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章 鬼侯江出馬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章 鬼侯江出馬

    為了能夠完完全全的把呂信了解透徹,讓桓因能夠在之后的計劃里把呂信裝得惟妙惟肖,桓因和張濤就這樣在江寶兒的府邸之上潛伏了下來。而讓他們都感到頗為意外的是,他們這一潛伏竟然就是足足一月有余。

    雖然他們偶爾也會因為呂信外出而跟出去,不過呂信在這段相當不短的時間里卻從來都沒有走出過多遠,一直都只是在江寶兒府邸的附近一帶轉悠罷了。所以,桓因和張濤也從來都沒有走出過多遠,基本算是完全呆在了這里。

    呂信之所以在一個多月之中都沒有走遠過,自然是因為他一直都沒有成功把江寶兒甩掉,這當然也代表著他這一個多月以來根本就沒有真正的歷練過。

    想當初呂信第一次出門就鬧出了極大的動靜,可算是把江寶兒府邸周邊的高級店鋪都弄得雞飛狗跳,也讓江寶兒頭疼不已。那江寶兒又是如何在這么長的時間里死死拖住呂信的呢?

    一直處在暗處的桓因和張濤在這一個多月之中緊跟呂信,所以他們都目睹了這一個多月以來所發生的事情。

    起初,江寶兒確實是被呂信的無理做法給搞得有些不知所措,甚至都有了想要放棄繼續纏住呂信的打算。畢竟他無論如何也是奈何不了呂信,更不能阻止呂信到外面肆意搶奪的。而更關鍵的是,但凡是呂信搶奪,江寶兒都必須要去幫助呂信收場,以防止被搶奪的店鋪護衛對呂信出手。如此一來,隨著呂信這個江寶兒的“遠房表弟”迅速出名,壓在江寶兒頭上的債也越來越多,附近鄰里對江寶兒的抱怨也越來越多。甚至有的店鋪主事已拉下了臉來,也不顧情面了,直接就要求江寶兒好好管管自己那個“遠房表弟”。

    可是,就在江寶兒快要崩潰,也是呂信在外面大搶了整整十天以后,江寶兒那個頗有些機靈的小奴仆給已經幾乎生不如死的江寶兒出了一個主意。

    這個主意其實很簡單,只是恐怕當局者迷,所以江寶兒一直沒有想到罷了——那就是讓江寶兒去找自己的爺爺鬼侯江幫忙。

    江寶兒無疑是直接就采納了自己小奴仆的主意,他在第十天晚些的時候趁呂信回府打坐的空當,飛速趕往了鬼侯江的府邸。

    江寶兒把自己這十天以來所遭受的折磨和痛苦一五一十的對自己的爺爺哭訴了一遍,更直接言明了自己想要放棄的打算,說呂信的歷練方式實在太過喪盡天良,自己不想要與他同流合污。

    江寶兒之所以這么說,自然不是他真的想要放棄,而是他知道自己說得越嚴重,爺爺也就會越重視這件事情。不過很顯然的,江寶兒還是沒能真正看明白呂信的意圖,其實呂信所做的一切是只想逼江寶兒不要纏著自己,而不是真正把搶奪和打砸當成了歷練。

    老練如鬼侯江,在聽了自己孫兒的訴說以后怎么可能洞悉不了呂信的真正意圖。所以他非但沒有半點不悅,反倒是變得極為高興起來。

    因為他的目的就只有一個,就是在一年之內保護好呂信的安全。至于呂信的歷練結果如何,那并不是他需要去關心的東西。現在既然只要江寶兒纏住呂信,呂信就不能真正外出歷練,那呂信的安危也就不用他再操心了。所以,他突然發現讓自己的孫兒纏住呂信此法在巧合之下倒成了他手上的一招秒棋。

    安慰了江寶兒一陣,鬼侯江卻是沒有告訴江寶兒任何解決問題的辦法,只是再次強調了一遍,讓江寶兒一定要繼續死死纏住呂信。至于其它的,鬼侯江只是神秘的說了一句“我會幫你全都處理好的,我的乖孫兒”。

    第二天,江寶兒在呂信打坐完畢之前就趕回了自己的府邸。而這一次,桓因和張濤發現鬼侯江也親自來到了江寶兒的府邸附近。

    不過,鬼侯江并沒有露面,也并沒有讓呂信知道自己過來了一趟。他甚至連江寶兒的府門都沒有踏入,就直接去了神兵殿。

    鬼侯江在神兵殿之中一共就呆了不到小半刻的時間。當他臉上掛滿笑意的從神兵殿之中走出來時,可以發現跟在他身后,親自把他恭送出門的神兵殿主事臉上也是掛滿了笑意的。而且,神兵殿主事臉上的笑意比鬼侯江臉上的笑意還要濃上不少,就像是他才剛剛談成了什么大生意一般,心中的愉悅難以掩飾。

    繼神兵殿之后,鬼侯江又去了藏珍閣。而繼藏珍閣之后,他又去了三圣堂、百草殿、天地坊等等等等地方。總之,但凡是江寶兒府邸附近的店鋪,不管是在同一條街上的,還是隔了三五條甚至十幾條街的,不管是人家的產業,還是他江家自己的產業,只要是在江寶兒的鬼將府方圓三十里之內的,鬼侯江都去了一次。而他每次去,都是會坐上個一小會兒,最后也都被那些店鋪的主事滿臉帶笑的恭送了出來。

    當鬼侯江走完了所有的店鋪以后,時間都還尚早,江寶兒府中的呂信依然還是處在入定狀態之中的。但鬼侯江還是沒有選擇去鬼將府,桓因和張濤看到他只是滿意的兀自站在街道上點了點頭,就飄身而起,往著自己鬼侯府的方向去了。

    自然,鬼侯江今日所做的一切,莫說是呂信了,就連江寶兒都是不知道的。所以,其實那個時候的江寶兒心中依舊是無比慌亂,而呂信的心中則是一片安穩,心想自己就快要把江寶兒逼到極限,自己馬上就可以擺脫他了。

    只是,在那個時候卻有兩個人是知道鬼侯江到底做了什么,他們也知道整個事情的形勢已經在鬼將江那一次輕描淡寫,甚至都不為幾個人所知道的行動當中完全轉變了。這兩個人,正是桓因和張濤。

    桓因和張濤之前都看得很清楚,鬼侯江在走進每一家店鋪以后都只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承認了呂信的身份,當然,這個身份并不是呂信的真正身份,而只是說呂信是他江家的遠房后輩,自己對其頗為看重。

    鬼侯,乃是整個鬼域之中地位最高的存在。尤其是大多數餓鬼都不知道大長老存在的情況下,鬼侯江作為內環上一名極有勢力的鬼侯,他的臉面是相當的大。所以,他說自己對呂信頗為看重,其言下之意無疑就是告訴每一名店鋪的主事,讓他們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不要去招惹呂信,甚至還要忍讓呂信。

    鬼侯江如此做法,基本算是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和勢力來對每一家店鋪施壓,雖然此做法強橫,有些不講道理的意思,卻無疑是會很有效用的。

    不過,鬼將江也不傻。他知道自己雖然強大,可行事太過無理卻得不了人心,也辦不好事。所以他在做了第一件事以后,又做了第二件。

    “他無論拿了什么,毀了什么,不管是什么,都記到我鬼侯府的賬上來。有多少記多少,我會分文不少的賠給你們,價格還可以在你們的賣價之上再加兩成!”說這句話,就是鬼將江做的第二件事,也是他對每個店鋪主事都會說的同一句話。

    對于那些店鋪來說,它們的后臺地位有高有低。可能與鬼侯攀上關系,甚至還能與之做生意的,根本就沒有幾個。而現在,鬼侯江不但反過來主動降低身份與他們拉上了關系,還親口答應賠償每個店鋪因為呂信造成的一切損失,還是極為高額的賠償。如此一來,叫這些店鋪的主事如何不像是大白天莫名其妙撿了個金元寶一樣,笑得合不攏嘴呢?

    在鬼將江離開以后不久,桓因和張濤就再次潛回了江寶兒的府邸之中。沒一會兒的功夫,呂信從打坐之中醒來,便是毫不遲疑的從房中走出,臉上帶著不加掩飾的壞笑拉著滿臉苦澀的江寶兒又出去了。

    十天以來,整座街道因為呂信的搶奪而被搞得有些不堪,所以很多店鋪也都選擇了暫停營業,閉門謝客。

    可是這一次,當呂信出來的時候卻發現街道上所有的店鋪都開了,而且每家店鋪都至少派出了兩名餓鬼上街攬客,竟是顯露一副比呂信到來前還要積極的態度。若不是呂信看著街道之上不少店鋪都因為自己之前的毀壞而有所破損的話,恐怕他會以為自己今天是走錯地方了。

    “先拿你開刀!”很快就想到了神兵殿,呂信心想自己再搶這地方一次,看江寶兒還兜不兜得住。可是,當他目光望向神兵殿的時候,卻發現神兵殿的主事正好走了出來,竟還主動望向了他,臉上盡是期待的笑意。

    看他那樣子,就好像是在說:“快來搶我吧。”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1941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