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九十六章 時間之戰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九十六章 時間之戰

    鬼侯呂的出手選擇得極為果斷,在他出手以后,更是瞬間就將桓因鎖定,把其當成了自己擊殺的目標。而在他那動身以后那到幾乎難以被捕捉到的速度之下,哪怕當其距離桓因恐已不到十丈的時候,幾乎所有的在場魔修竟都還根本沒有反應過來。

    當然,這并不怪魔修們,因為他們與鬼侯呂之間的修為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就算他們有心想要救下桓因,也在這瞬息之間并不具備那個能力。

    好在整個組織之中還是有一名地修的,那就是桓因的老奴張濤了。其余魔修沒有對鬼侯呂的驟然出手作出任何反應,卻并不代表他也反應不過來。

    所以,在他發現了鬼侯呂意圖的瞬間,根本連想都沒有想,直接挺身而出,將自己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悍然朝著鬼侯呂阻擋了過去!

    鬼侯呂倒也沒有想到自己如此驟然出手的情況下,魔修之中還有人能夠反應過來,更快速的將自己沖殺的道路攔住。所以,在張濤剛剛出現的瞬間,他還是下意識的皺了皺眉。

    不過,當他發現張濤的修為只是在一源地修境界的時候,冷笑卻是掛在了他的臉上:“區區一源地修,也敢擋老夫去路,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張濤雖然并不清楚鬼侯呂具體是一個什么樣的修為境界,不過他自知絕非鬼侯呂的對手。然而這一刻,早已雙眼赤紅的張濤卻是沒有退縮絲毫,就像亡命之徒一般的大喊到:“就算是死,也要阻攔你些許時間!”

    “好,那便瞧瞧你到底有沒有那個能耐!”聽到張濤視死如歸一般的話語,鬼侯呂氣極反笑,全身靈力也隨之而起,術法已經于心中默默的回旋。

    現在的鬼侯呂,并不想在擊殺桓因這一件事情上耽誤太多時間。因為他并不知道那旋渦到底什么時候才會徹底成型,所以若是下一刻那旋渦直接落成的話,那他不想看到的事情就會當真發生了。

    尤其是聽到張濤才剛剛直接言明的拖延時間的話語以后,鬼侯呂對桓因的殺心就更加急切了。很顯然,現在的魔修并沒有認為自己這一方能夠獲得真正的勝利,而是明智的發現了當下最關鍵的成敗因素乃是時間。所以,他們便會想方設法的拖延時間。如此一來,殊死一搏之下,他們或許真能拼出希望也說不定。

    “螻蟻,試試老夫這一招鬼爪的厲害!”下一刻,鬼侯呂果斷的選擇了轟出道法。而他這一次出手,雖然尚未動用全力,不過卻也能看出他所保留的并不多。

    漆黑的鬼爪在鬼侯呂五指成爪,抓向張濤的瞬間于鬼侯呂的前方驟然凝聚。鬼爪通體漆黑,竟有些隱隱發亮的感覺。而那看似簡單的鬼爪之上,卻是蘊含著極為明顯的源力氣息!

    鬼侯呂的一次簡簡單單的出手,卻足以給張濤造成巨大的壓力。當張濤看到距離自己不遠處的鬼爪以后,心便是猛的一沉。

    他覺得自己從來都沒有小看過鬼侯呂,不過此刻他卻是發現鬼侯呂竟然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厲害。漆黑的鬼爪,若是張濤與之硬碰硬的話,就算展開全力后能勉強接下,他恐怕也要受不輕的傷。

    然而饒是如此,面對鬼爪的張濤臉上此刻卻是連半點兒畏懼的神色都沒有顯露而出。甚至有些出乎鬼侯呂意料之外的,張濤在鬼爪出現以后不久竟然是露出了一絲不屑的表情,狂妄的說到:“區區劣等術法,根本不足為懼,老夫揮手間便可將之掃滅。”

    起初,鬼侯呂自然是以為張濤腦子出了問題,面對比自己強悍的對手還狂妄到了要輕敵的程度。可是不久以后,當鬼侯呂發現隨著張濤言語的不斷傳出,自己的鬼爪竟然真的開始流逝力量以后,臉色頓時就變了。

    力量的流逝開始還顯得很慢,不過只瞬息之間,流逝就幾乎變成了瓦解,這讓得一源地修幾乎難以接下的一道鬼爪術法竟然是在眨眼的功夫間變弱了太多。而最后,當張濤真正揮手朝著那鬼爪拂袖而去的時候,那鬼爪便是真的“嘭”的一聲被掃滅了。

    “這是什么道法?”此刻,不少在場餓鬼也是反映了過來。而當他們看到張濤揮手之間掃滅鬼侯呂術法的時候,便是在不解之中傳出了驚呼。

    鬼侯呂的臉色顯得極為陰沉,這一次交鋒,他自然不會像尋常修士那般,連張濤做了什么都沒看清楚。他分明能感覺到,在張濤開口的瞬間,一股明顯的自源力氣息便是涌動了出來,而那股氣息,也是讓得他的鬼爪莫名其妙削減威力的罪魁禍首。

    不過鬼侯呂也知道,這一次交鋒雖然張濤從表面上看輕描淡寫的化解了自己的攻擊,可其實自己的鬼爪之強,哪怕是被削弱以后也具備相當的威力。所以此刻,張濤應該是至少受了一些小傷。

    鬼侯呂的對面,張濤淡然而立,可內心之中卻是泛起了一抹苦澀。剛才他以騙道騙過了在場的所有人,甚至鬼侯呂在不知道他源力為何物的情況下,也受他所騙。所以他才能夠胡言成真,把鬼侯呂的強悍道法真正變成了那所謂的“劣等術法”,揮手間將之掃滅。

    然而就算是這樣,當他被那“劣等術法”擊中的時候,體內的氣血也是不由自主的翻騰了起來,險些就要壓制不住。由此可見,鬼侯呂的強,與他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之上。而若是交鋒次數再增加幾次,讓鬼侯呂看出了他的騙道為何物,那他恐怕就連半點兒便宜都撈不到了。

    “主上,老奴能為你拖延的,恐怕也就只有這不多的時間了。其它的,只能靠你自己,你一定要盡快!”張濤心中默念,再次做好了與鬼侯呂對敵的準備。

    鬼侯呂與張濤的交鋒,雖然只是在瞬間之間發生,又在瞬息之間結束,不過卻是引起了在場所有修士的注意。畢竟他們兩個,都代表了兩方的最強戰力。這樣的戰斗,或許能夠成為整個戰局勝負的關鍵導向。

    而當所有修士看到了二修第一次交鋒以后,顯露似乎有些勢均力敵的結果時,都是展露出了錯愕的表情。顯然,他們都沒想到張濤竟然能夠接下鬼侯呂的一次攻擊。而也正是因為如此,餓鬼那邊竟然第一時間沒有第二個站出來,朝著魔修那邊沖殺過去。

    時間被拖延,這是當下鬼侯呂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而現在的張濤,無疑已經拖延了整個餓鬼大軍一小段時間。于是,在發現了僵持局面的瞬間,鬼侯呂便是大喊到:“都愣著做什么,給我殺過去。記住,一定要想方設法將那在山峰下面施法的修士給我斬了!”

    鬼侯呂發話,終于是讓得一眾餓鬼都醒悟了過來。于是乎,喊殺聲頓時震天而起,那一群群的餓鬼也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了被他們重重圍困的魔修。

    餓鬼殺上,不斷的從張濤身邊經過,不過張濤卻是沒有出手阻攔。因為此刻鬼侯呂給他的壓力太大,他根本無暇顧及其它。

    但是,那一干餓鬼也是都沒有招惹張濤,顯然是把張濤留給了鬼侯呂。所以,便見得在餓鬼的大潮之中,張濤與鬼侯呂如同是兩個事外之修一般,兀自站立。

    “怎么,沒有把握從我這邊殺過去,便要以多欺少了?”張濤雖然壓力巨大,臉上卻是浮現一陣冷笑,譏諷到。

    鬼侯呂自然是不可能沒有把握從張濤這邊沖殺過去的。而恰恰相反的,其實現在鬼侯呂依然視張濤為螻蟻,根本沒有將之放在眼里。而他之所以讓所有餓鬼沖上,是因為此刻唯有桓因才能給他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所以他要動用一切可以動用的力量,力圖以最快的速度滅掉桓因!

    老成如鬼侯呂,已經經歷過了太多的事情。所以,他并沒有對張濤的譏諷多加在意,也并沒有想要與之爭辯什么。他很清楚,爭辯只是在浪費自己的時間而已。

    “現在的情況,是我們要滅了你們,而不是什么一對一的公平比試。至于我有沒有從你身上殺過去的能力,你馬上就會看到。”眸子之中滿是陰冷的殺意,鬼侯呂的表情也開始變得極為認真了起來。

    然后,他的五指再次成爪,靈力涌動間,朝著張濤沖了過去!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5638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