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七十九章 積怨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七十九章 積怨

    在“呂信”施展出“眼噬”之法的剎那,高空上的羅剎眼便是驟然幽光大放,三瞳急速旋轉之下竟是最終生出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吸扯之力來。

    之所以說這樣的吸扯之力說不清道不明,是因為這樣的力量實在太過詭異,明明有著牽引的力量,卻在出現以后又并沒有牽引其周圍任何的東西。

    只是,身在山洞之中的“呂信”此刻嘴角已經拉起了一個輕微的弧度。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是又完成了一步,也知道現在的羅剎眼要吸扯的到底是什么。

    很快的,無形的吸扯力量驟然從羅剎眼上傳出,來到了廣闊的世界中,竟有一種無處不在的感覺。但是這樣的力量依舊是誰也發現不了,唯有“呂信”他自己才知道。當然,還有那將要被吸扯的東西能感受到。

    整個世界之中無處不在的黑色怨氣在吸扯之力席卷的剎那,便是根本就毫無抵抗的朝著羅剎眼飛掠而去,更最終都化為了一絲絲黑色的細線,鉆入了旋轉三瞳的中心位置,消失不見。

    至于那些有根怨氣,則是如有一只無形大手在它們上面揮舞而過一般。頓時那一根根黑色的怨念細線飄揚飛起,也都朝著高空上的羅剎眼急奔去了。

    于是乎,在這樣強大而無形“眼噬”之法牽引之下,鬼域中的怨氣開始不斷的朝著羅剎眼中聚集,讓得羅剎眼的整個顏色變得越來越陰暗,但力量的感覺卻是越來越強大。

    直到某一個時刻,當羅剎眼中三瞳之間的白色竟然都全部成為了黑,三瞳就像是已經連接到了一起,變成了一只巨大的瞳孔的時候,“呂信”知道,此刻自己的羅剎眼能夠容納的怨氣已經達到了極限。

    深吸了一口氣,“呂信”抬手對著高空之上的羅剎眼遙遙一指,喝到:“怨來!”

    言出便是法隨,于是在這個時候,便見得高空之上的羅剎眼再無吸扯之力,而那已經成為一體的巨大瞳孔則是又開始了旋轉。不過這一次的旋轉,其方向卻與之前三瞳的旋轉方向恰恰相反。

    而在這樣的反向旋轉之下,一絲絲黑氣則是被羅剎眼釋放而出。不過這些被釋放的黑氣卻并沒有胡亂飛散,而是很快就凝聚成了一股線條,朝著“呂信”的方向奔了過來。

    于是,便見得在極高的高空之上,一根長長的黑色線條從羅剎眼處開始,如同風箏線一般朝著“呂信”的方向延伸。“呂信”與羅剎眼的之間距離很長很長,可黑色的怨氣之線卻有足以跨越這個距離的能力,真正到達“呂信”那邊。

    終于,在不多時以后,黑色的線條穿過了“呂信”所在的山洞,來到了他的近前。而這個時候,空中羅剎眼的瞳孔也再次恢復了那較小的三個,只是在三瞳之間依然還留有一大片黑暗。

    看著飛到身前的細線,“呂信”知道,這些都是相當凝煉的怨氣,也是自己要修煉極怨羅剎之力所必須的東西。

    在略微遲疑以后,“呂信”便是一咬牙,將之引導到了自己的眉心之上。

    頓時,大量的怨氣從“呂信”的眉心處鉆入了他的體內。而在這一刻,一股極為壓抑和憋悶的情緒也將他的整顆心都占據了。

    眉間迅速的出現了一個“川”字,“呂信”的牙關在這一刻咬得更緊了。而且,他的身軀也開始不自覺的顫抖了起來,似乎竟是他有了要退出修煉狀態的征兆。

    這怨氣才剛一入體,便是讓得“呂信”這名毅力驚人的修士有了如此不穩定的變化,足可以想見,修煉《羅剎經》到底是一個如何痛苦的過程。當然,現在“呂信”出現的不穩定,也與他第一次接觸如此多的怨氣有關。畢竟現在的他,還需要適應。

    努力的抵抗著內心之中的負面情緒,“呂信”卻是感覺這才剛剛開始,心中的積怨情緒竟然就足以比肩他對羅睺的仇恨了。而他也知道,若是自己不趕緊適應的話,修煉是要當真進行不下去了。

    當然,他也更知道的是,這個時候再強的修為也幫助不了自己,唯有依靠自己的心性。

    好在他是極品心性,這一生經歷又實在豐富,所以在不久以后,他身軀的顫抖終于減緩了不少,整個人的狀態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但可以見到的是,“呂信”的眉心之處黑氣繚繞,久久不散,就像是他已經中了什么劇毒一般,難以拔除。

    “再來!”對于一直縈繞在自己眉的黑氣根本就不管不顧,“呂信”知道,現在只要能壓下心中的負面情緒那就夠了。因為現在他對怨氣的吸收才剛剛開始而已,若是在這個時候他就因為一點兒小的異樣而停下修煉,那他也就不是那個一路從人界走來,就算被打入地獄也不放棄的頑強修士了。

    于是乎,隨著“呂信”不斷的牽引,高空之上羅剎眼三瞳之間的黑色開始變得越來越少。而這些黑色,無疑都化作了怨氣細線,最終進入到了“呂信”的體內。

    此刻“呂信”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可以容納下無數怨氣的無底洞,毫不停歇的吸收著。可是,也唯有他自己才知道隨著體內怨氣的增多,那種難以想象的痛苦到底是何種滋味。

    “這才剛剛開始而已,比起那些修煉成幾種羅剎八極力,甚至是修成了八極大羅剎的強者來說,這點兒痛苦恐怕就如同是過家家一樣。”渾身都是汗水,這代表著“呂信”這段時間強忍心中怨念的痛苦。不過,他卻不斷像前面那樣提醒著自己,因為他自問比毅力從來都不會輸給任何人。

    就這樣,“呂信”在山洞之中盤膝吸納怨氣,一坐便是整整十日。在這十日之中,他經歷過無數的痛苦,但卻始終都沒有停歇過哪怕半點息時間。

    于是在十日過去以后,當高空之上那羅剎眼三瞳之間的黑色終于完全消失殆盡的時候,“呂信”這一次對怨氣的吸納也到達了一個極為恐怖的程度。

    羅剎眼緩緩消散,空中的黑線也逐漸變短,直至最后完全沒入了“呂信”的眉心。而在黑線消失的剎那,一直盤膝的“呂信”便是終于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大口黑血吐了出來。

    面皮不斷的抽搐著,“呂信”一臉苦笑的自嘲到:“用這種方法來修煉,當真是一種自殘行為,太瘋狂了。”

    說完,重重的喘息了幾口氣,強行將內心的煩亂壓了下去。“呂信”這才終于是稍微松了一個口氣。

    剛才在噴出鮮血的瞬間,他竟有了一種昏沉沉的感覺。而且這種昏沉極為奇異,正是那心魔爆發時,墮入幻境之前才會出現的現象。

    很顯然,現在的“呂信”當真是很不適合修煉《羅剎經》,這也是他如此大毅力的修士卻在這初步階段就如此狼狽的最主要原因了。

    好在并沒有任何意外出現,他壓下了心魔,也應該算是度過了危機。

    “如今這種程度,是我能接受怨氣的極限了。若是再吸收下去,說不好就當真就得墮入幻境了。現在,我便嘗試將體內的怨念煉化成極怨之力吧。”心中這樣想著,“呂信”也是果斷之人。于是便見得他很快就再次將身體擺正,展露出了修煉的姿態。

    “煉!”一字出口,干脆而果決,更是竟帶有一種奮不顧身的意味。

    “呂信”很清楚,若說怨氣給自己帶來的痛苦算是很大的話,那當怨氣被煉化成為了極怨之力以后,那給自身帶來的痛苦就簡直該被稱之為匪夷所思了。

    而且,若是他控制不好的話,哪怕體內怨氣并沒有增加,但在煉化過程之中,由于極怨之力不斷加重的緣故,他也隨時都有可能會心神失守,因心魔爆發墮入幻境。特別是若他承受不了那種痛苦,那墮入幻境的幾率就更大了。

    在開始煉化以后,“呂信”體內的怨氣便是如同洪流一般,按照《羅剎經》道法的路子于他的體內運轉了起來。

    而隨著這樣的運轉,怨氣便是變得越來越凝練。自然,這給“呂信”帶來的痛苦也是越來越大。

    身上的汗水不斷增多,“呂信”已經幾乎成為了一個水人。然而,他卻是依舊緊咬牙關,死守心神,強行運轉著功法。

    強者之路,便都往往都是在如斯的痛苦之中走出來的。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5173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