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四百五十章 吃虧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百五十章 吃虧

    此刻,桓因于內心之中已經開始暗暗感到有些好笑了起來。他沒想到,對付如此強悍的魔體,竟然卻是要用捅心窩這種甚至都顯得有些兒戲的辦法。對于薛不平這樣一個異類,他是當真感到有些無語。

    不過,魔體始終是屬于薛不平的。所以有薛不平在,魔體想要斗過桓因那是根本不可能。到時候,等桓因用捅心窩這種方式把魔體給拿下了,那好笑的就不是薛不平了,而是魔體。他的一切強悍,都會湮滅在一個小小的心窩之間。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分寸拿捏的很好,捅進去絕對不超過半寸。”桓因一邊偷樂,一邊回應薛不平。

    不過,桓因的臉上卻是不動半點兒聲色,依舊一臉凝重的盯著對面的魔體,如臨大敵。

    桓因始終都沒有動,也沒有說話,仿佛在不斷的審視著魔體。他心中清楚,魔體暴躁,等不了多久就會趁剛才的強勢而起,繼續攻擊自己。

    果不其然,魔體很快又動了。他右拳再次抬起,破空之聲也隨之而來,帶起一股勁風,直逼桓因臉面。

    又是這種看似普通的一拳,桓因卻知道這并不好惹。于是他刑天一橫,金之源力微微彈出了一股加持在劍上,朝著那一拳擋去。

    “當”的一聲大響,桓因只感覺自己的十品寶劍劍身竟被震得反復顫抖。而這一次,同樣是一股大力襲來,讓得他險些不能自控。好在他已經有所準備,所以并不慌亂,略微運靈,便是再退兩步以后就直接穩住了身形。

    “哈哈,再來!”魔體狂勁兒發作,一拳之后勢頭不收,再次掄起了左拳,又一次朝著桓因砸了過來。

    桓因心中一緊,再次抵擋。于是,剛才那一幕重新上演,他又退兩步,卻并未受傷。

    兩拳沒有成效,卻在魔體的預料之內。這一次他也沒有打算只出兩拳,而是不斷左右開弓,一拳一拳,如同雨點般反復朝著桓因猛砸。

    魔體的拳頭,那可不是開玩笑的。如此一連串的猛攻,桓因頓時就顯得有些狼狽起來。

    桓因每擋一拳,都會不能自控的后退兩步。于是,他在魔體的猛攻之下,不斷后退。魔體則是氣勢洶洶,不斷朝著前方推進。如此一進一退,魔體顯然已經完全在氣勢上把桓因給壓住了。

    而更讓桓因感到壓力巨大的,是畢竟他不是體修。如此在短時間內與魔體硬扛數十次,那股強烈的沖撞震動已經讓得他的腑內翻江倒海。若是再繼續下去,恐怕他的氣血就要壓制不住,噴出來了。

    可是,桓因雖一臉難色,狼狽不堪,但他的心中卻無比清明。魔體猛攻,是他想要的機會。只要再招架一會兒,讓得魔體徹底打上了興頭,降低了防守的警惕性,他就有一擊制勝的手段可以施展了。

    就這樣,桓因怕是一連退出了足有兩三百步,魔體那邊也是至少轟出了一百來拳。桓因臉色漲紅,儼然已經要扛不住了。就在這時,魔體突然發狠,沒有出拳,而是一腳抬起,朝著桓因橫掃了過來。

    魔體的一腳,其力量比拳頭自然還要大上不少。其帶著呼嘯與勁風,看樣子能把桓因直接給攔腰踢斷了。很明顯,魔體是覺得自己建立的優勢足夠大了,所以想要一腳來給桓因個致命一擊。

    看著這一腳踢出,桓因的眼中卻是陡然一亮。魔體出腳,拳頭便是收回的。如此一來,桓因想要和魔體的上半身拉進距離也就容易了,這正是捅心窩的最好機會!

    來而不往非禮也!

    心中帶著無比的興奮,桓因周身綠色的光芒突然閃動,正是木之源力出現。

    強烈的生機瞬間出現在了桓因的四周,將桓因體內翻騰的氣血完全壓下,隱疾也全部掃除。然后,便見得魔體掃出的腳上突然生出了無數強勁虬曲的藤蔓和藤條來,反復纏繞,竟是眨眼功夫間就將魔體的腳給牽制住了。

    桓因突然反擊,讓得魔體一愣,腳如同陷入泥潭,有些掃不動了。這時候,桓因突然一個橫躍,不退反進,直接欺身到了魔體跟前,臉上帶著的陰冷笑意讓得魔體感到有些慌亂。

    桓因乃是用劍大師,他要出劍,那必是快如閃電,迅雷不及掩耳。此刻,他既然好不容易抓住了機會,就不會再有半點兒失誤,更不會讓魔體能夠抵擋。

    刑天如同靈蛇出洞,迅捷至極,眨眼功夫便是直接探到了魔體的胸前,在魔體一臉震驚的目光之下,直刺其心窩!

    “你輕點兒!”這是桓因在即將成功的瞬間,聽到的是薛不平的疾呼,顯露出極為心疼的復雜心情。然后他知道,面前的超級強者自己這就要拿下了。

    “當!”下一刻,一個清脆的響聲發了出來。

    聲音,正是桓因所期望的,因為他已經真真正正的把劍刺到了魔體的心窩處。可是,此刻的聲音卻并不是桓因想要的那種“噗”的一聲。“當”,代表的是金鐵交錯,代表的是硬碰硬。

    桓因只覺得自己在聽到這一聲響以后,感覺有些措手不及。自己不是該刺中了魔體的軟肋嗎?

    然而,金鐵交錯的脆響卻并不是最讓桓因感到措手不及的。更讓桓因有些反應不過來的,是隨即從寶劍之上傳來的巨大反震力量,甚至讓得他的手都有些發麻。

    特別由于桓因自以為即將刺中魔體軟肋,所以根本毫無防備,攻擊幾乎只施展了蠻力。所以突然出現的反震,甚至令得他的腑內氣血都開始不穩,他的戰斗狀態瞬間出現了不應該有的偏移。

    滿是震驚的望向面前的魔體,桓因看到的是一臉獰笑和魔體已經又重新抬起來的雙手。

    兩只大手如同兩個大鐵錘,呼嘯著朝桓因猛然夾擊。看那樣子,魔體哪有半分受傷的意思?若是桓因不趕緊想辦法的話,那現在局勢立馬就會完全反轉,他要被魔體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給碾得粉碎了!

    “糟了!”桓因雖然一時之間也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可戰斗意識強烈的他心思清明,知道現在不是思考問題的時候,趕緊防御脫身才是關鍵。

    木之源力在桓因的周身猛然爆發了出來,兩個散發著強烈生機的藤木盾牌在桓因的一左一右迅速成型。

    下一個瞬間,魔體的一雙手砸在了桓因的源力木盾之上。由于一切對于桓因來說都太過匆忙,他的源力木盾尚未完全穩固,所以魔體大力一壓,木盾雖未被瞬間擊毀,卻也開始出現裂紋,并朝著桓因的身體夾了過來。

    趁著這木盾一阻的空當,桓因立即抽身。如同靈猴一般,幾個閃身,終于是遠遠的逃了出去。而在他逃開的瞬間,他親眼看到自己的源力木盾轟然合攏,竟在最后直接被魔體的雙手碾成了齏粉。

    魔體這一壓,其用的力量之大,把桓因的源力木盾給毀成這樣。雖說桓因的源力木盾是倉促而為,可也能看出魔體這一壓是有了直接斬殺桓因的心思。若不是桓因反應迅速的話,恐怕他現在已經跟木盾成了一個樣子。

    一退就是數十丈,桓因在半空之中站穩,一口鮮血立即噴了出來。他的源力道法被破得那么慘,他所受反噬自然不輕。

    “木之源力,這種相源力倒是頗為難得,沒想到你竟然掌握了,真不錯。”看著遠處已經受了些傷的桓因,魔體猙獰一笑,露出兩排森然白牙。

    桓因并不言語,只謹慎的盯著魔體,卻暗暗對薛不平怒問:“你不是說心窩是他的弱點嗎,怎么那里比精鋼還硬?”

    還不等薛不平答話,魔體突然笑了起來,說到:“攻擊我的心窩,這主意是那瘋子給你出的吧?那瘋子蠢得跟豬一樣,把受了一擊就能送命的地方留作軟肋,你以為我還會跟他一樣蠢嗎?”

    魔體的話音落下,桓因立馬感覺到了薛不平的憤怒之意。以薛不平的性格,被仇敵把自以為高明的智慧說成是蠢豬,他自然極不樂意。可是,薛不平終究沒發一言。畢竟,桓因因為他出的主意而吃了大虧,他哪還說得起話來?

    “那瘋子留下的弊端還有不少,還有什么腦門、眼皮、手心,要不你一個個都來試試?我很樂意陪你繼續這么玩兒下去。”魔體笑得更加猖狂了。18310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51953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