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南方來客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南方來客

?    此刻,桓因所在的大劍周圍唯一還留下沒有消散的兩個人,自然就是一直都顯得有些詭異的胡子和苦老。

    他們顯然沒想到桓因竟能發現真相,更能以一劍之威將自己創造的幻影都給破掉,于是一時間都呆在了原地,不可置信的看著桓因。

    好半晌,胡子和苦老才反應了過來,相互對視一眼以后,都覺出了對方眼中的一絲忌憚。能夠看破他們道法的人不是沒有,能夠打破他們創造幻影的人也不是沒有,只是太少了。更何況,桓因本身到底是什么狀態,他們再清楚不過。

    終于,胡子開口問到:“你……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桓因哈哈一笑,說到:“很簡單,這個世界之中并沒有小天。還有,你們并不足夠了解我。”

    二人一愣,都不明白桓因到底是什么意思。然而,這也正是他們暴露的關鍵。

    這段時間,桓因一直在思索如何才能把劍鑄成自己。因為開始他并沒有想過要去懷疑胡子和苦老。

    然而,雖說胡子和苦老對桓因的所謂提示根本就是胡扯,在他們看來不過是想要讓桓因走入歧途的設計而已,可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這其實為桓因開啟了一扇通往大道之門。

    桓因如今所修之《無量劍》,已達至第中卷境界,所講的,乃是劍意一道。只是這第二卷難度太大,桓因苦修至今,尚不能有所成就。而且,他自進入天界以后,便忙于有關收復天界的種種事務,能夠靜心修煉的機會也很少。這也是讓他的《無量劍》第二卷修為始終難以提升起來的主要原因之一。

    可是這一次,胡子和苦老為桓因創造的夢境,卻為桓因提供了安心修煉的機會。而他們的提示,恰好與《無量劍》第二卷的要旨相契合。他們以為自己胡謅出來可以攪亂桓因思路的東西,卻恰恰點醒了桓因,讓桓因當真開始靜下心來修煉《無量劍》的第二卷。

    魏兵曾經說過,鑄劍的最高境界,就是能把一把死劍給煉活,讓劍天生便有神。從這一點上來說,《無量劍》的第二卷與魏兵的說法完全契合。由此可見,只要《無量劍》的第二卷能夠修煉到大成,便是劍中有意,死劍得生!

    桓因自然是想通了這一節,于是之前把自己關在屋里思索和揣摩時,想到過小天。小天是他的師弟,也是他的劍靈。《無量劍》第二卷講的便是“靈意”,所以桓因想要借助小天的力量來追尋劍靈之意。奈何桓因無論怎么呼喚小天,竟都發現不能成功。最后,他終于發現了,小天不是不在了,而是根本就沒有存在過!

    沒有小天存在的地方,必然不是真實的世界。桓因這一生經歷過太多的幻境,若是他連這一點都想不到,那就白經歷這么多了。而能夠構筑出整個世界,還把自己身旁的人物都構筑出來的幻境,除了夢,還能是什么呢?

    也就是說,為桓因構筑這個夢的人,因為桓因到了西方八天以后,已多年沒有跟小天接觸,故而根本就不知道桓因身邊其實還該有一個小天,所以他忽略了這一點,成為了為桓因筑夢的破綻,也是被桓因識破的關鍵所在!

    當然,除了小天以外,還有一點正如桓因所說,筑夢的人,并不了解完全了解桓因。

    這世界之中的人,個個都稱呼桓因為“大人”,卻沒有一個叫過桓因“君上”,哪怕是私下里也都沒有過。這在桓因看來,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這等怪事,也是一種破綻。

    而有此兩點,桓因不但能識破這乃是夢境,也基本能判斷出來自己是何時入夢的了。

    當日西方八天最終一戰,桓因一劍滅殺枯后當場昏死。如今想來,便是歹人趁他最虛弱的時候,直接對他展開了手段。所以,桓因從昏死過后醒來經歷的種種,包括在西方八天中所有人對他的關懷,一切的一切,都是夢。桓因自大戰昏睡過后,就沒有醒來過。他覺得一切都是連續發生的,只因為這是一個完整的夢而已!

    不過現在想起來,桓因也是要感謝這個夢的。沒有這個夢,他就不會想到要潛下心來好好的修煉《無量劍》的第二卷,更不會有如今的成就。

    這些天,無論把自己關在屋里還是最后去到山中,其實他一直都在靜心修煉《無量劍》第二卷,哪怕沒有小天的幫助,卻也感悟極多,收益極大,在《無量劍》第二卷的修煉上已攀至高峰。自然,他修煉早些時候咳血是真,可后來,當他發現了真相,就已經是假的了。那不過是為了麻痹敵人,也把敵人揪出來的將計就計而已。

    經過夢中種種,桓因早已基本判定,敵人就是要通過打擊自己對鑄劍一道上的信心,尤其是通過民眾來打擊,讓自己道心徹底崩潰而亡,直接死在夢中。這種殺人方式不可謂不陰險歹毒。而桓因發現這點后,就不能讓敵人得逞,更要反制敵人,就想到了通過修煉《無量劍》第二卷,煉制出讓敵人心神崩潰的劍而摧毀敵人的辦法。

    桓因敢肯定,以鑄劍之道來為難自己的敵人,自身一定也會鑄劍,而且恐怕水平還不低。不然的話,他們如何能夠想到辦法來為難自己?所以,其在鑄劍上也定有道心,是可以被摧毀的!

    當然,桓因也要感謝愚蠢的敵人。在他們看來,把死劍煉活根本就是無稽之談,是一種笑話,是胡扯,是攪亂桓因思路的方法。可是,這卻提示了桓因,成就了桓因。若沒有他們,桓因恐怕也不會一開始就直接狠狠的鉆研進去,都沒想過要換一種方式。

    “說起來,我倒也是應該感謝二位的。若沒有二位,多半也就沒有今天這把劍了。只是不知道二位對這把劍,可還滿意嗎?”桓因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玩味,對著下方的胡子和苦老說到。

    桓因這么一說,胡子和苦老的臉色便是立馬變得更加難看了不少。因為這把劍的威力剛才已經展現過了,此劍已活了大半,足以超乎他們二人的想象。所以才能夠以一劍之威直接滅掉所有人民的幻象。

    換句話說,這把劍,就是足以讓二人鑄劍之心崩潰的寶劍。正是因為這樣,剛才那一劍之威才撼動了二人的心神,他們所構筑的幻象才會瞬間消散。

    沉默半晌,桓因再次開口了:“怎么,到了現在二位還沒打算顯露真身嗎?”

    胡子和苦老對視一眼,隨即一股青煙在他們的身上飄動而起。眨眼的功夫之間,胡子不在,苦老消失,站在桓因面前的,已是兩個極為陌生的男子。

    這兩個男子樣貌普通,全身上下穿著的竟都是獸皮,且脖頸出掛有同樣的獸骨項鏈。他們本也沒什么出奇之處,不過,他們樣貌卻是一模一樣,顯然乃是同胞兄弟!

    “南方八天的人?”桓因雙目一凝,一眼就看出了二人的來歷。因為他們的裝扮實在是太有特點,除了南方八天的人,沒有誰會如此裝扮。

    “二位不遠萬里而來,如此針對于我,可否賜教原因?”桓因開口到。

    下方二人同時說到:“你殺了青袍,我們要替他報仇!”


  http://www.wjffjs.tw/txt/45762/2213517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