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四十章 戰斗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十章 戰斗

    接下來,桓因還跟張濤和白奎交談了好一陣。而他們談論所圍繞的話題,自然一直都是天界的概況、文化、習俗和規矩等等。

    桓因是務必要把這些給張濤和白奎交代清楚的,因為張濤和白奎對天界完全不熟悉,若是在以后的行動里因為一些細節被人看出了端倪,覺出了并不是天界子民的話,那麻煩可就大了。

    就比如說時間,人界和地獄的時間相同,可天界的時間卻是人界和地獄的整整五倍。天界一天,人界和地獄便是五天,天界一年,人界和地獄便是五年。日后在說話談論里,但凡提到時間,那代表的都是天界的時間。如果桓因說一年,白奎和張濤還按在人界或者地獄時那樣理解的話,會惹出多少麻煩還真不好說。

    末了,桓因終于認為自己已經交代得差不多,沒有漏掉什么,而張濤和白奎也覺得自己基本都記下了,張濤才在沉默了一陣以后開口問到:“公子,那當下我們該怎么辦?”

    桓因想了想,說到:“距離下一次大天王會一共還有六十年的時間,六十年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我的目標,就是要在這六十年里收復所有四方八天,讓中央帝釋天完全孤立起來。而現在,我們所在的地方距離四方八天之中的東方八天只有不到一天的飛行距離,所以我們就應該先考慮把這一天納入掌控。”

    “東方八天,往昔乃是我天道之眾最為繁盛的一天,人名基本與人界和地獄相同,用梵文名的并不多。而這一大天的文化,也跟人界頗為相似,甚至整個管理體系都有些類似人界的宗門。”

    “對于我們來說,東方八天應該是最容易收復的一天。畢竟這里天道子民眾多,阿修羅相對偏少。哪怕現在羅睺已經掌權,這種情況應該也依舊難于改變太多。而且恐怕這里的子民與阿修羅一道的矛盾也是各大天之中最深的。我想要在這一大天得到擁戴,扛起大旗,反攻羅睺,難度應該要比其它幾個大天都小。”

    “我之所以讓陸壓真人把我們傳送到這個界門來,其實是因為我早就已經瞄準了東方八天。而且,這東方八天與人界最為接近,你們想要融入其中也會變得容易,那以后行事就方便了很多。”

    “當然,我把第一個目標定為東方八天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知道在東方八天的如意天里有一位異人。只要他愿意為我們出手,我們就可以獲取那輪回才能賜予的天界修士福印。而只要得到了福印,我們的天界修士身份就徹底完善了,以后再也不用怕被人查出身份不對。”

    聽完桓因的話,張濤和白奎都點了點頭。然后,張濤又問到:“公子,這東方八天到底是哪八天,又是如何分布的?”

    桓因回答到:“東方八天,是指金殿天、光明天、清凈天、如意天、影照天、眾分天、俱吒天和柔軟天這八天。八天,自然也就是八座巨大的城池。這八座巨大的城池,位于整個須彌山最東方邊緣的一個龐大斜坡之上。八座城池自斜坡底部而起,幾座一層,依次往上分布,最終一共分為三層。”

    “第一層,自然也就是大斜坡腳下的一層,共有四座大城,乃是影照天、眾分天、俱吒天和柔軟天。而這四天,又被叫做東方八天的下四天。第二層,也就是中間的一層,位于大斜坡的中部,類似山腰的位置,共有三座大城,乃是光明天、清凈天和如意天。這四天,又叫東方八天的上三天。至于那最上層,則是位于斜坡巔峰,處在整個須彌山的斷崖邊緣,一共只有一座大城,就是金殿天。”

    “東方八天的管理方式,類似人界的宗門。金殿天,就是類似宗主和長老一類核心人物的居所。住在金殿天的,都是東方八天之中地位和財力極高的存在。而自然,其中最巔峰的人物,便是這東方八天的大天王。”

    “至于上三天,可以用宗門的內門來類比。上三天中的子民,是東方八天之中核心的存在,也是整個東方八天的中堅力量。而下四天,就類似宗門的外門了。其中子民對于東方八天來說并不太重要,地位大多不高。”

    “往昔我在位的時候,東方八天是以大天王為首,統領各天的小天王管理整個區域。想來現在雖然羅睺上位,可這種管理的方式應該不會改變。只是,大小天王如今肯定都換了人,而且多半都是阿修羅一道的人。”

    “至于這里的軍隊如何,是否又軍政統一,這些我就不知道了。其中變化,只能親眼去看,方能知曉。”

    張濤和白奎又點了點頭,終于不再開口。桓因知道,這個時候是該由自己來拿主意,做出具體的行動了。于是他開口到:“現在我們最應該解決的問題,是當下的身份問題。現在雖然我們的氣息是天道子民氣息,可一日沒有福印,就得不到永遠的保障,時時刻刻都會處在提心吊膽,害怕被發現身份的境地當中。所以,去如意天找那位異人,是當務之急。”

    “而想要找這一位異人,又須得先進入東方八天才可。陸壓真人說現在各大天都管理得相當嚴格,外來之人根本不可能在沒有信物的情況下隨意進入。就算是天道子民,從一個大天換到另一個大天,那也必須要持有信物。如此,現在我們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為我們自己弄一個信物到手。”

    “我想,如今要弄這信物,也只能先設法潛入東方八天之中了。只要我們足夠謹慎,以我們的修為潛入某個小天王的居所,借他的印章一用應該不難。如此,就能為自己創造一份入城的推薦信,再出來堂堂正正的入城。”

    說到這里,當下的行動計劃已經頗為清晰了。所以,桓因見張濤和白奎沒有提出問題或者異議,便打算即刻動身。

    而就在桓因剛想要飛起,張濤和白奎也準備跟上的時候,一陣輕微的風從一旁吹了過來,將三人的發絲都略微蕩起了幾根。

    風是很輕的風,輕到凡人根本就無法感知,輕到就算修士感受到了,也不會在意,只下意識略過。

    然而,桓因、張濤和白奎卻是都不會忽視這突如其來的一陣小風。因為他們三個修為高深,經歷豐富,一下就感覺出了這風中的不一般,完全明悟了這風所要傳達的訊息。

    “公子,附近有人在打斗。”張濤當先開口說到。

    點了點頭,桓因說到:“不錯,應該不遠,幾個呼吸就能飛過去。出手的似乎都不是什么強者,我們索性過去看一看。”

    三人立馬動身,全都是縮地成寸。只是眨眼功夫,三個人已經沒了蹤影,如同他們根本就沒有出現過一般。

    四五個呼吸的功夫以后,桓因、張濤和白奎等三人已經站在了一棵巨大的樹木之上。樹木枝葉茂密,三人站在其上,不刻意釋放氣息,除非是比他們強大的修士,不然根本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不約而同的,三人將目光匯聚到了下方山谷的一小片開闊地上。此刻,這小開闊地上正有戰斗發生,便是之前桓因他們感受到的東西了。

    戰斗分為兩方,一方是十幾個天界的修士。他們組成一隊,腳踏陣法,配合默契,銜接緊密,桓因一看就知道他們乃是一個軍中的小隊。

    小隊的修士修為都不算高,最強的那個一身紅裙,腰纏朱綾的年輕貌美女子也不過就是命涅后期修為而已。而其中最弱的,甚至還有極境大圓滿。

    與他們對戰的,并不是人,而是一只奇異的兇獸。這兇獸長得跟牛有些相似,可那白色的頭顱之上卻只有一只獨眼,而它那細長的尾巴又類似一條蛇尾。

    這兇獸的修為可就比那一小隊天界修士要高出了不少,竟然已經達到了命神中期境界,與對手拉開了絕對的差距。

    不過,戰斗的局面卻并不是如同人界和地獄之中那樣。雖然那兇獸占了優勢,可在那一隊天界修士的盡力周旋之下,異獸卻并不能摧枯拉朽一般的解決對手。天界修士擅長陣法和合戰,更以軍隊最為擅長,由此已經可以看出端倪了。

    “真是不簡單,竟然通過配合能把修為的絕對差距給無限縮小,我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張濤低低的贊了一句。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578692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