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關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關

    張口一吞,桓因將漂浮在面前終于大成的地火給吞進了肚中。?八一中文網 ? ??㈧.?8㈧1?Z?㈧.㈠C㈠O?M地火很快就來到了桓因體內存放狻猊鼎的地方,更是直接進入狻猊鼎,在那一藍一紅兩團火焰的旁邊給自己擠出了一個位置來,安安靜靜的躺了下去,與其它兩團火焰完全有了平起平坐的架勢。

    做完這個,桓因臉上的興奮笑意越的濃。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已經具備了以火焰真源力踏入地修的資格,而只要等到他修為足夠,踏入地修對他而言恐怕就會如同是水到渠成一般,不會再有什么大的挑戰。

    桓因不知道有幾名修士能夠在命神初期的時候就能為成就地修做好準備,不過他已經準備好了,他相信能做到自己這一步的修士并不會太多。

    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塵土,桓因卻是愕然的現自己這么輕輕一拍,大片的灰塵便飛濺了起來,竟還有些嗆鼻的感覺。

    桓因這才想起來自己已經靜坐了太久,所以身上都落了不少灰。苦笑著搖了搖頭,桓因以神識之力自查了一遍,當他看到渾身邋遢的自己,看到自己枯槁的面容以及完全成為雪白的頭時,險些有點不敢相信這就是自己。

    “這大半年我都對自己做了什么?”桓因用沙啞的聲音喃喃,頗有幾分苦澀的味道。不過,這一切的付出相對于讓地火大成而言,都是值得的。

    本來想出關而去,但現在桓因現了自己并不能如此做,于是又無奈的坐了下來,拿出了不少滋補根基的丹藥來,一股腦的吃了下去,重新開始打坐。

    這一次打坐,桓因是在恢復自身的狀態,他要把自己調整好以后再出去。

    而桓因這一次打坐,竟然是足足持續了約莫二十天的時間。這樣長的時間,就算是在受傷頗重的情況下桓因都可以恢復如初了,從這也足見此次桓因為了成就地火到底付出了多少。

    二十天以后,桓因的頭重新變成了黑色,他的面容也不再枯槁,而是恢復了那種飄逸之中帶著逼人英氣的感覺,整個人也是生出一股出塵之感。

    站起了身來,桓因將無面之力調用而出,重新恢復了呂信該有的樣子,就準備踏出關門去。

    可是他剛一動身,卻是在臉上閃過一抹遲疑,隨即自語到:“我怎么記得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可是我怎么想不起來了呢?”

    眉頭慢慢開始皺了起來,“呂信”自說出剛才那句話以后是越的感覺自己好像真的忘了做什么事情。可是無論他怎么想,卻始終都想不起來,就好像他此次閉關就只是為了強化地火而來一般。

    “難道是我想多了?哎,這次閉關可當真把腦子都弄得有些不好使了啊。”努力的想了好半晌,“呂信”卻是依然想不起來,于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以為是自己記憶出現了混亂。

    其實,“呂信”的記憶是沒有出現任何混亂的,現在的他是真的忘記了去做一件事情,那便是放下對《無量地經》的執念。

    不過現在的“呂信”顯然已經不需要再去做這件事情了,因為他已經暫時將《無量地經》本身都給拋在了腦后。而能做到這一步,其實與這大半年來“呂信”始終都集中精力于強化地火有關。

    強化地火實在是太難了,而且兇險萬分,“呂信”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險些失敗”,又經歷了多少次“幾乎看不到希望”。但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呂信”在這段時間內將所有心神都完全集中在了強化地火之上,其它的一切都被當時的他忘得一干二凈。

    現在,雖然“呂信”又找回了自己,又想起了許多的事情,可是《無量地經》他卻想不起來了。因為在這一次閉關以前他就有一個潛意識的概念,那就是放下對《無量地經》的執念。而現在他好不容易忘了,所以他的潛意識不會讓他再想起來,哪怕他自己努力回憶也沒有用。

    想要讓“呂信”再次找回對《無量地經》的記憶,恐怕只有等到他真正見到《無量地經》的時候了。

    最終無奈的搖了搖頭,“呂信”在確認了一下自己的狀態之后,自語到:“該出關了,恐怕再有一兩月就得去往心島了。”說到這里,“呂信”大手一揮,閉關密室的大門大半年以后第一次重新敞開,光亮射入了他的眼。

    抬起腳步,“呂信”踏了出去。

    “您一定就是呂老爺吧,小的連可,見過呂老爺。”在“呂信”從閉關密室走出的瞬間,一個這樣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這個聲音帶有幾分稚嫩,還有幾分卑微。

    對這個陌生的聲音略微感到有些詫異,“呂信”循聲朝著密室臺階的下方看了過去,便見到了一名有些年少的餓鬼。他毫無修為,正畢恭畢敬的站在那里,滿臉堆著笑意。

    “呂老爺?我看起來很老嗎?”摸了摸自己的臉,“呂信”還以為是自己無面的力量沒用對,所以給自己換了一張老臉。

    張了張嘴巴,這年少的餓鬼臉一紅,卻是半晌沒對得上“呂信”的話來。

    “呂信”笑了笑,知道自己是為難眼前這個不太會開玩笑的小年輕了。于是他又主動開口到:“你是誰,為什么會在這里?”

    尷尬被打破,連可如釋重負,趕忙又堆笑的恭敬說到:“呂老爺不認識小的也是正常,小的是在呂老爺閉關以后才進府中做事的。小的負責這后院的清掃,今日正巧遇見呂老爺,真是榮幸。”

    點了點頭,“呂信”自語到:“新來的嗎?”隨即,“呂信”恍然,想起自己在閉關前給劉建等眾“餓鬼”下了指示,要將府邸之內需要的下人都招進來,也趁機把組織中的所有成員都招入。

    “事情應該是已經辦妥了吧?這么說來組織的成員應該都已經到了府上了?”想到此處,“呂信”突然心中有些暗暗的感到高興。

    下意識的打量了一番眼前的連可,在連可感覺莫名其妙的目光之中,“呂信”兀自搖了搖頭,心想到:“組織的人應該不會裝成下人。”

    正當連可想著自己這個第一次才見到的主子怎么有些奇怪的時候,“呂信”開口了:“帶我去見見劉建。”

    “劉建?”連可愣了愣,撓了半天腦袋才試探的問到:“呂老爺,您說的是……是劉總管嗎?”

    劉建這個名字,其實在“一間小院”之中是很少出現的。因為自“一間小院”建成以后,“呂信”便是立刻選擇了閉關。所以雖然劉建一直都說他并不是“一間小院”的主子,可明面上掌管府中大大小小事務的都是他,他也被都沒有見過“呂信”的下人們當成了這里的主子,威嚴頗高。

    于是乎,敢于直呼“劉建”這個名字的餓鬼,在“一間小院”之中可說是幾乎沒有,也不怪連可對這個名字感到生疏了。

    作為大戶人家出身的“呂信”很快就讀懂了連可的表情,于是笑了笑,心想看來劉建還有幾分管理內務的本事。當下點頭到:“對,帶我去見他。”

    正欲出,“呂信”立馬又想到了什么,止步說到:“不,讓他到我的書房來見我,立刻就來!”這一句話,“呂信”說得是頗有威嚴,將一家之主的架子給完全端了起來。

    連可一怔,看著眼前的主子,突然覺得其形象高大了幾分,對其身份也再無懷疑,連忙點頭應到:“是,小的這就去辦!”說罷,便是拔腿就走,身軀還挺得筆直,就像是才剛剛朝過圣一般。

    “呂信”笑了笑,背著雙手往著自己的書房踱步而去。

    不多時以后,“呂信”回到了自己的書房之內,正坐在了書桌后面。而也正是在這時,門外一名老者有力的聲音響了起來:“呂老爺,劉建請見!”

    面皮不由自主的抽了抽,“呂信”大概明白了這“老爺”的稱呼到底是從哪里傳出來的。看來劉建始終還是沒過過安穩大戶人家的日子,于是才給自己定了個這么別扭的稱呼。

    “進來吧。”“呂信”應了一句。

    “吱呀。”書房的房門被推了開來,映入“呂信”眼眸的有三個熟悉的身影,正是劉建、桓書和纓絡所幻化的餓鬼。另外還有一個,“呂信”從未見過,只是那深入靈魂中的聯系卻是讓得他知道,這名餓鬼的真身是自己的老奴張濤!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3133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