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影爵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影爵

    “這不可能!”桓因“噔噔噔”后退數步,臉上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要知道,這一次他可是以何老五的獨家消息來尋這雪靈芝的,而且是拿到消息以后立馬就動身了。在這種情況下,那神秘的修士憑什么還能夠捷足先登?

    難不成,真的是未卜先知?

    若真要是那樣,那得需要多么可怕的消息能力?

    伸手一招,碧潭之中那紙條自行飛出,落到了桓因的手上。桓因細細看了這紙條半晌,卻是沒有又一次的將之撕碎,而是喃喃到:“難道……這世上真有如此奇人?如此消息能力,若是能被我擁有,那我想要獲取這西方八天豈非輕而易舉?”

    說著說著,桓因猛的大放神識,朝著四周瘋狂橫掃。可是,除了山中靈獸和植被以外,他什么也沒有發現。

    只是,桓因偏偏覺得有一雙眼睛已經無時無刻不盯在自己的身上,如芒刺在背,卻怎么也甩不掉……

    最終將紙條給收了起來,桓因從碧潭之旁飛了出去。他知道,司徒家的第二個任務,自己是已經完成不了了。而現在,他也打算暫停接取任務,免得反復受辱。他準備先把青衣那邊的收獲集中一下,然后再去問問何老五,看能否反過來調查到有關這個神秘修士的情況,才能知道下一步該怎么辦。

    小半天以后,桓因回到了喜見城天之中,在一個沒有旁人的地方,他將青衣給招了回來。

    桓因能夠感覺得到,青衣的辦事效率很高,比自己還要快,已經連續接過了三個任務,還全都已經執行完畢了。所以,若是青衣接下的任務只要不是太次的話,桓因要從他那邊拿到至少五十萬仙玉,應該是不難的。

    見到了青衣,桓因微微一笑,也不說話,直接伸出手來。青衣乖乖的從懷中掏出了儲物袋,沒有任何表情的放到了桓因的手上。

    桓因下意識之間掂了掂儲物袋的重量,竟然覺得輕飄飄的。瞬間,他的臉色一變,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涌上了心頭。

    “不可能吧?”桓因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不自覺開始變得有些慌亂了起來,完全沒有了以前那種處變不驚的淡然。而且,這一點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

    幾下就手忙腳亂的將儲物袋給打開了,然后,桓因將儲物袋直接倒了過來,朝著地上猛抖。

    原本該有的“嘩嘩”靈石灑落聲連半點兒也沒有出現,只是在桓因抖了半天以后,輕飄飄的三張紙條終于從內里軟綿綿的滑落,然后在空中一蕩……一蕩……

    桓因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要炸了,他太清楚這三張紙條代表的是什么了——這,就是青衣三個任務的結果!

    這種結果,桓因根本就不想看到。而那紙條上的內容,桓因更是再也不想看上半眼。于是,他大怒之下,直接一抬手,將那三張紙條給燒了個干干凈凈。

    “是軍隊,這應該是軍隊中的情報機構在針對我。不然不會有實力如此強大的人物,既能同時把我和青衣的一舉一動都弄得了如指掌,還能同時針對我們兩個!那個要殺斯利家族青年的修士,他是軍隊情報機構的人!他……他竟然調動了軍隊的力量來針對我!”終于,桓因下了自己的判斷,這也是他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釋。

    桓因萬萬沒想到,自己無意之間惹到的一個螻蟻修士,竟然有如此身份。這一下,他桓因都還立足未穩,豈不是就已經寸步難行了?如此,他還如何收復西方八天?

    思來想去,桓因最終一跺腳,帶著青衣又一次起身飛出。而后不久,他在一個密室之中,與何老五單獨相見。

    剛剛一相遇,桓因徑直展開全部修為,把四周空間完全封鎖。桓因心知自己被人針對,如今必須處處小心才是。不然,他恐怕在這西方八天就待不了多久了。

    何老五還是第一次看到桓因如此小心,頓時臉色也變了,小心翼翼的等待著桓因說話。

    桓因沒有直接說話,而是拿出了那張被他收起來的紙條,直接遞給了何老五。

    何老五接過紙條,展開之后,只是隨便一看,便立馬瞪大了眼,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然后,他也沒有對桓因說任何言語,而是在自己的儲物袋中翻找一陣以后,拿出了另一張紙條。

    桓因一看何老五新拿出的紙條,頓時瞳孔一縮,認出這與他的紙條紙質完全一樣。他連忙將何老五的紙條接過來,展開一看,便看到上面寫了一句話:不周山中土地仙,斯利家欲收為囊中物。

    “原來,你知道土地仙的消息就是因為這紙條?”桓因說到。

    何老五點了點頭,回答到:“是的大人,這紙條是斯利家在動手前三天,我無意之間在地上撿到的。當時我本來沒在意這個事情,可后來經過一番打聽,竟然發現還有其他人也撿到了同樣的紙條,更最終證實紙條上的內容是真的!”

    “無意……撿到的……”桓因琢磨了一陣,最終搖頭到:“這怕不是無意撿到,而是有意安排。”

    何老五重重點頭:“大人說得是,這紙條的主人明顯想要把斯利家獲取土地仙的消息給放出來,似乎是要給斯利家的人找麻煩。”

    桓因接口到:“不是似乎,而是這個人明顯就是要給斯利家族找麻煩。這個人我曾經見過一面,他帶著鬼臉出現在不周山中,目標很明確,不是土地仙,而是要殺斯利家的人。他曾經還求我出手幫忙,似乎對斯利家族有著極大的仇恨。”

    何老五思索一陣,說到:“大人給我這紙條,明顯也是出自那人之手,莫不同樣是這幾天無意得到的?”

    桓因苦笑到:“不是無意,而是那人故意拿給我的。他有意針對我,每次都剛好趕在我之前把我想要獲取的任務目標給帶走了,讓我無法完成任務。而且,他還同時針對了青衣,讓我們兩個這幾天近乎毫無收獲!”

    “我知道他為什么要針對我,因為他記恨我在不周山中沒有幫他。他曾經說過,這西方八天就沒有他搞不到的消息,若是我當時沒殺他,他會讓我在西方八天寸步難行!”

    何老五一驚,隨即失聲到:“原來……原來傳言是真的!”

    桓因聽到何老五這話,心想難不成何老五知道有關這神秘人的事情?他來此,正是要問何老五有關這人的情況,于是說到:“你知道這個人?”

    何老五搖了搖頭,說到:“大人,在下并沒有見過此人,不知道他。而且,西方八天如今恐怕也沒有誰知道他到底是誰。只是在最近幾個月,各種路子上的人都感覺到,西方八天似乎是突然冒出來了一個在消息一道上登峰造極的高人。這個人,有傳言已經驚動了軍中的情報組織,讓軍中也隱隱恐慌起來。”

    “這個人消息能力極強,似乎正如剛才大人所說,他幾乎就沒有搞不到的消息,甚至就連軍中的消息,他也一樣能搞到。”

    “不僅如此,這個人的反情報能力也是強得可怕。他在西方八天做了許多驚人的大事,甚至還針對過軍隊好幾次。可是,哪怕他所做之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就連軍隊也暗中調查他,卻沒有人能真正解開他神秘的面紗。他在西方八天如同一個陰魂,來無影,去無蹤。”

    桓因瞪大眼,不可置信的問到:“你的意思是說,這個人不是軍隊的人?”

    何老五點頭到:“最可怕的地方就在這里,他明明不是軍中的人,只是一個獨行者,卻有著堪比軍隊情報機構的情報能力。有人說,他在消息一道上,已經處在了比整個西方八天情報和消息體系更高一層的維度上。他可以隨時俯視眾生,卻沒有人能夠把他給找出來。”

    “他的出現,讓西方八天如同被一層陰影籠罩,所以大家為他起了一個外號,叫做‘影爵’!”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http://www.wjffjs.tw/txt/45762/173772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