的時間來消耗嗎?此刻不知是身在哪一個世界之中的蛟龍會乖乖的等著他完成融火嗎?(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14396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