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摧枯拉朽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一百一十四章 摧枯拉朽

    戰斗,從爆發的一刻便直接呈現了壓倒性的局面,烈般若的那些逃兵和殘兵根本就不是舊匪的對手。所以,雙方這才又接觸了不到十息的功夫,那些胡亂逃散的士兵就已經一個個被斬殺在了當場,在舊匪密不透風的反圍剿之中,看不到絲毫生機。

    黃狗看了一眼身旁已經面色蒼白如紙,完全失去了戰斗意識的烈般若,心中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烈般若始終還只是一個依靠身份背景上位的二世祖而已,雖然平時看起來有些出眾的地方,可真正到了絕境之中,他還是一個廢物,根本撐不起場面。

    然后,黃狗又看了看已經與自己和烈般若拉開距離的岳筱仙,發現倒是在她的身旁,一共有將近三十名天道修士正結陣守護。這些人,包括岳筱仙在內,一個個都面色沉靜,竟是一副臨危不懼的樣子,已經擺好了御敵的姿態。

    “哎!”黃狗心中更加郁悶,從這樣子看來,其實烈般若帶的兵雖然多,可只是虛有其表而已,真正打起來,還不如岳筱仙一個女人帶的天道兵將強悍。

    黃狗知道,當下想要求得生機,也只能依靠自己了。于是,他一把扶住了身旁的烈般若,對身邊剩下的幾十個士兵說到:“結陣保護大人,我們跟岳小姐匯聚一處,合力沖出重圍!”

    說罷,黃狗就要帶兵跟已經自行組成戰斗力的岳筱仙一眾匯合一處,想要就這么齊心沖出。而岳筱仙之所以跟黃狗他們拉開距離,是因為發現了烈般若的無能,竟然遇到強敵都不知組織戰斗,無奈之下只能到一旁自行組織。所以,其實雙方相隔的距離并不遠,也就是比可供岳筱仙他們那幾十個人組成陣法的空間還要大一些而已。

    然而,就在黃狗帶著自己的兵將準備動身的前一刻,也是在岳筱仙發現了黃狗已然扛起大旗,雙眼頓時明亮的時候,就在雙方之間那極為有限的空間之中,突然擠進了足有三四十個舊匪,他們正結成強悍陣法,氣勢洶洶,瞬間阻隔了雙方的匯合。

    “上!”岳筱仙根本就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指揮著自己的人與突然出現的舊匪對抗,哪怕雙方實力明顯不在一個級別之上,她也絲毫不懼。

    黃狗這邊,自然也知道匯合的好處,于是就要指揮眾人沖上。然而,就是在這個時候,烈般若卻突然開口了:“還等什么,他們拖住了舊匪,我們就快跑啊!”

    黃狗瞬間就愣住了,他當兵當了這么久,拋下戰友的事情還真沒干過。而且,現在與岳筱仙匯合一處,明顯是更加明智的選擇。

    至于岳筱仙,她自然更是把烈般若的話聽得一清二楚。她俏臉瞬間變得更加慘白,哪怕正與人血戰,可時不時看向那已經被舊匪嚇得幾乎屁滾尿流的烈般若,雙眼之中如要噴出烈火,將烈般若給生生燒死。

    某一刻,烈般若的目光也投向了岳筱仙。他們四目相交,烈般若看到了岳筱仙的憤怒,而岳筱仙,她看到的則是一個已經嚇破了膽的懦夫。

    烈般若有一瞬間的猶豫,不過很快,他就將之丟掉,竟然不再看岳筱仙,對著黃狗吼到:“你沒聽清楚本大人的命令嗎,跑!”

    黃狗深深的看了一眼岳筱仙,然后,他帶著無奈,大喊到:“執行大人的命令,全體撤退!”

    終于,烈般若那一眾人開始與岳筱仙他們拉開距離。而在血戰之中,岳筱仙的部隊根本就不是對手。加上舊匪顯然覺得岳筱仙他們雖是天道子民,可卻如同羅睺走狗,故而毫不留情,所以很快的,岳筱仙的部隊之中就開始有人被斬殺,死亡發展之快,令人心驚。

    一直到烈般若他們頂著舊匪的壓力,沖出了才不到百丈的距離,當烈般若下意識回頭看時,已經發現岳筱仙的部下竟全都死光了,而岳筱仙身負重傷,已經被舊匪拿下。

    這一刻,岳筱仙似有所感應,也看向了烈般若。再次的眼神交流,岳筱仙的眼中只有鄙夷和憤怒,而烈般若,他只覺得舊匪的可怕似乎難以想象,所以更要不顧一切的逃命。

    “沖,給我沖出一條路來,只要讓我活著出去,我親自稟明父親大人,全都給你們重賞,官升三級!”烈般若回過了頭,不再管岳筱仙,放聲大喊到。

    只是,他這樣的大喊除了會吸引更多的舊匪注意到自己以外,并不能起到任何的正面作用。黃狗眉頭大皺,一馬當先,已經和正面圍過來的舊匪戰到了一起。而他的那些部下,也很快都有了一個甚至是多個對手。

    雙方才剛剛一照面,實力的懸殊就完全體現了出來。莫說是那些小兵小將,就連黃狗都頓時感到壓力巨大,死神是真正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所有人在這一刻心中都有一個聲音,那就是這一次自己死定了!

    危難一刻,黃狗發現自己已經不能再為烈般若做多少。所以,他拼著自己受傷,也不顧一切的以修為大力將烈般若給推了出去。與之同時,他大喊到:“大人,此刻已是絕命之時,屬下不能再幫你更多。不要猶豫,開啟主上為你準備的護身法寶,逃出去!”

    烈般若被黃狗大力一推,直接就加速飛出。而如今他為了活命又是不顧一切,所以再加上自己的修為,竟然是一瞬之間脫離了舊匪的壓制,高高的飛了起來。

    “想跑?”密林之中,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傳了出來,然后,烈般若立馬覺得自己被一股恐怖到了極致的氣息鎖定。

    烈般若只覺得自己亡魂大冒,他看著那高高的樹冠,看著樹冠之后似很快就可以觸及的天空,終于不再猶豫,猛的一招手,一干大旗出現在了手中。

    極速飛行之中,大旗被狂風吹過,立馬“嘩啦啦”的展開。這是一面金色的大旗,旗面之上,印滿了各種各樣奇異的符文。而在符文的最上方,大大的“光明”二字,如同烈日驕陽,可以普照大地,撕裂一切黑暗和阻礙!

    密林之中,一名中年男子沖了出來,正是舊匪之一。這中年男子修為已達一源天修境界,如今出現,直接就對著烈般若全力出手,根本不留絲毫余地。

    一道綠色的光柱被這中年男子打出,強悍的力量根本就不是烈般若能夠接得住的。然而,就在那光柱距離烈般若只有不到十丈的時候,不需要烈般若做任何動作,金色的大旗竟然自行飛到了烈般若的前方,金光暴漲之下形成一層防護。

    下一刻,光柱與防護層驟然接觸,那防護竟然固若金湯,絲毫不為所動,更是如有靈性一般,保護著烈般若的身體,借助著沖擊力量,朝著高空沖出。

    中年男子面色一變,顯然沒想到那大旗竟然如此厲害。可是,這一刻他要再追烈般若,已經沒有可能。因為烈般若已經被護著到了高空,更以一個超越了一源天修的挪移速度,朝著遠方遁走了。

    密林深處,一個略微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君上,當真不需要追那個阿修羅人嗎?”

    沉默一陣,一個青年的聲音淡淡的回應到:“不用了,此人還有些意思,留下他,或許日后還能幫我們一把。我們此次會面,若沒有他的幫忙,不也是沒有可能的嗎?”

    山谷旁的高坡之上,四方各處的戰斗都已經結束了。烈般若的大部隊與舊匪的實力懸殊太過明顯,舊匪竟然無一傷亡,而烈般若這邊,除了他自己最終逃走以外,就只剩下了一個重傷的女子,她是岳筱仙。

    大量的舊匪從密林之中走了出來,不少身上都帶有鮮血,別人的鮮血。他們氣勢驚天,如同數百年前,掌管天界的最高戰斗力,哪怕如今天主易位,他們只是山野兵將,更被冠以“匪”之名,可他們的軍魂猶在!

    岳筱仙看著從四方走出的士兵,不知為何,竟然沒有畏懼,而是雙眼之中出現了一抹異彩。不過最后,她默默的低下了頭去,目光暗淡下來。

    “還留著她做什么,阿修羅人的走狗而已,比阿修羅人更可恨!”某一刻,就在岳筱仙的身旁,一個人這樣說到。

    然后,岳筱仙又聽到了諸如此類的一連串討論。期間,她一句話也沒有說,直到最后,一眾舊匪決定取了她的性命。

    “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終于,一名男子站了出來,拿著大刀,來到了岳筱仙的面前。

    岳筱仙抬頭,露出凄慘一笑,說了一句:“我出生至今,殺過阿修羅,殺過兇獸,唯獨沒有殺過天道子民。”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662072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