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再入猛鬼林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再入猛鬼林

    “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再次在幻境之中相見,不過不是今日。待我處理完畢這里的一切以后,我會去主動找你!”在拿出了狻猊鼎以后,“呂信”已經沒有什么可猶豫的了。他徑直將狻猊鼎朝著面前的心魔一壓,頓時一股吸扯之力從鼎內爆發而出,將那一團漆黑的心魔給吸收了進去。

    心魔的驚呼響起,直至完全被納入鼎中之時方才完全消失。不久以后,當“呂信”將狻猊鼎拿到自己的近前再次觀看時,看到的是在那三團火焰的中心位置,一團新出現的漆黑東西正被死死困住。不過,若是觀察仔細的話,也可以發現那漆黑的東西正在朝著狻猊鼎上侵蝕而去。若不是狻猊鼎抵抗力極強的話,恐怕此刻鼎的底部已經被染成了黑色。

    “恐怕堅持不了太久,少則一兩年,多也不會超過十年,心魔一定會將狻猊鼎侵蝕到一個可怕的程度。我須得加緊時間沖出這鬼域,然后把此事了結,不然麻煩就大了。”看著鼎中的情況,“呂信”喃喃自語。

    終于壓下了心魔,修為提升時產生的最大隱患也算是被“呂信”暫時的解除了。雖然為了解除眼下的隱患,“呂信”或許會付出更大的代價,但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了。

    重新歸于平靜,“呂信”連忙抓住機會盤膝打坐,配合著四周殘余的魔晶力量將自己的修為穩固下來。于是乎,在不久以后,當“呂信”身上的命神中期修為氣息完全爆發時,他終于是成功提升了一個等級,成為了一名命神中期修士。

    感受著周身被力量充盈的感覺,“呂信”知道,這一次的修為提升無疑是水到渠成一般,順利而自然。有了現在這個境界的修為,他去往猛鬼林的獲取腦核的成功率又將大上許多。

    在調息完畢以后,“呂信”重新將自己的修為境界壓制到了命掌。然后,他在確認了一下自己的氣息與真正的“呂信”無異以后,終于是開關而出。

    在出去之后不久,“呂信”便是立即與張濤和劉建二人密談了一次,將自己馬上就要去猛鬼林的的打算告知了二人。

    張濤與劉建都知道那猛鬼林的厲害,自然是極力勸阻“呂信”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不要如此計劃。可是,“呂信”本就是執著之人,加上他心中對白纓絡著實感到歉疚,所以下定決定去做的事情,就一定會去做。

    “呂信”沒有給張濤和劉建解釋太多,他只是告知二人自己一定要去,而且一日之內就會出發。然后,他將府中上下的一干事務交給了二人來管理,告知二人不能把自己去猛鬼林的消息告訴任何其他人,包括纓絡。

    最終,張濤與劉建在萬般無奈之下,只能答應了“呂信”所交代的一切,更是目送著“呂信”離開。

    這時,已是距離“呂信”出關后又過了約莫十六七個時辰的樣子。“呂信”飛行在茫茫的魔海之上,感受著迎面而來的冰冷海風,心中卻是不由得感到一陣緊張。

    猛鬼林的厲害,“呂信”是真正體會過的。說實話,他也不愿意與那些詭異的存在交鋒,甚至他自己也沒有把握能夠在這一次的行動之中活下來。畢竟,哪怕“呂信”有無面的力量作為掩護,可是他要做的乃是擊殺猛鬼以獲取腦核。主動滅殺猛鬼這種事情,恐怕還沒幾個到了猛鬼林的修士是做過的。

    “希望此行能夠順利吧,不然張濤和劉建瞞得了一時,卻瞞不了太久。到時候若被組織的道友們發現了我的去向,人心恐怕又要慌亂了。而且若是我當真不能從猛鬼林回歸,沒了‘呂信’,組織的計劃也完不成了。”心中這樣想著,“呂信”知道,這一次的自己并不算是一個稱職的首領,為了私心而沒能顧全大局。

    可是,“呂信”的性格便是這樣,有的事情,他必須要去做。而且,這一次的事情還是因為一名女子而起。對于他這個本不該對女子有任何好感的人來說,纓絡卻慢慢在給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他不喜歡這種感受,所以他希望能夠把欠纓絡的都一一償還。

    甩了甩頭,“呂信”將腦中那些不吉利的想法都丟在了一邊,努力飛行。于是在不久以后,遠遠的有一片深色的小島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小島依然還是那副死氣沉沉而詭異的樣子,其四周更是連半個修士的影子都看不到。這一座島,就仿佛是鬼域的一個禁區一般,或許偶爾會有極少數的修士為了島上的造化選擇鋌而走險。不過大多數時候,就光是“猛鬼林”這三個字,已經足以讓得鬼域之中的餓鬼感到膽寒。

    “二祖,你不會是看上那個叫白纓絡的小娘子了吧?竟然連命都不要了,跑到這猛鬼林來找什么腦核。嘖嘖,我可從沒見你如此行事過啊。”正當“呂信”為不遠處那島嶼的壓抑氣氛而感到有些緊張的時候,他的腦中卻極為突兀的響起了薛不平的聲音。

    臉色一陣變幻,“呂信”沉默了好大一陣,才怒罵到:“放什么狗屁,信不信我把你丟到那猛鬼林中以后自己走掉?”

    “喲喲喲,好久沒見你發這么大的脾氣了,是不是我戳到你的痛處了?”薛不平不依不饒,繼續戲謔的說到。

    “哼,我只是不想欠那女子的人情而已!”一甩袖袍,“呂信”強行將薛不平的聲音給壓了下去,自己也不再言語了。

    終于,臨近猛鬼林,“呂信”熟練的將無面的力量調用而出。然后,他完全收斂氣息,就如同是一團普通的空氣一般,飄蕩著來到了猛鬼林的邊緣。

    “既然已經來了,就別再婆婆媽媽的了。有功夫的話,就多幫我找找那鬼咬金。若是此行能一舉兩得的話,倒也算是大大的收獲。”踏足地面,“呂信”再次對著薛不平傳音,卻是讓得薛不平哼哼唧唧了幾句,但也不敢再說那種會讓“呂信”不高興的話了。

    目光朝著深邃的密林之中凝望了半晌,之后,“呂信”卻是沒有再遲疑更多,飄身而起,就如同是一個幽靈一般,晃進了猛鬼林之中。

    “呂信”對當初木目交代的話語是記得很清楚的,想要找到那腦核,則必須要設法擊殺修為足夠高的猛鬼。而這一次,“呂信”暫時把目標設定在了命神中期的猛鬼身上。

    之所以選擇這個階段的猛鬼作為獵殺對象,是因為“呂信”知道猛鬼喜好扎堆,又感官敏銳。若是想要獵殺的話,必須得做到干凈利落,不能有絲毫的拖泥帶水。不然若是殺掉了一個,卻因為做得不夠干凈,瞬間又引來了一群,那就永遠也擺脫不了麻煩了。

    特別是考慮到猛鬼腦中出現腦核的幾率不大,“呂信”心知自己恐怕需要多番獵殺猛鬼。所以,若是不能在殺掉一個之后足夠快的隱匿起來的話,那想要重新尋找目標就完全沒可能了。

    所以,以目前“呂信”的修為來說,他也只有將目標暫時設定在命神中期境界的猛鬼身上。而且其實哪怕是這種目標,對他來說挑戰性也是頗大的。若是稍有失誤或者拖沓,被猛鬼給纏住了的話,那他絕對會死無葬身之地的。

    于是,為了尋找命神中期的猛鬼,“呂信”現在對于猛鬼林的外圍地界根本就沒有絲毫留戀。畢竟以他對猛鬼林的了解來看,雖然林中猛鬼分布看似沒有任何規律,可其實密林邊緣的猛鬼修為普遍還是要低于中心區域的。而那些真正的強大猛鬼,比如地修猛鬼,怕是也只能在密林中心才見得到。

    所以,“呂信”心知自己也必須要盡量深入林中,才能夠找到更多的目標猛鬼。若是只在外圍轉悠的話,就算是當真遇到了,也恐怕是好半天才遇到一個,那他想要找到腦核就會慢很多很多。

    “希望命神中期的猛鬼一定要有腦核才好,若是根本沒有,那事情就更麻煩了。”悄然飄動之中,“呂信”如此想到。

    “還有那鬼咬金,聽說唯有在整個猛鬼林的核心區域才能有一定幾率能找到那東西。也不知道那東西到底是個什么特性,若是能順便撈上一塊還好,若是不好尋找,那又是一個大麻煩。”搖了搖頭,“呂信”的臉上慢慢浮現出一抹苦笑。

    不過雖然“呂信”心里感到有些郁悶,可若是被其他餓鬼知曉了他心中想法的話,一定會以為他已經瘋了。要知道,猛鬼林可是整個鬼域最出名的大兇之地,沒有誰對猛鬼是避之不及,哪怕鬼侯也是如此。

    而現在,“呂信”進入猛鬼林卻是專為獵殺猛鬼而來,這種事情若換了其他修士恐怕連想都不敢想,更莫要提什么順便撈一塊鬼咬金了。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3912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