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百二十四章 再收管理費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二十四章 再收管理費

    老板娘的話說到這里,便算是結束了。而桓因聽了她所說的話,終于是對整個黃泉島外島的情形了解了一些,認識也更深入了幾分。

    特別是當她聽到那閻王敵已經回歸的消息時,心中不由得動了一下。只是,他面上卻沒動絲毫聲色,只先問到:“整個白塔教會如此亂來,難道就沒有誰來管一管嗎?”

    老板娘聽了桓因的話,很明顯的是怔了一下,然后才詫異的望向桓因,看到桓因不似在開玩笑,才回答到:“白塔仙人強橫無匹,有誰敢管他?”

    皺了皺眉,桓因又問到:“難道他在黃泉島這么多年已經突破到地修境界了?”

    這一下,老板娘更加驚愕,以為桓因是在胡言亂語。反應了好半晌,才接著說到:“地修那種境界遙不可及,他怎么可能達得到?現在的白塔仙人,依然還是命神中期境界。”

    撓了撓頭,桓因覺得自己還是不太明白,于是只能再次問到:“這黃泉島的外島往來修士也算是極多的了,難道在這么幾年之間,都沒有地修強者來到過此地,發現這里不對勁兒之下對白塔教會出手嗎?”

    這一次,老板娘眼睛瞪得老大,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而看著桓因的一雙美目之中,更是出現了一種仿佛是在看白癡的感覺。半晌以后,她才說到:“地修強者,那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存在,我們這黃泉島外島又何德何能可以引來?這輩子,小女子要是能夠見上一名地修強者,那當真是天大的福氣了!”

    老板娘的表情和神色雖然都有些夸張,不過桓因卻是看出她并沒有虛言。如此一來,倒是讓桓因終于明白了一些東西,隨即私下想到:“原來地修在修魔海上是這么稀罕的存在嗎?看來我之前在鬼域的時候見地修真是見慣了,出來倒還有些不適應了。難怪我跟這老板娘說話的時候有些不在一個層面上的感覺。”

    “不過如此說來,看來那白塔教會的會長也不過如此,我之前倒是當真太客氣了一些。”

    桓因最后所想,自然是沒有半點兒托大。現在的他,可是擁有命神后期的修為,而他修煉《無量地經》,修為之力本就還要高上不少,所以現在單論修為他就能做到在命神以下無敵。若是再算上他那些手段,就算一次來他幾十個白塔仙人,恐怕他也能一劍斬了。

    此時,茶坊老板娘看桓因的眼神已經變得越來越怪異,顯然老板娘以為桓因的腦子有些不好使,老是問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

    終于,桓因只能訕訕的笑了笑,趕緊把話題轉開到:“那個……我還有兩個問題,還請老板娘明示。”

    老板娘陪著笑了兩聲,不過這一次卻是有些勉強,顯然是怕桓因又問那種讓她感到不知如何回答的問題。

    桓因也不在意,很快問到:“聽老板娘的話所說,那閻王敵是當真回到內島了?”

    誰知這一次老板娘卻搖了搖頭,說到:“是不是真的回來了,說實在的,其實并不確定。說那閻王敵回來了,只是一種傳言而已。要說誰知道,恐怕也只有那白塔仙人才知道了,可是誰又敢去問他呀?”

    然而老板娘這么隨口一答,卻是被桓因摸著下巴給認認真真的記了下來,更低低自語了一句:“哦,原來去問他就好了。”

    而后,桓因接著問到:“那想要請動閻王敵出手,到底需要付出些什么?”

    這一次,老板娘還是搖頭到:“閻王敵大人的條件時刻變化,當下是什么,無人知曉。不過有傳言,說最近回歸的閻王敵大人并沒有打算出手的意思,也就是什么條件他都不接受。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桓因見老板娘欲言又止,連忙追問。

    誰知老板娘笑了笑,卻說到:“讓前輩見笑了,其實沒有什么除非。小女子只是想說,除非能戰過內島的三位長老。不過這三位長老神秘莫測,修為通天,就連白塔仙人也根本不敢與之對敵,想要打過他們,這怎么可能?”

    一邊隨意的沖著茶坊老板娘點頭,桓因心中一邊卻是暗暗想到:“看來有關這閻王敵的消息,還是得找那白塔仙人確認最合適。”

    而這個時候,薛不平就像是猜到了桓因的想法一般,傳音到:“二祖,你想去找那什么狗屁仙人是不是?我覺得你也應該去找他,消息在他那里不說,他還這么囂張,真是欠度化。”

    臉上顯露微笑,桓因回應到:“恩,區區一個命神中期,卻把下面的人都帶得如此跋扈,他是有點兒過了。如此,我便直接去找他好了。直接一點,也省時間,我可不想在他這種人身上浪費太多時間。”

    “不錯,他要不懂事就干他,先前的氣本老祖可受夠了!”薛不平連忙再次回應。

    到了這個時候,桓因對這苦茶坊已是沒什么可留戀的了。于是,他想還是將三千魔晶留給老板娘,再行離去。

    可是,正當他準備辭別老板娘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卻是從茶坊的外面傳入了他的耳中:“收管理費了,那個新來的的五千,苦茶坊老板娘三千!”

    接著,桓因便聽到一連串腳步聲,那是有人踏入了茶坊之中。而當他目光朝著四周掃動的時候,便發現那些在此喝茶的客人們都悄然站起了身來,往著外面移動。

    “看來這新來的是被盯上了啊,白塔會的人如此針對他。”

    “只可惜了那老板娘,莫名其妙被牽連出三千魔晶來,我看她這生意可當真不要做了。”

    ……

    隨著客人們的走出,悄聲的議論也是出現,被桓因聽到。而這個時候,桓因抬頭,便見到了那一隊熟悉的黑衣修士,他們已經站在了茶坊的中央,而那頭領則是一臉陰冷的盯著自己。

    這個時候,老板娘自然也是發現了突然出現的情況。她猛然站起了身來,看到客走茶涼,黑衣修士去而復返以后,臉色也是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而不久以后,就在所有人都小聲討論著老板娘應該撇清與桓因的關系,為自己開脫的時候,老板娘卻是怒目瞪向了那黑衣修士的頭領,呵斥到:“你這是什么意思,我的管理費已經交了,我這位客人的管理費,剛才不是也交了嗎?”

    “哈哈!”一聲輕笑從那頭領的口中發出,然后他指著桓因開口到:“看這樣子,你不但打算管自己,還打算管他的閑事兒了?”

    老板娘看了一眼桓因,隨即一咬牙,帶著幾分豪氣的說到:“來者是客,他現在坐在我這苦茶坊喝著我的苦茶,我就要管!”

    老板娘的舉動,倒是讓得桓因也略微感到有些詫異。不過,那頭領卻是說到:“那行吧,一共八千魔晶,拿來吧。”

    說罷,還一臉色瞇瞇的朝著老板娘的胸口處伸出了手去,看著像是要魔晶,卻不是腦子里是不是在想著別的什么東西。

    “啪!”一聲輕響,老板娘一巴掌將黑衣修士的手給打了回去,整個人也是在這一刻氣勢崛起,極境中期的修為威壓毫不猶豫的展露而出。

    老板娘的修為,自然是要強于這黑衣頭領的。只是這黑衣頭領跋扈慣了,也沒想到老板娘敢真的對自己施壓。于是很快的,他便在老板娘的修為壓力之下冒起了冷汗,雙腳不自覺的打起了哆嗦來。

    可是,現在老板娘雖然占了上風,一旁圍觀的所有修士卻沒有一個看好老板娘的。從他們的小聲議論之中,只能聽到諸如“不知死活”和“大難臨頭”這樣的字眼兒。顯然,這些圍觀的修士,都不認為這區區苦茶坊的老板娘能夠真正對付得了白塔教會的人。

    而就在雙方關系顯得極為緊張的時候,茶坊之外再次傳來了一聲冷喝:“你們都是吃白飯的嗎?管理費都收不到,是不是又想受罰了,趕緊給我拿了魔晶去下一處,今天會長定下的任務還沒完成呢!”

    “還有,那個新來的,不知死活,責罰魔晶三萬!苦茶坊老板娘對規矩明知故犯,責罰十萬!”

    聲音帶著霸道和不容置疑,清晰的灌入了包括桓因和老板娘在內的每一名修士的耳中。而當老板娘轉身望向聲音來處的時候,頓時嬌軀狂震,然后一身修為便是再也不能堅持,完全消散,只在癱軟之前說了那么一句:“副會長……怎么親自來了……”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36713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