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纓絡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九十二章 纓絡

    組織再一次恢復了應有的活力,桓因頓時放心了不少。他對著所有組織成員揮了揮手,說到:“現在餓鬼在外面的巡邏依然還有些頻繁,我們暫時就不要考慮從這里出去了。既然大家身上都有傷,便暫且先在此好好養傷,呆上個十天左右的樣子。”

    “這段時間內,大家除了養傷以外,切不可修煉或者感悟,更不能祭煉法寶和嘗試揣摩道術。我們這山中的隱藏起息陣法雖然厲害,不過若是有人因修煉而帶動了山體周圍的魔氣,那我們就難保不被發現了。”

    眾魔修都對著桓因一拜,齊齊稱是,然后便朝著四的山壁走了過去,不少都盤膝坐了下來,開始療傷養傷。

    輕抒了一口氣,桓因瞧了一眼大伙,再次問到:“不知各位同道之中,可有懂些醫法的嗎?”

    仙家的所謂醫法,便是如同凡人所稱醫道那般用來救死扶傷的門道,只是一個醫仙,一個治凡罷了。仙家之所以稱醫為“法”,而不是“道”,是因為修士修道都是求長生、自在或者強大,罕有修習醫療法門的人。就算是那些罕見的修習了醫療法門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是以修醫為主,往往都是機緣巧合學習了一些,或者略作修習以輔助自身罷了。所以,仙家的醫有法,卻從不成道,是以稱之為“醫法”。

    桓因現在詢問是否有懂醫法的同道,是因為他希望有人能夠救治桓書。桓書在他的儲物袋中已經呆了數月,雖然桓因一直以修為之力將桓書的傷勢壓住,保得他的情況沒有惡化。不過桓因知道,他當初傷得實在太重,雖能救治,但若僅憑丹藥與修士修為之力來醫治的話,恐怕他的傷會好得很慢。

    一名剛剛坐到山壁旁邊的綠衣女子站了起來,快步走到桓因的面前,對著桓因恭敬一拜,聲音甜美的說到:“首領,小女子纓絡,療傷的法門小女不懂,不過若是固本培元的話,小女子應該可以略作幫助。”

    這是一名身材姣好,長相甜美的女子,她說話的聲音如同百靈鳥一般的好聽,身上更有一股飄飄出塵的仙子氣質。這樣的女子,桓因已經好久都沒有見過了,畢竟這里乃是地獄,纓絡的氣質與地獄實在是有些不相稱。

    桓因打量了纓絡一番,見她修為在命掌中期,身上雖然帶傷,卻算是頗輕的了。于是他對著纓絡很有禮貌的一拜,開口到:“纓絡道友,在下正是急需固本培元的法門,你能在此,真是太好了。”

    桓因并沒有因為纓絡的美麗而多看她幾眼,畢竟現在的桓因對女子已經幾乎不可能再產生任何特殊的感覺。

    桓因的回應讓得纓絡微微有些發呆。作為一名女子,她的修為已算是相當的不錯了。而更關鍵的是,她天生美麗,氣質出眾,在地獄之中可算是難得一見的絕色佳人。在以往的經歷之中,無論是任何男子在見到她的美貌以后都至少會呆上一陣。哪怕是她才剛剛加入遁組織的時候,姜濤也都曾贊揚過她的美麗。可是,唯有桓因,在這初次打招呼的時候看似對她很有禮貌,可其實她能看得出來,桓因連正眼都沒有對瞧過她一下。

    “纓絡道友,有什么問題嗎?”桓因看見纓絡突然呆住了,有些莫名,于是再次有禮的對著她一拜,詢問到。

    纓絡被桓因的話驚醒,俏臉一紅,搖了搖頭,沒有解釋什么。然后,她開口向桓因問到:“首領,請問傷者是誰,且讓纓絡看看到底應當如何醫治。”

    纓絡作為一名醫者,一眼就看出了桓因并不帶傷。而諸多在場的同道之中,也沒有需要固本培元之法來醫治的,所以她才有此一問。

    桓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未把桓書放出,于是歉意一笑,揮手之間靈力引動,將儲物袋中的桓書輕輕放到了地面之上。

    此刻的桓書早就已經經過了桓因的精心打理,所以不但全身上下沒有絲毫血漬不說,就連身上的傷口都已完全愈合,衣服也是穿得整整齊齊。可是,桓書的氣息卻微弱得幾乎算是沒有,他的面色更慘白如紙,就如同已經死去了一般。

    “我聽一位朋友說,桓書兄弟傷勢過重,氣息幾乎全無。不過,他應該是有保命之法,所以根基未散,留住了性命。那位朋友還說,想要醫治桓書,普通的醫療之法恐難以起效,唯有以修為之力、丹藥之力和固本培元之法三種手段同時針對施展,才能讓他盡快的恢復。”桓因口中的“朋友”,不是別人,而正是薛不平。

    自桓書重傷以后,桓因已經多次與薛不平商討過醫治桓書的法門。薛不平見多識廣,最終給出的最佳辦法便是如剛才桓因所說那般。

    纓絡認得桓書,于是在見到桓書出現以后,先是略微有些吃驚,然后才趕緊伏下了身去,湊到桓書的面前細細查探起來。

    這時候,張濤和劉建安頓好了眾魔修,也朝著桓因這邊走了過來,便發現了躺在地上的桓書。

    他們二人對桓書自然是更不陌生,于是齊聲驚呼到:“是桓書兄弟,他怎的受傷如此之重?”

    桓因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低聲到:“哎,魔海之中恐怖異獸太多。我與桓書兄弟在海中經歷種種兇險,最后他為了救我,替我硬擋了一條深淵魔蛟的強力一擊,是以成了現在這副模樣。”

    張濤和劉建聽桓因這么說,臉色都是變了變。他們都知道,桓因和桓書是渡海去往心島的。那茫茫魔海之中的兇獸之多,他們簡直難以想象。現在哪怕桓因只是言之不詳的這么一提,他們也都能明白桓因和桓書這數月之中經歷的兇險絕不會比自己等人經歷的要少。

    “纓絡仙子,桓書兄弟他的情況怎樣,可方便救治嗎?”纓絡算是劉建的直屬部下,劉建開口詢問,纓絡連忙起身對著桓因、劉建和張濤一拜,回答到:“首領的那位朋友當真乃是高人,他所說的一切都沒錯,甚至他想的法子纓絡一時半會兒恐怕也想不到。想要醫治桓書兄弟,就得按首領那位朋友所說,以修為之力、丹藥和固本培元的醫法齊下,方可奏效最快!”

    “哼,小娘子人長得不錯,話也中聽。本老祖什么事情不知道,桓書的醫法我還能解錯了?”聽了纓絡的贊美,薛不平頓時就來了勁兒,在桓因的腦中傲氣傳念。

    桓因也不理薛不平,對著纓絡一拜到:“仙子,在下并未受傷,所以這醫治桓書的修為之力便由在下來出好了,不會讓仙子為難的。”

    劉建搶過了話頭,客氣到:“首領哪里話,桓書是我組織的兄弟,只要能救好他,我們都愿意出一份力。再說了,桓書兄弟此次受傷是為了大家,我們沒理由見死不救。更何況桓書兄弟傷得不輕,若讓首領一人承擔醫治他的修為輸出,對首領的根基怕是會有影響的。”

    桓因對著劉建一拜,說到:“那就謝謝劉道友,也謝謝諸位道友了。”

    劉建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笑到:“首領放心,我們自當同舟共濟,絕不會存有半點兒私心。”說完,他又轉向了纓絡,接著說到:“纓絡,我這里有些丹藥,你看合不合適。”

    桓因隨即也將自己留存的所有丹藥都取了出來,遞給了纓絡。纓絡拿著丹藥細細一數,笑到:“夠了夠了。要醫治桓書兄弟的傷,其實丹藥只是輔助,首領和劉前輩的丹藥合起來已是有多的了。請把他放心交給我吧,我會先以固本培元的法門調理桓書兄弟的身體,但恐怕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三天以后,一旦桓書兄弟經絡穩固,魂魄凝實,便可以接受外力醫治。到時候還請幾位前輩和首領出手,想來十天以內,桓書兄弟應該是可以醒過來的。”

    聽到桓書可以醒過來,桓因頓時大喜,對著纓絡笑到:“纓絡仙子精通醫理,真是我組織中不可或缺的人才。桓因在此先替桓書謝過仙子了。”

    這一次,桓因的感謝真摯而富有情感,讓得纓絡俏臉微微一紅,有些嬌羞的偏過了頭去,卻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只是,桓因根本不在意女子的表現,所以也根本沒注意到纓絡的異樣。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16785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