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百六十七章 最適合的身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六十七章 最適合的身軀!

    割英化身術其法,雖然極為強大,但想要完全學會學懂,絕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辦到的。加上這由帝釋天親自自創的道法并沒有留下什么文本之類,所以桓因想要學習,就更加困難了一些,只能通過阮姝姝的言傳身教。

    于是,在接下來的將近五個月的時間里,桓因便與阮姝姝朝夕相處,隱隱似回到了當年青州的日子一般。若不是他們一直在談論道法的話,恐怕心中的悸動都將難以掩藏。

    阮姝姝教得極為仔細和耐心,而在她這樣的教導之下,起初桓因很快就順利踏入了割英化身術這一道的門檻兒。

    不過,由于這一道法實在存有太多獨到之處,所以雖然桓因入門快,但學到后面速度卻是逐漸減緩了下來。特別由于不少地方阮姝姝自己都不懂,只是能將當年帝釋天所說死記下來而已,所以需要桓因自己去理解的部分就更多了。

    然而,之前阮姝姝也還說過,割英化身術乃是最適合桓因的道法,桓因學這一門道法會有著異于常人的優勢。而她這種說法,完全沒有半點錯誤。

    隨著桓因學習的深入,他在這一門道法之上的天賦開始不斷的凸顯而出。最先是桓因對阮姝姝所教內容能比常人理解得更快更好,而后桓因開始逐漸能夠舉一反三,甚至不需要阮姝姝教導,都能夠自行悟出一些有關此術的門道來。而到了最后,當桓因完全進入最佳狀態時,那些阮姝姝都不能理解的內容,他也能一一完全明悟,甚至常常還能夠反過來為阮姝姝解惑。

    對于這樣的現象,桓因已經習慣了。他知道自己與帝釋天的關系絕對不簡單,他也相信自己總有一天能夠明白這一切到底都是為什么。

    當然,也正是由于桓因這獨特的優勢,他才能夠在短短五個月之內將割英化身術從阮姝姝那里學到手,而且還學得極為完全,并達到了一種阮姝姝都無法達到的境界。

    若是換了其他人來學習這一道的話,少則三兩年,多則十年,恐怕都無法達到桓因在五個月內達到的境界。甚至許多修士,恐怕學上個一輩子,都無法理解其中的某些精髓。

    就比如阮姝姝,她學會這種術法恐怕已是有幾百年了,但至今都沒有完全學懂,倒是通過這一次教導桓因,反過來又明悟了更多。雖然她從來沒有潛心學習過這一道,不過這割英化身術的難度也可是可想而知。

    五個月以后,阮姝姝已經沒有什么可再教桓因的了,而按桓因自己對割英化身術的理解來看,在這一道上他目前也恐怕沒什么可學的。

    若單論煉制分身的話,只要桓因拿捏得當,又有足夠合適的材料,他就能夠煉制出一具強大的分身來。

    當然,這里說的是強大,而不是完美。若是桓因想要得到一具完美的分身,也就像是阮姝姝所說那種與主身一樣強大的分身,他要做要悟的還有很多很多。

    不過那些事情,不是在煉制分身這一步就可以完成的了,而是要放到煉制成功以后,依靠對割英化身術的理解,不斷潛移默化的去改善和強化分身的各個方面。

    那是一段很長的路,不過依照桓因對割英化身術的理解來看,只要各方面條件足夠的話,這條路總會有走完的一天。而這一段路,其實也是割英化身術真正的精髓所在,煉制分身對于此術而言,不過也就是一個開頭罷了。

    所以說起來,其實桓因在這五個月之中雖然學了不少,但其實他所懂的比起真正大成境界的割英化身術來,還有著相當的差距。當然,若非如此的話,恐怕帝釋天所親創的術法終究還是太簡單了一些,其強大程度也就有限了。

    具備了近乎登峰造極的分身煉制能力,桓因便是直接就想到了煉制分身。可是,當他真正要著手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這段時間學了這么多,卻忽略了一個最基本的問題,那就是他根本就不具有煉制分身軀體的材料。

    到底要用什么材料煉制分身軀體,桓因想了許久,卻終究是拿不定主意。于是這一天,在他單獨為煉制分身之事準備了不少時間以后,又找到了阮姝姝。

    “姝姝,有一件事,我還是想要跟你討論討論。”坐在房中,桓因對眼前的美麗女子說到。

    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阮姝姝說到:“桓師兄請說。”

    想了想,桓因說到:“對于煉制分身軀體的材料,我始終拿不定主意。雖然割英化身術上說了許多,但那些都是一些事理上的東西,放到現實中來,我沒有絲毫經驗,所以還是想聽一聽你的意見。”

    “分身的軀體?”略一遲疑,阮姝姝的柳眉稍稍一擰,隨即釋然,可愛的拍了拍手,笑到:“糟了,我怎么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你分身的軀體,我早就給你準備好了呀。”

    桓因沒想到,阮姝姝的回答卻竟然是這樣的。而聽阮姝姝的口氣,她所準備好的還不是材料,直接就是軀體。

    在桓因疑惑的目光下,阮姝姝伸手一招,頓時一道流光從她的儲物袋中射出,在空中劃過了一個美麗的弧線以后,落在了桓因的身旁。

    光芒消失,光芒之中的事物也是瞬間就展現在了桓因的眼前,讓得這一刻的桓因聳然動容。

    是的,阮姝姝此刻取出來的,確實是一副軀體,而且是一個完整的人體!

    這一個人體,乃是一名青年男子,其面色慘白如紙,顯然是早就失去了生機。這軀體能夠完好的保存下來,想來是因為阮姝姝以秘法保護所致。

    男子的身上,穿著一襲白色的道袍。道袍寬大,配合著男子修長的身段,讓得男子哪怕是死去,也能不自覺的凸顯出一股瀟灑和飄逸來。

    不過,男子最引人矚目的還是那張臉。那是一張俊俏的臉龐,更在眉心之處有著難以掩藏的英氣存在。這英氣哪怕是男子死去多年,竟然都還沒有消散,使得男子的氣質如同永恒一般,揮之不去。

    男子生前,并不屬于地獄這一界。以桓因的眼光,他輕易就可以看出男子生前乃是人界修士。

    而讓得桓因真正聳然動容的,是因為他認得這男子!

    桓因對這男子實在是太熟悉了,熟悉到當他看著男子臉龐的時候,就如同看到了自己!

    “這是……人界的我……”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復雜,桓因此刻的心情已經幾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從來都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與自己相見。一個活著的自己,看著一個早就已經死去多年的自己。

    這就是輪回!

    “這是我瞞著父親保留下來的。還記得你當時穿的衣服嗎,那是我親手為你挑選的,也是你從青州出來以后就穿的衣服。”阮姝姝看到了桓因臉上的復雜,于是一只手玉手輕輕搭在了桓因的手上,略帶回憶的感慨的聲音也是響了起來。

    許久,桓因都沒有對阮姝姝作出任何回應。他只是死死的盯著那一具自己在人界時的軀體,腦中的回憶有如潮水涌動。

    曾經有著那么一個人,在人界活了一百年,也驚艷了一百年。他自荊州出生,于揚州學道,年紀輕輕就名震兗州。然后,他輾轉于冀州和豫州之間,以一己之力挽救白虎大部,證明白虎神傳說,又昂首紫胤宗千步梯,成陸壓之后紫胤宗潛力最大的弟子。再然后,他以無量門唯一傳人身份殺上一劍峰,親自為師門報仇,又飄然消失。

    那個人的一切,是一段傳說,哪怕只有短短一百年的光彩,也足以讓得其名流傳后世!

    那個人叫桓因,人界的桓因!

    “姝姝,謝謝你!我自己的身軀,自然是最適合我的!”不知何時,桓因幽幽的聲音響了起來。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40385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