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火制水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六十六章 以火制水

    隨著龍嘯的響起,一股強悍到完全壓過桓因修為的氣息在桓因的遠方驀然爆發而出,張狂的朝著其四周蔓延,似有什么強大的存在正宣告著自己的出現一般。

    “命神初期巔峰,是那惡蛟,終于按捺不住了嗎?”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桓因幾乎是在瞬間的功夫就分辨出了遠方那氣息的強度,自然也輕易的猜到了散發那強悍氣息的到底是誰。

    身上的靈力瞬間涌動而出,桓因暫時放棄了針對距離更近的睚眥,而是朝著龍嘯傳出的方向轉了過去。也正是在這個時候,睚眥的眼中閃過了一抹驚喜之意,連忙謹慎后退,開始與桓因逐漸的拉開距離。

    現在蛟龍的出現,很明顯就是沖著桓因而來的。因為桓因早就知道,其實蛟龍一直都在,雖然在那一記雷矛之下它受了不輕的傷,不過卻也被那一個重擊完全打得清醒了過來。

    它在清醒過來以后并沒有選擇立馬發動攻擊,而是選擇了蟄伏。這樣的選擇,便是想要行那漁翁得利之事,如此簡單的伎倆,任誰也能想得到。

    現在睚眥已經是強弩之末,若是任由桓因將之擊殺,恐怕桓因根本就消耗不了多少靈力。到時候蛟龍再出來與桓因一戰,便只能是憑實力單打獨斗。可若現在蛟龍沖出,則能與睚眥形成暫時的聯合,以二對一。哪怕睚眥現在實力大減,可對蛟龍來說也總歸比單打獨斗要好。等得滅了桓因,蛟龍想要再單獨滅掉睚眥,那恐怕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所以,在蛟龍所打的算盤里,現在就是它出現的最佳時機,是它暫時保住睚眥這個“同盟”,并完全針對桓因的不二之時。

    明知道蛟龍心里所想,明知道自己馬上就可能會面臨以一敵二的局面,桓因卻選擇放棄了滅殺眼前的睚眥,轉而對付遠處的蛟龍,這樣的行為似乎有種自甘往對方套里鉆的意思。

    可桓因知道的是,蛟龍為了現在這一次出現,已經準備了很久,如若自己不提前預備迎擊的話,多半就會吃大虧。而且,睚眥現在狀態雖然不佳,不過畢竟這里是它的地盤,若是現在就把它往死里逼,到時候它發起了瘋來恐怕也會給桓因帶來不小的麻煩。

    在桓因轉過身的瞬間,他所預料的一切便是直接印證。在遠方的蛟龍氣息爆發而出以后,一個被青色光芒覆蓋的龐大身軀便是瞬間從地面以下沖上了天際。龍口大開,雙目之中有凜冽的寒芒射向了桓因,顯然蛟龍想要在這一擊之下就讓桓因吃個大虧。

    可是,就在蛟龍以為自己已經做到了用最快的速度對桓因擺出攻擊架勢,并沒有留給桓因多少反應時間的時候,身在天際之上的它看到的卻是地面之上那一臉冷笑的青年。

    心中“咯噔”的一聲響起,蛟龍原本兇惡的表情滯了一滯,突然感到有些不妙。不過于它而言,現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于是它心一橫,張開的龍口便是開始猛然吸氣,如同一個黑洞一般的將周遭的空氣盡數吸入了身體之內,使得它修長身軀之上的腹部位置開始鼓脹了起來。

    只不過是一息的功夫間,蛟龍的腹部便是從開始的輕微鼓脹直接變成了現在如小丘般的高高鼓起。而桓因能夠看出的是,蛟龍在瘋狂吸收四周空氣的瞬間,其實它的靈力在也隨之而瘋狂的匯聚,從它的口到它的腹部皆是如此。所以,現在存在于蛟龍腹部之中的,絕不是那看似簡單的空氣,而是一團擁有著命神境界之力的恐怖能量。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蛟龍這一吸已是隱隱有到達了極限的樣子,它的雙目有些難以抑制的往外突起就是最好的證據。然后,便見得蛟龍吸氣的大口突然閉上,整個龍頭往后仰了三尺左右的距離,最后如同彈射一般的猛往前伸。

    這一伸,蛟龍的龍口驀然再開,一聲大吼從其內傳出。這一吼,其腹部位置的鼓起開始順著修長的龍驅往上移動,直到其來到蛟龍頸部的時候,龍吼戛然而止,一股灰色的渾濁液體取而代之,被蛟龍的大口猛然噴出,朝著桓因飚射而來。

    灰色的液體看起來毫不起眼,就像是普通的污水一般。可是其真正的能力在桓因的神識之下卻是無所遁形。

    只見那液體在出現以后便是掀起了令人心底發涼的寒意,哪怕桓因僅僅是以神識這么遠遠查探,身軀也是不由自主的抖了一抖。這樣的寒意,已經不能用“冷”這種字眼兒來形容了,桓因知道,這樣的寒意是源自于“陰”,是蛟龍常年生活在深海之中所修煉而成的一種最根本力量。這樣的力量,就算說是蛟龍的看家本領也不為過。

    蛟龍這一出手,便是用上了自己的絕技之一,這也恰恰說明了桓因之前的猜測完全沒有錯。液體不斷朝著前方涌動,其速度極快,而在桓因細密的神識查探之下,他發現那液體所到之處哪怕是塵埃與之相遇也會瞬間結冰。

    過程之中,液體還碰到了不少閃動著血色光芒的有靈之物,不過無一例外的,這些有靈之物對液體來說與周遭的塵埃并沒有什么區別,依舊是瞬間被凍結,其上原本存在的靈力也是在那恐怖的寒意之下瞬間瓦解消散。

    桓因的臉上涌現出了一股戰意,隨著靈力的涌動,他的雙目之中漸漸有血色的光芒出現,如同火苗一般,在瞳孔附近來回的跳動著。

    “轟”的一聲,蛟龍噴出的液體在經過一座通體散發著紅色光芒的寶塔之時,瞬間將之擊穿。而且,在液體經過以后,寶塔自上而下開始快速的被冰層覆蓋,其原本堪比命涅初期的力量在恐怖寒冰的侵蝕之下很快就完全消失殆盡。

    過了寶塔,液體距離桓因也就不足百丈了。而這個距離,對于液體來說連半息都不需要便可以跨越。桓因雙眼之中的血紅色光芒開始跳動得越來越激烈,死死的盯著眼前沖來的液體,桓因卻是不閃不避。

    下一個瞬間,液體終于是來到了距離桓因只有十丈位置的地方,而這個時候桓因的口則是驀然張開,一股血紅色的火焰從他的口中噴出,與蛟龍的液體針鋒相對的涌動而上。

    水能克火,而現在蛟龍那滿是陰冷之意的液體則是更對火焰有著絕對的壓制作用。現在桓因以火對水,其行為仿佛是愚蠢到了極致,讓得身在空中的蛟龍眼中大亮,感覺自己已經勝券在握。

    可是,就在血紅的火焰與灰色的液體接觸到一起的瞬間,讓得蛟龍險些飛行不穩的事情卻是發生了。

    血紅的火焰幾乎是在瞬間就擋住了蛟龍液體的前進,更是在那接觸的地方瞬間升騰起大量的灰色煙氣,顯然是蛟龍的液體被急速蒸發所致。

    兩方這樣的僵持極為短暫,恐怕還不到一息,血紅的火焰便是完全占據了上風,將蛟龍的液體給反向推了回去。

    于是,便見得那原本不可一世的灰色液體在空中不斷縮短,而那血紅的火柱則是越拉越長。過程之中,那座完全被冰層覆蓋的寶塔終于是與火柱相接觸。連解凍的的過程都沒有,寶塔便是瞬間化作了一片黑色的灰飛,完全消散。

    “天……天外流火!”好不容易退到遠處的睚眥看著此刻桓因所噴出的血紅色火焰,聲音有些顫抖的開口到。

    睚眥乃是九龍子之一,是天界的靈獸。它的見識不淺,更何況天外流火乃是它兄弟狻猊的傍身之物,它怎么可能會不認得?

    蛟龍那邊早就慌了,它怎么也沒想到桓因竟然會用火來對付自己的陰寒術法。更沒想到以桓因的修為,在道法被克制的情況下還能完全將自己所成之術盡數碾壓。

    不過,對于桓因來說,他之所以這么做,卻是有著他的道理。他知道蛟龍的修為絕強,可是天外流火畢竟不是凡物,其力量之強,足以彌補一些修為上的差距。而更重要的是,桓因的天外流火是滿含火焰真源力的強大火焰,這樣的火焰,就算是地修遇到也會感到頗為頭疼,區區命神初期的蛟龍術法在其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當然,最關鍵的是,桓因需要鍛煉自己火焰的霸道之意。對于他來說,越是難以用火焰對抗的東西,他就越是要用火焰去將之摧毀,只有這樣才能符合火焰的自源力精髓,他的火焰之道才會越來越強。

    而現在,若是連區區一條蛟龍的液體桓因都不敢用火焰去對付的話,那他的火焰之道也就別修了。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173257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